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2章 美男计

徐建国道:“你懂个屁,东风大卡后面地方大,你看哪女的愿意陪你到上面折腾?要的就是这个味儿,寸土寸金啊,女人别说躺在里面,摸一下身子就软了。”
那女人没有搭理他,目光仍然盯着张扬。徐建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她冷遇,臊得满脸通红,不过这厮脸皮也够厚,依然笑得阳光灿烂。
薛伟童道:“你不用管,出了事儿,我兜着!”
薛伟童对这里已经非常熟悉了,来这里招摇的很多跑车都来自于她的名车汇,连她自己也在这里比赛过,不过今晚薛伟童并没有出现。
张大官人道:“两样东西他们都想上!”这句话明显有些得寸进尺了,张大官人正在一步一步逼近对方的底线。
黑衣女郎摇了摇头道:“我有些听不明白。”
张大官人道:“谁规定我一定要接受你的挑战?”
徐建国绝对是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的人物,虽然吃了冷遇,仍然嬉皮笑脸道:“你英文名字叫露丝吧?”
张大官人笑了笑,心说黑寡妇八成是这帮小子给人家起得外号。那女人打量张扬的同时,张扬也在打量她,将她的外貌和薛伟童出示给自己的那张照片做了一个对比,确信和照片上是一个人无误。张扬留意到这女人穿着一双足有十公分高的高跟鞋,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把汽车操控自如,真是让人佩服。
徐建国就站在张大官人身边,充满羡慕地看着张扬和这黑衣女郎的交流,当他听到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惊讶地把嘴巴张大了,我靠!厉害啊!这种话他也能说出来?张扬分明在说女人是用来开的,不是用来看的,徐建国自愧不如,这么流氓的话自己说不出来,黑寡妇非翻脸不可。
薛伟童咬了咬嘴唇道:“是这样的,我爸最近外面好像有了女人!”
袁新民低声向张扬道:“张哥,她好像看上你了。”
张大官人望着照片,第一个感觉是这女人身材很不错,长腿细腰,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可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评价这女人的身材,他望着薛伟童道:“妹子,这照片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那黑衣女郎抽出一支烟,徐建国眼疾手快地帮她点上,女人抽了口烟,吞吐了一团烟雾道:“他是你朋友?”
袁新民附在张扬耳旁低声道:“这些天很多人都找她套近乎,这女人高傲得很,我们几个打赌来着,谁能把她弄上床,其他每个人出二十万。”
京城太子圈中认识张大官人的也不在少数,其中有陈安邦这样的对头,也有相当不错的朋友,徐建国和袁新民就在现场,这俩小子正处于精力过剩的年纪,整天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要说这飙风超跑俱乐部也有他两人的参与,不过两人都没出资,只是挂了个名誉理事的闲职,高干子弟就是高干子弟,就算是玩也搞得结构分明组织严和*图*书密,他们这个俱乐部从上到下机构庞大,每个人都有名称,每个人都有职位。
张大官人发现一辆超级跑车不仅仅是男人眼中的情人,连女人也阻挡不了它的魅力,这厮走下这两超级跑车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确切地说应该是集中在这辆车身上,张大官人只是捎带着被关注了。
薛伟童看到他这样,不由得有些生气:“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薛伟童道:“我想探探这女人的底细。”
几名爱车人士已经忍不住走过来观赏这辆车,还有一些人自重身份,他们只是远远看着。
薛伟童道:“三哥……”显得有点难为情又止。
黑衣女郎没有生气,她笑得花枝乱颤,指了指张扬的那辆布加迪威龙:“比试一下,看谁先回来,如果你赢了我,你想怎样就怎样。”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车技不行!”
黑衣女郎道:“比你懂!”
“敢不敢赛一圈!”女郎抬起头望向乱空山顶的位置。
徐建国附在张扬耳边低声道:“她是黑寡妇,最近半个月经常来这边玩,每次都拿第一。”
张扬道:“别的事儿我都愿意帮你,可这件事,你想想,要是让你爸知道咱们两人串通一气弄了个美男计来对付他,以后让我还怎么面对他?你是他女儿,他当然不会生你气。”
张扬一听是这事儿,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黑衣女郎格格笑了起来,这是过去一段时间内,这帮人从未见到过的场面。她点了点头道:“你很自大!”
薛伟童道:“原来的百叶窗不好看,我让他们重新换过,感觉拿下百叶窗后清爽了许多。”
张大官人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的女人很美,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照片是晚上拍的,虽然有些模糊,可是仍然能够看出她的气质不错。
张扬知道这俩小子从没正形,有一搭没一搭的陪他们聊着,目光打量着周围,并没有看到薛伟童所说的那个女人。
张扬径直去了薛伟童的办公室,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薛伟童正坐在办公室内望着面前的电脑呆呆出神,张扬敲了敲房门,薛伟童这才清醒过来,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去。
张大官人听完,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有些不靠谱?”
薛伟童道:“老还差不多,什么钻石?我怎么没看出来。”
薛伟童把照片收了回去:“反正啊,我是得到了!三哥,我就求你这么点小事儿,你还跟我推三阻四的,你太不义气了。”
张大官人又想到薛伟童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到底是何用意?虽然他和薛伟童是结拜兄妹,可薛世纶的感情是他的家事,好像还轮不到自己过问吧?他干咳了一声道:“那啥……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张大官人心头顿时起来,过去周兴国就提醒hetushu.com过他,薛伟童对他有意思,如果这事儿是真的,薛伟童该不是想要向自己表白吧?真要是这样只怕就麻烦了。张扬道:“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让我知道,就别说。”
张扬道:“是吗?”
人靠衣裳马靠鞍,张大官人发现薛伟童绝对深谙这个道理,今天特地把这辆布加迪超跑借给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她够大方,还有一个她没明说的原因,可能觉得自己的魅力还有些欠缺,不足以成功施展她所谓的美男计。
薛伟童道:“我不跟你磨嘴皮子了,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帅哥,好想搭你的车兜风啊!”娇滴滴的声音此起彼伏。
薛伟童格格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哥哥,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这件事我都计划好了。”她附在张扬的耳边低声耳语着。
薛伟童道:“如果这女人真心对我爸好,倒也算了,可是我发现这件事有些不对,我查过我爸最近的信用卡记录,他在这一个月里花了很多钱购买了很多东西,有汽车有首饰,而且……那女人现在住得房子也在我爸的名下。”
俩小子看到是张扬开着这么一辆拉风的车过来,赶紧凑了上去,分开几名赛车女郎,一左一右将张扬给夹在中间,徐建国咧着嘴笑道:“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张哥您呐,还是您有面子,这辆车我找薛爷央求了多少次,嘴皮子都磨破了,她都不让我摸一下,您一出马,直接就开出来了。”
薛伟童看到他一脸的笑,就知道他对自己的话并不认同,马上道:“我是拿我爸跟你相比。”
张大官人很潇洒地甩上车门,马上听到一阵啧啧的惊叹声。
张扬道:“这是好事啊,你爸现在是单身吧?找女朋友很正常,就算结婚生子也正常,作为女儿你不应该反对,你反倒应该支持才对。”
薛伟童也没打算让他开这辆车去比赛,目的只有一个,吸引眼球,把那女人吸引过来,张大官人好展开他的美男计。
张扬道:“你还没跟我说,这些照片是从哪儿得来的?要想当哥的帮你,怎么都要拿出点诚意吧?”
薛伟童道:“我不想闹太大的动静,所以想来想去,就想出了个美男计。”
张扬微笑道:“我其实比你懂女人!”
张扬道:“你别抹黑我,我跟你爸不同,我可是个没婚史的人。”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这么浅显的道理我懂,就像女人一样。”
法拉利的剪刀门升起,一条黑丝长腿从中伸了出来,几乎所有人都被这条美腿所吸引,紧接着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阿玛尼T恤,黑色紧身包臀短裙的女人走了下来,裸露在外的手臂雪一样洁白,带着黑色边框的眼镜,黑发梳起,在脑后很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烈焰红唇描画的有些夸张,藏在黑框眼镜下的双目有些发蓝,和别人不同,她的目光由http://m•hetushu.com始至终都没有去看那辆布加迪威龙,而是直接落在张扬的脸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张扬。
张大官人现在彻底明白了,薛伟童是担心别人图谋他们家的财产。
张大官人淡定自若地和她对望着,鱼儿已经游过来了,看来距离上钩不远了,张大官人对自己的魅力一向都有自信,认为自己对于年轻女性的杀伤力那是超级强大。
查薇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薛伟童可是你干妹妹啊!”
张大官人方才走了两步,四名美艳的赛车女郎已经率先走上来将他包围了。
想要进入其中必须是要有会员凭证的,这当然难不住薛伟童,为了查清那女人的底细,薛伟童也不惜投入血本,特地借给张扬一辆布加迪威龙EB110,这辆车采用了560马力的中置12缸涡轮增压发动机,四轮驱动系统可谓是无与伦比,不过布加迪在前年已经宣告破产,这辆车还是薛伟童通过关系从公司债权人的手中买下的。
张扬推门走了进去,笑眯眯道:“窗帘也不拉,办公透明化啊!”
张大官人笑了笑,袁新民这帮小子真是闲极了无聊,居然拿这种事情打赌。偏偏袁新民还神神秘秘地对他说:“不少钱呢,要不你也参加,你要是能把她给上了,那一百多万就是你的。”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一阵沉闷的引擎轰鸣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那辆法拉利来了一个漂亮的漂移入位,卷起一片烟尘,准确地停靠在张扬的那辆铂金灰色布加迪威龙的旁边。两辆车一辆极其威猛,一辆妖娆妩媚,看起来是相当的登对。
张扬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有钱人包养几个情人也屡见不鲜,你爸不缺钱,而且还风度翩翩,在很多女人眼里算得上钻石王老五。”
黑衣女郎向他点了点头:“车是你的?”
徐建国顺着她的目光找到了张扬,点了点头道:“是,我哥们!”
女郎笑了起来:“车技不行还敢来这里?显摆啊?车是用来开的,不是用来看的。”
袁新民羡慕地摸了摸引擎盖上的漆面,啧啧赞叹道:“太厉害了,张哥,我敢说,您只要把车门一拉,在场的这么多女人就得争先恐后的往里面躺,不过……这里面空间好像小了点,折腾不开啊!”
张扬道:“妹子,我看这件事你也不必小题大做,以你爸的头脑,这世上能骗他的女人并不多见。”张大官人心中的确是这么想,薛世纶绝对是个聪明人,至少自己猜不透他的想法,而且张扬认为北港的一系列事情很可能与薛世纶有关。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心说他要是没什么经验,你怎么出来的,当然这种话他不会当面说出来。
黑衣女郎的气量超乎张扬的想象,她依然微笑道:“现在是倒过来了,其实我对你也很感和*图*书兴趣,如果你败了,我想怎样就怎样?”
薛伟童看到他又笑,不由得有些急了:“咱们还是不是结拜兄妹,你到底帮不帮我?”
徐建国道:“张哥,您有点不够意思啊,来这里也提前打声招呼,早知道您开这辆车来,我就不来了,合着今晚大伙儿全都给你当陪衬啊。”
薛伟童道:“那个女人很年轻!”她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徐建国和袁新民对望了一眼,两人悄悄退一边去了,这叫知难而退,不服不行,张扬的情商和女人缘,就算他俩加起来也比不上。
张大官人笑道:“我说查薇,想不到你这美丽的小脑袋瓜子里面全都是龌龊的思想,我是那种人吗?我是个有节人!”
张大官人瞪了这厮一眼,袁新民从心底是憷他的,灰溜溜垂下头去,接下来的话再也不敢说下去。
张大官人听她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只能点了点头道:帮你一次,不过我出卖男色也是有限度的。”
黑衣女郎缓步走了过去,来到张扬对面,近距离地看着他。
可接下来的事情出乎徐建国的预料之外,黑寡妇非但没有翻脸,反而笑了起来,烈焰红唇很有魅力的张开,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她轻声道:“好像你很懂女人?”
张扬向四周环视了一下,微笑道:“这么急找我过来,到底有什么急事儿?”
张大官人原不想如此高调,可是薛伟童坚持要这么干,张大官人开着这辆百公里加速小于三秒的怪物,内心中还真有点没底,他的车技最多只能用普通来形容,这样一辆怪兽不是他能够驾驭的。
徐建国已经迎了过去,乐呵呵打招呼道:“来了啊!”
徐建国此时方才发现自己在对待女人方面和张扬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张扬的水准在于,他能够准确说出让对方感兴趣的话题,的确!如果一个女人压根对你的话题就没有任何兴趣,她当然不会主动跟你说话。
张扬反问道:“你很懂车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斗了一路嘴,到了名车汇,查薇把张扬放下来就走了。
夜晚十点,京城的许多普通家庭已经开始准备休息,可是北郊乱空山下的空地上却是热闹非凡,随着国门的打开,经济的发展,京城作为国内的政治经济中心,自然也成为接触和吸收国外文化最前沿的地方,从半年前开始,有人看中了这里复杂多变的山道,花费不菲的代价将这一带承包下来,并进行路面整修,很快就有一个飙风超跑俱乐部诞生,并将这里作为他们的训练基地,仅仅半年的功夫,就吸引了京城的诸多太子爷和富二代,他们将平时无处宣泄的荷尔蒙投注到了赛道上。
薛伟童看到张扬始终不肯吐口答应,终于忍不住了,她又拿出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颇为清晰,是那女子身穿比基尼泳装在沙滩上日光浴的情景,身旁还有hetushu.com一个壮硕的西方男子为她涂防晒霜。
黑衣女郎看来对张扬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张扬把她形容为东西她居然不恼。
张大官人淡淡一笑,流露出几分倨傲的目光,这可不是他的本性,张大官人一直都是平易近人的,尤其是在美女面前,今儿这厮是故意拿捏出这幅尊容,目空一切也必须要有目空一切的资本,一个乞丐面对百万富翁摆出这等模样就叫摆臭脸,叫欠揍,可反过来就很正常,张大官人表现出的傲慢并没有激起太多人的反感,多数人都认为很正常,当然也有人认为这厮是小人得志的,比如说陈安邦,陈安邦对张扬可谓是积怨甚深,不过在张扬手下连续栽了几次跟头之后,这小子也老实了许多,至少不敢去主动挑衅。
“美男计?”张大官人马上明白薛伟童找自己的真正原因了,他苦笑道:“妹子,咱可不带这样的,要说你爸也不容易,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女儿大了,他总算可以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你居然想对人家用美男计,算计你爸不算,还要把我给坑进去,妹子,这也太扯了吧?”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我没兴趣!我来是凑个热闹,这辆车,我上过了,至于另外一件东西……”张大官人笑了笑,表情充满了歉意,这样的表情对黑衣女郎来说却意味着一种侮辱。
如今的布加迪公司正在和大众商谈收购事宜,不过目前仍然未能恢复生产,这就让这辆车几乎成为绝版,所以张大官人开着这辆布加迪超跑来到现场的时候,乍一亮相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查薇道:“今儿天气不错!”
薛伟童开始的时候显然没有准备把这照片拿出来,看到张扬始终不愿帮忙,这才决定将照片拿出。她愤愤然道:“你别管,总之我得到了这些照片,这女人肯定不是正经人,我爸虽然在商场上很厉害,可是他在情场上并没有什么经验。”
张扬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
薛伟童道:“我就是生气,他瞒着我!”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什么柳下惠,四位性感的女郎在他周围搔首弄姿,看到对方一个个波涛汹涌,这厮就有点目眩神迷了,不过还好他没把自己这次前来的主要任务给忘了,今儿是来施展美男计的,目标对象都还没出现呢,虽然自己魅力十足,可也不能胡乱放电。
薛伟童道:“我哪有小题大做,我是担心我爸!”
张扬向周围看了一眼道:“有没有发现在场的所有男人对两样东西最感兴趣,一样是我的这辆布加迪,一个是你。”
张大官人听得直皱眉头,笑骂道:“你俩小子能有点正形不?胡说什么呢?”
这段山路成为他们比拼的赛场,美其名曰九曲乱流,说是九曲,实际上路面的弯道在二十个以上。
张大官人不由得笑道:“你可以去找私家侦探啊,这方面我可不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