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5章 情未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会儿他总算有了点开心的理由,放下电话,看到一旁薛伟童正瞪大眼睛看着他,充满好奇道:“你不是跟嫣然分了吗?”
薛伟童道:“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逢场作戏,如果你真跟她有什么,刚好让我爸看清她本来的面目,这种女人不可信。”
张扬道:“她被堵在机场高速了,伟童,帮我弄架直升飞机,我去接她。”
柳丹晨道:“你只需记住,你我之间的那笔帐,我早晚都会跟你算清!”昔日温柔和善的目光突然变得杀机四射,和过去的那个她大相径庭,黑寡妇看到她此时的目光也不禁暗自打了一个冷颤。
宋怀明道:“张扬,北港的事情必须放一放。”
柳丹晨冷哼一声道:“为我好?”
楚嫣然点了点头:“本来我还想和张扬今天就赶去静安的,她老人家一来,我们就不必去了,只是这样一来,外婆又要奔波劳累了。”
张大官人又惊又喜道:“嫣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道:“没说什么,就是说这次让我把你看紧了,千万别让这么好的媳妇给跑了。”
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头疼,只能应承下来,他先往北港驻京办打了个电话,告诉蒲大强,无论谁问他昨晚去了哪里必须要一口咬定昨晚自己就在驻京办,蒲大强对这位新任常委还是非常买账的,很神秘地承诺道:“张书记放心,这种事我心里有数,除了你我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张大官人顿时有些头大了,楚嫣然还在身边呢,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外面呢,正忙,待会儿我给你打回去。”他说完就赶紧挂上了电话,生怕被其他人看出了奥妙。
张扬道:“我没空啊,现在事情还没办完呢。”
张扬道:“妹子,有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既然这样怀疑我,这件事咱们就此拉倒,我也没兴趣,也没时间帮你调查这种无聊的事情。”张大官人显得有些生气。
“我呸!你当我是空军总司令啊,我说一声,直升飞机就来了?”薛伟童指了指自己的展厅道:“里面的车随便你挑,可这一时半会儿我帮你弄不来直升飞机。”
其实林秀现在已经猜到了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真实状况,她轻声道:“其实你们两个也不小了,恋爱也谈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结婚了,老太太在我面前不止一次提起这件事,老人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在有生之年参加你们的婚礼。”林秀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始终在看着张扬,这番话的确是说给张扬听的。
林秀道:“记住我说过的话,别欺负我们家嫣然,不然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和楚嫣然之前的分手只是故意造成的一个假象,是当初宋怀明布局调查北港领导层内部的时候和张扬一起想出的主意,可龚奇伟这次的牺牲宣告了他们计划的失败,让之前的这个布局变得毫无意义,北港的这次事件也成为宋怀明政治生涯中的一个巨大挫折。这段时间宋怀明的心情始终沉重,因为龚奇伟的牺牲,也因为北港发生的这一系列的突然事件。
张大官人正准备好好表白一番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并不熟悉,他接通电话,听筒中传来黑寡妇妩媚的声音:“你在哪儿?”
张扬当然清楚楚嫣然在宋家和楚家的地位,他笑道:“宋叔叔,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把我妈给请来。”
“我不信!你这人花言巧语惯了。”
薛伟童道:“你现在就过来,我有话问你。”
张大官人来到后座刚刚坐定,就看到远处有交警过来执法,楚嫣然迅速启动了机车,娇笑道:“警察同志,我们先走一步了!”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薛伟童那边早晚都得见面,虽然张大官人想过拍拍屁股走人,但也仅限于想想。现在选择一声不吭地逃走,别人更会觉得他有问题,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爱咋地咋地!
宋怀明微笑着张开双臂,轻轻拥抱了一下女儿,然后望着跟在她身后走入房内的张扬笑了起来。
楚嫣然道:“你很忙啊?”
她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机车引擎的轰鸣声,楚嫣然有些诧异地向外望去,国内高速上不应该有机车行使的,看到正前方张扬骑着一辆hetushu.com黑色比亚乔从应急车道的空隙中钻了过来。
听到听筒中传来母亲的声音,张扬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他笑道:“妈,您怎么会知道嫣然的电话?”的确,楚嫣然在国内的这个号码是林秀刚刚帮她办理的,按理说母亲不应该知道。
张扬道:“宋叔叔,您有没有想过,项诚的背后究竟是谁?”
林秀道:“有本事自己赚钱买去,别总是伸手找长辈要钱。”她去把院门打开,张扬拎起行李箱,跟着一起走了进去,这是一套标准的四合院,内部已经修葺一新,不过建筑结构上最大程度的保持了原貌,林秀道:“这套宅子有年头了,过去曾经是四品武官的府邸。”
张扬不觉哑然失笑,想起自己和楚嫣然之间的婚事,的确也拖得够久,也的确是应该有结果了。
薛伟童站在名车汇的大门外。望着从出租车内下来的张扬目光显得有些怪怪的。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和母亲简单聊了几句,将电话交还给楚嫣然,看到她的俏脸微红,知道楚嫣然已经猜到母亲跟自己聊什么。
黑寡妇道:“师妹,我有没有骗过你?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现在你相信了。”
林秀引领着他们来到客厅内,房间内摆着整套的红木家具,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套家具就得值不少钱,更不用说房间内琳琅满目的古董摆设。
柳丹晨道:“胡说!”
宋怀明道:“张扬,这次老太太专程从北原过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想要逼婚了!”
楚嫣然道:“不是跟你说过我要回来吗?”
楚嫣然道:“自从外公去世之后,外婆多数时间都守在那个小岛上。看来她已经抱定了在岛上终老的念头。”
张大官人这会儿真没有多少吃饭的心思,可在结拜妹子面前也不能太小气,他点了点头道:“成,随便吃点吧,我看前面的炸酱面不错。”
楚嫣然道:“还不如我走回去快呢!”此时她的手机响了,楚嫣然看到是张扬的号码赶紧接通,听到他笑道:“丫头,还堵着吗?”
楚嫣然道:“林阿姨,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欺负我,我这次回来就是跟他算账的。”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行吧?”
宋怀明道:“这段时间,也让你蒙受了不少的委屈,你和嫣然也都做出了牺牲,看着你们在感情上如此纠结,我这个做长辈的心里也不好过。”
张扬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认同宋怀明的说法。
柳丹晨道:“你想帮师父?”
张大官人被薛伟童这么直接地刨根问底,脸上不由得有些挂不住了:“我还能干啥?她是你爸的朋友。我又不是不知道。”
宋怀明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望着他的双目道:“你有心事?”
林秀道:“她最关心的那个人就是你,前阵子听说你们两人闹了别扭,非常担心,当时她就要亲自去北港一趟,找张扬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后来她又说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尊重你们的意思,现在知道你们两人又和好了,指不定要有多高兴呢。”林秀并不清楚张扬和楚嫣然之前的分手只是为了做戏,玛格丽特得知这件事之后,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问了孙女儿,楚嫣然当然不想外婆担心,将她和张扬的真实情况对老太太和盘托出,并央求她帮着保守秘密,要不然老太太一早就去找张扬算账了。
黑寡妇道:“我看得出来,你既然不舍得对他种颅,我这个当师姐的只有帮你一把。”
楚嫣然的车技娴熟而专业,张大官人坐在后面,搂着她的纤腰,不禁想到,如果楚嫣然和黑寡妇遇上,两人的车技到底谁更高明一些?想起了黑寡妇,张大官人不禁又心亏了起来,如果在清醒的状态下,自己绝不会和黑寡妇发生什么,这下麻烦了,居然在蛊毒发作的时候和黑寡妇稀里糊涂地上了床,两人之间一丁点的感情基础都没有,更何况黑寡妇是薛世纶的女人,无论从哪一点来说,这件事都让他觉得抬不起头来。
黑寡妇道:“张扬岂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你虽然在他身上种下情蛊,可是他的武功和意志都是极其强大,如果不对他进行种颅之术,你始终无法真正控制他,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师姐当然看得出你之所以不忍心对他下手,是m.hetushu.com因为你对他动了真情。”
张扬听她说这就要走,不觉有些愣了:“你不是刚刚才下飞机吗?”
张扬知道在宋怀明这种政治高手的面前,自己的很多微妙变化很难逃得过他的眼睛,他轻声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心情一直都有点低落。”
再次见到女儿,宋怀明第一次产生了自己老了的感觉,不知为了什么,他就是觉得自己老了,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属于眼前的这些年轻人。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今天张大官人是心亏啊,还好是在电话里,如果当着薛伟童的面,此时他一定露出马脚来了。张扬笑道:“没……哪有的事儿,我这不是忙嘛!把车给你送过去,紧接着就出来办点事,这事儿不赖我,谁让你上班这么晚的?
薛伟童道:“再忙总得吃饭吧,我就在店里等你,中午一起吃饭。”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我把奇伟过早地派到北港是一个错误,当初我并没有意识到,还以为可以以此为契机解决北港存在已久的问题,直到这次的事件之后我方才明白,如果当初没有派奇伟过去,或许可以更快地解决问题。”
计划不如变化,张扬本打算下午就和楚嫣然一起前往北原探望玛格丽特,当然这次的陪同也建立在他想尽早逃离京城的基础上。可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得知宋怀明当天下午抵达京城,父亲到来,做女儿的自然不能避而不见,楚嫣然将行程推后了一晚,她向外婆说明情况之后,玛格丽特却让她不急返回北原,她表示明天要来京城,这一来楚嫣然和张扬都不用急着赶回去了。
张扬道:“谁规定做不成爱人就不能做朋友了?”
柳丹晨道:“你到底想怎样?”
如果这件事落在别人身上,肯定会心事重重。张大官人却暂时将这件事放到一边,一来他是二世为人,活一天就算赚了一天,还有一个原因,他对大乘决拥有相当的信心,认为自己只是修炼的城池不够,只要勤于练习,修为提升一个境界之后,或许就有克制蛊毒的方法。
他又来到训练厅外,看到柳丹晨已经重新开始彩排,不知为了什么,总觉得柳丹晨今天的表现有些怪怪的,既然人家不想跟他谈,张大官人总不能逼迫她,尤其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
张大官人对生意这一行当没什么兴趣,看到大门上着锁,他向楚嫣然道:“钥匙呢?”
张大官人脸皮发热:“伟童,我真生气了,你什么话这是?要是被你爸听到,他不得找我拼老命啊?”
张大官人生平最烦的就是别人威胁他,本来心里对黑寡妇还是充满了负疚感,可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有些火了:“你爱说不说,我忙着呢!”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楚嫣然笑道:“不知道吧?这儿是林阿姨帮我买下的宅院,在京城一共买了七座四合院,作为投资,根据我们的评估,用不了几年这四合院的价钱会翻好几倍。”
柳丹晨道:“帮我什么?在我身下种蛊,让我成为你的蛊偶,通过我再控制他,你打得真是如意算盘。”
楚嫣然用力眨了眨眼睛,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这家伙总是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终于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笑了起来,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拼命向张扬挥手道:“嗨!张扬,我在这里!”
张扬敷衍了两句,告辞离开,楚嫣然启动那辆机车,张大官人从身后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楚嫣然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一点都不顾忌党员干部的形象。”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忙,就算忙也得以你为重啊……”话没说完呢,电话又打过来了。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
张大官人拎着她的行李箱下来,抬头看了看这座宅院,愕然道:“你准备住在这里?”
楚嫣然的手机忽然响了,张大官人被吓了一跳,可马上又想到自己已经把手机给关了,可他的表情变化仍然引起了宋怀明父女的注意,楚嫣然看了他一眼,当着父亲的面并不好问,拿起手机去隔壁房间接电话。
张大官人去拿了行李箱,楚嫣然已经坐在了驾驶位上,笑道:“上来,我带你兜兜风!”
两人正说着话,看到一辆白色奥迪车开了过来,张扬看得真切,开车的就是林秀,她儿子谢晓军坐在副驾和_图_书上。
看到这厮眉开眼笑的模样,薛伟童已经明白了他和楚嫣然之间根本就是余情未了,不知为何她心中忽然感觉到有些发空,忍不住切了一声道:“跟过家家似的,今儿好明儿歹的,浪费了我这么多的同情心,以后你们的事情我才不管呢。”
楚嫣然道:“我没有啊,林阿姨说赶回来了。”
楚嫣然道:“你不用上班?”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眉开眼笑了,在她心底当然是想张扬跟她一起回去的。
“别给我省钱,真的!”
中午十二点十分,张大官人硬着头皮回到了名车汇,这段时间内,他抽空找了个僻静处。利用大乘决将真气在体内行走了三个周天,奇怪的是,他竟然感觉不到体内有任何的异样,苗人种蛊真是非常神奇,以他的武功和医术对此居然没有任何的办法。
楚嫣然笑得越发开心,猛然加速,张大官人向后一仰,然后更加密实地将楚嫣然搂住。
张大官人道:“吃什么饭?我气都被你气饱了,伤自尊了,走了!”
薛伟童道:“嗬,怎么感觉你今儿有点不对头呢?过去你可是无酒不欢,什么时候也不会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啊。”
薛伟童道:“昨晚去了哪里?”
谢晓军对他们骑来的这辆比亚乔非常感兴趣,抬腿垮了上去:“这车真漂亮,我求我妈多少次了,她就是不愿给我买。”
张大官人也笑了,不过这厮今儿笑得有些不自然,这也难怪,心里存着事儿,黑寡妇如同一道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即便是楚嫣然回国这么大喜的事儿都没能让他从这道阴影中解脱出来。
薛伟童笑了起来,上前搂住他的肩膀道:“三哥,别生气,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那啥,今儿随便去哪儿吃,只要你能够点出名儿的我都请。”
张大官人来到楚嫣然面前,停好了机车,走到楚嫣然近前一把就将她给抱了起来,周围看热闹的人可真是不少,看到两人深情相拥的一幕,齐声欢呼起来。
黑寡妇道:“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当然想帮他。我要是想对你不利,昨晚我明明可以杀掉你,我为何要对你手下留情?”
徐立华压低声音道:“儿子,这次嫣然回来,千万不要放她再走了。”
张大官人明白这件事肯定躲不过去了,他笑道:“这样,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忙完,马上就过去。”
张扬看到院子里还有一根拴马桩,走过去拍了拍道:“这玩意儿算是文物吗?”
楚嫣然笑道:“又没让你住!我也没打算在这里住,休息一会儿我就去北原。”
黑寡妇道:“妹子,我也是没办法,不这样做,他对你又怎会情蛊深种,我们又怎能帮得了师父?”
徐立华在电话那端笑了起来:“三儿,我在嫣然外婆这里,她让人专门把我和你爸从春阳接来,明天我们一起去京城。”
张大官人还真挑了一辆,最新款的黑色比亚乔机车,他骑上就往机场高速那儿奔。
楚嫣然心情烦躁的看着时间,从给张扬打电话到现在又过去了四十分钟,车一动没动,前方司机道:“前面出事故了,清障至少还得个把钟头。”
张扬道:“我抱自己老婆犯法吗?”
张大官人道:“我忙着呢,没时间!”心底有些不耐烦了。
楚嫣然红着俏脸从他的怀中挣扎下来:“讨厌,你不分时间地点啊。”
黑寡妇叹了口气,一脸无辜状:“师妹,你还在记恨我?其实我这样做是为你好。”
薛伟童将信将疑地看着他:“我爸的朋友?”
他的话音刚落,楚嫣然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手机递给他道:“电话!”
张扬不解地看着宋怀明,难道他的意思是龚奇伟就白死了?
张大官人道:“我这真有事儿,您待会儿再给我打行不行?”
楚嫣然道:“你不想我来啊?”
薛伟童看他生气了,反而笑了起来:“生什么气啊?我也就是好奇,听他们说你昨晚赢了车子又赢了美人,我还以为你跟她能发生点什么事儿。”
宋怀明道:“她最疼的就是你,这次你回来要多呆一阵子,多陪陪老人家。”
宋怀明没有说话,他知道张扬在提示自己什么,其实他不是没有想过,任何人都知道项诚和薛家的关系,宋怀明当然不会对这一层关系视而不见,但是在官场上做事必须要考虑得周到,必须要考虑得全面,在没有确http://www.hetushu.com实的证据之前,就算有怀疑也是不能点破的。
蒲大强那边嘿嘿的笑,张大官人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张扬道:“我还以为你准备在京城多呆两天呢。”
楚嫣然道:“我外婆在北原早已望眼欲穿了,我来这里就是和林阿姨他们会合一起返回静安的。”
楚嫣然没好气道:“堵,一步没动,你打电话了,尽给我添堵。”
宋怀明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有些话根本不用说出来,他们心里都明白。
张扬愣了下:“我的?”
薛伟童道:“大男人家家的,心眼跟芥子这么小。”
张大官人一颗心怦怦直跳,表面上还是竭力装出冷静:“妹子,咱不带这么糟践人的,我能干这种没节操没下线的事情吗?”
张扬有些不明白宋怀明的意思,宋怀明道:“如果我不是那么早的决定处理蒋洪刚,那么现在的局面一定会好得多。”他说完又感慨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北港的这次天灾给了这个潜在的人物一个契机。”
林秀从车里下来,向楚嫣然道:“我们在半道上堵车了,现在这京城的交通是越来越堵了。”她看了张扬一眼,意味深长道:“你们两个有阵子没见面了吧?”
张大官人道:“咱俩不是两口子吗?谁也管不着啊!”
楚嫣然道:“谁说一定要嫁给你了,这么久不见,我都不知道你现在还是不是从其那个样子,是不是嫁给你,得看你最近的表现。”
林秀带着他们来到附近的一家菜馆简单吃了一些,席间张扬问起老太太的身体。林秀道:“老太太身体好的很,就是整天念着嫣然,我让她去美国,她又舍不得离开老爷子。”
薛伟童道:“我看我爸未必把他看得那么重要,逢场作戏罢了,我不信我爸真会娶这样一个女人。”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无论怎样,你把这辆法拉利帮我赢回来,也是帮我出了口恶气,走,我请你去吃饭。”
楚嫣然道:“别来了,来了你也过不来,本来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吓你一跳,可在机场高速上一堵就是一个多小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这会儿,车趴在红星桥上呢,我饿得前心贴后心了,真怕我没等见到你就饿死在半道上了。”
宋怀明低声道:“回头看看我们之前做得那些事,我们的考虑并不周全,所以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么大的牺牲,我们损失了奇伟同志这么好的党员干部,我们也失去了项诚这个重要的线索,继续查下去,对方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警觉,短时间内绝不会轻易犯错。”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现在的北港政治上风雨飘摇,之前的那场天灾又让老百姓人心惶惶,北港目前最需要的是稳定。”
林秀在他们旁边将车停好了,谢晓军已经忙不迭地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师父,您来了!”招呼完张扬,这才乐呵呵叫了声嫣然姐。
张扬道:“嫣然,你听到了没有,我可是随时准备响应你的号召。这次回来,咱们赶紧把证给领了吧。”
宋怀明站在女儿面前,他的腰杆仍然挺直,目光仍然明亮,但是楚嫣然从父亲的鬓角找到了许多新增的白发,看到父亲额头上的皱纹似乎比自己上次见他的时候更深了一些,她的心中感到一阵发酸。眼睛不由得有些湿润了,轻轻叫了声爸。
楚嫣然笑道:“谁是你老婆,别胡说八道,对了,刚才徐阿姨跟你说什么?”
张大官人将行李箱放下,来到条案前拿起上面的古董花瓶道:“东西都是好东西,可这老房子阴气太重,住在这里可不舒坦。”
林秀笑道:“整座宅院都能称得上文物,嫣然委托我在京城一共买了七套四合院,这套是最先修整完毕的,别看外面古旧,房间内装修可都是全新的。”
宋怀明道:“这次的会议,我本来并不一定要过来,可是听说嫣然回来了,而且老太太又专门给我打电话要求,所以我也是临时决定前来。”
张扬道:“我一向都是工作为重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向薛伟童充满歉意地笑了笑,拿起电话,接通之后,听到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我堵在机场高速了!”
林秀一旁道:“也不急着走,老太太交代了,明天回去就行。”http://m.hetushu.com
张大官人被她直盯着看,看得心中有些发毛,嘿嘿笑了笑道:“妹子,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张大官人道:“士可杀不可辱,丫头,我怎么觉得这次被你阴了呢?”
黑寡妇道:“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你了,你过来陪我。”
宋怀明向隔壁房间看了看,女儿还没有回来,显然是故意留给他们一个谈话的空间。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当然你的,你手机关机了,所以才打到了我这里。”
宋怀明道:“老人家到处走走也好。不能总是呆在一个地方。”
听林秀这样说,楚嫣然一双美眸有些湿润了,她轻声道:“这次回来,我要陪外婆久一点。”
宋怀明早就知道张扬来了京城,让女儿和张扬一起来平海驻京办见他。
三人落座之后,宋怀明望着女儿道:“刚和你外婆通过电话,她说明天会过来。”
张扬道:“真不是想给你省钱,我这次在京城停留的时间不长,很多事都等着我去做,咱们随便吃点工作餐就行。”
黑寡妇此时正在柳丹晨的房间内,她有些愤怒的将手机扔在了茶几上,向柳丹晨道:“居然敢挂我电话!”
张大官人道:“没去哪里啊?喝了点酒,把她送回家,我就去驻京办了,不信你可以去调查啊。”说完他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你当我犯人啊?我昨晚可是帮你执行任务。”
张大官人一看号码,还是刚才那个,他起身走到外面:“我说,我这有重要客人要接待,你找我有事吗?”
柳丹晨望着她目光充满了冷漠,似乎发生的这一切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对宋怀明的这番话也表示认同,但是如果暂时将龚奇伟的死束之高阁,他又不甘心。
张大官人笑道:“那敢情好啊,明儿我做东请你们吃烤鸭去。”
张扬道:“我去接你!”
楚嫣然将摩托车直接驶入了盛阳门景福路,来到标牌为95号的宅院前,方才停下车。
宋怀明深有同感地叹了口气,轻轻将茶盏落在茶几上:“北港这次的事情我要承担主要的责任。”
黑寡妇道:“昨晚你怎么不说没时间?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马上过来,要么我把昨晚发生了什么告诉薛世纶,让他去找你!”
黑寡妇那边格格笑道:“你好凶啊,对待人家,怎么一点都不温柔。”
宋怀明道:“我低估了对手的智商,还是将北港的事情想得太简单。”他的表情充满了懊悔。
张大官人道:“望眼欲穿!”
薛伟童指了指不远处的那辆红色法拉利道:“你赢了,车徐建国给送这里来了,人被你带走了。老实交代。昨晚你们俩都干啥了?”
宋怀明下午还有个会要开,起身准备出门。
张扬朝宋怀明笑了笑。他今儿一概往日的伶牙俐齿,变得有些沉默。
所有人都被这辆机车给吸引了过去,谁都想不通这辆车究竟是怎么混到高速上来的。
张大官人内心忐忑不安地接过了电话,这个黑寡妇,莫不是将电话打到了楚嫣然那里,别的事儿还好说,如果让楚嫣然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怕他们的美满姻缘就要泡汤了,人真的不能做错事,哪怕是无意识的,心亏啊!
“谁跟你两口子?快去吧我的行李箱拿出来。”
张大官人道:“你也别多想,我没干什么坏事,也不是让你作伪证,我就是不想别人查我的下落。”
张扬笑了笑道:“宋叔叔,别这么说,我和嫣然之间什么都没变。”
张扬、楚嫣然也和他一起出门,在大门口遇到了省驻京办的副主任洪卫东,洪卫东恭恭敬敬地把宋怀明送上车之后,又跑过来和张扬寒暄,之前洪卫东当然也听说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可今天看到这种局面,像他这种靠眼皮活过日子的人一眼就看透张扬和楚嫣然肯定是旧情复燃,而且似乎感情更胜往昔,所以不失时机地过来套近乎。
张扬道:“可你说要去沪海然后转机北原的,怎么来了京城?”
张扬道:“宋叔叔,您不必自责,一定是我没做好。让他们发现了什么。”
楚嫣然一双妙目望着张扬,显然是想张扬和她一起回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大官人怎么都得有些表示,而且他现在也想尽快离开京城,远离这边的是是非非,于是点了点头道:“还是尽快回去吧,省得她老人家等得心急,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