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8章 空中飞人

多数人都盯着袁新民,袁新民却盯着徐建国,还悄悄把嘴朝徐建国努了努。
张扬道:“嫣然怎么会有降落伞?谁把我给卖了?”
文国权道:“我是他的父亲,我对他看得还算清楚,浩南在仕途上不会走太远,他的心胸和眼界都有些问题。”
张大官人望着楚嫣然心中一阵感动。
楚嫣然一边哭一边冲向前方仍然有尘烟冒出的树丛,张扬应该落进了那片树林里。
楚嫣然关切道:“你要不要紧,我放你下来,我放你下来……”因为太过激动,她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张大官人和楚嫣然一起照了证件照,照相的时候,张大官人紧紧牵着楚嫣然的手,连汗都捏出来了,楚嫣然道:“抓这么紧干什么?”
薛伟童望着眼前的场景,心中不知为何却感到一阵失落,有些人注定不属于自己。
张大官人怒道:“都他妈的给我闭嘴,我都要死了,让我说句话不行啊?”
可是她却为何要哭?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甚至来不及去体会。
诚如张扬所愿,今天他给了楚嫣然一个莫大的惊喜,这样的求婚历程只怕当今世上找不出第二个,如果说一开始是张大官人在精心设计,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过程虽然一波三折,可最后还是得到了一个完美结局。
“你?”
文国权笑道:“张扬不是你看中的吗?我怎么感觉你突然有些患得患失呢?”
宋怀明道:“人总有一个成熟的过程。”
张大官人用他的右手指着这帮小子道:“对,你们给我解释清楚,绑架我们?差点把我们给害死,刚才在直升机上还打我,谁踢我来着?给我站出来!”
宋怀明道:“张扬是个不错的孩子,否则我也不会将嫣然放心的交给他。”
张扬笑道:“不小心摔倒了,上臂有点骨折,已经复好位了,康复后没什么影响的。”
张大官人道:“我要是真摔死了怎么办?”
张大官人惨叫道:“轻点,轻点,我胳膊好像断了……哎呦喂……”
徐建国那帮小子这会儿也循声赶来,刚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袁新民热泪盈眶。徐建国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你哭个毛啊!”
袁新民一边抹泪一边道:“太让人感动了。”
楚嫣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张扬如果死了,自己也一定随他而去。
张扬道:“外婆,从今儿起,嫣然就是我的合法妻子了,以后啊您老就是我亲外婆。”
楚嫣然用力点头,她捧住张扬的脸给了他一个深情的长吻。
被她这么一喝,徐建国那帮人这才回过神来,赶过去七手八脚地把张扬从树上弄了下来,张大官人纵然武功盖世,从直升飞机上摔下来也够他受得,他的左臂断了,原本张大官人不至于受伤,可是他从直升飞机上一跃而下,想要挽救楚嫣然,结果却http://www•hetushu•com发现楚嫣然随身背着降落伞,这厮方知绕来绕去把自己给绕圈里了,只能竭尽所能来了个无伞高空降落,最后落在树丛中,压断了许多树枝,手臂在撞击中骨折,不过这些树枝也极大地缓冲了他下坠的势头,避免他栽一个肝脑涂地。
几名绑匪同时向那名支持张扬的绑匪道:“闭嘴!”
张大官人指着徐建基和袁新民道:“你俩给我等着,我手臂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削你们,一定是你们出卖了我。”
楚嫣然放开张扬,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举动被这帮家伙尽收眼底,俏脸羞得通红,啐道:“你们那帮臭小子,还不过来帮忙!”
楚嫣然走过去挽住薛伟童的手臂道:“你们一群男子汉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伟童看不过去,所以就向我透露了那么一点点内幕,于是我们就想出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计划。”
俩小子叫苦不迭,薛伟童道:“三哥,其实这事儿跟他们没关系,是我向嫣然泄的密。”
徐建国道:“你看我干什么?”
徐建国怒道:“可楚嫣然怎么会有降落伞的?”
今天原本的计划是,徐建国这帮小子冒充绑匪吓吓楚嫣然,将他们绑架到高空,张大官人英雄救美,抢下降落伞抱着楚嫣然来一个浪漫跳伞,这帮小子连降落伞玫瑰花全都准备好了,多有创意的一个求婚过程,可谁能想在演戏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楚嫣然居然真的为了张扬从直升飞机上跳下去,更让人猜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早已背好了降落伞。
楚嫣然道:“且慢!”
张扬道:“以后啊,我把自己交给嫣然照顾。”
一名绑匪听到这里居然忍不住热泪盈眶了,冲上去照着张扬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打你这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大傻蛋!”
楚嫣然抬起头,看到张大官人衣衫褴褛的倒挂在大树之上,现在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大蝙蝠,看到他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楚嫣然激动地冲上前去:“张扬,你活着,你还活着!”她抓住张扬的手摇晃着。
张扬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徐立华连连点头,在这位平时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高官面前,她还是显得有些局促。
“如果真摔死了呢?”
张大官人始终都想不透,楚嫣然是什么时候准备的降落伞?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精心计划的空中求婚?现在的张大官人已经换上了西服,手臂上搭好了夹板,用一根绷带吊在脖子上,脸上还有不少被树枝刮伤的血痕,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精神面貌,这厮依然是精神抖擞喜气洋洋,他问楚嫣然:“难道你早就看穿了他们在演戏?”
徐建国用胳膊肘捣了袁新民一下:“都他妈的怪你,谁让你不关舱门的?谁让你不拦着扬哥的?”和_图_书
宋怀明道:“整天盼着女儿嫁出去,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心中又难免有些不舍,人真是矛盾啊。”
张大官人的受伤自然引起了家人的关注,下午发生的事情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向大家坦白交代的,只说是不小心滑倒了,结果摔断了手臂。
楚嫣然跃出舱门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一支羽毛漂浮了起来,然后迅速地下降,耳边风声瑟瑟,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她和张扬相识相恋的情景。她听到了张扬的求婚,听到了他真诚的表白,她对张扬长久以来的爱是值得的,她的等待是值得的。
文国权道:“怀明恭喜你,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婿。”
“清楚啊,否则我怎么会准备伞包?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跟着跳出来!”
绑匪头领道:“怎么?不是说完了吗?”
宋怀明点点头,望着女儿,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复杂的滋味,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不由得有些难过,妻子始终未能看到女儿成家的一天。
楚嫣然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张扬的面孔,深情道:“张扬,你知道的,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你要原谅一个女人的自私。”她说完,忽然冲向了一直没有关闭的舱门,推开守住舱门的那名绑匪,然后她就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楚嫣然道:“我也死!”
张大官人叹道:“伟童啊伟童,我一直都以为你是最值得我信任的妹子,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才是打入我党内部的叛徒。”
文国权和宋怀明几乎在同时抵达了西山宾馆,两人听说张扬和楚嫣然已经在下午领证,都非常高兴,宋怀明作为父亲,心中自然而然地感觉到有些不舍,文国权向他表示恭贺的时候,宋怀明不由得感叹道:“儿女大了,真的由不得父母做主,他们幸福就好。”
玛格丽特笑道:“早就该这样,嫣然交给你我放心,我放心!”老太太开心的就像个孩子。
张扬道:“嫣然……嫁给我……”
可反观自己却是直挺挺跳了下去,别说降落伞,毛都没一根,张大官人哎呦惨叫了一声,身体倏然从楚嫣然的身边落了下去,原本他是想给楚嫣然屁股上一脚的,用尽全身的力量化解她的下坠之势保护她的平安,可脚伸出去才发现没那必要,这厮充满委屈地惨叫道:“嫣然,你骗我……”
楚嫣然的眼波却变得无比温柔。
一群人同声笑了起来。
楚嫣然的翼型伞刚刚展开,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稳稳落在山顶的草坡上。她举目望去,却见张扬已经不见踪影了,心中又急又怕,尖叫道:“张扬!张扬!”
望着幸福相拥的张扬和楚嫣然,洪月也不禁紧紧依偎在徐建基的肩头,徐建基附在她耳边道:“咱们也抓紧好吗?”
楚嫣然道:“你这么本事怎么可能会被摔死。”
“是啊,是啊!”那群http://www•hetushu•com绑匪附和道。
张大官人道:“我担心你飞了!”
楚嫣然道:“这么蹩脚的演技,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袁新民道:“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文国权感慨道:“张扬的确很出色,我对这个干儿子一直都很满意,所以我希望你对这个女婿也和我一样满意。”文国权正在通过亲情将宋怀明和自己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文国权叮嘱道:“这么大人了,以后要领家过日子了,不懂得照顾自己怎么行。”
张扬道:“我知道我这人有很多的毛病,可是你从没有嫌弃过我,我们相识于黑山子,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一名不文的傻小子,你一个大户人家的闺女没有嫌弃我,一心一意的对我,从九二一转眼就是九七,五年了,香港都回归了,我却始终没有给你一个切实的承诺,嫣然,我是个缺少浪漫的人,我也想给你一个浪漫的求婚,让你终生难忘,可是我却无法做到,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向你求婚了,可马上我又要离开这个人世了,嫣然,如果还有来生,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楚嫣然看到张扬手臂断了,又是心疼又是难过,看着围在四周的这帮小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徐建国就呵斥开来了:“我说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吃饱了没事干冒充什么劫匪,差点把我们给害死。”
楚嫣然也招呼道:“文伯伯。”
张扬凝望楚嫣然的双眸道:“嫣然,有些话,我早就想说,可是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说,我爱你,在我心中,我始终把你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徐建基并没有亲眼目睹刚才的一幕,对张扬从直升飞机跳下来相信,可对弟弟和袁新民描述的高度还是充满了怀疑,不过谁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探究细节,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结婚注册。
玛格丽特拿着两人的结婚证反反复复地看,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儿,本来要在今天晚饭上把结婚的事情定下来,想不到这对年轻人下午就跑去注册了,给了全家一个意外的惊喜。
文国权摇了摇头道:“过去我曾经一度以为浩南十分稳重,这些年的历练已经让他足够成熟,可是他在感情上却是不成熟的,缺点太明显。”
楚嫣然早已已经将一切弄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了,张扬找来这帮混小子上演一出戏,好借机求婚,留给自己一个深刻的印象,却想不到弄巧成拙,她气得伸手在张扬手臂上拧了一把:“你咎由自取……”
“我受不了了,太他妈的虚伪,太他妈的酸了!”一名绑匪忍不住举起了枪,看他的样子似乎要把张扬一枪给崩了而后快。
楚嫣然怒视这帮看热闹的小子:“看什么看?还不赶紧送医院!”
张扬道:“难道你不清楚跳下去真的会被摔死?”
楚嫣然美眸中满是晶莹的泪水:“还和_图_书在今世,又何必等到来生,我愿意嫁给你,生生世世,我都愿意做你的妻子。”
宋怀明不由得笑道:“您好像是在绕着弯地夸奖自己的干儿子。”
张扬笑道:“宋叔叔,您放心,我可不敢欺负她。”
“哎呦……”张大官人惨叫道。
一时间芳心中万念俱灰,如果张扬真的死了,那么她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
楚嫣然道:“你手都断了,还要去领证啊,明天去行不行?”
楚嫣然边哭边找:“张扬!张扬……我恨你……我恨你……”就在她渐渐丧失希望的时候,听到一个微弱地声音在头顶道:“丫头,你刚不是说爱我吗……”
袁新民道:“你挑头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文国权能够了解宋怀明此时的心情,他微笑拍了拍宋怀明的肩头,两人一起来到客厅内和亲朋相见。文国权虽然地位尊崇,可是在家人面前没有任何的架子,他向玛格丽特问候之后,又亲切地和远道而来的徐立华打招呼,笑道:“徐大姐,张扬是您的儿子,也是我的干儿子,咱们就是一家人。”
说话的时候张扬和楚嫣然从楼上下来,两人一起来到文国权的面前,张扬道:“干爸,您回来了!”
绑匪头领端起枪道:“说完了吗?干掉他,这种人渣就不该留在这个世上。”六杆枪齐齐对准了张扬的脑袋。
袁新民苦着脸道:“你以为我想啊,那不是扬哥安排的吗?让我们把舱门留着,等会儿,他抢过降落伞,带着楚嫣然浪漫一跳,可我哪知道他会连降落伞都不带就跳下来呢?”他懊恼不已地捶着自己的脑袋:“应该先把降落伞给他背上的。”
几名绑匪都被她呵斥得愣在那里,那名绑匪头目道:“有没有搞错,我们是绑匪嗳,枪在我们手里,发言权在我们这边啊!”
文国权看到张扬受伤的手臂不由得关切道:“张扬,手怎么了?”
张大官人却摇了摇头道:“不,咱俩先去领证!”
“你们全都闭嘴,他跟我说话,跟你们这帮坏蛋有什么关系?”楚嫣然怒道。
宋怀明对文国权子女的事情多少了解一些,他低声道:“浩南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现在他在南锡的工作也稳定了下来,是时候该考虑成家了。”
“难道她早就看穿了咱们的计划?”
楚嫣然看到了山顶的绿地,看到了不断变大的景物,她在空中迅速调整好身体的姿态,可就在她准备拉开降落伞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大叫,然后看到张扬贴着自己的身边落了下去,张大官人睁大了双眼,他跳下来的时候方才看清楚嫣然居然背着伞包,他在危急关头也跳了出去,是想抢在楚嫣然落地之前追上她,利用内力卸去楚嫣然下坠的冲力,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可张大官人跳出去之后才发现楚嫣然居然早有准备,合着她不是主hetushu.com动求死,自己才是。
他们来到登记现场的时候,徐建基、薛伟童他们全都围了上来,薛伟童望着张扬的手臂,揶揄道:“三哥,怎么挂彩了?”
几名绑匪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楚嫣然忍不住笑道:“就算我飞了,你一样会追上我。”
楚嫣然叫了声爸。
薛伟童听说了刚才的惊险一幕,也不由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张扬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只怕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张大官人惨叫道:“嫣然!”这厮的反应速度绝对是超一流的,但是仍然没有在楚嫣然跳出去之前将她抓住。这厮第一时间冲了出去,跟着楚嫣然的脚步从舱门跳了下去。
一切当然不会结束,在楚嫣然跳出舱门的时候,已经脱下了外套,她的身上背着一个小型的伞包,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个细节。
文国权道:“俩孩子领证之后,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看到他们,我不由得想起我的那对儿女,要是他们也能像嫣然这般省心该有多好。”
文国权笑了笑,向妻子道:“应该吃晚饭了吧,怎么没见张扬和嫣然?”
宋怀明也走了过来:“张扬,我女儿还没嫁过去呢,你就开始给她安排任务了。”
当晚的这场团圆饭吃得其乐融融,晚饭后,宋怀明和文国权来到楼顶的露台喝茶。
徐建国道:“明天是办离婚的,我哥他们还在民政局等着呢。”
京城城西区的民政局内,徐建基带着洪月、薛伟童都已经在那边等着了,他在京城人脉甚广,张扬在楚嫣然回来之后就决定要在这次和她把结婚证给领了,因为楚嫣然目前是美国籍,张大官人是中国国籍,所以两人在手续上稍稍有些麻烦,不过这难不住徐建基,一口应承下来帮助张扬解决这件事。
徐建国被骂得狗血喷头,他灰溜溜道:“张哥,您得说句公道话,这么损的主意反正我们是想不出来,究竟怎么回事儿,您赶紧给嫣然姐解释。”
徐建国和袁新民争先恐后地把刚才的惊魂一幕描绘了一遍,薛伟童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也听得心惊肉跳。
直升机缓缓降落下来,六名绑匪这会儿都露出了本来面目,徐建国、袁新民那帮混小子,现在他们一个个脸都耷拉着,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们今天过来是应了张扬的要求帮忙捧场的,是想上演一出惊喜,给张扬的求婚制造点浪漫气氛,没成想浪漫没有制造成,去制造了一场血案。目睹楚嫣然和张扬先后跳下去,几个人全都傻眼了,玩出人命了,这下该如何收场?
在众人的祝福和恭贺中,两人领取了结婚证。
薛伟童怯怯点了点头。
几名绑匪显然没有预想到会发生眼前的一幕,原在门口被楚嫣然推开的那名绑匪迅速拉下蒙在脸上的黑布,这厮居然是袁新民,他懊恼不已叫道:“完了,扬哥,你没带降落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