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5章 新人新气象

走出门外,刚好看到赵国强从隔壁出来,赵国强道:“这边环境不错,我一直都想来看看,工作太忙,没找到机会。”
赵国强的父亲赵永福是泰鸿钢铁集团的老总,所以常凌空才会向他提起这件事。
张大官人抿了抿嘴唇,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廖市长,过去那事儿……”
常凌空将发言权交给了廖博生,廖博生微笑道:“大家好,我就是新任市长廖博生,我和常书记是一头的。”
张扬和赵国强去第一线了解了一下情况,根据现场工人反映,坍塌的现场刚才还有呼救声,也就是说工人还是有存活几率的。
廖博生道:“我和常书记商定,在我们的任期内,我们会把财产收入状况不定期的对外公布,我们离任之前,除了我们的工资收入什么都不会带走。”
张扬道:“那好,我请您去吃海鲜。”他没敢提邀请廖博生的事儿。
常凌空道:“星月我也有过接触,好像还是范思琪负责吧?”
他们将常凌空在市委放下,然后直接开车前往临蒙。
常凌空道:“当务之急要把福隆港的扩建工程重新落实,张扬,你负责滨海的工作,这方面主要要依靠你,当然我和老廖也会想办法。”
常凌空道:“你还是别公示了,你未婚妻楚嫣然太有钱,别把人家给吓着了。”
刘建设心中暗骂张扬阴损,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越怕什么他越是说什么。他故意没有回答张扬的这个问题,含糊不清道:“张书记,您看天都这么晚了,你们也忙活了这么久,雨越下越大,我看今晚都别回去了,我安排各位去临蒙县城住下,明天一早再走。”
常凌空知道他紧张什么,当初泰鸿和保税区因为地盘的事情也闹了很久,他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打保税区地皮的主意,北港这么大,难道还容不下一个钢铁厂?我只是有这种打算,现在没见到赵总,一切都只是想法罢了,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呢。”
这次谁都没笑。常委们意识到廖博生风趣发言的背后隐藏着目的,他不是平白无故的提起这件事的。
张扬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发现廖博生居然还很幽默。
常凌空和廖博生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常凌空道:“不是不查,我们的意思是要弱化这方面的事情,既然没有查明这些事,就不用整天挂在嘴上。”
赵国强道:“我开车过来的。”
张扬和赵国强同时问道:“什么事?”
张扬道:“这也算是中国特色了,沿海城市没有一个不是这样的。”
张大官人这才放下心来。
张扬道:“当初竞标的时候,我就倾向于星月集团,可是后来因为他们的代表因为出了点事情没有能及时到场,所以最终才被元和集团折桂。”
张大官人面对廖博生的时候还是很纠结的,他心中琢磨着到底应不应该提过去的事情,廖博生到底还记恨自己吗?这宋怀明也真是,居然把廖博生给派来当市长了,这不是摆明了让自己难受吗?
听说七名工人全都活着刘建设深深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乌纱帽可能保住了,只要不出人命,什么都好说。
张大官人心想,我还不知道干到哪天呢,龚奇伟的事情搞清楚了,把这边的事情做个了断,我也离开。
刘建设道:“廖市长……”
赵国强笑道:“好,您的意思我一定带到。”
刘建设道:“正在营救。”
常凌空微笑道:“我和廖市长也有离开的一天,到时候你们就一代新人换旧人了。”
会议结束之后,常凌空把张扬和赵国强留了下来,张扬道:“常书记有何吩咐?”
廖博生道:“既然是第一次开会,我还是说两句,第一,明确常书记的核心领导地位,第二,我主抓政务。我会在我的任期内踏踏实实做好工作,第三,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庭情况,我有一个老伴儿,在省和图书农科所工作,明年就要退休了。等她退休,就来北港照料我的生活起居,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在东江市民政局工作,一个在东江师范学院读大学,听起来我很有女人缘是不是。不过我没有一个情人,我老婆也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所以我的感情史苍白的一塌糊涂,有些寒碜。”
常凌空道:“张扬,你最近跟凌峰还有没有联系?”
廖博生没想到这边安排的这么隆重,他原本是想一切从简,可是既来之则安之,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还是先洗澡换身衣服再说。
两人说话的功夫廖博生从房间内出来了,廖博生道:“想不到临蒙居然还有这么高端的地方。”
廖博生道:“我想说的问题,常书记都说完了,所以下次发言的时候,我尽量争取先说话,不然轮到我这儿就无话可说了。”
赵国强道:“他过两天就要来北港,不过不是为了公事,而是专程过来看看我。”
张扬道:“我也搭你们的顺风车,把我的财产给公示了。”
常凌空道:“泰鸿分厂选址的事情还没定下来吧,让他再来北港看看,我和他好好沟通一下。”
廖博生道:“有多少人失踪?”
现场鸦雀无声。
常凌空非常的健谈,看得出他的确是个相当务实的人,所谈到的事情全都是北港的工作重点,结束讲话的时候,常凌空道:“中国有句老话叫一朝天子一朝臣,我想大家大可不必担心自己的仕途和官位,有没有能力,工作可以检验,称不称职,群众的眼睛能看见,大浪淘沙始见金,是金子总会发光,等我离任北港的时候,我不但会留给北港一个崭新的面貌,还会留给北港一个团结而有效率的班子,一个务实的班子,我相信,我能够做到!”
廖博生道:“你是县委书记,居然不清楚?你这个官当得也够糊涂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把刘建设呵斥了一通,压根没有要给他留情面的意思。
廖博生忧心忡忡地望着现场。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积的如同小山,对面的山体已经被削掉了一大半,开采过得地方遗留下两个大大的水塘,这么大的石块从山顶落下来,想必那七名工人是凶多吉少了,七条人命,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故,廖博生道:“省里不是三令五申在全省范围内禁止开办采石场了吗?为什么这里还会有采石场违规作业?”
廖博生大步走了过去。
几个人刚刚上了赵国强的汽车,常凌空和廖博生的电话就同时响了起来,两人接通了电话,听完电话的内容之后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常凌空合上电话道:“临蒙县出事了。”
一行人来到了和煦园,因为县里提前通知,这边显然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廖博生本以为和煦园只是一个普通的温泉宾馆,等来到这里才发现这边的硬件设施绝对够得上五星级,按照刘建设的安排,先让领导洗澡换衣服,然后吃饭。
张扬道:“等会儿我带你去泡温泉。”
会场中响起善意的笑声。
刘建设听到有人对他直呼其名先是感到一阵愤怒,然后才看到了张扬,马上怒气全无。人家虽然年轻,可级别高啊。身边那位赵国强是北港市公安局长,这两位他都认识,两位市委常委,级别都在自己之上,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也没什么不妥,中间那位怎么看着有点脸熟,刘建设忽然将眼前人物和照片上的廖博生对上了号,脸色顿时就变了,他慌忙从石头上下去。双脚还没沾地就亲切地叫上了:“廖市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他向身边的廖博生道:“站在石头上的那位就是临蒙县委书记刘建设。”
张扬道:“经常联系,我动员他回国来着,不过他跟章睿融打得火热,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想回来了,我都为他可惜,你说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怎么就偏偏爱美人不爱江山呢?”和*图*书
廖博生一行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常凌空道:“你们别笑,我一点都没夸张,保税区本身就是个磁铁,她可以吸引无数投资商的注意,现在北港的确面临一些困境,可是从保税区就能看到北港的潜力,滨海保税区是平海第一家保税区,我们应该围绕保税区做文章,把保税区这张北港的最好名片广为散发出去。”
常凌空道:“看来要到现场去一趟了。”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按照常规,今天晚上是常委们在一起会餐,给两位大人接风洗尘,想不到你们新事新办把这道程序给废除了。”
赵国强道:“我认为公开财产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值得广大干部学习,我觉得北港可以作为全国第一个干部公开财产状况的试点城市。”
廖博生没好气道:“我的身体没那么娇贵。”想起刚来的时候,刘建设背着双手有专人给他打伞的形象,就气不打一处来。
廖博生道:“财产公示是一件好事。但是真正推行起来并不容易,我们没有广为推行的意思,在目前的状况下,推行也不太现实,我和常书记公示自己的财产目的是增强老百姓对我们的信心,同时也震慑一些经纪上有问题的官员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表明我们治理贪污腐败的决心。”
张扬请他们去新港旁的海鲜市场,这里算得上是北港特色,喜欢吃海鲜的直接去市场里面挑选鲜活海货,还可以直接上船去找渔民购买,然后去旁边的饭店加工。
常凌空微笑道:“我也动员他回来给我们帮忙,可这小子……”他摇了摇头道:“人各有志,勉强不来的。”
刘建设给三位市委常委都安排了单独的房间。
廖博生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了常凌空,常凌空也放下心来,他也不想到任的第一天就以事故作为开局,常凌空向廖博生道:“老廖,你辛苦了,今天就别急着回来,把这次的事情搞明白,就地处理,马上处理,对于事故责任人,一定要追究到底,绝不容情。”
张扬道:“最近还降了一些,一到旅游旺季,海鲜价格如同做电梯一样蹭蹭蹭地往上蹿。”
廖博生主动请缨道:“常书记,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您还是在这里坐镇。”
刘建设其实并不蠢,他是想讨好廖博生来着,想尽办法安排周到,只是他没想到廖博生对他这种人并不感冒。
常凌空的酒量一般,廖博生倒是海量,三杯酒下肚,常凌空道:“张扬,你对我今天的话怎么看?”
常凌空点了点头道:“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无法改变过去,只能立足于现在,从现在做起。从我们做起,尽量杜绝体制内不正常的东西,错误的东西,要让廉洁之风吹遍北港,我和廖市长之所以在到任第一天就公开我们的财产情况,目的就是要在北港做个表率。”
张扬道:“日本人开得!”
车行途中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出事的地点距离张扬上次泡温泉的和煦园不远,不过那一段道路因为经常过载重货车的缘故,道路坑洼不平,因为下雨更是泥泞非常,幸亏常凌空开得是越野车,这家采石场名为天弘石业,还没有靠近采石场的大门就看到道路两旁的田地里堆放的全都是层层叠叠的红色石块,切得齐齐整整,雨水洗刷之后,红色越发鲜艳,上面还有一个个同心圆般的纹理,看起来如同一颗颗的金钱。张大官人想起了程远送给自己的那对石头镇纸,石质好像和眼前的一样,难不成这些就是金钱石?
刘建设道:“要不去和煦园吧,那里最近,还能泡个温泉放松一下。”
廖博生笑着打断他的话道:“行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起了,对你对我都不是啥光彩的事儿,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把事情往心里搁,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大度,也不是因为我顾忌宋书记,我蛮欣赏你的,www.hetushu.com真的,张扬,看得出你是个直脾气,没心没肺的家伙。”
廖博生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情况怎么样?”
常凌空把张扬和赵国强单独叫出来还是有用意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和这两人过去就认识,还有一个原因,常凌空喜欢和年轻的干部相处,认为这些人更有冲劲,人在官场的时间越久,就会不知不觉地受到官场规则的禁锢,变得心机深沉,变得老气横秋,常凌空很不喜欢那样。
张扬道:“要看廖市长的意思。”
赵国强道:“对,整天说这些事情对查清事实并没有太大帮助。”
市委书记发了话,两人当然要遵命办事,更何况两人都是市委常委,临蒙是北港的一部分,出了事情他们也有责任去看看。
廖博生本来也有这个意思,他们刚刚到任,这是个立威的好机会,挂上电话,看到刘建设陪着笑脸凑了上来,廖博生脾气本来不错,可是看到这厮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人啊这是?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发生了这样的责任事故,他居然笑得出来,七条人命,差点就这么没了,如果不是那块运气之石,这次的事故显然又要震惊平海的。
廖博生叹了口气道:“这样可不好,必须要规范市场,这样会影响到北港旅游市场的。”
张扬和赵国强先端起酒敬两位领导。
廖博生道:“我和常书记来北港之前主动去了省纪委,我们找到纪委刘书记,提出要把我们的家庭财产做个备案,可能有人会说我们两人在作秀。”廖博生摇了摇头道:“不是作秀,我们认为很有这个必要,我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隐私,可是我们是官啊,做官的是不允许有隐私的,我们的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监督着我们,你想去管理别人,并不是用权力,也不是用官威,而是要用自身的行动来做标准,让老百姓看到,我们这些官员的确是楷模,的确能为他们办事,我们未必能够留名青史,可是我们能够避免遗臭万年,做官首先是不能贪的。”
常凌空道:“你和她关系怎样?”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不由得想起前两天宫还山跟自己说过的话,他低声道:“宫还山这次走得悄无声息的。”
常凌空道:“等等啊,我叫上老廖。”
廖博生得悉情况之后马上道:“全力营救,一定要避免造成更大的伤害,要顾及到工人的生命安全。”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这帮官僚还不忘摆谱,操!
刘建设笑眯眯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张大官人不忘揶揄道:“刘书记,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刚才给你打伞的那位呢?”
张扬提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北港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今天两位大人好像没有提起这方面的事情,龚奇伟同志到底是怎么死的?项诚究竟为什么要自杀,这一系列的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查清楚。”
常凌空道:“公家的饭少吃一顿饿不死。”
廖博生点了点头。
中午几个人都没有多喝,常凌空顺便告诉张扬以后要颁布禁酒令了,中午工作时间是绝对不能饮酒的。张大官人对此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常凌空新官上任三把火,总得烧几把厉害的给大家看看,不过他对常凌空和廖博生的这个班子还是颇为看好的,两人都给人一种务实的感觉,这样的干部正是张扬所欣赏的。
廖博生道:“同志们,我们并不是要求大家要像我们一样公示财产,国家没有这样的规定,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我和常书记来到这里,是想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实很多国家都有了官员公示自己财产的规定,我相信我们的国家最终也会走上这条道路,我来北港之前,宋书记跟我说过一番话,他说,官不是那么好当的,官字两个口,不是只管着说话和吃饭,别忘了你头上顶着大帽和*图*书子,如果你不想着为人民谋福祉,只想着吃喝,只想着捞钱,那么这顶帽子就会压下来,吃了多少就得吐出多少,搞不好还要把性命丢了,赔上一辈子的名节和清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古人都把名节看得比性命还重要,难道到了我们这一辈,连祖宗的见识和骨气都没有了吗?”
张大官人内心一阵激动,他原本对廖博生是没什么好印象的,可是从他来到北港的一系列表现来看,这个人还真是大度,张扬道:“廖市长,咱们喝酒去。”
张扬道:“已经接洽了新加坡的星月集团,最近他们就会有人过来。”
刘建设一颗心怦怦直跳:“我……我也不清楚……”
张扬道:“这种石头好像很名贵。”
常凌空看了张扬和赵国强一眼道:“你们两人陪着廖市长一起过去,我们初来乍到,对当地的情况还不熟悉,你们跟着去方便些。“
现场营救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当那块巨石被移除的时候,七名工人方才重见天日,从狭窄的空间中被营救出来,七人之中只有三人受了轻伤,其他的全都无恙,三名伤者被及时送往医院。
廖博生道:“北港想要有更好的发展必须要坚持开放搞活,不能因为受了挫折就止步不前。”
刘建设这会儿才意识到事情麻烦了,这次搞不好可能是要丢乌纱帽的。
廖博生道:“刘建设同志,一切从简,不要搞特殊化。”
常凌空道:“临蒙县的一家采石场开采中出现了滑坡,目前现场有七名工人被埋。”他的语气颇为凝重,上任第一天就遇到了这种事,的确够闹心的。
廖博生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你们之中有过去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不过以后的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内我们都会并肩战斗,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
张扬道:“您要把港口进行功能划分的建议很好,其实新港和福隆港一直都存在着功能重叠的问题,都是北港的港口,功能不明确就造成了内部打架,对北港的全局发展没有任何好处。”
廖博生道:“接下来我介绍我的财产状况。我在东江有一套房子,单位分得。来东江之前,我特地查看了一下家庭财产,我家有五万存款,那都是我们两口子日积月累存下来的,本来还要多一些,可大女儿结婚给了她五万块的嫁妆,所以财产缩水剩一半了。这一半早晚也保不住,我还有个小女儿啊。”
刘建设低声道:“七个。”
张扬道:“好朋友。”
张扬和赵国强对望了一眼,廖博生的行事做派显然非常务实,看来他今晚就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张扬一旁道:“常书记,钢铁厂的污染问题您要考虑到啊。”
张扬对临蒙最深的印象就是那里的温泉,记得上次他和袁孝商、陈岗一起泡过汤池,还在那里偶遇了元和幸子。另外一个印象就是临蒙的县委书记刘建设,当初曾经在滨海担任市委副书记,算起来上任没几天吧,这下倒霉了,摊上事了。
张扬和赵国强此时也走了回来,两人都是浑身湿透了。
每个人眼中看到的景物虽然都一样,但是他们看到的问题是不一样的,廖博生看到的却是这石头下面的耕地,一眼望去至少有几百亩地都摆放着这种石头,廖博生摇了摇头,低声道:“这要占用多少耕地啊,当地的政府难道看不见吗?”
廖博生点了点头,他收到的内容和常凌空的一样。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常凌空道:“他很沮丧,本来邀请他出席今天的会议了,他只说身体不舒服。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勉强。”
张扬洗完澡换上新衣服,发现刘建设居然将他们的衣服尺码摸得清清楚楚,想想这厮也不是全无用处啊。
挂上电话,常凌空笑道:“听说你和楚嫣然正式领证了,什么时候喝喜酒,别忘了给我发张请帖。”
刘建设也不是真心想笑,这和*图*书是很多官员的通病,见到上级领导就算是在亲爹的葬礼上他一样笑得出来,习惯使然,连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刘建设道:“廖市长,您辛苦了,快去车上坐吧,我让人给您准备了身衣服,您赶紧换上,万一着凉了可不好。”
廖博生和赵国强都不懂石头,廖博生道:“民以食为天,石头能当饭吃?”
众人都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暗骂刘建设蠢材,这种话也能说出来。
他又向赵国强道:“国强,我想你邀请赵总来北港一趟。”
廖博生笑道:“在外面别叫我市长,你叫我老廖就行。”
常凌空道:“好事多磨,希望这件事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张扬道:“怎么都提这事儿,我像是个吃软饭的吗?她的钱是她的钱,我的是我的,反正啊,我不怕公示。”说话的时候楚嫣然打电话过来,却是她已经回到滨海了,问张扬还回不回来。
赵国强将车停好之后,他们三人推门下车,天空中的雨比起路上又大了一些,张扬举目望去。看到临蒙县县委书记刘建设正站在一块方方正正的巨石上,双手负在身后,腆着肚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不到这厮居然这么快就培养出了一方大员的气质,在他的身后,一位秘书模样的人给他撑着伞,所以刘建设身上一点水渍都没有,那个秘书却是浑身都湿透了,在他身边还有两名领导摸样的人。也都站着,身后也都有一人负责打伞。
常凌空点了点头道:“如果能由星月集团接手应该是最理想的结局。”
常凌空道:“我把廖市长叫上,对了,你开车来了吗?”
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脚落地的时候一不小心踩滑了,噗通摔了一跤,一屁股的泥,刘建设这个狼狈啊,还没等他爬起来呢。秘书又及时跟上,一边搀扶他,一边为他打伞,刘建设一把将秘书给推开。
刘建设的注意力集中在营救现场,所以没有注意廖博生一行的到来。直到张扬扯起嗓子叫他:“刘建设,你下来一趟。”
张扬道:“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见得旧人哭。什么时候都是这个道理。”
在他们抵达一个小时后现场传来好消息,和被埋的工人联系上了,七名工人全都活着,滑坡发生的时候,一块巨石刚巧和石壁达成了人字形的空隙,七名工人依靠这块巨石躲过了从上方雨点般落下的石块,逃过了一场死劫,这算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因为廖博生之前并没有通知当地政府他要过来,所以也没有专人负责迎接。
张扬告诉她自己正陪新来的领导吃饭呢,晚上再回去。
廖博生道:“不用去临蒙,就近住下吧,把县里的负责人召集一下,还有当地的乡镇干部,采石场的负责人,等会儿找个地方开会。”
常凌空道:“你是不是欠我一顿饭啊?”
这次的常委会总体氛围还是轻松地,可是常委们还是从两位新来领导谈笑风生的背后读懂了他们潜在的决心和杀机。
那边临蒙县委书记刘建设已经快步走过来了,他也换了身新衣服,显得人精神多了,他笑道:“廖市长,晚餐准备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她生病了,现在负责集团业务的是她的好朋友艾西瓦娅。”
越野车经过一番颠簸之后来到了天弘采石场,采石场的院内已经停了不少救援车辆。
张扬率先鼓掌,紧接着赵国强跟了上来,所有常委都开始鼓掌,不过每个人此时的心情是不同的,有人开始担心这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的头上。
廖博生道:“我们省早就不允许开山采石了,怎么临蒙还会有采石场?”
张扬去买海鲜的时候廖博生主动跟着一起过去了,买菜方面他是个内行,不多时就采购完毕,廖博生跟摊贩的讨价还价间,也了解到北港海鲜市场的行情,回去的路上他对张扬道:“北港的海鲜也不便宜,比起东江还要贵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