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2章 暴露

张大官人的身体僵在那里。
伍得志道:“肯定是个圈套。”
伍得志压低声音道:“我可能踩到了雷,你把我工具包中的铲子拿出来,沿着我左脚周围挖开,然后用手将雷周围的沙石清理干净。”
安达文的手机响了起来,白衣忍者知趣地退下。电话是安德渊打来的,安德渊道:“山姆先生很不高兴。”
伍得志道:“还是要做出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
安达文点了点头,桑贝贝配合的态度让他感到满意。
章碧君道:“桑贝贝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不能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
白衣忍者道:“柳生义夫是柳生家族中不世出的奇才!”
安达文目光一动,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已经被桑贝贝成功把握住,桑贝贝心中暗忖,安达文和章碧君之间应该没有接触过,她轻声道:“章碧君,国安十局的主任,严国昭一直都在和她联系。”
张大官人没说话,答案是肯定的,章碧君在国安的威信和地位显然要比自己高无数倍,没人会站在自己这边。
严国昭道:“张扬!还有一个是伍得志,国内第一流的拆弹专家!”
伍得志笑了起来,打开工具包,以让张扬眼花缭乱的速度将那颗地雷拆解开来,示意张扬放手,将地雷从早已松动的沙滩内取了出来。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地看着那个草绿色的铁疙瘩:“这玩意儿会不会爆?”
章碧君表情阴沉地握着电话,当她听严国昭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之后,低声道:“他不愿把人交给我们?”
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望着伍得志严肃的面孔道:“手术做得不错!”
张扬道:“走,马上去找她!”
安达文却笑道:“不急!”
安德渊道:“他让你把人交给他们。”
安达文道:“严先生应该是个明白人。”
伍得志点了点头,从张扬的这番话,不难得出结论,桑贝贝这次的失踪十有八九和严国昭有关,他低声道:“严国昭曾经是国安一员,曾经是组织内最顶尖的特工,说起来他还是我的老师,我加入国安的时候就曾经在他的指导下工作。”
电话中传来桑贝贝的一声惨叫。
张扬道:“桑贝贝其实是赵军的妹妹,她认为赵军的死和章碧君有着直接的关系,而章碧君和严国昭过从甚密,所以她才会调查严国昭。”
张大官人道:“你让我生气了!”
伍得志向赵天才使了个眼色,赵天才取出开锁工具,几下就已经将房门打开,伍得志示意他不要马上推开房门,他抓住门把手,先将房门开了一条小缝,然后打开手电筒从上到下照射了一遍,发现了牵系在门上的纤细金属丝,伍得志从工具箱中取出剪刀,从中剪断,房门上随即响起了咄的一声,似乎有物体射入了门板之上,门板随之不断颤抖着。
伍得志向远方看了看,低声道:“我们应该已经暴露了。”张扬望向远方的大海,
柳生义夫已经挂上了电话。
桑贝贝最后一个电话拨给了张扬,张大官人拿起电话的时候,已经挂断,再打过去就是嘟嘟嘟的忙音,张扬知道桑贝贝虽然年轻,可是做事非常的缜密,应该不会如此,难道是恶作剧?张扬想起那天桑贝贝在白岛捉弄自己的情景,不觉笑了起来。
“那又怎样?就算是圈套,我也得去证实,这是找到桑贝贝的唯一希望。我对自己有信心,我可以全身而退。”
伍得志道:“如果桑贝贝真的在他手里,这件事就不好办了,投鼠忌器。”
张大官人这下看清了那女子,完全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显然不是桑贝贝,那女子从地上站起身来,抖落了身上的绳索,向张扬笑了笑退到了一边。
张扬道:“严国昭早就被国安清除,章碧君身居要职,居然和他暗中来往,你不觉得这件事很有问题?”
桑贝贝道:“如果你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你会不会放了我?”
章碧君道:“世纶,收手吧!”
赵天才道:“可是太危险了,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他根本不把桑贝贝带过去,就是设了一个圈套骗你过去。”
柳生义夫抽出腰间的武士刀,忽然反手一刀,准确无误地将蒙在那女子脸上的面罩挑落,这一刀速度奇快,又极为精准,这一刀看似随意,却已经将刀法的技巧发挥到了极致,面罩落而那女子毫m•hetushu•com发无伤。
安达文冷冷望着她,桑贝贝不等他开口就道:“我还是不问了,武直正野你应该认识吧?”嘴里说着不问,可实际上还是在询问,安达文没有回答,目光变得越发冷酷。
安达文微笑道:“我不知你心里怎么看他,可是我却知道张扬仍然很重视你。”
伍得志道:“从今晚他们设下圈套来看,这件事他们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很可能想要利用桑贝贝为诱饵。将我们引出来,如果他们选择这样做,我们就有了希望。”
安达文仍然透过瞄准镜观察着海滩上的张扬,低声道:“我还没有去找你,你居然主动找上了我。”
安达文道:“爸,他高不高兴与我们无关,北港的事情分明是他在利用我们,现在利用完了,想把我们一脚踢开,这世上没那么容易的事情。”
严国昭仍然微笑道:“你要什么条件?”
张大官人道:“我发现再厉害的高手也别惹爆破专家。”
程焱东带人赶到金色港湾大酒店却扑了个空,严国昭并没有在房间内,从房间里面的情况来看,他根本没有在这里住过,这叫狡兔三窟,严国昭出身国安,做事极为周密。
桑贝贝叹了口气道:“我没觉得自己聪明,不然也不至于落在你的手里。”
张扬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等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柳生义夫打来的,这位年轻剑客的中文显得非常的生硬:“张扬,我要向你挑战!”
张扬将快艇缓缓靠岸。
安达文微笑道:“你很聪明,可是聪明的女人往往不长命。”
安德渊叹了口气道:“阿文,我们是为了求财,记住这一点,其他的事情无所谓。”
赵天才点了点头,开始破解密码,他花费了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将桑贝贝的密码破获,在这段时间内,伍得志开始检查房间,将桑贝贝设在这里的机关和监控全部关掉。
章碧君冷冷道:“不要把他想得太简单了,这父子两人都不是什么善类,你以为他们真的有兴趣在北港做生意?他们表面上是在投资,实际上是通过这种做法给我们压力。”
安达文道:“你大概不知道吧,严国昭一直都和国安有联络,桑贝贝掌握了一些国安内部的机密,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紧张,急于想将桑贝贝带走。”
安达文放下枪,将狙击枪扔给手下,他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
此时张扬的手机再次响起,电话是程焱东打来的,张扬委托他调查严国昭的下落,这件事对程焱东来说并不难办,他很快就查出严国昭目前住在北港金色港湾大酒店的1205房间。
桑贝贝道:“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张扬道:“我必须得去。”
薛世纶道:“欲望使然,如果真的不听话,那就给他们点教训。”
一桶冷水泼在桑贝贝的脸上,她打了个冷颤,从昏迷中醒来,睁开双目,室内的光线很暗,在她适应了光线之后,眼前的景物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安达文道:“想不想证实一下?”
伍得志道:“如果桑贝贝只是因为跟踪偶然被抓,她的处境就有些不妙了。不过……”
章碧君道:“安家那爷俩好像不太听话。”
桑贝贝微微一怔,她并不知道严国昭设下圈套,引张扬现身的事情,轻声道:“哪个张扬?”
伍得志道:“不会,怎么?你信不过我?”
程焱东将情况告诉张扬的时候,张大官人正在前往黑石礁的途中,黑石礁位于白岛东北十五海里的地方,是一座小小的荒岛,长约半里,宽有一百米左右,岛上礁石林立,根本没有任何人居住。
伍得志在后座看着那颗地雷,皱了皱眉头道:“设下这个圈套的人,一定对组织内部情况非常熟悉。”
伍得志低声道:“设了机关。”他贴在门板上倾耳听了听,这才放心大胆的推开房门,张扬打开灯,房间内收拾的非常整洁,转身望去,房门上插着的那支弩箭仍然颤抖不停。
安达文道:“人我可以交给他们,但是要看他们和张扬谁更有本事。”
桑贝贝道:“我盯了他很长时间,发现他和日本的武直正野走得很近。”
张大官人不屑道:“狗屁!老子一根小拇指就能灭掉他,不过……”
伍得志道:“就算你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你以为组织上是www.hetushu.com相信你还是相信她?”
伍得志道:“还行,至少走出去不像过去那样吓人了。”看到张扬脸上的笑容,他有些奇怪道:“我以为你会很担心桑贝贝,怎么居然一脸笑容?”
桑贝贝望着安达文,对方已经道破了她的身份,自然也没有了装傻的必要,她轻声道:“我不是要跟踪你,我在跟踪严国昭!你好像不用那么紧张!”虽然深陷囹圄,可桑贝贝仍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
安达文低声道:“说下去!”
安达文靠在办公桌上,双手抱在一起,饶有兴趣地望着她:“你醒了!”声音很温和,可是骨子里却透着森森的冷意。
薛世纶仍然微笑着:“早就收手了!”
桑贝贝眨了眨双眸道:“这里是公安局吗?”她仍然在装糊涂,虽然明白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已经暴露了。
桑贝贝道:“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
章碧君打完电话,缓步走入客厅。身穿睡衣的薛世纶正站在鱼缸前喂着里面的两条金龙鱼,章碧君来到他的身后,轻声道:“出事了!”
章碧君道:“桑贝贝知道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而且她和张扬,还有其他人,他们似乎抱成一团,龚奇伟的死,张扬不会善罢甘休,这次桑贝贝失踪,他肯定会怀疑到我的身上。”
张扬叹了口气道:“柳生义夫居然是个骗子!”
严国昭道:“现在你相信了?她和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桑贝贝反问道:“如果我说不想,你会按照我说的办吗?”
桑贝贝顿时明白了安达文的意思,她笑了笑道:“我对他好像没那么重要吧?他应该不会关心我的死活。”
张大官人独自一人驾驶快艇前往黑石礁,根据他们的分析,这次是圈套的可能性很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前往赴约或许是营救桑贝贝的唯一希望。
张扬道:“赵军你应该熟悉吧?”
安达文点了点头道:“我帮你验证一下,你在那位情圣的心中究竟占有多大的分量。”
伍得志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她的权力很大,如果她想要对付谁,谁就会很麻烦,而我们不巧又暴露了身份,我看……”伍得志的话并没有说完,可是张扬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章碧君肯定要找他们的麻烦了。
柳生义夫道:“只怪你太蠢!”
半个小时后,三人驾车来到牡蛎湾的位置,张扬让赵天才呆在车内负责接应,他和伍得志一起向事先查找到的方位走去,这里是一片礁石滩,周围的景物几乎一览无遗,放眼望去广袤的海滩之上根本没有人影。
安德渊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人?”
张扬低声道:“圈套?”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事儿不能人多。”
严国昭道:“国安一直都在找她,如果你不想成为国安目标的话。”
张大官人不敢怠慢,按照伍得志的指点,很快就从他的脚下清理出一颗绿色地雷,伍得志道:“将编号报给我!”
张大官人此时方才明白,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人家手里,根本不容拒绝。
伍得志道:“怎么?”
张扬道:“无论怎样都必须要尽快找到严国昭。”
伍得志道:“打过一些交道,不过我们不是一个部门,所以交情谈不上深厚。”
薛世纶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将剥好的鲜虾扔入鱼缸之中,一条金龙倏然跃起,卷起一道金光,狠狠将吞入嘴中。
程焱东道:“可那里不是我的辖区……”程焱东说完,自己都感到多余,在张书记的概念里根本没有辖区的观念。他马上道:“我这就去办!”
安达文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日本副大使?”
安达文道:“这件事和我无关!”
张扬道:“抓起来再说,随便给他安个名目,让他协助调查。”
安德渊道:“山姆这个人不好对付!”
章碧君望着他深邃的双目,虽然就被他拥在怀中,可是她却感觉到两人的距离无比遥远:“世纶,做完这件事,我们就离开好吗?”
安达文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的声势大不如前,过去他能帮到我们,可现在,我看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桑贝贝道:“有些事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伍得志道:“和章碧君为敌并不是明智的事情,你说赵军死在她的手和*图*书里,又有什么证据?”
严国昭道:“把她留在你手里只能是成为你的负累,把她交给我,我有办法将她的目的调查清楚。”
严国昭道:“福隆港的事情,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
安达文道:“这是一张好牌,我没理由这么容易就让给你。”
严国昭道:“张扬和桑贝贝是一路的。”
严国昭通过望远镜看着远方的牡蛎湾,安达文就在他的身边,以同样的方式眺望着,放下望远镜,望着严国昭的双目流露出钦佩的神情:“他们果然来了。”
张扬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桑贝贝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她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就是普通朋友。”
安达文道:“一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他打量了桑贝贝一眼道:“你很漂亮,漂亮的女人往往会面临许许多多的危险,我不想威胁你,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不说实话,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那么……”安达文笑了笑:“我敢保证,过了今晚,就连你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张扬道:“马上把他给我抓起来!”
伍得志拿出定位仪指了指前方不远的地方,两人继续向前走去,随着定位仪上光标闪烁的越来越快,代表他们已经接近目标越来越近。
安达文道:“如果他知道你出事,你猜他会不会来救你?”
伍得志道:“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当初他为什么要离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桑贝贝为什么要查严国昭?”
张扬道:“我才不会怕她!”心中暗想,如果桑贝贝有个三长两短,就算章碧君有三头六臂,也一定要把她给干掉,新仇旧恨一起算!
张大官人顿时愣在了那里。
伍得志愣了一下。
章碧君摇了摇头:“桑贝贝跟踪严国昭,发现了他和安达文见面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发现这些有多久了,她一直都想对付我,我可以肯定,她跟踪严国昭就是这个原因,她知道我和严国昭之间的关系,世纶,我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可是一个麻烦刚刚消除,就有另外一个麻烦显露出来,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世纶,我们不可能将一切做得尽善尽美,终究还是有破绽的。”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在做什么交易!”桑贝贝说到这里,留意了一下安达文的眼神。
张扬道:“有证据表明严国昭和日本人联络密切,而章碧君又和他暗地来往,这就证明章碧君和日本人之间有见不得光的交易。”
安德渊道:“阿文,如果事情涉及到国安就不好办了,我看还是不要招惹这个麻烦为妙。”
伍得志道:“如果桑贝贝的失踪和国安有关,那么这件事只怕有些棘手了。”他说完马上又摇了摇头道:“不对,严国昭早已退出了组织,他怎么会又和章碧君联系上?”
薛世纶微笑道:“欲望是永恒的,即使满足,也只是暂时的,吃饱了仍然会饿,没有人嫌命长,没有人嫌钱多,你说是不是?”
薛世纶道:“北港的事情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一些损害,不过他们也太沉不住气,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我们吗?”
张扬和伍得志回到车内,赵天才看到两人自己回来,就知道他们这趟是无功而返。
桑贝贝道:“严国昭过去是国安的人,他因为犯了错误被组织清除,过去我一直都以为他死了,可是没想到他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连安达文也有些佩服桑贝贝的镇定功夫,他微笑道:“我相信,可是你再查什么?”
“不过什么?”
上车之后,张扬道:“马上离开这里。”
张扬道:“桑贝贝发现他来到了北港,刚刚和袁孝商见了面。之前她告诉我在盯严国昭。”
张扬道:“严国昭!”
伍得志熟悉国安的做事手法,听张扬把事情说完之后,他低声道:“很可能是出了事情,她现在住在哪里?”
严国昭的双眉不由得皱了起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安达文道:“奇才也罢,庸才也罢,他杀了张扬也罢,张扬杀了他也罢,我们只需要看看热闹,越热闹越好。”
赵天才拿出北港市区地图,根据光标所在的经纬度,准确地画出了位置。
伍得志皱了皱眉头,他感觉有些不对头,低声向张扬道:“这件事好像有些不对,一定要小心。”http://www•hetushu.com
桑贝贝道:“章碧君害死了我哥哥,我要杀她复仇,所以我的存在对她构成了威胁,而且我知道她的很多事,她当然想除掉我,严国昭是她的亲信,帮她分忧好像没什么奇怪吧?”
章碧君道:“他们的野心很大。”
赵天才已经迅速在一旁搜索到了柳生义夫的资料:“柳生义夫是日本剑道名门柳生家族的新一代高手,日本武术界评论他为百年不遇的旷世奇才。”
章碧君道:“这件事我会让其他人过问,国昭。你尽快离开北港。千万不要被张扬发现你的行踪。”
薛世纶从章碧君的双目中看到了她从未有过的惶恐,他展开臂膀将章碧君拥入怀中,柔声道:“这段时间,你太累了,情绪太紧张,放心吧,没事,安达文了解的事情并不多。他自以为掌握了一些事情,就妄想跟我们讨价还价,真是可笑!”
严国昭道:“怎么办?”
章碧君咬牙切齿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薛世纶道:“很快就会结束。”
安达文呵呵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我都说过,让你不要撒谎。”
那条金龙鱼又成功抢到了。
安达文道:“爸,有没有发现他非常的紧张,想让我交人可以,他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的投资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
安达文来到外面,那名白衣忍者来到他的面前,躬身道:“已经通知柳生义夫了。”
严国昭道:“可现在她在安达文的手里,他自认为握住了一张王牌,试图向我们施压。”
桑贝贝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严国昭不可能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你,你大概还不知道严国昭的后台是谁吧?”
桑贝贝道:“其实你的威胁选错了对象!”
张大官人道:“担心有用吗?现在她已经落在了那帮人的手里,我就算哭丧着脸也于事无补,得志,对付章碧君那帮人,你比我在行,你跟我说说,到底应该从哪里入手?”
张大官人也有同感,他向周围环视,低声道:“这里不像有人的样子。”
安达文道:“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人不怕死,但是你知不知道生不如死是种怎样的滋味?”
柳生义夫始终站立在那里,目光观察着张扬的一举一动,张大官人将船系好,然后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叹了口气道:“柳生义夫,你难道不清楚劫持人质是犯法的?”
安达文呵呵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向前走了两步,来到桑贝贝的面前,躬下身道:“桑贝贝,前国安特工,最出色的的特工之一,后来因为盗窃国家机密,谋杀同事而被内部通缉,啧啧啧,这么厉害啊!看你的档案,我还以为你是零零七一样的人物,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被我抓住了。”
薛世纶饶有兴趣地看着金龙鱼的动作,低声道:“每一个生物都有欲望,正是因为欲望的存在所以才滋生了形形色色的犯罪。”他并没有回头,目光始终望着那两条金龙鱼:“只要这个世界不毁灭,罪恶就不会消亡,因为……”他又向鱼缸中扔了一颗新鲜的。
伍得志和赵天才对望了一眼,两人对张扬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他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严国昭道:“是不是可以考虑把人交给我?”
伍得志看了他一眼,不知张扬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个名字。
赵天才成功进入了桌面,伍得志走了过来:“有经验的特工,在出任务之前往往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尾巴,通过这个尾巴,我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她,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严国昭冷冷望着安达文的举动,低声道:“这么远的距离,要考虑到海上的波浪,风力等各方面的因素,我得出的结论是,你根本不可能射中他们。”
安达文道:“柳生义夫号称日本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却不知他和张扬相比怎样?”
张大官人将那两道环夹合在一起,伍得志这才小心移开了左脚,他笑道:“现在我要是走掉,你就麻烦了。”
张扬报上编号,伍得志道:“没事,地雷上一共有三层环,你用钳子将下面两道环夹在一起,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张扬道:“章碧君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我怀疑国安最近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都跟这女人有关。”
张大官人这会儿哪有那个心情,不耐烦道:“老子没空,想挨揍先找我秘书预约www•hetushu•com!”这小日本真他妈的烦,没看到老子忙吗?
张扬道:“那岂不是说他对你了如指掌?”
安德渊低声道:“你想利用她引出张扬?”
章碧君对此并不意外,她低声道:“桑贝贝既然跟踪你这么久,想必张扬也一定知道你的存在。这次一定要将隐患全部消除,不可以留下任何一个后患。”
柳生义夫道:“上午十点,黑岩礁,我等你,一个人来,如果你敢通知警方,她死定了,如果有人陪你一起过来,你就为她收尸。”
张扬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了卢森商务大厦1209室,桑贝贝最近一直都在这里,监视袁孝商的一举一动。
薛世纶点了点头,轻抚章碧君的秀发,将她紧紧拥在自己的怀中。
安达文道:“他已经挡了我的财路!”
程焱东闻言吃了一惊:“张书记,这个人究竟犯了什么罪?”
伍得志道:“若是寻常人不经允许进入,这一箭就算射不死,也会重伤。”他走上前去,将桑贝贝预先安放在这里的弩箭装置拆除掉。
张大官人撇了撇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我跟她还没好到那个份上。”
安达文道:“你和张扬走得很近!”
赵天才找到了监控程序,在伍得志的指导下进入系统,果然看到一个闪烁的光标。
伍得志的脚下忽然发出喀嚓一声,伍得志面色陡然一变,低声道:“别动!”
安达文皱了皱眉头:“严国昭为什么想把你带走?”
安达文又摇了摇头。
薛世纶道:“你担心他们发现内情?”
赵天才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茶,也跟着道:“是啊,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安达文挥了挥手,他的一名手下将一支狙击步枪递给了他。
伍得志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们三人回到了桑贝贝的北洋商务,赵天才去泡了壶茶,伍得志将那颗地雷放在茶几上。
严国昭道:“还有,国安的拆弹专家伍得志和张扬在一起。”
伍得志虽然知道桑贝贝过去也在国安工作,可是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所限,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大都来自于张扬。
伍得志道:“也许不用等你找到他,他就会先找你来了!”
可是等了一会儿,仍然不见桑贝贝打电话过来,张扬再打过去,电话依然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此时他方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张扬先将这件事通知了赵天才和伍得志。
伍得志道:“只怕证明不了吧?”
张大官人听着嘟嘟嘟的忙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心思凝重地合上电话。
赵天才打开了桑贝贝的电脑,刚刚进入开机画面就定格在那里,赵天才道:“设密码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张扬:“密码多少?”
章碧君咬了咬嘴唇道:“世纶,你之前说过,北港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所有的麻烦都过去了,可是……”
安达文透过瞄准镜看了看,他的唇角露出一丝狞笑,手指搭在扳机上,嘴唇发出呯!地一声响,却没有扣动扳机,他知道严国昭的话不错。
安达文道:“爸,如果不是张扬三番两次的坏我好事,我又怎会遭遇这么多的麻烦,这件事您不要插手。”
赵天才道:“如果他们想拿桑贝贝作为诱饵,那么桑贝贝很可能没事。”
严国昭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很不听话。他最近频繁在北港出手,明显想要制造事端,我看他是抱着浑水摸鱼的目的。”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她真正的目的并非是调查严国昭,而是另有其人。”
伍得志低声道:“一个人?”
张扬道:“柳生义夫的电话,他说桑贝贝在他手里,约我去黑石礁决斗。”
伍得志道:“这光标显示她现在所在的方位。”
海平面上终于出现了小岛的轮廓,张大官人放缓了船速,拿起望远镜向小岛望去,却见小岛之上也有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的男子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自己,或许是看到了张扬的举动,那武士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指了指自己身后不远处。果然有个女子躺在地上,头上蒙着黑色头罩,从身材上看应该是桑贝贝,可是因为头面部都被遮住,张大官人也不敢断定。
安达文道:“我很好奇,不如你说出来听听?”
赵天才道:“好像对柳生义夫的评价还可以,这个人注重武士道精神,却不知怎么会为虎作伥?”
张扬道:“赵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