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4章 罪与罚

张大官人道:“要说占便宜,刚才在黑石礁我占了不少。”
章碧君愣了一下,可她几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迅速扑倒在地上,密集的子弹如同暴雨一般倾泻在游艇之上,游艇上的玻璃被射击得四处纷飞,船舱的地毯上转瞬间已经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玻璃碎屑。
张大官人温暖的手掌已经贴在她的肩头,触手处的肌肤已经有些发烫,张扬道:“那啥,我又救了你一次,这次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赵天才所说的不是正常人绝没带有任何的贬义,他对张扬有信心,当年他和张扬一起从美利坚化险为夷回到国内,那不仅仅是凭借勇气就能办成的事情,张扬做事表面看起来有些冲动,可实际上他应变能力极强,在任何危险的情况下都不会丧失冷静,正是这一超常的特质才能让他每次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赵天才深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桑贝贝知道现在方才明白,自己已经被人交给了严国昭。她从安达文的俘虏变成了严国昭的。
章碧君道:“他在消遣我!让我大老远从京城赶来,就是观赏北港的海景吗?”
章碧君道:“贝贝啊贝贝,你忘了,是我一手把你培养起来,是我重用你,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了,为什么你的心中都是对我的仇恨,而没有一丁点对我的感激呢?”
桑贝贝道:“你们这帮人全都是一样,道貌岸然,实则虚伪透顶!你们连国家的利益都可以出卖,根本没有良知!”
章碧君抿了一口红酒,她并没有被桑贝贝刺激到,在她看来桑贝贝的性命已经掌握在自己的掌心,这次桑贝贝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桑贝贝道:“你少废话,我什么时候穿过那种衣服。”她将军刀递给张扬道:“帮我挖出来!”
桑贝贝和章碧君的大半身体都已经进入了水中,桑贝贝出色的身体柔韧性帮助了她,让她在水中成功将铐着的手臂变换到身前。
来到石屋内,发现里面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根本无法居住。
桑贝贝看到前方章碧君已经背负着呼吸器,从游艇损毁的缺口游了出去,桑贝贝全力追了上去。
张大官人生好火之后,来到她的身边,微笑道:“丫头,我得帮你把弹头取出来,所以,那啥,是不是露出来点给我看看?”
游艇以惊人的速度下沉着,章碧君一边逃向舱外,一边举起手枪向桑贝贝射击。
张扬点了点头道:“头发长见识短,你认识我这么久,难道不清楚这世上有种功夫叫吸星大法,别说子弹,我只要愿意,连你五脏六腑都能给吸出来。”
桑贝贝道:“在外面休息吧……”她的血虽然让张扬止住,可是伤口被海水浸泡之后,疼得厉害。
严国昭道:“他说将桑贝贝交给你表达一些诚意,让我转告你,明天上午十一点在白岛七彩湾龙渊阁和你会面。”
桑贝贝冷冷道:“你也把我哥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可是你杀了他!”http://www.hetushu.com
张扬抱着桑贝贝走上鹿岩岛,他一眼就看到了建设在半山腰的石屋,那是当年驻军居住的地方。
因为距离太远,严国昭看不清她的容颜,吐出一团烟雾,向章碧君挥了挥手,严国昭走入驾驶舱,拿起电话拨通了章碧君的号码。
赵天才道:“截下来可不容易,但是如果打下来好像不用花费太大的力气。”
章碧君拼着被她踢中一脚,忍着剧痛,终于成功将手枪拿到手中,她举枪朝着桑贝贝就射,桑贝贝一个鱼跃翻滚,躲在了酒柜的后面,酒柜上留下一排清晰的弹孔,不少酒瓶被子弹击碎,红色的酒浆迸射的到处都是,如同血液一般触目惊心。
“我呸……啊!”
严国昭道:“赵军是个优秀的特工,我在国安的时候曾经培训过他。”
游艇很快就靠近了这艘渔船,严国昭让人将桑贝贝带下渔船,上了小艇,他看到了对面甲板上的章碧君,章碧君举着伞静静站在那里,朝着他的方向点了点头。
桑贝贝没有理会他。
火箭弹击中了游艇的前部,威力巨大的爆炸几乎将游艇的驾驶舱整个毁去。
两名绑匪将桑贝贝带到船头,严国昭就站在那里。在风雨中波涛中留给别人一个坚强而挺拔的背影。
章碧君和桑贝贝两人的身体在这剧烈的冲击面前,落叶般飞舞了出去,撞击在另外一侧的墙壁上。游艇的右侧开始倾斜,冰冷的海水迅速涌入船舱。
刀锋即将刺中桑贝贝的刹那,一支鱼枪倏然射至,穿透了章碧君握刀的手臂,章碧君痛得睁大了双眼,看到远方一个蛙人正急速靠近。
伍得志和赵天才很小心地走了过去,在张扬的帮助下午进入潜艇舱内,张扬重新关好了上方舱门,有赵天才在,他当然不用充当驾驶员。
章碧君道:“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不清楚我最讨厌别人威胁?”
可是她的手枪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
桑贝贝道:“还记得那张光盘吗?”
严国昭笑了一声,此时他看到远方的灯光,一艘游艇正在向这边缓缓驶来,严国昭道:“有人来接你了!”
游艇暴露在外的部分再次被火箭弹击中,这一击彻底宣告了游艇的沉没,艇身完全消失在海面之下,只有散落在海面上的燃油仍然在燃烧,还有一些幸运逃离的船员正在海面浮沉挣扎。
章碧君接通之后,轻声道:“安达文呢?”
张扬道:“我去跟上游艇救人,你们两个把渔船给截下来。”
等到波浪平息之后,两人马上将快艇靠了过去,先后跳上了潜艇。
桑贝贝冷冷看着他:“换成你处在我的境遇,你会觉得很好吗?”
章碧君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愠色,她举起了手枪。
严国昭让人逐一检查着海面上的浮尸,让他惊喜的是,章碧君的尸体很快就被找到了,确信章碧君已经死去,他方才下令渔船撤m.hetushu.com离这里,他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章碧君才是他首要对付的目标。
桑贝贝道:“你不配!”
张大官人这会儿倒是没有多少开玩笑的心思,他拍了拍赵天才的肩膀道:“艇长,今晚咱们来一个幽灵行动,目标黑石礁,任务救出桑贝贝!”
张扬将蛙人服脱下来给她穿上,背着她重新回到海水之中,启动小型海底推进器。
船舱外传来接连的惨呼声,章碧君咬了咬嘴唇,刚才的一番争斗让她的发髻有些散乱,气息也有些不平,这密集的枪声,让章碧君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被出卖了,出卖她的人就是严国昭,今晚安达文根本没有现身,所有这一切都是严国昭制造出来的,他利用自己急于除去桑贝贝的心理,宣称安达文要和她见面,将自己吸引到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
张大官人推开潜艇的上盖,露出赤裸的上半身,咧着嘴笑道:“这玩意儿居然还能动!”
章碧君抽出军刀,闪电般刺向桑贝贝的咽喉。
桑贝贝脱下蛙人服,张扬抓住她的手掌,将一股内力悄悄送了过去,原本因海风而感到寒冷的桑贝贝,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温暖了她的全身,张扬扯开桑贝贝右肩的衣服,看到她的肩头有一个清晰的弹孔,弹孔周围因为海水的浸泡已经变得发白。
张大官人道:“我还是帮你吸出来吧!”
她虽然用尽全力,可是她的动作仍然因为海水的浮力而变得缓慢,桑贝贝双手抓住她的手腕,意图将军刀抢夺下来。她双手被铐住,在水中已经吃了很大的亏,章碧君右手被她抓住,可是空出的左手在水中扼住了桑贝贝的咽喉。
章碧君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道,然后她张开了嘴唇,混合着血液味道的海水涌入了她的口鼻,她抓住桑贝贝,刚才的致命绝杀已经耗尽了桑贝贝所有的力量,她甚至无力摆脱章碧君的束缚,两人的身体交缠着向海底沉去。
严国昭呵呵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致力于搜集她的罪证,所以才找到了我,想要通过我掌握一些证据,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你是为了自己,你是为了复仇,仇恨容易让一个人丧失理智,你根本分不清对错,看不清是非。”
桑贝贝就在渔船之上,她的目光空洞而忧伤。似乎突然被人将她的生命抽走,虽然她仍然活着,可是她感觉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感情已经随着张扬离开了,她后悔当初那样对待张扬,回想起她和张扬相处的那段时光,她甚至想不起自己何时温柔对待过他。
章碧君点了点头,她将酒杯放在酒柜之上,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柄手枪,然后很慢地拧上消声器。
严国昭转过身,他的身体随着波涛摇晃着,不过他坚毅的表情仍然没有流露出半分对风雨的畏惧,他微笑望着桑贝贝道:“你好!”
桑贝贝道:“少婆婆妈妈的,弹头m.hetushu.com在我的体内越久,感染的机会就越大,你只管下手,我不怪你!”
海水很快将张扬的身体淹没,外部舱门打开,张大官人在小型水底推进器的帮助下向游艇的下方飞速前进。
严国昭笑得非常开心,他点燃了一支雪茄,海风将烟味儿带到了桑贝贝的呼吸中,桑贝贝受不了烟草的刺激,忍不住咳嗽起来。
桑贝贝幽然叹了一口气道:“好好的一句话怎么听着就感觉到你想占人便宜。”
章碧君没有继续说话,她的目光注视前方,桑贝贝已经被人从小艇带上了游艇。
张大官人微笑道:“以身相许吧,考虑一下。”
章碧君微笑道:“和你有关系吗?”
她仿佛看到阳光灿烂的天空,蔚蓝色的宁静海面,洁白的沙滩,还有……
桑贝贝道:“她是你和谁的女儿?”
桑贝贝红着脸道:“你能用手把子弹吸出来?”
章碧君轻声道:“如果你感到害怕,可以闭上眼睛。”
黑暗帮助桑贝贝逃过了章碧君的后续射击。
张大官人啧啧感叹道:“这以后得落下多大一疤,露肩装露背装啥的就不能穿了。”
伍得志道:“抓紧行动,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他陪着张扬来到舱门处,张大官人换上蛙人服,透过舷窗向伍得志做了个OK的手势。
渔船上,一名肩扛火箭筒的男子瞄准了前方的游艇,他扣动扳机,火箭弹如同一条火龙直奔游艇而去。
桑贝贝靠在石壁前坐着,静静望着张扬的一举一动,表情显得甜蜜而安详。
章碧君道:“因为他先背叛了我,你也一样!”
桑贝贝毫不畏惧的和她对望着。
张大官人笑道:“不碰都碰过了,那啥,我什么时候说用嘴了,手啊!我是用手啊!”
桑贝贝道:“你不是讨厌根本是害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亏心事做得太多,害怕自己以后不得好死是不是?”
张大官人道:“实在是下不去手!”
桑贝贝道:“你和她一样,全都是叛徒!”
想起刚才张扬帮助自己做人工呼吸的场景,桑贝贝俏脸不禁一热,联想起他们相识以来的经历,如果不是张扬,她根本活不到现在。
桑贝贝仍然望着她。
严国昭又道:“桑贝贝交给你了!安达文交给我来应付。”
“他不是普通人……”赵天才的声音开始有些忐忑了,就在这时,他手里的遥控装置开始有了反应,伍得志虽然没看到电脑上的信号显示,却已经看到前方不远处的海面有了动静,没多久,就看到那边的海水从中分开,快艇剧烈地颠簸起来,潜艇黑色的背脊宛如大鱼般露出了水面。
三分钟后,桑贝贝终于有了反应,她剧烈咳嗽着,坐起身,吐出数口闲腥的黄水,咳了好久,吐了好久,直到把肠胃吐空,方才无力地靠在张扬的怀中,低声哭了起来,劫后重生,她本应该笑才对,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哭。
黑石礁如同一只野兽趴伏在海面上。黯m.hetushu•com淡的云层下这只野兽的轮廓显得非常的模糊,让人感觉到有些神秘,桑贝贝感到自己的双目湿润了,不仅仅是泪水,还有雨水,夜雨再度下了起来。
桑贝贝道:“真相就是,你一直都潜伏在组织内,出卖同志,出卖国家的利益,你通过严国昭和武直正野勾结,你利用自身背景和条件,大发不义之财,甚至不惜和国外黑社会组织勾结。”
时间又过去了二十分钟,海面上仍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雨停了,这让他们看得更加清楚,连赵天才都开始有些动摇了。
水下的生死搏斗惊心动魄,水上也是毫不逊色。
章碧君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险正在靠近自己,她转过头去,看到一道黑影已经来到了她的身体后方,章碧君回头的刹那,桑贝贝已经追赶上了她,双手抓住章碧君的呼吸器,将吸氧管扯落下来。
渔船在海浪中颠簸,她反剪着双手带着手铐,但好在绑匪没有把她吊在桅杆上。
章碧君呵呵笑道:“贝贝,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游艇仍然外露在海面上道部分开始起火燃烧,火光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海域。
桑贝贝道:“我没指望你救我,是你自己犯贱。”
就在这时桑贝贝突然清醒了过来,她用尽全身的力量,抓住章碧君的右腕,反手拧动,夺下军刀狠狠插入章碧君的咽喉之中。
伍得志摇了摇头道:“不该同意他下去,普通人不可能在缺氧的情况下呆这么久。”
张扬抱着她找到了一个避风的岩窝,让桑贝贝稍等一会儿,转回石屋将里面的床板拆了,回到岩窝内生了一堆火。
伍得志密闭内部舱门,开启外部舱门。
在对潜艇迅速做了一番检查之后,赵天才惊喜地发现潜艇居然没有任何问题,他微笑道:“一切正常,水面航速14节,潜航10节,有鱼雷管,蛙人服,水下武器一应俱全,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伍得志通过潜望镜观察着前方的动静,他低声道:“有一艘快艇从渔船上了游艇,被押上游艇的那个应该是桑贝贝。”
章碧君低声道:“诚意?这就是他所谓的诚意?”
桑贝贝摇了摇头道:“感到害怕的是你,你真好笑,我忽然发现你比我想象中脆弱得多,对了,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是怎么过来的?你女儿的父亲为什么不公开你们的关系?这么多年,他为什么要躲起来?我明白了,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有人真心去爱!”
还有一张阳光般温暖的笑脸……
章碧君让人将桑贝贝带到了船舱内,她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离去,先去酒柜前倒了杯红酒,然后来到桑贝贝的面前,盯住她的面庞,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张大官人却知道这里不能久留,说不定这边的枪战已经惊动了海岸巡逻队,他向桑贝贝低声耳语道:“先离开这里。”
桑贝贝的唇角带着满意的微笑,终于可以歇歇了……
“两艘船,我们对付哪一个?http://m•hetushu•com”赵天才向身边的张扬道。他们驾驶着小型潜艇正潜伏在渔船和游艇的正北方。
严国昭望着海面上的火光,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屠杀仍未结束,他的手下瞄准几名幸存者不停射击。
桑贝贝的力量明显开始减弱,章碧君握刀的手重新获得了自由,她挥舞军刀刺向桑贝贝的胸膛。
章碧君道:“对于一个必死之人,任何真相都不重要了。”
张扬抱着桑贝贝登上了黑石礁,抱着她冰冷的身体,一边挤压着她的胸膛,一边给她做着人工呼吸,通过通讯装置,张扬让赵天才和伍得志驾驶潜艇跟踪那艘渔船,查看他们的最终去向,暂时不要采取行动。
桑贝贝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看到了来自头顶的火光,虽然在水里,他仍然感觉到了刚才的那声爆炸,他迅速向上游去,不断接近头顶那个看起来非常庞大的船体。
严国昭道:“他突然改变了主意,答应将桑贝贝交给我们。”
桑贝贝道:“你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她叫章睿融!”
伍得志道:“张扬啊张扬。你做事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居然在北港的海域藏了一艘潜艇,什么时候弄艘航母过来开开眼界。”
严国昭道:“你这么恨章碧君,是因为她杀死了你哥哥?”
章碧君刚刚离开游艇,就听到身后金属的崩塌声,这是因为游艇的部分船体因为承受不住水压而发生的声音,她不敢回头,游艇在完全沉入海面下的时候会形成漩涡,如果被卷入这个漩涡,恐怕就没机会逃生了。
桑贝贝啐道:“你就那么恨我?巴不得我死?”
章碧君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我一直都将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
赵天才在机械方面的水平绝对是顶尖的。
桑贝贝道:“你不会让我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既然我都要死了,你又何必吝惜跟我说一句实话?”
桑贝贝感觉到肩头似乎被蚊子叮咬了一下,然后半边身子变得酥麻,她的血液在海水中蔓延开来,游艇的电力系统完全遭到了破坏,内部变得一片黑暗。
和黑石礁不同,鹿岩岛要大上一倍,这里不仅有山丘树木,还有可供饮用的淡水,一直到七十年代末岛上都有驻军,后来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战略意义,所以弃守,岛上山石林立,没有平整的耕地,加上距离北港太远,所以自从军队弃守后,这边就荒废下来,没有任何的居民。
黑石礁这一带小岛众多,张扬之前在潜艇内就和赵天才他们研究过周围的海图,事先选定在距离黑石礁东南七海里的鹿岩岛作为临时落脚处,也将这里设定为他们的碰头地点。
章碧君抖落了身上的玻璃碎屑,举起手枪寻找桑贝贝,桑贝贝的反应速度比起章碧君还要快捷,她抬脚就将章碧君手中的枪踢飞。
桑贝贝啐道:“滚,我才不要你的嘴碰我。”
章碧君顾不上地上的玻璃碎屑,一个前扑,去抓失落在地板上的手枪。桑贝贝又是一脚向章碧君的右肋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