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08章 把根留住

“哪里变了?”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改天吧,过去的几个老哥们全都在等着我呢,我如果今晚要是不去,人家都要说我看不起人了。”
张大官人乐得笑逐颜开:“说笑了,说笑了!”
秦白道:“这是要把我给排除在外了。”
张扬笑道:“放心吧,真要是查到我,我就给你打电话。他们就算不给我面子,也得给你这个县太爷面子。”
张大官人闻言一怔:“老邢?他不是失踪了吗?”
张扬并没有说话,沙普源并不需要安慰,就算自己说出某些安慰他的话,似乎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张扬从别克车内出来,耿志超没有做过多的停留,驱车离开了那里。
张大官人又给牛文强挂了个电话,牛文强气得那边又把他数落了一通,他和杜宇峰、赵新伟、秦白几个人听说张扬要回来,专程来春阳和他相聚,想不到这厮中午爽约,晚上又另有安排,也难怪他生气。
张扬道:“等我下次来,一定带上笔,给我的那些女粉丝们签名。”
常凌峰道:“可他为什么要狙击睿融?就算章碧君得罪过他,他也不应该报复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张大官人来到熙春湖,这面人工湖今年方才刚刚挖好,湖畔的绿化已经完成,见惯了海滨风光的张扬,乍一来到这边居然产生了一种婉约江南的错觉。
张扬笑道:“我来看看章睿融,今天这事儿赖我,我本来请你们吃早茶的,没想到吃了子弹。”常凌峰笑了起来,一旁章睿融道:“谢谢张书记的救命之恩。”她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在停车场内缓缓停下,薛世纶和女儿薛伟童一起走下了汽车。从薛伟童手上的鲜花就能够推断出,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探望病人的。
张扬道:“想在官场上一直走下去,总得做出一些改变,我这个人欠缺的是自我约束,我太自由,自由惯了。”
耿志超望着张扬的双目,看出这小子没那么容易跟自己交底儿,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取出记事本写了自己的号码递给张扬道:“张扬同志,如果你想起了什么。可以通过这个电话和我联络。”
张大官人道:“十分钟够不够?”
乔鹏飞安排杨文月上菜。
常凌峰道:“你是说桑贝贝?”之前桑贝贝曾经绑架过章睿融,所以常凌峰才会有这样的推论。
张扬道:“你比过去变了很多。”
牛文强向身后三名警察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把这货给铐了!”
等张扬来到金凯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现在的金凯越也早已被牛文强转让了出去,经过重新装修,已经很难认出原来的样子。
薛世纶哈哈大笑,他转向女儿道:“童童,看到没有,这就是社会责任感,这就是国家使命感,我认为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应该拥有这种可贵的素质。”
牛文强道:“我说老杜,你不能总用老眼光看人,我养鱼怎么着?你看不起养鱼的?”
坐在首位上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这位老人正是邱凤仙的爷爷邱鹤声,也是台湾钻石王朝的创始人,他的儿子邱作栋,钻石王朝现任董事长就坐在他的左手。右边坐着他的外孙,如今已经前往津海任职的杜天野。杜天野旁边坐着邱启明,邱作栋身边坐着他的女儿邱凤仙,春阳县委书记沙普源和县委副书记乔鹏飞在一旁陪同。
钟老二砂锅就在金凯越东侧一百多米的地方,门面都没有。路边摊,摆了十多张折叠桌,全都坐得满满的。
邱凤仙向一旁挪了一个位置,张扬道:“别介,我还是坐在邱小姐身边。”
在喝完一杯酒之后,邱鹤声举杯起身道:“这杯酒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家乡人对我们的盛情款待,自从我离开故乡如今已过四十八年,乡音无改,鬓毛已衰,回到家乡,看到家乡的安定与富足,http://m.hetushu.com让我倍感安慰,这杯酒感谢你们的热情,也感谢家乡的人民,我从未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可以回故乡看看,我也以这杯酒明志,老朽有生之年一定多为家乡尽力!”
张扬笑道:“见外了不是?就咱们兄弟这关系,我帮忙也是应该的。”
牛文强道:“你不怕我把你给吃穷了。”
“不用,我开车了。”
张扬叫了声薛叔叔,虽然他对薛世纶充满了怀疑,可面对薛世纶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客气。
牛文强道:“得,都是我的错,来,咱们为了曾经在春阳的青葱岁月,干杯!“
赵国强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公事公办啊!”
几人同干了一杯,张扬向赵新伟道:“你在滨海工作还习惯吗?”赵新伟已经调到了滨海车管所工作,不过去了那里之后两人之间联系的并不算太多,毕竟张扬平时业务繁忙,赵新伟也无暇分身,两人只是见过一两次。
沙普源还没到点,他的离开只有一个解释,是为乔鹏飞挪位置。
乔鹏飞笑了起来:“你啊,始终都是这个样子。”
赵新伟道:“我也不是。”
牛文强冲上来搂住他的肩膀:“前面有家钟老二砂锅味道那是相当的好。”
牛文强现在的发展重心已经转移到了丰泽,他和董欣雨也已经确定了关系,平时来春阳也就是探望一下老爷子,这次回来可以说专程冲着张扬过来的,不但是他,杜宇峰、秦白和赵新伟全都被叫到这里来相聚,原本约好了中午就在一起吃饭,张扬事先也答应了,可计划不如变化,谁曾想中途又遇到了麻烦事,一来二去耽搁到了现在。
“你丫瞧不起我们国家干部?”
杜天野道:“你别着急,开车安全第一,这样吧,等你到了之后,先来春阳熙春园大酒店,今天晚上县里的几位同志安排。”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赵局,你这个人总是煞风景,见不得朋友聊天其乐融融?”
张扬道:“熙春湖听说过,只是没去过。”
薛世纶叹了口气向张扬道:“张扬,你们北港可真不太平啊!”
牛文强道:“我呸!在你们这些政府公职人员的眼里,就是看不起我这个生意人。”
乔鹏飞代表春阳向邱鹤声一家致欢迎词。
沙普源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些人多数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啊!”张扬听出了他话语中包含的落寞,想起之前乔鹏飞的布局,最终还是压住一问究竟的想法。
张扬把车停好了,牛文强跑过去拉开了车门,向他敬了个礼道:“张扬同志,请出示你的驾证和行驶证,我高度怀疑你酒后驾驶。”
牛文强呼吸中带着浓烈的酒气:“让丫请我们喝酒!”
张大官人笑道:“该怎么写就怎么写。你做事我放心。”他想起应该去医院探望一下章睿融。跟赵国强说了一声,赵国强刚好也想过去。
张大官人起身道:“你们聊吧,我得走了,答应要去春阳,这都耽误到中午了。”
张扬道:“他们找我了解一些情况,说章睿融也是国安的人!”
张扬道:“不就二百块钱嘛,看把这货给心疼的,回头我把钱还你。”
张扬虽然老家就在春阳,在春阳工作和生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是对熙春园大酒店却没有任何的印象,他有些迷惑道:“熙春园?哪儿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张扬道:“老邢被关了这么久,难得还没有把我给忘了。”心中却盘算着,邢朝晖该不会把自己过去那点底子全都抖出来吧。
常凌峰道:“我送你!”
大官人笑道:“你现在好歹也是牛总了,资产好几千万的牛总出门在外,怎么也得五星级酒店朝上,那啥,怎么口味还是路边摊啊。”
杜宇峰笑着拖着他们的手臂在桌子旁坐下。
赵国强这才明白,敢情这两个国安特派专员不是找自己的。
邱作和_图_书栋对张扬一直都非常欣赏,笑道:“张扬来我身边坐!”
“这……”
酒宴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就已经结束,当晚邱家人都在熙春园休息。
张大官人则回到车内,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原本他还答应了牛文强那帮人去春阳吃顿饭,晚上接着上清台山,看来只能取消原计划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我对桑贝贝还是有些了解的,她做事恩怨分明,得罪她的是章碧君,又不是章睿融。”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他打定了主意,今儿是咬死口不承认,也不是张大官人不想配合,主要是他对国安的这帮人欠缺信任。放眼整个国安部门让他信任的屈指可数,邢朝晖算一个,再有就是丽芙、桑贝贝和佟秀秀了。
赵国强道:“章碧君的案子马上就要交给他们了,不过你又给我添了一件新案子。”他所说的是张扬戳死姜学东的事情。他叹了口气道:“回头我这报告该怎么写?”
牛文强拍出两张百元大钞,不由分说道:“你先拿着,多少就这些了。”
章睿融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你问吧!”
耿志超又道:“章睿融过去也是国安工作人员,在你的手下也工作过,你对此知情吗?”
乔鹏飞道:“就你那千杯不醉的酒量,罚你多少也不解恨啊!”
还没有进入房间,就听到里面传来杜天野爽朗的笑声。
杜天野笑道:“风景不错,过来你就知道了。”
张大官人双手抱拳道:“对不起各位,今儿路上出了点状况,所以才耽搁了。等会儿我多喝两杯。别的不说我得向邱老赔罪!”
秦白道:“老牛喝多了!”
乔鹏飞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自己变了,可我不知道这样的改变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耿志超道:“邢主任让我来找你,说你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张大官人乐呵呵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乔副书记,要宽容,一定要宽容。”他来到邱鹤声面前恭敬道:“邱老,我第一次见您,可是您老的大名我早就是如雷贯耳了,欢迎您到春阳来。”
乔鹏飞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分不出他是开心还是失落:“我自己选得,既然选择了,我就会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常凌峰陪着薛世纶父女上楼。
张扬向前走了几步,看到门前一位身穿黑色套装的美貌女郎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人,看到张扬,她马上迎了上来,娇笑道:“张书记,您总算来了,大家都在等您呢。”
看到张扬进来,杜天野禁不住埋怨道:“你小子啊,居然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个!”
杜天野道:“春水河西城段,那儿新挖了一个人工湖叫熙春湖,你不知道?”
换成别人安排这样的欢迎晚宴,杜天野未必会给他这个面子,可今天是乔鹏飞出面,杜天野就算不给他面子,也得给乔老面子,更何况现在津海市委书记就是乔振梁,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杜天野不可能不去顾及。
张扬听说邢朝晖平安无事也是倍感安慰,在他心中老邢始终都是一个好人,邢朝晖的再度出山应该和章碧君的被杀有着一定的关系。张扬道:“有时间我要去看看他。”
张扬将汽车停好了,风有些大,秋天的柳叶禁不住秋风的舞弄,没几下就脱开了树枝,宛如蝴蝶般飞舞而下,有几片落在张大官人的肩头。
赵国强道:“章小姐,现在方便问几个问题吗?”
常凌峰道:“她还好,子弹并没有伤及要害。”
那秃顶男子以同样和蔼的笑容向张扬道:“张扬同志,我们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的。”
那女郎笑道:“我是熙春园的经理杨文月,张书记未必认识我,不过我可一直都很仰慕你。”
张扬去取车的时候和沙普源走在了一起,沙普源道:“张书记,你之前来春阳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两人m•hetushu.com一起来到了北港市人民医院。章睿融伤在左肩,弹头已经被张大官人当场取出,在医院,医生为她进行了清创缝合。目前章睿融的情况已经稳定,她坐在床上,常凌峰在一旁安慰着她。
赵新伟道:“为了江城的日子……”说到这里几个人的心里同时浮现出姜亮的影子,心情变得如此时的夜色般沉重起来。
每隔一段时间张扬都会来春阳,不过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很少留意春阳市容发生的变化,因为杜天野刚才的那番话,他特地留意了一下街道两旁的景色,发现春阳的街道几经拓展比起过去宽阔了许多,道路两旁增添了花坛绿地,小城的植被也丰富了许多,街道上穿行着豪华公交车,两旁的店面也都统一更换了门头,这座小城似乎在短时间内又焕发了青春。
薛伟童远远叫了声三哥,张扬笑了笑和常凌峰一起走了过去。他已经猜到薛世纶是来探望章睿融的,父女连心,章睿融也是他的骨肉,遭到枪击薛世纶当然非常紧张。
秦白和赵新伟两个干交警出身的在一旁看着傻乐。
杜天野提醒张扬道:“张扬,明天一早咱们上清台山。”
耿志超道:“是邢朝晖邢主任让我过来找你的。”
张扬拿着一束鲜花和赵国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我可没有说假话,我们酒店就有不少。”
张扬没说话,有些同情地看着他,乔鹏飞的身上寄托着乔家的未来希望,而他也将乔家的荣誉和传承主动承担了下来,乔鹏飞成熟了,他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可是责任和担当是必要的束缚到他的未来。
乔鹏飞道:“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认为是我的责任。”
杜宇峰道:“你丫别看我,我不是交警。”
张扬道:“他说要去市科技局了,恭喜你!”
张扬跟着两名国安特派专员来到外面,上了他们的深蓝色别克商务车,其中一人去前面的驾驶座坐下,秃顶男子邀请张扬坐下,向张扬伸出手去:“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耿志超!这次来北港是为了调查章碧君遇害的事情。”
牛文强道:“拉倒吧,你当官那点工资。还是留着为党和国家做奉献吧。”
乔鹏飞道:“走,我请你喝酒。”
汽车刚刚启动,牛文强问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张大官人诚恳赔罪答应牛文强,等到了春阳马上就和他联系。
秃顶男子笑道:“够,咱们出去谈!”
牛文强笑道:“你懂个屁,真正的美食都在路边摊苍蝇店!”
张扬道:“时间你来定,我提前过来跟你们会合。”
杨文月笑道:“不止是我,你可是春阳不少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单从表面上就能够看出春阳县的几位领导干部还是很有作为的。
本来乔鹏飞也给张扬安排了房间,可张扬还是婉言谢绝了,他说要回家去睡。
张扬道:“皮革厂可不行,保税区招商的对象是绿色环保企业,皮革厂污染太厉害,我不能给你开这个绿灯。”
在绿树掩映中找到了熙春园的位置,这座小湖边规模最大的建筑并不难找,远远望去白墙青瓦,完全是一派秦淮人家的建筑风格。
牛文强他们四个已经站在大门口等着了,看到张扬的车过来,牛文强忙着指挥。看这货的状态就知道他有了几分醉意。
钟老二笑道:“牛总。我虽然是小本经营,可一两顿饭我还是管得起的。”
张扬发现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刚刚进入江城境界又遭遇了塞车,等他赶到春阳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杜天野的电话也打过来了,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张扬,你小子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下午就到吗?”
牛文强道:“听说你们滨海保税区在招商,我准备去你们那边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项目。”
常凌峰道:“那当初她为什么要绑架睿融?仇恨可以蒙蔽一个人的心神,也许她为了报仇不惜一m.hetushu.com切手段。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件事并不是桑贝贝所为,他低声道:“凌峰,刚才警方检查过现场,狙击手叫姜学东,是一个神枪手,他服役期间从未有过一次失手,今天章睿融能够逃过一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姜学东没想过要杀她。”
张扬道:“显得更加老成了,越来越像官员了,不过和你在一起越来越无趣了。”
老爷子干了这杯酒,看得出他今天的兴致颇高。
两人一起来到停车场,张扬知道常凌峰跟自己出来不仅仅是为了回避,肯定还有其他事情对自己说。果不其然,常凌峰道:“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狠?居然要对睿融下手?”
沙普源却主动揭开了这个答案:“下个月我调任市科技局工作。”
薛世纶直言不讳道:“听说睿融受到枪击,所以我们过来探望一下她。”
乔鹏飞来到张扬身边,和他一起望着沙普源座驾的尾灯:“聊什么?”
张大官人笑道:“不错,我就酒后驾驶了,你丫管得着吗?”
张扬道:“不是说好了我请客吗?”
张扬道:“好啊!”
张大官人笑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赶着要开。”
杜宇峰道:“你以为滨海遍地黄金啊?你丫就是一养鱼的,跑到滨海保税区凑什么热闹?”
张扬道:“那是因为我人品好。”他向四位损友打了个罗圈揖道:“各位兄弟。今天让你们久等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赵新伟道:“我记得你们家小董是开皮革厂的。”
张扬笑道:“这个可以有。”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能让杨经理这样的美女仰慕,我这会儿虚荣心已经爆棚了。”
秦白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我坚持原则,所以我警衔最低。我现在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杨文月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张扬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客人已经到齐了,
“还不是托您的福!”钟老二让人给他们支了两张桌子,摆上五个马扎,他向牛文强道:“牛总,今晚我请客,您只管吃就行。”
钟老二很快上了四道凉菜,弄了六个特色砂锅。菜肴虽然谈不上精致,可胜在量大味足,牛文强他们是带酒出来的,喝的是大明春,最近江城酒厂的这个系列卖得很好,基本上占领了平海的大部分市场。
邱鹤声自从当年去了台湾,到如今返回内地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八年,走得时候还正值壮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让他激动地不仅仅是回归故乡,他得知了女儿的消息,还知道他在内地有一个外孙,如今这外孙已经长大成人。
赵新伟笑了起来:“牛文强,我看你是自卑心作祟,谁也没说看不起你们搞养殖的,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过度的自尊就是自卑你懂不懂?”
乔鹏飞笑着点了点头道:“得,我送你!”
所有人都因为秦白的这句话笑了起来,牛文强笑骂道:“没一个义气的。”
耿志超道:“张扬同志,上头让我负责章碧君的案子,从她那里,我找到了一些关于你的材料。所以我才会去找邢主任证实。”
张扬心中暗自盘算着,姜学东狙击章睿融其目的或许并非是报复,这一枪打在章睿融身上,受惊的或许另有其人。
张扬道:“好!”
牛文强道:“谁说我要开皮革厂了,我还是想搞养殖,淡水养殖业我已经稳定了,想在尝试下海水养殖,这叫绿色环保吧?”
张扬道:“别谢我,把对我的感激全都用在凌峰身上。”
耿志超道:“这段时间他都被关押在京城某处一个秘密的地方,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终于将他营救了出来,目前他正在康复疗养,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牛文强望向秦白:“小白,你最坚持原则,你来!”
张扬跟他握了握手道:“我和章碧君不熟!”
杨文月格格地笑:“回头一定得给我们提个字。http://m.hetushu.com”她在前面为张扬引路。熙春园完全是江南园林的建筑风格。沿着曲曲折折的长廊走入其中,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熙春园的绿柳阁,这也是酒店最雅致的房间,房间有一半建设在湖面之上,装修是中式传统风格。
张扬对春阳县的领导团队非常熟悉,县委书记沙普源副书记乔鹏飞都跟他有着相当的交情。
张扬只能再赔不是,答应牛文强早点结束熙春园那边的饭局,早点出来和哥几个聚聚。
乔鹏飞道:“这条道路上走得越久,自由就越少,不是别人约束你,而是自己约束自己,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开始变得沉重了。”
乔鹏飞此时从酒店内走了出来,沙普源向张扬笑了笑道:“我走了,以后我们很少机会在春阳碰面了。”
邱鹤声笑道:“张扬,我也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他们都说你年轻有为,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
耿志超觉察到张扬警惕性十足,看来自己有必要向张扬证明身份,他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张扬道:“我过去一直做内勤工作。”
张扬道:“章碧君和她的关系你是清楚的。”
张扬道:“你是……”他真不认得眼前这位。
张扬道:“北港没什么问题,这帮作奸犯科的家伙都是从外面过来的。”薛世纶笑了起来:“到底是北港干部,处处维护北港的利益。”
张大官人道:“这是我党干部最基本的素质,如果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而罔顾集体利益,那么长此以往,必然国将不国了。”
张大官人一边开车一边叹气道:“途中遇到了两起车祸,走走停停,从北港到这边开了快五个小时了,我比你还着急。”
张扬笑道:“上次来得匆忙实在是顾不上,跟你说句实话,我连家都没顾得上回。”
邱凤仙和杜天野同时发声道:“矫情!”
牛文强被这帮损友调侃得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靠,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哥几个,我也就是想做点事业,想在现有的基础上提升一步,没见过你们那么打击人的。”
张扬道:“官场中就是这样,就算你不取代他,总会有其他人来。”
牛文强看了看眼前的场面道:“小钟干得不错啊!”
张扬道:“我称不上年轻有为,论官职我比不上您外孙,论财富我更比不上您孙女。”
张大官人道:“不是矫情,是由衷而发!”
乔鹏飞道:“今晚你喝了不少,最近春阳在严查酒驾,你小子可别顶风作案。”
赵新伟道:“还成,张书记,我一直都想请你吃饭,谢谢你帮忙调动呢。”
邱凤仙一双美眸眨了眨道:“你现在也是坐在我身边啊!”
看到牛文强过来,老板钟老二肩膀上搭着条白毛巾就过来了:“哟,这不是牛总吗?有段时间没见您了,今儿这是吹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要说这钟老二和牛文强还是颇有渊源的。过去牛文强经营金凯越的时候,钟老二在他的饭店里当过几个月的厨子。
杜宇峰道:“咱们别谈生意行不行?张扬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哥几个好好叙旧,咋就不能纯粹一点。”
果然不出张大官人所料。张大官人不由得头疼起来,他的表情却是极为不屑,笑道:“她那里怎么会有我的材料?我的档案材料都在北港市组织部啊。”
张扬在他的证件上扫了一眼,他过去也曾经有过这种身份证明,是以一眼就能够分辨真伪,他微笑道:“我和贵圈好像没什么关系!”
赵国强此时也已经收工,来到张扬身边道:“怎么?被国安盯上了?”
常凌峰起身相迎道:“这么忙就不用过来了。”
邱作栋却不敢让父亲多喝,毕竟老人家年事已高,今年已经是九十二岁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表现得很客气,虽然乔鹏飞和杜天野很熟悉,但是今晚这顿饭的性质带着浓厚的公务色彩,在这样的场合下,宾主双方都显得非常客气,很多话题都无法深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