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12章 献血

他生怕父亲看出自己的心思又要难过,赶紧叮嘱陈雪道:“小雪,照顾好爷爷!”
张扬道:“放心吧,所有人都平安无事。”
张扬道:“如果真是如此,你不怪我,我也得怪我自己了。”他起身向邱凤仙告辞,显然对邱凤仙的这番话有些反感。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说完了?”
两名伤者双双被推入手术室内之后,邱启明不禁有些怨言,在他看来堂姐的伤势和苏媛媛都很严重,可医院方面为何要厚此薄彼,不过这厮也不敢当众声张,悄悄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了邱作栋。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你怀疑那帮人是冲着我来的喽?如此说来,我倒要好好查查,不然我这感情上怎么能过得去?”
不过这次张大官人表现出了超人一等的涵养,只是轻声道:“放开!”
等服务生走后,张大官人方才笑道:“你不觉得这样盯住一个人看很没有礼貌?虽然我们是老朋友。”
张大官人打量着邱凤仙的面孔,心中暗忖,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在他心中认定了这件事和邱家有关,认为这起谋杀是冲着邱家人来得。
查晋北道:“恐怕会惊动日本方面。”
邱凤仙想起苏媛媛的事情,昨晚她经历了全程,所以知道苏媛媛受伤要比自己重很多,小声道:“苏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杜天野道:“你好像抓住了一个。”
邱作栋道:“启明,放开张先生!”
张扬带着鲜花走了进去。
左晓晴纠正道:“你是我学弟才对。而且咱们不是同一所学校毕业。”
张扬旁敲侧击道:“邱小姐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得尽快证明我的清白才对。”
“什么?”邱凤仙好奇道。
她拉下口罩,露出有些疲倦的俏脸,向张扬笑了笑,这熟悉的笑容让张大官人的心中顿时生出对往事的联想,他报以一笑。
邱作栋和邱启明虽然觉得巧合却没有想得太多,毕竟苏媛媛跟他们并不熟悉,他们还没有关注到这种地步。
杜天野道:“爸,还是等吃过中饭再走。”
查晋北道:“我听说昨晚发生的事情。即刻就从京城出发,搭早班飞机飞了过来。”
此时服务生将早点送上来,于子良仍然打量着张扬。
除了张扬之外,杜天野、邱作栋都走了过去,他们也提出做一下血型匹配试验,在这种情况下,每人都想尽一份力。
张大官人道:“不可思议是不是?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只能问我那个死去的老爹,又或者去问她妈,不过,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吧。”
那小护士道:“平时具有RH阴性血的人很少见,想不到今晚就让我见到了两个,真是太巧了。”
查晋北招呼道:“邱先生!”
杜天野连连点头。
临近中午的时候,邱鹤声在陈崇山和陈雪的陪同下来到医院,邱老爷子受了这场惊吓,明显情绪上受到了影响,亲眼看到邱凤仙和苏媛媛都没有生命危险。一颗心方才放了下来。
张扬让杜天野回去,主动替他送陈崇山爷孙俩出门,来到外面,陈崇山道:“张扬,你回去吧,留下来给天野帮帮忙。”
张扬点了点头:“那些人都是日本忍者。”
邱作栋低声道:“洪恩正那个人我很了解,为了赢得胜利,无所不用其极,而安德渊那个人更是黑道出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张扬道:“我回头给你送些金创药过去,女孩子毕竟爱美,尽量不要留下疤痕了。”
邱作栋低声道:“元和集团虽然在日本国内负有盛名,可是如果让他们跨海来到中国作案,这种事情还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媛媛的手术却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张大官人献血之后来到外面休息,杜天野来到他身边坐下,递给张扬一盒牛奶,让他补充一些能量。
杜天野道:“我已经通http://www.hetushu.com知江城警方,前往青云峰进行全面调查。”
陈崇山道:“你工作太忙,就不要抽时间过去了,李道长那边,我会劝他!”
张扬道:“还是静养为好,行动太早,血脉运行加快,对外伤的愈合并没有多大好处。”他将随身带来的一个绿色玉瓶放在床头柜上。
查晋北没说话,依着他对张扬的了解,估计十有八九邱启明免不了被一通痛揍。
查晋北也赶过来帮忙将他们分开,事实上张扬从头至尾始终没有动一根手指。
苏媛媛在清晨五点半才离开手术室,一直在外面等待的杜天野和张扬迎了上去,让张大官人意外的是,陪伴推车出来的女医生居然是左晓晴,其实这并不奇怪,左晓晴自从上次返回国内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选择来到于子良的医院工作。
陈崇山笑道:“不了,我还是尽快回去,你也别送我,这两天多陪陪媛媛,如果不是她为你挡了那一箭,现在受苦受难的本应该是你。”
杜天野感动地点了点头,一群人护送苏媛媛进了重症监护室,征求院方的同意之后,杜天野换上隔离衣前往苏媛媛的床前陪伴。
张大官人道:“难道你以为这帮日本忍者是冲着我来得?”
左晓晴道:“不要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作为一个医生我给你一个忠告,现在你最好多多休息,吃点富含维生素的水果,多饮水。”
张大官人并没有因为邱启明的无理指责而坏了心情,来到重症监护病房外,见到了陈崇山和陈雪。两人来探望过苏媛媛和邱凤仙,这就准备离去,杜天野来到门外相送。
邱凤仙道:“还好了,听医生说弩箭没有射到我的要害,半个月后就能恢复如常了,我感觉没那么严重,刚才已经下床走一圈了。”
张扬道:“忙了一夜,还没吃早饭吧,不如我请?”
那支弩箭贯通了苏媛媛的左胸,刺破了她的左肺和心包,擦伤了部分心肌,她和邱凤仙同时被推入手术室进行手术,可邱凤仙的手术一个小时后就已经完全结束,而且并没有送入重症监护室。
邱凤仙道:“有没有问出线索?”
邱作栋负起双手,沉思片刻方才道:“有些话我们不方便说。无论这件事是冲着谁来得。我们都要感谢张扬,如果没有他和陈雪,恐怕我们现在都已经烧成灰烬了。”
张扬道:“大家都是朋友,看到你平安无事就好。”
那老板赶紧去准备了。
张扬道:“我总觉得这件事和邱家有关,你有没有听说,你舅舅目前正在台湾参与大选,是不是他的一些举动激怒了政敌,所以那些人趁着他来到内地的机会,对他们一家下手。”
陈雪看了看张扬的面孔道:“紫霞观被这把火夷为平地,还有两个人受伤。”
查晋北叹了口气,听说邱凤仙平安无事,他并没有急于前往病房探望,而是驻足和张扬聊了几句,主要是问起昨晚事发的经过和一些细节。
陈雪道:“没有找到切实证据之前,你和邱家最为可疑。”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那就是说你蛮重视我的。”
杜天野拿起电话道:“我联系血站。”
张扬道:“查总还是很关心邱小姐的安危啊。”
张扬转身欲走,可邱启明看到张扬这样不但没感觉到对方的宽容,反而觉得张扬心虚了,他冲上去,一把抓住张扬的肩膀,不依不饶道:“你惹了这么大的祸端,难道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说吗?”
邱作栋歉然道:“对不起,张先生,这小子真是太失礼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快步走来,居然是星钻集团的总裁查晋北,他的脸上布满了焦急的表情。
张扬道:“目前还不知道,不过那群人全都是日本忍者,我们和日方没什么矛盾。”
很多时候,你越是表现出涵养,在别人的理解却是你软弱可欺,邱启明怒视张扬道:m.hetushu.com“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己做过的事情,为什么不敢负责?”
杜天野没有说话,他仔细咀嚼着张扬的这番分析,心中也感觉到大有可能。不过杜天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他轻声道:“今天真是万幸,如果不是你和媛媛的血型相同,恐怕麻烦就大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要不要化验一下,搞不好你们还真有些血缘关系呢。”
左晓晴似乎已经料到张扬会在这里等自己,她微笑道:“你刚刚献了这么多血,为什么不去找个地方休息?精神还这么好?”
张扬笑道:“咱们之间不用说这些。”他虽然体质卓越,可是刚刚献了不少的血,也觉得有些疲倦,靠在沙发上闭上了双目道:“今晚究竟是什么人发动这场暗杀?”
张扬微微一怔,原来于子良再过两天就要前往藏边义务行医,要说那边的医院还是安语晨捐助的,每年于子良夫妇都会组织医疗队,不定期地前往那边去奉献爱心。
张大官人将那盒牛奶喝光,舒了口气,转身看了看杜天野,低声安慰他道:“杜哥,你不用担心,于教授医术精湛,苏媛媛吉人自有天相。”
杜天野想了想,低声道:“也许这样更好!”
但是杜天野从发生的一切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并没有说话,伸出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意思是拜托你了。
邱凤仙道:“狗急跳墙,更何况他们的利益已经受到了严重损害。”
杜天野摇了摇头。
张扬摇了摇头道:“她不知道,我也没打算告诉她,似乎也没有告诉她的必要。”张扬依然闭着眼睛。
杜天野站了出来。
张扬道:“您怎么来的?要不要我送你?”
一旁张扬道:“要不,我来试试!”
手术进行没多久,苏媛媛的血型就出现了告急,一名护士来到手术室外,向众人道:“有没有苏媛媛的家属?”
陈崇山道:“紫霞观被这场大火夷为平地,那里是李道长大半生的精神依托,他嘴上说没事,可心里其实是非常的难过,这种时候,最好有个人在他身边陪他说说话,再说我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杜天野虽然心中猜到了一些,可是经过张扬的嘴里证实,也惊得他目瞪口呆,他直愣愣地望着张扬,过了好半天方才道:“怎么会这样?”
查晋北看到张扬。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关切道:“有没有人受伤?”
“怎样?”
张大官人道:“你要是说完了,我就走了!”他根本没有把邱启明这种富家子放在眼里,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出了事情不想着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首先想到的是往别人身上推责任,靠!就一个字,换成过去,张大官人肯定要赏他一个大嘴巴子,可现在张大官人什么境界?还不至于和一个不知人间愁苦滋味的二世主一般计较。
张扬望着左晓晴纤长的倩影。心中忽然鼓起了一阵勇气:“不如晚上找个地方聊聊!”
陈崇山又道:“你外公他们这次过来,我们本应该好好尽地主之谊,却想不到遭遇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原本是一场家人聚会,谁曾想到最后竟然如此收场,作为主人,陈崇山的心里当然很不好过。
邱作栋道:“元和集团?你是说元和真洋的元和集团?”
于子良道:“难道你还要将我灭口啊?”
张大官人道:“我身体一直都很棒,献那点血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张大官人因他的这句话而停下脚步,冷冷望着他道:“你什么意思?”
杜天野脸上的表情顿时沉重起来,他虽然不是专业医疗人士,但是他也听说过这种血型极其罕见,被称为熊猫血,只能接受同种型号的血源输入,在眼前这种紧急情况下,怎么去找和她相同血型的人来输血?杜天野道:“她还有一个哥哥,不过……”苏媛媛的确有个哥哥苏国泽,不过苏国泽目前并不在江http://www.hetushu•com城,而是去了两广出差,就算现在联系上他,从那边片刻不停得赶回来,恐怕也来不及。
于子良点了点头道:“我的好奇心也到此为止,不过以后我要把你作为血库的一个备选,毕竟你这种血型太珍贵了。”
那护士道:“苏媛媛的血型很少见,RH阴性,因为病人大量失血,必须要进行输血,可是我们当地血库中根本没有这种型号的血液,你们谁是她的直系亲属?”
张扬微笑道:“好像没必要提醒我这些,别忘了咱们过去是同学。”
张扬将陈雪叫到一旁低声询问情况,陈雪道:“那名日本忍者已经交给警方了,我使了些手段向他问话。”
张扬刚走,邱作栋就走了进来,他手中拿着给女儿买来的早点。
杜天野道:“策动这起事件的人应该是想把我们一家全都烧死!”
陈雪道:“从这里坐公车方便得很,不用你送。”
两人边吃边聊,离开的时候正遇到邱作栋和邱启明两人,他们也过来吃早点,看到于子良,邱作栋赶紧过来打招呼,于子良介绍了一下邱凤仙的情况,邱凤仙受伤较轻,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要不然邱作栋也不会放心地出来吃饭。
张扬点了点头:“你伤口还痛不痛?”
左晓晴道:“放心吧,那支弩箭已经取出来了,危险已经渡过了,不过还需要密切观察24小时,于教授说,不会有生命危险。”
陈雪点了点头:“我知道!”
张扬道:“公安机关会介入调查,这些事情要交给杜天野他们去应付了,于教授,昨晚的事情要谢谢您了。”
张扬道:“惊动了又怎样?日本人在咱们的地界上犯法,一样要严惩不贷!”他引着查晋北来到了邱凤仙所在的病房前,还没有走进去,就看到邱作栋和邱启明一起从病房里出来。
邱凤仙却道:“张扬,我听说你和元和集团之间好像有些不睦啊!”
“媛媛知不知道?”
邱作栋对此表现得倒是坦然,他低声叮嘱邱启明道:“苏小姐的伤势要重,处理不当会有生命危险,你堂姐伤在右肩,没有性命之虞。”话虽如此,心中也是担心非常,毕竟骨肉连心。
张扬道:“陈老伯,帮我多宽慰宽慰李道长,等这边的事情明朗了,我马上去清台山陪他好好聊聊。”
于子良道:“两个伤者全都是被弩箭所伤,这种武器现在已经不太常见了。”
张扬道:“已经度过危险期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24个小时候才能转回普通病房,不过刚才听于教授说,她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恢复期要比你长一些。”
张大官人站起身道:“走!带我献血去!”
张大官人哑然失笑,今天的输血事件之后,恐怕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自己和苏媛媛的关系了。
左晓晴一双美眸在张扬的脸上流连了一下,有些耐人寻味地说道:“我有过看不起你的时候吗?”
于子良道:“如果不是有你这个供血者,苏媛媛恐怕救不回来。”
陈雪道:“他提供了一个名字,山野良友,其他的情况他并不清楚。”
邱凤仙黯然叹了一口气道:“好好的,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的杀手?”
左晓晴愣了一下,美眸盯住张扬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惶恐地垂下双眸,小声道:“我先走了!有时间再联络。”
于子良道:“咱们之间好像没必要说这种话,如果再晚几天,我只怕就帮不上忙了。”
邱凤仙道:“这束花是送给苏小姐的?”
张扬在医院门口的花店买了两束鲜花,回到病房,他先去邱凤仙那边,敲了敲房门听到邱凤仙悦耳的声音:“请进!”
查晋北向张扬笑了笑,似乎非常同情他的遭遇:“邱启明毕竟年轻,性情冲动了一些,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说完他又想到张扬也非常年轻,不过今天张扬的表现和过去迥异,究竟是这小子内心有愧呢?和-图-书还是他的境界当真提升了许多?
张扬道:“目前这件事已经交给了警方处理。”
张扬道:“陈老伯,怎么刚来了就要走?”
杜天野来到推车旁扶着推车望着苏媛媛苍白的面孔。
查晋北听完之后,双眉紧锁,表情非常凝重,不过他并没有马上针对这件事发表看法。
在张大官人的记忆力,于子良还没有这样观察过自己,他笑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不对?”
邱作栋道:“让启明在那边吃了,我过来陪你一起吃饭。”
左晓晴咬了咬樱唇小声道:“无聊!”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六点了,我得回去好好补个觉了。”
邱凤仙道:“爸,您为什么会这么想?”
左晓晴笑道:“你这人还是那么贪吃,这么多年了始终未变。”
张扬主动迎了上去:“查总,您怎么来了?”
邱作栋和查晋北本来站在那里说话,听到邱启明大声叫嚣,方才意识到这边发生了摩擦。
张大官人道:“你看不起我这个卫校生?”
邱启明哼了一声道:“你心里明白,事情之所以闹成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如果不是因为别人要对付你,怎么会连累我姐伤成这个样子?”他越说越是激动,一时间新仇旧恨全都涌上了心头。
张大官人并不想在这里停留,带着查晋北来到地方,等于他的使命完成,他正准备离去的时候,邱启明跟上他的脚步道:“张扬,你不觉得内疚吗?”
邱凤仙道:“我们邱家做生意讲究以和为贵,在商场上尽量避免树敌,我刚才始终在想这件事,那群杀手到底是冲着谁过来的?”从张扬的问话中她已经意识到张扬怀疑这起事件和他们有关。
邱凤仙看到鲜花,脸上绽放出会心的笑容道:“好美啊!”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张扬,这厮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血型匹配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那护士拿着结果来到休息室内,向张扬笑了笑道:“你们的血型完全匹配,你是她弟弟吧!”
于子良显然将刚才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他笑眯眯道:“遇到老朋友了?”
张扬道:“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她是个好人,就算我和她素不相识,我一样会救她,更何况她还是杜书记的未婚妻。我只希望他们能够幸福下去,能够拥有一段完美的生活。”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小小的雅间内,也照亮了张扬的面庞,于子良借着晨光打量着张扬。
杜天野安慰父亲道:“爸,这种事情谁也料想不到,不过好在大家都好端端的……”说到这里又不由得想起仍然在重症监护室内躺着的苏媛媛,杜天野表情一黯。
陈雪眨了眨明眸,小声道:“回去吧,我会照顾好爷爷他们。”
邱启明道:“你想怎样?”
张大官人笑了笑,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厮的身上,熊猫血这么珍贵,不会巧合到这种地步。张大官人道:“我是她朋友。”他还不如不说这句话,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邱作栋将粥碗放下,站起身走了几步,来到窗前站定,望着窗外出了一会儿神,方才道:“这件事很可能是冲着我们邱家来的!”
邱凤仙笑道:“我没什么食欲,还是您吃,我在一旁看着。”
张扬道:“应该不是针对我的。”张大官人这么说并不是想推卸责任,而是他认为这起暗杀选择在这种时候,很可能和邱鹤声一家的重聚团圆有关。
邱凤仙道:“爸,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扬将鲜花插入花瓶,另外一束花先放在一旁。
张大官人道:“我永远不会改变。”
于子良微笑点头,他主动提出邀请道:“一起去吃早点吧。”
于子良道:“忽然发现你和苏小姐长得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邱凤仙道:“或许您多虑了,昨晚的事情很可能不是冲着我们来得,刚才张扬说过,昨晚放和*图*书火和发动袭击的全都是日本忍者,我们和日方并没有任何的矛盾,反倒是张扬新近得罪了元和集团。”
邱凤仙笑道:“谢谢,我最担心的就是留下疤痕,等我好了之后,一定好好请你一场。”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夹了只牛肉生煎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在江城,牛肉生煎和辣汤是普及率最高的早点。
张大官人在外面等着,看到左晓晴换下工作服出来,赶紧迎了上去。
左晓晴没有搭理他,只是继续向前走,快到走廊尽头的时候转过身来,俏脸之上露出一个让张大官人心曳神摇的微笑。
杜天野把情况说明之后,那护士道:“这样就非常麻烦了,伤者的情况非常紧急,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匹配的血源,恐怕会很麻烦。”她说得虽然非常婉转,但是每个人都已经感觉到苏媛媛的情况不容乐观,搞不好会因失血而死亡。
邱作栋道:“多少要吃一点,来,爸喂你吃点米粥。”
邱启明还在嚷嚷着,被邱作栋拉着离开。
张扬道:“这件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昨晚我们抓住了一个。”
张大官人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熟悉,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方才想起之前曾经听柳生义夫说起过这个名字,上次在黑石礁的圈套就是这个人所设。
邱凤仙道:“爸,您的意思是……”
邱凤仙何其聪明,自然看出自己的一句话惹毛了张扬,她也没有多做解释。
邱凤仙道:“夸男人好像有点用词不当吧。”
在父亲的劝说下,邱凤仙多少吃了小半碗米粥,她说起刚才张扬过来的事情,邱作栋道:“这件事蹊跷的很。”
张扬道:“金创药,我祖上传下来的,很灵验,涂抹在伤口上可以避免留下疤痕。”
张大官人站在那里,直到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远方,方才转身返回。
张大官人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查晋北。
张大官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老同学!”说完又补充解释道:“我们过去曾经一起在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
张扬一行赶到于子良位于江城的医院时,于子良已经让人做好了术前准备,他决定亲自为苏媛媛手术,至于邱凤仙则由他的妻子周秀丽主刀。
张大官人笑道:“你是夸我还是夸花?”
两人离开医院,来到医院斜对过的六顺风早点。这里也算得上是江城的一家老字号的餐馆。老板和于子良很熟,过去曾经是他的病人,看到于子良来了,马上将他们引到二楼临街的雅间,于子良道:“二两牛肉生煎。二两三鲜蒸饺,二两豆腐蒸饺,两个油煊子,两碗辣汤。一壶碧螺春。”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就是那个,元和真洋曾经是日本最有权势的黑帮分子,他死后由他的妻子元和幸子执掌集团的大权,之前在滨海拿下了滨海福隆港的扩建改造工程,因为不久前的那场海啸,元和集团损失惨重,和滨海方面在合作上出现了严重的裂痕,已经单方面撕毁了合约,而滨海方面则冻结了元和集团的一切投资,双方的关系目前闹得很僵。”
邱作栋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一把抓住了侄子的手腕,逼迫他放开手掌。
那护士道:“江城当地的血站并没有这种型号的储备,我们已经在联系周边城市,请问,苏媛媛还有没有其他的亲属?”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杜天野对自己和苏媛媛的关系产生了怀疑,他笑道:“不用化验,其实我和她本来就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在杜天野的面前他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邱作栋点了点头:“来了!”
张大官人望着左晓晴的身影消失。正准备去休息的时候,肩头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转过身去,看到于子良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心中暗叫惭愧,自己一颗心全都系在左晓晴身上,居然连于子良靠近自己的身边都没有觉察到。
杜天野抿了抿嘴唇道:“多谢!”
邱凤仙道:“我只是随口一说,可没有责怪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