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15章 通心针

查晋北正准备安慰他几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查晋北拿起电话:“喂!”
杜天野听得有些不入耳,但是却不能不承认这厮分析得有些道理。他低声道:“如果不是同一帮人,那么他们的目的应该也不相同。”
查晋北道:“邱老,您看怎么办?”
耿志超开门见山道:“张扬同志,我来找你是想了解这两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武直正野看着那根细长的冰针,就这样戳入自己的胸膛,可惜他却丧失了动作的能力,只能眼睁睁承受,心中的恐惧难以形容。
邱鹤声道:“你的手机号码属于内地,他们联络你更方便。”他眉头紧锁道:“一千万美金?难道他们只想要钱?”
邱作栋道:“可是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张大官人道:“得,您别生气,我可一直都惦记着您呢,虽然我一时半会没找到你,可我在心里也始终祈祷你平安无事,你现在能够重见天日,多少也和我诚心祈祷感动上天有关。”
邱鹤声向张扬道:“张扬,这两天麻烦你了,为了我们邱家的事情跑前跑后,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邱家一定尽力。”
窗外闪过一道闪电,撕裂了黑沉沉的夜空,瞬间将黑夜照得宛如白昼,武直正野睁开双目,看到一个头戴黑色丝袜的男子正面对面望着他,武直正野内心一惊,想要坐起身来,却被那蒙面人一把摁住胸口,武直正野也非泛泛之辈,伸手去拿枕边的短刀,可他的手刚刚触及刀柄,就感觉到手腕被人捏住,对方手掌宛如虎钳一样,捏得武直正野骨骸欲裂,他张口想要大叫。对方屈肘在他胸口点了一下,武直正野闷哼了一声,顿时失去了发声的能力。
张扬道:“咱们做一个假设,先从紫霞观的事情开始,那帮日本忍者想要将邱家解决掉,如果他们成功了,获益最大的应该就是台湾的洪恩正。”
杜天野听完,低声道:“照你这么说,这件事可能和台湾那边的选举有关?”
邱作栋道:“没有说交钱的时间和地点,没有提其他的条件,难道他们真的只是为了谋财?”
蒙面人道:“这叫通心针,普通人我不会给他用,你算是幸运的。”
邱作栋道:“有什么话只管说吧,你爷爷已经知道了。”
邱作栋方才回过神来,向张扬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你来了!”
邱鹤声睁开双目道:“早晚都会找上门来,凤仙何其无辜?为什么要针对她?我这孙女儿为何受到这么多的磨难?”
邱鹤声道:“我虽然老了,可是我并不糊涂,凤仙一定是出事了。”
耿志超道:“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这八名蛟龙会的杀手是因为元和集团的事情前来行刺你,可很快我们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邱作栋默然不语。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邱作栋的照片。
耿志超暂时住在江城明和大酒店,张扬和他一起来到他所住的房间内,看到里面还有其他两名国安的工作人员,张扬道:“排场不小。该不是要审问我吧?”
武直正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张扬又道:“洪恩正是台湾政界呼声甚高的人物,他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就是安德渊父子,我没什么证据,反正也就是咱哥俩闲扯,我不负责任地推测一下,紫霞观的事情就是安德渊父子策划的,他们老家就在清台山。对那边的情况非常清楚,得知邱家来清台山探亲,就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将邱家一网打尽,如果他们的计划得逞,就等于为洪恩正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邱鹤声叹了口气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介入政治,可你总是不听,就算你能够在岛内登顶又如何?岛内的政治根本就是畸形的,内部斗得不亦乐乎,走出去却没几个国家正眼看你,这些年岛内的政局越发混乱了,m.hetushu.com我们邱家何苦加入这场乱局?”
邱启明愤愤然道:“早知道如此,就不该来江城,不然怎么会出这么多的事情。”
张扬道:“我没说,你舅舅显得心事重重,应该是猜到这件事和他的政治立场有关,我看有句话让邱老说对了,邱家原本就不该介入政治纷争,想利用政治斗争谋求更大经济利益的,无异于与虎谋皮,这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是一样。”
“您可真现实!”
查晋北微微一怔,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凤仙?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他迅速打开了电话的免提功能,这样可以让邱鹤声听到电话中的内容,邱鹤声听到孙女的声音激动地攥紧了双拳,可是他也知道此时不能轻易出声,以免惊动对方。
邱作栋表情凝重,他的目光变得极其复杂,如同他此时的心情,其实邱作栋在女儿被绑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政治方面的对手所为,前晚紫霞观被人纵火,后来又发生日本忍者暗杀事件,他的侄子邱启明将这一切归咎到张扬的身上,但是邱作栋始终没有说过针对张扬的任何言论。政治对手!邱作栋心中浮现出洪恩正的样子,他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张扬站起身来,马上意识到父亲从里面出来了。
张扬道:“不是商业对手,就是政治对手喽。”
邱鹤声道:“凤仙呢?“
蒙面人冷笑道:“你和严国昭,章碧君之间到底有怎样的交易?”
对方桀桀怪笑起来:“查晋北,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我给你24个小时,一千万美金全都要现金,不要妄想在上面做标记,不要试图报警,如果你做不到,我会把邱凤仙的尸体交还给你。明天这个时候我会给你电话。”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邢朝晖道:“你就剩一张嘴了,还是留着骗女孩子吧,张扬,耿志超是我的全权代理,你对他要拿出诚意,我也跟他说过了,能提供给你的资料我们全都提供,但是你也得投桃报李,天下间没有白占的便宜。”
张扬走后,邱鹤声一双深邃的双目盯住了儿子。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我也拿不定主意。”
两人说话的时候邱启明和查晋北两人一起回来了。
张扬道:“坑你的另有其人,跟我没关系。”
张扬道:“邱先生以为这起绑架事件和前天晚上的纵火谋杀案有关吗?”
杜天野道:“你说绑架凤仙的人和前天晚上纵火行凶的是不是一路?”
邢朝晖道:“笑,笑个屁,我吃苦受难的时候,你却逍遥自在,听到你笑,我恨不能把你的大门牙给掰掉了。”
邱鹤声道:“别骗我,凤仙是不是出事了?”
耿志超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了张扬。
邱启明向叔叔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有话想对叔叔说。
电话那头却传来邱凤仙的声音:“晋北是你吗?”
邱鹤声道:“断断续续,睡得并不踏实。”老爷子并未说谎,虽然没有人向他明说孙女的事情,他也意识到一定发生了大事,之所以没说出来。是不想给家人增添太大的压力。
邱作栋皱了皱眉头,他想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和日本人之间并没有矛盾,在台湾,我还是台日商业联合会的会长,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我。”
耿志超示意切换画面,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日本老人的照片。
耿志超道:“邱作栋你应该很熟悉,目前他正在积极参与岛内的竞选,和岛内呼声甚高的洪恩正分别隶属不同的阵营。在我们的调查中发现,洪恩正是个亲日派!”
杜天野道:“凤仙的事情又如何解释?”
张扬道:“元和真洋本身就是个黑社会分子。”
苏媛媛的情况明显好转了许多,张扬去探望她之后,又去办公室找左晓晴询问了一下她的恢复情况。
邱启明道:“我刚刚去过公安局www.hetushu.com,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丁点的线索,大陆警察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邱鹤声道:“平安与否并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邱鹤声心中的担忧终于被证实,他缓缓闭上双目:“作栋,即使是绑架也有动机,凤仙失踪了这么久,他们有没有跟你联络过?”
邱作栋摇了摇头道:“目前还没有。”
邱作栋让邱启明扶老爷子进去休息,忧心忡忡对查晋北道:“晋北,我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画面再度切换,出现了服部苍山的照片。
邱作栋道:“不是跟您老说了,她去了京城。”
耿志超请张扬来到电脑旁坐下,手下人员已经打开了电脑,很快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人头像,耿志超道:“你看到的这八个人是前天晚上在青云峰上放火焚烧紫霞观,并对你们发动攻击的那些人,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这八个人全都是日本忍者,隶属于日本的蛟龙会,是职业杀手。”
武直正野来到盥洗室,望着镜中的自己,昨晚被蒙面人抽打的两记耳光仍然火辣辣疼痛,面颊高高肿起,指痕清晰可见,武直正野忽然爆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一拳砸在镜子上,将镜子砸得四分五裂,手背上的皮肤也被玻璃的碎片划破,鲜血不停滴落下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和服部苍山不久前在滨海交过手,他还从倒塌的小楼中救出了服部苍山,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救了服部苍山一命,算得上以德报怨,耿志超的这番话证明,前来行刺的八名忍者和元和集团也有关系,难道真让邱启明说中了,发生在紫霞观的纵火谋杀真的和自己有关?
张扬认得真切:“元和真洋!”
张扬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你表妹被绑架的背后或许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
张扬道:“也许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挑明,增加你们的心理压力。”
张扬早就料到这帮人是专职杀手,禁不住骂道:“武直正野这个老王八,明明这帮人全都是犯罪分子,还他妈厚着脸皮说他们是日本公民,他姥姥的,日本人全都是犯罪分子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只是凑巧赶上了。你有兴趣知道的话,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耿志超道:“国际各个国家中,对待黑社会最纵容的国度就是日本,他们的黑道力量已经渗入到社会的各个层面。”
查晋北道:“邱老,凤仙向来与人为善,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邱作栋起身想送他离开,却被张扬摁住肩头道:“邱先生留步,您陪邱老聊天。”
蒙面人伸手解开武直正野的哑穴,手中短刀移动到他胸前灰白斑块的位置,刀锋稍稍向下压,武直正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似乎这一片的肌肤已经麻木。
冰针在武直正野的胸膛上还剩下不足一厘米的长度,蒙面人猛然向前一递,冰针彻底消失在武直正野的体内,胸膛的皮肤上留下一个铜钱大小的灰白斑块。
邱鹤声因为孙子的话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邱作栋向邱启明道:“启明,你跟我进来!”
张扬道:“这是让我感到迷惑的地方,单纯的绑架求财好像不太可能,如果说也是因为政治原因,又于理不通,难道绑匪想要利用邱凤仙威胁你舅舅从岛内的政治斗争中退出来吗?又或者让他改弦易辙投向洪恩正的阵营?”
邱作栋低声道:“爸,凤仙昨晚被人绑架了,我担心您为此担惊受怕。所以我才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您,不过,您不用担心,现在当地警方已经全体出动寻找凤仙的下落。我想很快就应该有消息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
邱作栋和邱启明两人闻讯赶来,听说绑匪打来了电话,邱凤仙平安,邱作栋暂时松了一口气。
耿志超道:“在他的立场上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国家,不过他怎么说和-图-书都无所谓,否定不了事实存在的东西,蛟龙会是日本最古老的黑社会组织之一,明治年间就已经存在,开始是一些流浪武士的自发组织,他们为了生存刺探情报,从事绑架谋杀,无恶不作,后来历经演变,变得组织严明,分工明确,其势力也渗透到日本社会的各个层面,二战时期,蛟龙会曾经和日本军方合作,在亚洲各国从事谍报和刺杀工作,二战结束之后,蛟龙会和日本官方发生了矛盾,而被列为非法,其大部分成员遭到逮捕和屠戮,可是这场浩劫并没有让蛟龙会彻底覆灭,进入七十年代初,蛟龙会再次复苏。”
张扬愉快地应了一声,把电话交给耿志超,心中明白,耿志超是担心自己不配合他的工作,所以通过邢朝晖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这个人倒是有些头脑。
邱鹤声又道:“绑匪要钱就给他们钱,如果他们想要逼迫你从竞选中退出去,你就给我退出来,老老实实的当个商人不好吗?何苦去趟浑水?”
蒙面人抽出一根透明的冰针,在暗夜中闪烁着青色的光芒,他用短刀挑开武直正野的睡衣,让他的胸膛袒露出来,然后,将那根银针插入了武直正野的志堂穴。
对邱作栋一家来说,这段时间可谓是度日如年,邱作栋并没有将邱凤仙失踪的消息告诉父亲,让查晋北扯了个谎,只说星钻临时有事,让邱凤仙赶回去处理了。老爷子虽然年龄大了,可脑子并不糊涂,这个原本就够牵强的理由很难将他瞒住。
张扬招呼道:“邱老睡得可好?”
张扬马上猜想到这次耿志超的到来和邱家的案子有关,果不其然,耿志超正是受了国安方面的委托,前来江城调查这一系列事件的。
邱作栋点了点头道:“我本想劝他,让他先回台湾的,可是被他拒绝了。”
杜天野道:“从凤仙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可仍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实在是让人担心啊。”
耿志超道:“你应该认识这个人,服部苍山,他是服部家族的当家人,同时也是蛟龙会最有权势的头领之一,在蛟龙会内负责培训骨干成员的工作。”
邱作栋道:“一直没有起床,我想他这一夜也没睡好,虽然我们都约好了瞒着他,让查晋北说临时调凤仙去京城处理一些紧急事务,只怕他未必会相信。”
邱作栋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报警?”
清晨,张扬来到邱家入住的地方探望,看到邱作栋坐在庭院内的圆桌旁呆呆出神,张扬来到他的身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邢朝晖道:“不是我现实,是吃一堑长一智,人啊必须要多点防备,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让人给坑了。”
耿志超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个人就是元和家族的当家人元和真洋,在表面上元和家族和蛟龙会无关,但是事实上元和真洋是蛟龙会复兴的功臣之一,他和蛟龙会的前任头目涩谷俊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元和真洋也一直出资赞助蛟龙会的活动。”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略显疲惫,却让张扬从心底感到温暖:“张扬,你小子不够意思啊,我失踪了这么久,你都没有找过我。”邢朝晖在电话那端责怪道。
邢朝晖道:“得,我不跟你多说了,有时间来京城吧,等你来的时候我身体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多少能陪你喝两杯,有什么话,咱们到时候再说。”
张扬此时还不知道绑匪已经和邱家那边联络过,只是将他今天前往拜会邱老的情况说了一遍。
邱凤仙的电话被另外一个人拿了过去,那人对着电话道:“想要她平安无事,准备一千万美金。”
张扬道:“绑匪肯定有动机,否则他们不会选择邱凤仙。”
邢朝晖道:“不是我还能是谁?你当我死了?我没那么容易死。”
杜天野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有些可能和_图_书。”虽然他觉得张扬的分析欠缺事实基础,但是听听也无妨。
查晋北道:“绑匪虽然不让报警,可是我们却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如果不将这件事通报给警方,我们会变得更加被动。”
查晋北有些诧异地转向邱鹤声道:“绑匪打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打给我?”
邱鹤声道:“话不能这么说,人家给我们帮了不少的忙,对待人家一定要客气,要懂得感恩。”
张大官人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耿志超此前并没有表现出这样的诚意,怎么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
蒙面人冷冷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牢牢记住,现在你的生死掌控在我的手上,我让你生,你才能生,我让你死,你绝对见不到明早的太阳。”他说完,扬起手狠狠给了武直正野两记耳光,打完之后,将那柄尖刀用力插入床头之上,然后转身从窗口离开了武直正野的房间。
邱鹤声道:“谋财我们不怕,最怕的就是他们还有其他的目的。”他摇了摇头道:“先不管这么多,作栋,你尽快通知家里,准备一千万美金。”
邱作栋拉开椅子,请父亲坐下。
张扬道:“这个世界上最容易产生纠纷的两件事,一是金钱,而是权力,邱先生在商业上最近有什么特别的对手吗?”
杜天野和左晓晴选择回避,耿志超找得本来就是张扬,对于这次的事情张扬了解得情况也比其他人清楚得多。
邱作栋转身向小楼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人跟我联络过,即便是绑架,他们也会有目的,也会提出他们的条件。”
张扬道:“有没有什么消息?”
张扬心说这句话要是让绑匪听去了可就麻烦了,他低声道:“邱老怎么样?”
邱启明道:“爷爷,我并不是在乎这笔钱,而是,就算我们准备好了钱,他们也未必能将姐姐平安无事的放回来。”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前天晚上出现的那帮人,他们抱着将我们烧死在紫霞观的歹毒用心,根本没想留活口,如果是那帮人,他们为什么要采取绑架这么麻烦的方法,而不是干脆扔一颗炸弹,就能把在吃饭的邱家人解决的干干净净。”
刀尖在距离武直正野右眼还有两毫米左右的地方停滞不动,刀尖已经触及到了武直正野的睫毛,因为恐惧,武直正野的瞳孔倏然扩大,对方对刀控制得收放自如,单单是这一刀表现出的修为,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能够达到。
蒙面人道:“我给你一个警告,不要留在江城继续做文章。”
蒙面人嘶哑着喉头道:“谁是山野良友?”
邱作栋道:“我只有一个女儿,无论是什么条件,只要他们提出来我都会答应。”
蒙面人拿起武直正野收藏在枕边的短刀,手腕一动,刀身划出的一道寒芒直奔武直正野面部而去,武直正野吓得张口大叫,可惜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在父亲的目光下邱作栋不由得有些心虚,他咳嗽了一声道:“爸,您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耿志超笑了笑道:“这两位都是我们的技术人员,我将你请到这里,了解情况是一方面,同时也将我们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提供给你。大家互通有无,这才能够显出诚意。”
因为这起事件涉及到日本和台湾双方,江城警方做出迅速反应,经过初步调查,他们初步认定死去的八名日本人是职业杀手,他们是紫霞观纵火和谋杀的真凶,至于邱凤仙失踪案,江城几乎动员了全部的警力,但是距离邱凤仙失踪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这起案件已经初步被定为绑架,可对方绑架的动机是什么?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人与邱家主动联络过。
武直正野又摇了摇头,此时他的身后已经全都被冷汗湿透,只要对方稍不如意,就能够夺走自己的姓命。有生以来,他www•hetushu.com还是头一次产生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中的感觉。
邱作栋叹了口气道:“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邱作栋站起身,果然看到父亲缓步从小楼内走了出来。
邱作栋道:“爸,只是现在他们仍然没有和我联络。”
查晋北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给我时间我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邱作栋摇了摇头,如果勉强称为对手的话,何长安的女儿何雨蒙应该算一个,她将查晋北视为自己的杀父仇人,想要通过搞垮星钻的方式为父报仇,因为星钻和钻石王朝密不可分的关系,何雨蒙已经展开了一场针对钻石王朝的收购战,可是邱作栋并不认为何雨蒙会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对付自己。
邱鹤声叹了口气,显然没有太多的心境听查晋北讲下去。
邱鹤声道:“不管他们要多少钱都没关系,但是一定要确保你姐姐平安。”
此时看到左晓晴陪同一位中年人来这边找他们,张扬认得那人。是国安的耿志超,前两天还在北港打过交道。他目前正在调查章碧君的案子,想不到这么快就到江城来了。
邱作栋抿了抿嘴唇道:“爸,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他明白这件事不该对父亲继续隐瞒下去,可是他又担心年迈的父亲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邱启明道:“一千万美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杜天野道:“有没有这种可能?除了政治政见不同的对手之外,有人想要浑水摸鱼?”
武直正野感受着那根纤细的长针一分分深入自己的体内,针体散发出的冷气几乎将他的血液都凝固了,听到蒙面人居然用幸运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境遇,当真是哭的心都有了,这样的幸运找到谁都行,可千万别找上自己,事实上人家却把这份幸运留给了自己。
杜天野道:“这你不懂了,修行的重点在于修心。而不在于外部条件。”
杜天野道:“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我们真不该在青云峰相聚,让这么多的人受伤还不算,还扰乱了紫霞观的清净。”他在心底深处对父亲有些愧疚,这次显然已经扰乱了父亲原本平静的生活。
张大官人充满同情地看着他。
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武直正野被制住的穴道方才自动解开,望着床头闪烁着寒光的尖刀,武直正野不寒而栗,他慢慢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胸前被刺入通心针的地方仍然冰冷一片,他低头望去,看到胸口那片皮肤苍白,宛如生了白斑一样。
张扬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春阳县政府已经表态了,会在原址的基础上尽快修复紫霞观,老道士这次可谓是因祸得福了。”
叔侄两人离去之后,查晋北在邱老身边坐下,恭敬道:“邱老,您放心,这件事江城上上下下都非常的重视,省里也做出了重要的批示,要确保凤仙的平安。”
张大官人听出邱老的这番话虽然带着客气,可背后也流露出下逐客令的意思。他笑道:“邱老太客气了,我和天野是自己兄弟,能够帮上忙的地方我当然要尽力。”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张扬道:“见不到邱小姐平安回来,恐怕他不会走。”
查晋北点了点头道:“钱不是问题,如果一千万美金可以保证凤仙平安,我可以筹集这笔钱。但是如果我们就这样筹钱给他们送去,没有任何的反制措施,只怕出事后会很麻烦。”
张大官人用力抿了抿嘴唇,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老邢,真的是你?”
耿志超对张扬的态度表示欣赏,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道:“咱们外面聊!”
武直正野双目睁得很大,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道:“你……是……”
杜天野这两天都在医院,不过他也非常关心邱凤仙被绑架的事情,他把张扬叫到医院的花园内,询问他事情的进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