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17章 真伪难辨

张扬道:“我根本就是无辜的,她是薛世纶的女人,我只是帮伟童一个小忙,谁曾想这女人就像牛皮糖,黏上了就甩不掉。”
薛世纶道:“形势未必像你所说的那么悲观。“
同样的一杯酒在不同人的口中却有不同的味道,酒是窖藏多年的顶级红酒,可是在薛世纶的口中却有种说不出的酸涩味道。他甚至从中尝到了些许的血腥气息,不过他清楚地意识到这肯定是自己的错觉。心情使然,他消沉的情绪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口味。
薛世纶道:“山野良友你应该很熟悉吧?”
安达文道:“警方对我们安家的调查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不过这次好像很不一样。”
萧国成又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正是吉永庆子和严国昭在一起谈话的场景。
邵明妃看到张扬顿时眉开眼笑道:“张书记,您总算舍得见我了!”
就在傅长征再度纠结之时,看到张大官人从办公室里慢悠悠走了出来,这厮一脸的风轻云淡,好像压根没什么事情似的,他向邵明妃道:“哟,这不是邵小姐吗?你来找我?”
乔梦媛道:“你该不会在外面招惹了什么麻烦,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
安达文又道:“邱凤仙被人绑架了,有人想趁机作乱,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扣在我们的身上,我虽然不怕事,可是也不想平白无辜的为人背黑锅。”
“顺其自然吗?”
安德渊望着儿子。他对儿子的头脑充满了信心,当年安家蒙难,大厦将倾,儿子在那种危急时刻接管了安家,迅速稳定了安家的大局,让一帮老家伙服服帖帖,如今的世纪安泰比起当年父亲在世的时候越发的红火,这和儿子的能力是分不开的,不过安德渊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红火的背后存在着莫大的隐忧,可以说现在的安家走了一条和父亲在世时完全相反的道路。父亲活着的时候。一手结束了安家的黑道生意,带着安家从黑变白,经过数十年的努力,终于成功跻身香港的主流社会,而父亲死后,儿子却重返老路,甚至比起过去犹有过之,安德渊不知这种决策是对还是错,但是他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可以振兴安家。
邵明妃道:“废话,我没事找你干什么?”
邵明妃走到门口,向傅长征道:“我去纪委等他!”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解释不清,我们根本解释不清楚,爸,难道你看不出,薛世纶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连严国昭都在对付他,北港的事情又让他焦头烂额,他哪有时间听我们解释?”
杜天野一直都很关心邱家的事情,和张扬聊了几句之后,他说出了今天的主题:“张扬,你和何雨濛是不是很熟?”
张扬叹了口气道:“刚刚还在说这事儿,都不知道是谁干得,弄得人心惶惶。”他伸出手去,握住乔梦媛的手腕道:“你也要小心,最近这段时间很不太平。”
萧国成道:“心情调整得怎样了?”
乔梦媛道:“这位小姐,请注意你说话的方式,这里是市委机关,还请你约束自己的言行。”
“哪里错了?”安德渊低声问道。
那武士躬下身躯始终保持着谦卑的姿态。
张扬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何雨濛认定查晋北是她的杀父仇人,所以她要找查晋北报复,打击查晋北的同时顺带就把钻石王朝给捎上了。”
临近午夜的时候,薛世纶居然来到萧国成那里拜访,即便是兄弟,在这个时间前来拜访也未免有些唐突了。
邵明妃眨了眨一双媚眼道:“干什么?想杀人灭口啊?”
薛世纶道:“你让我收手?难道碧君白白死了?难道项大哥白白牺牲了?”
萧国成摇了摇头,取出一张照片推到薛世纶的面前,然后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
“所以消息终归是要有人放出来,钻石王朝的股价发生任何的波动,最敏感的那个人一定是何雨濛,只要她出手,我们就可以帮忙,抢得越多赚得越多,至少短时间内我们不会为缺少接盘者发愁。”
乔梦媛摇了摇头,她向邵明妃道:“机关有机关的制度,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出入的,就算想见张书记,也必须要依照规定预约,你如果有公事,我可以介绍相关部门为你处理,如果你来是为了私事,那么对不住,请你工作之余再联系张书记。”
薛世纶摇了摇头。他明白萧国成指的是谁,http://m.hetushu.com端起酒。咕嘟喝了一大口,丝毫不见平时饮酒的优雅和高贵,薛世纶道:“是严国昭!”
乔梦媛充满怀疑地看着他。
乔梦媛听到这里也不禁皱了皱眉头。难怪张扬怕成这个样子,虽然还没看到这位邵明妃什么样子,单单从听到的这番话来看,这女人就很不简单。张扬虽然是个风流浪子,可他的品味好像还没低到这种地步,至少在乔梦媛看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还没有这种人物。
安达文道:“最近有人在查世纪安泰,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是香港警方已经秘密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他们之所以没有展开大规模行动的原因是不想过早的惊动我们。”
安德渊道:“你打算怎么做?”
“世纶,你以为自己重新掌控大局的时候,其实事情已经开始失控了。”萧国成的目光深邃而悠远:“项诚的事情我从未问过你,可是我心中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段时间,你不停地在修补堤坝,可是修了这边,那边又开始泄漏。“
傅长征明显缺乏应付这种女人的经验。急得脸都有些红了,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乔梦媛走了进来。
安达文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邱家的事情可以放一放,你帮我先把严国昭找出来。”
比起股价上的变动,邱家更关心的是邱凤仙的人身安全,按照绑匪的要求,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好了一千万美金,可绑匪并没有如约打来电话,突然之间又变得杳无音讯。
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套裙,内穿纯棉白色衬衫,干练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
安达文道:“紫霞观的事情做得失败之极,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损失了八名手下。”
薛世纶点了点头,自行在沙发上坐下了。
“我怀孕了!”
张扬一本正经道:“乔主任有何见教?”
张大官人看到她羞赧的样子,心中一热,正想占点便宜,却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随之响起的是傅长征的声音:“张书记,有位邵明妃女士要见你。”
乔梦媛道:“元和幸子刚刚打电话过来,她在东江,明天就会来滨海,让我帮忙和你约一下时间,针对福隆港的事情,她想和你当面谈谈。”
薛伟童站在门外并没有急于进去。
傅长征经乔梦媛提醒方才想起了这一节,他向邵明妃道:“邵小姐,您看我们都在工作,在这儿等是不是不太适合?”
薛伟童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道:“三哥,我知道最近关于我爸的传言很多。”
安德渊道:“最近何长安的女儿正在连同一帮世叔世伯们狙击钻石王朝的股票,你看这件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萧国成道:“每个人都会老去,今天是我,明天就会轮到你。”
萧国成道:“严国昭这个人太精明。我早就提醒过你,这种人可用,但是一定要慎重万分,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反咬一口,王均瑶是和他一样的货色,她跟我们合作,目的就是利用我们进行复仇,当你意识到她的复仇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安全,恶果已经造成,因为这个女人我们损失惨重,对于这种人,我们绝不能容情,当初我跟你说什么,我要你一定要除掉她,可是你却因为妇人之仁而放过了她。”
薛世纶抬起双眼:“什么?”
乔梦媛笑了笑道:“别忘了,我们和元和集团之间还是有合约的,虽然期间的合作并不愉快,但我还是希望好合好散,未必要搞得剑拔弩张吧。”
经过傅长征办公室的时候,听到傅长征的声音道:“我说邵小姐。我们张书记一早就出去了,直到现在才回来。”
“市委机关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我又没要求你们提供什么特殊服务,就在这儿坐着等人,没耽误你吧,你干你的工作,别管我!”邵明妃倒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萧国成道:“如果我们没有离开,我们选择留在国内,我们所走的或许是一条全然不同的道路,也许我仍然经商。可是你却很可能继续你的仕途,我们又和现在会有怎样的不同?”
安达文握着手中的电话,唇角露出轻蔑的笑意。他转向坐在一旁的父亲道:“薛世纶的电话,他好像知道了什么,让我交出山野良友。”
薛世纶道:“我要掌握他全部的行踪。”
安达文冷笑道:“和*图*书那帮老家伙全都是抱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何雨濛和钻石王朝打得越热闹,他们从中低买高卖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不过何雨濛打击的真正目标是查晋北,我看她未必会向邱凤仙下手。”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不是悲观,而是一个事实,安达文、王均瑶甚至包括严国昭这帮人为什么一个个跳出来跟我们对着干?不是因为他们跟我们有仇,而是在北港的事情上,你的做法让很多人感到心寒,兔死狐悲……”
安德渊充满问询地看着儿子。
张大官人胸口一窒,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他一伸手把邵明妃的手腕给握住了。
张扬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吃亏在心软,不懂得拒绝别人。”
萧国成望着他。薛世纶的痛苦是真实的,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这个兄弟,感受到他如此深切的痛苦,萧国成非但没有任何的同情,反而感到一阵由衷的快意。萧国成叹了口气道:“世纶,她的死对你打击实在太大,也许你应该好好给自己放个假,调整一下心情,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对薛世纶如今的境况张扬没有任何的同情,但是他心底深处还是怜惜薛伟童这个干妹子的,如果证明之前的一切全都是薛世纶策划的,那么等待他的必将是悲惨的命运,薛伟童又将承受怎样的打击?
“什么?”张大官人俩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萧国成道:“她叫吉永庆子,不要告诉我你对她毫无印象。”
薛世纶道:“我希望你说到做到。”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阴冷。
薛世纶道:“安达文抓住了桑贝贝,他通过严国昭传话给碧君,要和她见面,碧君一直都很信任他,却没有想到他设下一个圈套,是他害死了碧君!”
邵明妃抓起手袋愤然起身道:“用不着!”
安德渊道:“这些年你在香港的经营终究没有白费。”
薛世纶道:“我刚巧散步到这里,看到你房间亮着灯,所以就来敲门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什么事?”
邵明妃瞪了他一眼道:“别装傻,是你的,这段时间我只跟你好过。”
张扬应了一声,其实针对这件事他也跟秦萌萌谈过,秦萌萌有自己的想法,张大官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可杜天野既然开口,他总不能拂了老朋友的面子。
“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一个妩媚的声音道。
张扬笑眯眯望着乔梦媛,从头看到胸,从胸看到脚。
乔梦媛俏脸一红,小声道:“你这张嘴巴就是会哄人。”
那武士恭恭敬敬向安家父子鞠了一躬。
傅长征望着张扬一脸的迷惘,刚才明明是他要自己把邵明妃给打发走,怎么这会儿居然又主动现身了?傅长征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张大官人也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
乔梦媛道:“这位小姐找张书记有什么事情?”
对方听出了薛世纶话中的威胁味道,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所误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个生意人,我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
果不其然,在得到应允后,乔梦媛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大官人慌张的神情并没有逃过乔梦媛的眼睛。她轻声道:“什么人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张扬淡然笑道:“清者自清,对于外界的传言你根本不用太在意。”
萧国成道:“她不会懂得感恩,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懂得感恩的人实在太少,对很多人来说,恩情永远不如仇恨来得深刻。”萧国成拿起酒瓶,缓缓写满自己的酒杯,在酒水滑落的声音中追忆着往昔。
张大官人带着邵明妃上车的时候,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转过身望向对面的楼上,果然看到乔梦媛就站在那里,他笑了笑,这笑容明显充满了不自然。
邵明妃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她。
张扬道:“我正准备出门,要不,咱们出去聊聊。”他还是比较顾忌影响的。
张扬驱车将邵明妃带到了附近的海边,指了指阳光下的沙滩:“喝点什么?我请!”
薛世纶道:“我只是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他的目光虚无缥缈,似乎精神已经游离到了远方。
安德渊道:“警方的调查会不会很麻烦?”
薛世纶道:“我会死的很惨?”他呵呵笑了一声,喝光了杯中酒,将杯口翻转过来,一滴不剩!
“我已经很久没跟他联络过了。和图书
苏媛媛的伤恢复得很快,张扬对这个姐姐还是相当的关心,每天都在电话中询问她的伤情进展,当然这也成为他和左晓晴攀谈的借口,两人通话的时间不知不觉在变长,而且每次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张大官人发现自己在心底深处还是很怀念这段青涩的初恋,当然这是一段再世为人之后的初恋。
“这个世界从未属于过我们,我们也从来不是时代的宠儿!”薛世纶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安达文不屑笑道:“无非是一个钱字。虽然每个人的欲望不尽相同,但是我都能够通过金钱来满足他们。”
张扬道:“那就谈谈。”
薛世纶望着杯中的红酒,仍然有种自己端着的并不是酒,而是一杯血的错觉。他低声道:“当一个人总是因为往事而遗憾,那么就证明他开始变老了。”
傅长征微笑起身相送,看来对女人有些时候还是不能太软弱了。
安德渊道:“所以……”
武士道:“主人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角色,对邵明妃他不是害怕,而是觉得这事儿窝囊,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和邵明妃发生什么,可偏偏两人就稀里糊涂地弄出了一夜风流,可笑的是他根本记不起其中哪怕一丝一毫的情景,在两人的关系中,张大官人是完全被动的,这在张大官人丰富多彩的猎艳征程中是极其罕见的。更让他感到麻烦的是薛世纶,无论他对薛世纶存有怎样的怀疑,可至少在目前他在人前还是以长辈之礼相待,而且薛伟童还是他的结拜妹子,在这件事上张大官人认为自己实在是有失厚道。
萧国成道:“世纶,收手吧,我们什么都有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他心中却明白,薛世纶绝不可能收手,过去或有可能,但是章碧君死后,他只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越陷越深!
乔梦媛道:“有什么甩不掉的,你又不欠她什么。”
萧国成道:“你不了解她,我曾经和这个女人同在一个地方下放过,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牺牲一切,这种女人不会在意她的肉体的,你在她心目中,无非是诸多的过客之一。”
杜天野道:“冤有头债有主,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牵连太广的好,张扬,如果有机会你劝劝她。”
邱凤仙被绑架的消息在一夜之间散布开来,这样的消息直接引发了钻石王朝股价的波动,当日股价暴跌百分之九,与此同时何雨濛宣布发动对钻石王朝的全面收购。安达文为首的世纪安泰集团也开始重拳出击,一时间钻石王朝的内部人心惶惶。
傅长征道:“这是我们乔主任,你说话客气点儿。”
邵明妃双手背在身后,拿着手袋,以一个极其优雅而魅惑的姿势站着,一双黑丝美腿交叉着,连旁观的傅长征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实在是性感极了。
张大官人听到邵明妃的名字顿时头皮有些发麻:“你就说我不在!”
薛世纶的双目中喷射出仇恨的火焰。
乔梦媛颇为无奈地白了他一眼,这厮的眼光实在是太具攻击性了,在他面前,有种被他目光扒光了的感觉。
安达文摆了摆手道:“盲目牺牲是最为愚蠢的事情,中国有句老话,死有轻如鸿毛,有重如泰山,日本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也并不是盲目牺牲,舍生取义,也要为了大义。”
张扬道:“要不这样。你帮我把她给打发了。”
安德渊道:“这个人的立场不明,他到底站在谁那一边都很难说。”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你洪叔叔让我们务必要给邱作栋一个教训。”
张扬这边刚刚挂上电话,就听到敲门声,直接来敲市委书记房门的人并不多,因为首先要过傅长征那一关,多数人都是要由傅长征例行通报的,能直接来敲门的,肯定是自己人。
傅长征道:“要不,我给保卫科打个电话,给您另安排个地方歇着。”
张大官人听出她这句话一语双关,笑道:“你找我有事?”
安达文道:“这件事已经有人替我们做了,只是我实在想不到这个好心人是谁?”
张大官人道:“有什么好谈的,那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张扬道:“好好劝劝他,很多事没必要记挂在心里。”
乔梦媛没好气道:“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她转身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
和-图-书达文道:“我们当然清楚这件事的全过程,但是别人不知道,我低估了他,没想到他会除掉章碧君,将这件事栽赃在我们的身上。”
薛世纶道:“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尊重。”
铃声响了六次,对方方才接通了电话,轻声道:“薛先生,找我有事?”
乔梦媛向傅长征道:“保卫科的电话你应该有吧。”她说完转身离去。
“熟悉谈不上,有过一次合作。”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薛先生,我既然答应你暂时不会针对他们采取行动。我又怎么会做这件事?”
邵明妃向乔梦媛看了一眼,眼皮一翻道:“你管得着吗?”神情傲慢无礼。
张大官人望着乔梦媛的一双美腿,吞了口口水道:“今天你可真漂亮。”
邵明妃道:“她是你主任又不是我主任,我凭什么要对她客气?张扬呢?让他赶紧来见我,别躲在办公室里当缩头乌龟。”
张大官人笑道:“这话说得,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
安达文道:“想对付他的人是严国昭又不是我们。”
张大官人低声道:“我有啊,你是我女人,我害怕别人因为我的缘故而伤害到你。”
武士离去之后,安达文叹了口气道:“严国昭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安德渊道:“也许应该跟他见个面,好好解释清楚这件事。”
薛世纶更正道:“你老了!”
薛世纶咬了咬嘴唇。
安德渊道:“只怕他现在怀疑的是我们!”
安达文道:“章碧君和薛世纶之间的关系应该非常亲密,薛世纶刚刚提到山野良友,看来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薛世纶道:“最近身边人接二连三的离开,忽然发现能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刚才不知不觉就走到你的楼下,如今也只有咱们兄弟可以说说话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落寞。
薛世纶放下那张照片道:“是她!”
乔梦媛看了邵明妃一眼,不得不承认。邵明妃是个美女,但是乔梦媛不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她前来纠缠张扬的缘故,还有一个原因,邵明妃的举止显得太过妩媚。
傅长征招呼道:“乔主任。”暗自松了口气,心说总算来了一个救兵。
张扬拍了拍薛伟童的肩头,安慰她道:“不用想太多,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每个人都需要冷静,你也一样。”
大官人纠结矛盾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出来和邵明妃见见面,黑寡妇的脾气他是领教过的,真要是撕破脸皮,不排除她在这边大肆宣扬的可能,如果真的把他们之间的那一夜风流说出来,恐怕没人不信,张大官人对自己还是有些自知自明的。
“纪委……”傅长征眨了眨眼睛,这位邵小姐究竟要闹哪一出啊!
安达文道:“邱凤仙失踪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散播开来,估计邱家跟警方达成了协议,在这件事上保密,如果透露出去,很可能会影响到钻石王朝的股价。”
乔梦媛道:“我听说邱凤仙被绑架了?”
萧国成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了薛世纶,自己拿起一杯,摇晃了一下酒杯,然后将鼻尖凑在酒杯里,嗅了一下酒香,方才抿了一口酒,闭上双目品味着香醇芬芳的红酒丝缎般滑入喉头的感觉,体会着喉头的酒香逐渐化开,由浓变淡,浸润到自己的血液,而后又被血液送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这种感觉,妙不可言。
安达文道:“我们可能走错了一步棋。”
薛世纶默默望着他。
安德渊双手交叉叠合在自己的膝盖上,双眉紧紧皱在了一起,目前的情况的确非常的复杂,儿子说的没错,这次他们显然替严国昭背了一个黑锅。
杜天野道:“不是给我惹麻烦,而是给邱家,我知道我本不该管他们生意上的事情,可是最近邱家发生了很多事,看到外公舅舅他们整天愁眉不展,我这心里头也不好过。”
傅长征显然有些急了:“邵小姐,我们这里是市委机关,您在这里好像不合适吧?”
张扬听到杜天野问起何雨濛,马上明白他想说什么了,微笑道:“杜哥,有什么话你只管向我明说,是不是她又给你惹麻烦了?”
安德渊道:“这件事瞒不住的。”
萧国成走到酒柜前,拿起一瓶红酒,又夹起两只酒杯回到薛世纶身边,打开红酒的瓶塞,在酒杯内倒入红酒。
萧国成道:“是事实,无m.hetushu.com论你承认与否,我们都在一天天老去,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属于我们了。”
安德渊道:“阿文,不要轻视这个人,他在大陆拥有着相当的关系,虽然现在的薛家和过去不能相比,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始终认为,就算我们打算放弃跟他的合作,也不要得罪这种人。”
安达文点了点头道:“邱家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拖延时间是为了抓紧做好应对措施,越是如此,我们越是不可以让他们如愿。”
“王均瑶到底死了没有?”
安德渊皱了皱眉头:“他最近有些不对头。”
薛伟童道:“我爸一直将项伯伯当成自己的亲大哥看待,项伯伯的死让他很伤心。”
萧国成脸上的表情不见任何惊奇,平静望着他。
身在滨海的张扬也很关心邱凤仙事件的进展,通过杜宇峰和耿志超他可以了解到事情的最新进展情况。自从返回滨海之后,邱家的人也没有主动和他联络过,人家不找他,张大官人也不好意思主动找上门去,毕竟他不想给别人落下一个多管闲事的印象。
邵明妃嗬了一声道:“别拿市委机关吓唬我,不就是个县级市吗?鼻屎大的地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薛世纶拿起那张照片,看到照片上是一个气质雍容华贵的女人,但是长相和王均瑶根本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安德渊道:“严国昭利用桑贝贝引出了章碧君,然后将她除掉。”
萧国成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一头猛虎斗不过一群饿狼,如果你仍然学不会放开仇恨,到最后……”他斟酌了一下,没有将话说完,不想伤害兄弟间的感情。
乔梦媛道:“我小心什么?我向来与人为善。又没有什么仇人。”
薛世纶的声音不容置疑:“那就帮我联络上他!这件小事,你应该可以帮我做好。”薛世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薛世纶笑了笑:“那又怎样?就凭他们,又能掀起怎样的风浪?”
邵明妃白了他一眼。
安达文道:“回归也有几个月了,如今的警察已经不向英女皇负责。回归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针对我们安家有所行动,我怀疑这次的事情和章碧君的死有关。”
苏媛媛的伤情稳定之后,杜天野决定先返回津海,那边还有很多的工作等着他去做,临走之前,杜天野特地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不是为了苏媛媛,而是为了邱家。
邵明妃笑了起来:“真是大方啊!”她伸手打开扶手箱,从中拿出了一瓶可乐,打开后喝了一口:“坐在车里就挺好,外面阳光太强,我这人见不得光。”
乔梦媛啐道:“才不是呢!”
武士深深一躬:“主人,让您失望了,您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会完成,哪怕是拼上自己的这条性命。”
萧国成跟着叹了口气,一口将杯中的红酒饮尽,低声道:“世纶,人生不可强求。”
安达文淡然一笑,他摁下了办公桌下的一个按钮,没多长时间,一名白衣蒙面武士走入室内。
薛世纶的目光盯住酒杯,看到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翻腾,红的像血,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舒服。薛世纶圈起右手挡在嘴唇前,非常用力的咳嗽了一声,更像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发泄。
萧国成道:“在对待女人方面,你总是太仁慈了一些。她的存在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虽然放她一马,可是她并不知道感激。”
薛世纶道:“死了!”
萧国成又倒了杯酒:“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当初的离开算不算一种逃避?”
萧国成道:“我倦了!”
那武士道:“哈伊!”
安德渊叹了口气道:“严国昭这个人心机太深,过去我们一直都把他当成一个传声筒,其实我们小看他了。”
薛世纶的声音冷静而平淡:“阿文,邱家遇袭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邵明妃居然很愉快地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
安达文道:“我不该将桑贝贝交给严国昭。自从将人交给他之后,他就人间蒸发了。”
萧国成将薛世纶请入自己的房间内,他笑道:“睡不着?”
薛世纶站在房间的窗前,望着楼下停留的女儿和张扬,双眼中闪过极其复杂纠结的神情,他放下窗帘,回到黑暗的角落中坐下,没有开灯,在这样的氛围下沉默了足足十多分钟,方才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萧国成缓缓放下酒杯。低声道:“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