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22章 抓奸

张扬击晕安达文之后,掏出他的汽车钥匙,一手夹住刘明,另外一只手臂夹起梁柏妮,迅速冲出门外,雅美仍然未归,张大官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两人塞到汽车后座内,然后启动安达文的白色路虎,驱车向外狂奔而去。
李昌杰看到张扬沿着墙壁如同壁虎一般爬行上去,惊诧地睁大了双目,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反正他是做不到,李昌杰这下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每次到了绝境第一个想起得会是张扬,这小子果然有过人之能。
雅美道:“梁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安达文道:“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蹊跷,我将人交给严国昭,只是想利用这件事让章碧君和我见面,并没有想置她于死地。这件事情上,我显然替严国昭背了黑锅。”
安达文道:“现在该怎么办?”心中却暗自盘算着,如果雅美真的要除掉梁柏妮,他应该如何应答呢?
李昌杰被这位结拜兄弟搞糊涂了,不过张扬显然没有像他解释的意思,所以他也没继续问下去,两人开着李昌杰的车,来到了伯顿豪爵庄园,庄园的登记制度很严,两人因为不是庄园业主,也没有受到任何业主的邀请当即被拒绝入内。
张扬道:“带上,咱俩去抓奸!”
李昌杰看得目瞪口呆,张扬的这份身手他可没有。
安达文道:“当初他答应过我,元和家族将大陆的一切业务无条件转让给我们,可是元和家族内部的意见好像并不一致,元和幸子在这件事上制造了不少的障碍。”
张大官人原本也没什么大事,他就是好奇,听刘明起梁柏妮和安达文的事情,当时他就打算去伯顿豪爵看看。在官场中历练了这么多年,这厮的好奇心一点儿不见减少。
李昌杰的目力不如他,借着夜视望远镜的帮助方才看清,他和安达文没有打过交道,低声道:“这就是那个奸夫?”
安达文缓步走了出去,MINI车的灯光始终没关,安达文走入灯光里。他眯起双目,试图看清车内的梁柏妮。
李昌杰也推门跟了下去:“我和你一起去。”
张扬道:“你不是说要陪我上刀山下火海吗?这就带你去体会体会。”
安达文抱着梁柏妮,雅美押着刘明进入了别墅内。
雅美道:“不要,现在鼎天对我们未来的计划非常的重要,必须要依靠鼎天来拿下,梁祈佑父女对你还很有用处,所以,我们之间的事情绝不可以让他们知道。”
雅美道:“把他们交给我,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消除你妻子今晚的记忆,这方面并不困难,至于这个侦探,必须彻底解除干净,千万不可以留下后患。”
李昌杰道:“那倒也是。”
那叫雅美的女郎听到他这样说,顿时有些不开心,挣脱开安达文的怀抱道:“你不相信我?”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靠,大……大哥,咱能不这么夸张吗?我带你m.hetushu.com来抓奸的,你这是要掀起战争吗?”
安达文道:“雅美,我只是觉得这样下去实在是委屈了你。”
安达文抱起梁柏妮,忽然外面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雅美双目一凛,身躯腾空飞掠而起,几步就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草丛后一人慌慌张张连跌带爬地向外逃去,没走出几步,就被雅美一脚踢在膝弯,那人惨叫一声趴倒在地上。
雅美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永远不要低估女人的智商,你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千金小姐,却没有想到她早已发现了你的异常举动。女人,对这些事总是很敏感的。”
张大官人心说就凭你们也制造不出这么高端的玩意儿。
张扬道:“得。咱们回头看看,对了你有望远镜吗?”
李昌杰道:“正在兴头上。别急着走啊!”
李昌杰身在空中,根本无处躲避,这两枪全都射在他的前胸,他感到胸口一窒,仿佛被人连续击中了两记重拳,忍痛操纵飞行器,越过围墙向停车的地方飞掠而去。
李昌杰道:“还是小瞧我,我可是全副武装。”他拉开吉普车的后备箱,却见里面手枪、冲锋枪、手雷、军刀、防弹衣、特种装备应有尽有,简直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
安达文点了点头。
安达文似乎被她的这句话感动,扳过她的肩头,俯下身深吻在她的嘴唇之上。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不同,我必须要亲自去一趟。”
李昌杰道:“当然有。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夜视望远镜。”
张大官人将避弹衣重新扔了回去,他可用不着这玩意儿。
李昌杰顿时会意,张扬的意思是要自己制造动静引开里面人的注意,他好趁机救人,李昌杰点了点头。
安达文一把抓过他的摄影包,从中掏出相机,怒道:“这是什么?”然后他举起相机狠狠朝地上摔去,将相机摔得粉碎。双手抓住刘明的衣领,怒吼道:“你跟踪我?”
张大官人朝李昌杰藏身的地方看了看,李昌杰此时也抬头向上方他所在的位置看去,两人都捏了一把汗,张扬做了个手势,示意李昌杰尽快离去,李昌杰却拍了拍胸脯,示意自保绝无问题。
安达文惊呼道:“还有人!”
安达文的表情不见有任何的内疚:“你跟了我很长时间?”
张扬道:“别介,那围墙你翻不过去。”
梁柏妮坐在车内,手握方向盘,透过挡风玻璃望着楼上相拥的两个人,其中一人就是她的丈夫。两行泪水顺着她的俏脸宛如断了线的珠链一样滑落。
李昌杰和张扬一起去了伯顿豪爵,临行之前李昌杰问道:“兄弟,咱们这是干什么去?”
张大官人道:“这事儿不能操之过急,现在冲进去不科学,你见谁一进门就脱衣服上床的?”
张大官人还是头一次听安达文这么情深款款地对一个女人说话,这心头不m.hetushu.com由得一阵阵发麻,我靠,这孙子真他妈会演戏。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只许州官发不许百姓点灯的主儿,他在外面彩旗飘飘觉得很正常,可换成别人他就觉得不正常,认为安达文对不起梁柏妮,这厮实在是阴险狡诈,不但欺骗梁柏妮,听他的意思还打算把梁祈佑一起给坑了。
李昌杰拿出两个黑色头罩,自己一个,张扬一个,张大官人这次不用拿丝袜凑合了。
安达文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道:“雅美,等这次的事情做完,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
一辆蓝色的宝马MINI停在下面,安达文认出那是梁柏妮的车,他皱了皱眉头,实在想象不出梁柏妮怎么会找到这里?
张大官人全程保持沉默,根据他的判断,短时间内刘明和梁柏妮都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个名叫雅美的日本女人身手相当不错,他倒要看看安达文和她之间究竟在搞什么阴谋?
李昌杰握着张扬的手,颇有感触道:“兄弟,我又有兄弟了,以后只要你用得着我这个当哥哥的地方,刀山火海绝不会说一个不字。”
张扬笑道:“用不着那么麻烦。”他选定了摄像头的盲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然后当着李昌杰的面,腾空跃起,单手勾住围墙的边缘,一个鹞子翻身,干脆漂亮地越过电子防盗网,轻飘飘落在草地之上。
张扬爬到二楼,安达文和那日本女郎走到了二楼的露台之上,张扬身体平贴在墙壁上,却听安达文道:“雅美,章碧君的事情你究竟知不知情?”
李昌杰望着张扬道:“莫非你看不起我?”
此时那个叫雅美的女人也从房内走了出来,梁柏妮冷眼打量着她,眼前的日本女人没有任何的出色之处,她实在想象不出自己究竟哪儿比不上她,丈夫居然为了一个如此平凡的女人而背叛自己。
安达文来到别墅门前,没等他摁下门铃,就看到一个身穿蓝底白花和服的日本女郎出门迎接,两人目光相遇都是一笑,安达文伸手捉住那日本女郎的小手,俯身要去吻她,那日本女郎显得羞涩无比,伸手掩住安达文的嘴唇。
张大官人笑了笑道:“接着看!”
李昌杰笑道:“有备无患,反正我们的车也没人检查,在国内我比这还要夸张。”他迅速穿上避弹衣,扔给张扬一件。
雅美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小巧的医药箱,她打开医药箱从中取出针剂,正准备配药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呯地一声响动。
张大官人最初的时候还以为是李昌杰暴露了行藏,可听到那人的声音方才分辨出,那人竟然是刘明。原来这厮早已潜伏在别墅周围,甚至先于张扬和李昌杰到来,从安达文现身,他就不停拍摄照片,存照作为证据。这是他的工作,这厮在工作上也算得上相当的敬业,看到梁柏妮被雅美制住,刘明顿时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妙,慌张中弄www•hetushu•com出了声响,结果被雅美发觉。
张大官人心说,你丫好歹也是个高干子弟,虽然成色比不上我们大中华,可也是根正苗红,哥们可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拜就拜,谁怕谁?回头李银日死了,遗产也得分我一份儿,于是张大官人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李昌杰道:“小区的监控非常严格,而且设有电子防盗网,咱们想进去必须要先切断摄像头的监控。要不就是从地下排水管道进去。”
雅美道:“梁柏妮怎么办?”
雅美道:“阿文,其实两个人只要真正相爱,未必要每天守在一起。”
雅美道:“这件事我会想他禀报。”
梁柏妮道:“误会?”她转向安达文道:“我为自己感到不值。”
李昌杰拿了一支手枪,努了努嘴道:“挑一件趁手的。”
张大官人站好之后,向嘴巴里塞了块口香糖,摇了摇头,他认为李昌杰肯定要知难而退,不会再跟上来了,此时远方放起了焰火,借着灿烂的烟花辨明了刘明所说的日本女人所住的别墅,慢慢走了过去,此时忽然感觉有些异样,抬头望去,却见头顶一个人在半空中飞翔,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我靠,真没看错,李昌杰竟然飞了过来,这货车内的高精尖设备还真是不少,背着的应该是个反冲滑翔装置,李昌杰选得时机比较恰当,烟花声刚好掩护了他身上反冲装置的声音。他潇洒自如地在张扬身边落下,不无得意道:“怎么样?”
安达文慌忙伸手将她扶住,不解道:“你干什么?”
张扬附在墙壁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谈话声从二楼传来,张扬以壁虎游墙术向上方爬去,他也没打算在李昌杰面前隐藏,让他见识见识中华武功的厉害。
张大官人真是佩服了他的联想力,低声道:“我不认识这女的。”
李昌杰呵呵笑了起来。他认为张扬是故意在吓唬自己,轻声道:“我从小就在军队中长大,受过最严格的训练,你千万不要小瞧你这个大哥啊。”
安达文和雅美对望了一眼,两人一起向外面走去,却见草丛中倏然飞出一个黑影,那黑影竟然笔直向上飞起,然后在空中一个盘旋朝着伯顿豪爵外面的方向飞去。
李昌杰激动地眼圈都红了,他向毛爷爷和金爷爷发誓,虽然没说不愿同日生,但愿同日死的热血大话,可意思也差不多。
李昌杰瞪大了双眼,刚才张扬明明说要过来抓奸,难不成这小子不爱红装爱武装?张大官人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这货想岔了,正准备解释,看到安达文和日本女郎已经进去了。
张大官人和李昌杰就当着两位革命前辈的画像前拜了八拜成为结拜兄弟。
李昌杰放下酒杯,抓住张大官人的手腕,忽然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这下把张大官人给搞懵了,我靠,你丫究竟唱得是哪一出啊?不过他也没打算去扶李昌杰,因为李昌杰不是冲着他跪下来的,餐和图书厅正中的墙上挂着两幅画像,一幅是咱们毛爷爷,还有一幅是他们金爷爷,李昌杰一手拉着张扬的手腕,一手捂在胸口:“我愿和你结拜为异姓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说话的时候手腕还用力往下拖张扬。
李昌杰道:“要不要咱们破门而入,将他们捉奸在床?”
刘明道:“……这不干我事……你老婆怀疑你有外遇,所以才给我钱让我帮忙找证据,我……”话没说完,安达文已经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打得刘明鼻血长流。
张大官人看到里面的复合弓,拿起来,迅速组装好,拉了一下弓弦,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玩意儿不错,我戴上。”
雅美道:“你去看着他们,我去看看这人是什么来头!”她快步追了上去,追逐的过程中迅速从腰间掏出一只袖珍手枪,以飞快的速度拧上消音器,瞄准了空中的那个越飞越远的影子连续射击两枪。
两人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同干了三杯酒,张大官人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向李昌杰道:“大哥,我得出去办点事儿,等会儿我晚上回来陪你接着喝。”
两人来到66号别墅,藏身在别墅外的绿化带中,张大官人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分钟到九点,李昌杰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兄弟,抓谁?”
安达文望着梁柏妮怒道:“想不到她居然跟踪我!”
张扬让李昌杰把车停到小区一处偏僻的地方,向李昌杰要来望远镜:“你在这里等我!”他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雅美道:“严国昭这么做根本无法瞒过其他人的眼睛,没有人会把这件事算在你的头上,是你自己多虑了。”
可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张大官人有点骑虎难下,他和李昌杰没啥感情基础啊,如果这一拜,他俩就成了兄弟,李银日那就是他长辈,要以父辈之礼相待,我靠,李昌杰啊,你小子打得如意算盘,我还不如一开始就要点钱花呢。
李昌杰迅速将反冲滑翔机取下来藏在草丛中,低声道:“这还是你们赞助的装备。”
张大官人不无羡慕地摸了摸他身后的这个装置:“高精尖武器啊!”
“抓奸?”
安达文刚刚进入别墅大门,就被人一拳砸在颈后,这招是张大官人现学现卖,不过论到打击的精度和力度要远远超过日本女郎雅美。
此时一辆车停在别墅前,车灯直射别墅。安达文和雅美因为灯光而转过身。但是他们并没有马上分开。
张扬拍了拍李昌杰的肩膀道:“我去探探情况,你在这儿给我望风。”
李昌杰点了点头,却见张大官人猫身出了绿化带,溜到了别墅墙根儿,心中暗叹,这货不去干特务实在是太可惜了。
梁柏妮终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她含泪望着安达文:“为什么?为什么?”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一辆白色路虎朝这边驶来,于是停下交流,路虎在别墅的大门前停下,一名男子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张扬看www.hetushu.com得真切正是安达文。
梁柏妮道:“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跟着你了。”她说完转身准备上车,却想不到身后的雅美倏然伸出手去。一掌击打在她的颈后,梁柏妮连声音都未发出,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
张大官人沿着墙壁向上攀爬,他向李昌杰的藏身处做了个手势,李昌杰看得清楚,张扬先是做了个飞翔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外面,接着张扬指了指他自己的心口,然后又指了指里面。
雅美叹了口气道:“就这样放她回去,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岂不是全都败露了?”她在安达文的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杀她,至少现在不会,先把她抱进来,等会儿保安过来就不好了。”
梁柏妮摇了摇头,她望着安达文一字一句道:“我要和你离婚!”
安达文将梁柏妮放在沙发上,雅美一脚将刘明踹倒在地上,冷冷道:“你是谁?”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不由得暗暗心惊,两人显然对刘明产生了杀心,虽然刘明也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人物,可这厮也不该死啊!这个叫雅美的日本女人长相虽然清纯,可内心实在是歹毒的很,就算和黑寡妇相比也不遑多让。
雅美道:“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最近他的身体不好,一直都在北海道养病。”
张大官人刚巧在灯光的照射范围内,还好梁柏妮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安达文和雅美的身上,张扬赶紧退回到阴暗的角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今晚上过来就是为了看热闹。
张大官人没有看错李昌杰,李昌杰的确动了一些脑筋,给张扬耍了点心眼儿。不过虽然结拜之前抱有目的,可真正结拜之后还是觉得亲近了许多,张大官人嘴甜:“大哥,我年轻,以后有啥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多多指教。“
张大官人算是明白了,自己以为人家热情,以为人家感动,搞了半天谁都不是傻子,李昌杰对自己也不信任,居然想出了个结拜的主意,北韩有这个说法吗?
安达文道:“雅美,我有必要和山野先生见一面。”
安达文道:“我正准备跟她摊牌!”
李昌杰道:“我也去!”刚结拜,新鲜头没过去,热乎着呢。
李昌杰道:“她是你女人?”
雅美调转刀柄,砸在刘明的颈后,这动作她使得轻车熟路,一下就将刘明砸晕过去。
刘明刚想呼救,雅美手中一把明晃晃的断刃已经抵住了他的咽喉,压低声音道:“信不信我割断你的喉咙。”
张扬听到客厅内有了动静,沿着墙壁游移到靠窗的位置。
刘明吓得张大了嘴吧,半天没有合拢,雅美向四周看了看,确信没有其他人在,这才将刘明从地上拖起,用刀逼着他走入别墅内。
安达文道:“如果我说只是一个误会你相信吗?”
刘明拿捏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就住在这里,听到你们这边吵闹,所以过来看看什么情况,没想到……”他看了看雅美手中的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