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32章 飞蛾扑火

那指挥官顿时皱起了眉头,秦萌萌所穿的消防服才是罗永强的,可答应自己的却是另外一个,他大喝道:“你们给我站住!”
可就在秦振堂暗自发狠之际,警方已经有了张扬的消息,张大官人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失火现场,谁也没注意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现场军人、警察还有看热闹的人都不少,居然无人留意到他什么时候来的,究竟是从火灾废墟中冒出来的还是从人群中走出来的。
秦振堂道:“张扬,看在文家的份上我给你一个面子,现在你乖乖离开,我只当没看到你,如若不然……”
利用外交关系恐吓秦振堂只能起到短暂的作用,绝对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只要秦振堂抓住秦萌萌,就会有办法证实她的真正身份。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谁是你们内部的犯罪分子?我?还是这屋子里的某一位?对了,你是来找何雨濛的,何长安的女儿,可人家是美国人啊,你是军官,虽然我觉得你不怎么样,可你不能忘了,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国家形象,我不知道何雨濛犯了什么事儿,可你们这么一大帮军人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地来到这里抓人,请示过外交部没有?拜托你们动动脑子,抓人事小,可如果你们的行为影响到中美两国关系,那就麻烦了。”
秦振堂道:“怎样?里面有什么动静?”
“你……”
张大官人的确在消防车入水之后,带着秦萌萌顺利脱困,沿着河道潜泳到下游,确信周围安全方才爬上河岸。
两名消防队员伸手想要去营救,冷不防冲出一人,将两人的穴道制住,然后故技重施。把两名消防队员的防火服给扒了,张扬对消防队员显然要手下留情的多,他仅仅扒去两人的外套,然后将两人放在安全的地方。目前火势已经基本控制住,应该蔓延不到这里。而且用不了多久消防队员就会找到他们。
秦振堂接过电话和陈旋说了几句,他点了点头将电话交还给张扬,指着张扬道:“算你厉害!”
张扬让人将大门关闭之后,去地下室将秦萌萌请了出来,秦萌萌得知秦振堂上来抓她,也不禁有些慌张,她又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张扬,低声道:“扬哥,不如我出去见他,反正我现在的身份有些敏感,他不敢轻易动我。”
已经换上消防服冒充消防员的张扬和秦萌萌不慌不忙地走向消防车,秦萌萌稍稍有些紧张,她有些不安地向张扬望去,虽然只看得到张扬的眼睛,但是从他淡定自若的目光中秦萌萌顿时找到了安慰,心中忽然想到,只要张扬在她身边即便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又能如何?张扬的身上就是有这种奇异的魅力。
两人来到消防车前,以张扬的本意是想绕过消防车,然后趁乱离开这里,却没有想到那名负责现场指挥的消防军官对他们两人的举动产生了怀疑,他喝道:“罗永强!”
秦振堂的判断并没有错,但是他拿不出任何的证据,警方办事是需要证据的。
张扬道:“你指责我的事情有谁看见了?你有人证吗?有物证吗?”
秦振堂气得七窍生烟,噌!地一声就把手枪给拔出来了,他并不是真心要把枪口对准张扬,而是利用这个拔枪的动作去威慑对方。
秦萌萌道:“扬哥,停车,不要管我了!”
陈旋听完不由得头疼,这件事本不是什么大事,可何雨濛的身份是美国人,这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麻烦。张扬有句话没说错。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引起外交纷争,如果陈旋不知道这件事大可不闻不问。可张扬既然投诉到他这里,他就不能不说句话了。他让张扬将电话交给秦振堂,陈旋和秦鸿江早已认识多年,对秦家几个儿子都是熟悉的。
张大官人看到他拔枪,反应速度超出所有人的想像,冲上前去,啪!地一个大耳刮子就送上去了,这巴掌打得那个清脆响亮,几乎在场人都听到了,打得秦振堂原地转了一个圈,半边面孔都高高肿了起来。
秦振堂向赵全增道:“救火,注意从火场中出入的每一个人,绝不能放任他们逃走。”救火并不是主要目的,抓住秦萌萌才是他们的真正用意。
两人走入前方树林。张扬将消防服脱下,秦萌萌也学着他的样子脱去消防服,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因为完全湿透全都沾在身上,身躯曲线玲珑毕现。
张扬没有说和图书话,只是伸出手去默默牵住她的柔荑,一股暖流送入她的经脉之中,秦萌萌只觉得体内宛如春风吹拂,刚才的寒意顷刻间已经不见了踪影。
消防车失去了控制,沿着护栏歪歪斜斜地行进,摩擦出大片的火星和闪光,撞毁了桥梁的护栏,庞大的车身冲向水流湍急的百济渠。
张大官人点中秦萌萌的穴道,让她进入龟息状态,这样可以保证她暂时休眠,不至于被浓烟呛着。在纵火之前,张扬已经拨打了119,先报告了火警。
张大官人知道他在冲着他们两人喊,只是不知道对方喊的是自己还是秦萌萌,他也不知道身上的编号代表何人,秦萌萌是女声,如果开口必然暴露身份,眼前的情况下只有自己硬着头皮答应一声了,想到这里张大官人嗯了一声。
火警警笛声惊醒了京城不少熟睡的人们,有人从临街的窗口看到,两辆消防车在大街上并驾齐驱,以惊人的度疯狂行驶在午夜大街上。
那警察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大官人轻蔑地看了那张搜查令一眼,不屑道:“拿这张搜查令对我来说有个屁用,我又不是当兵的?“
又有两名消防队员架着一个剥光猪走出,秦振堂远远就认出那是赵全增,他慌忙迎了上去,两名消防队员将赵全增交给秦振堂手下的士兵,然后向消防车走去。
秦振堂利用这个机会已经驾驶着消防车追赶上来。
张扬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这栋别墅的主人是何雨濛,人家委托我代为照顾这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过来看看情况的时候,那个姓秦的就带领士兵把这别墅给团团包围了,他找我要人,要抓何雨濛,我跟他说何雨濛不在这里,可那孙子就是不信我,非得要强闯民宅,我气不过把他们赶了出去,我本以为他们是军人不会胡来,可没想到……”张大官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真是没想到这帮家伙人面兽心,冷血无情,竟然纵火烧房子, 求各位警官同志给我做主,他们这帮人根本就是谋杀啊!”
“不然怎样?”张大官人脸色骤然一变,如同笼上一层森寒的严霜。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望着秦振堂,用话激他道:“怎么?还想对我拔枪,瞧你那孬种样,借你一个胆子你也不敢。”
张扬环视四周道:“我想到一个下策!也许能够助你顺利脱困!”
张扬回身看了看身后道:“秦振堂不会善罢甘休,我看他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追赶上来,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秦振堂那边也现了这边的动静,慌忙带人围拢过来。
只有人为纵火才能让多个起火点同时燃烧。
张扬知道秦振堂肯定会展开搜捕。现在想要将秦萌萌送出京城并不是那么容易,而今之计不能急于将秦萌萌送出去,而是要找一个稳妥的地方先将她藏起来,张扬首先想到了香山别院。可他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他常去的几个落脚处别人都了如指掌。秦萌萌前往那边并不安全,文家那边也不稳妥,罗慧宁虽然给秦萌萌帮过忙,可是她的真正想法未必愿意介入秦萌萌的事情,秦萌萌现在的身份是美籍,送往美国驻华使馆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是他能想到,别人一定也能想到,如果秦振堂在前往驻华使馆的途中设下埋伏,恐怕不等秦萌萌走入美国驻华使馆就已经被抓。
秦振堂带来的士兵开着吉普车追了上来,秦振堂忽然转过身,他冲上了另外一辆消防车,车内的消防员显然不想将消防车交给他,秦振堂怒吼道:“给我滚下去,我要追击要犯,这是命令!”他连推带搡的将那名消防员赶了下去,开着消防车向张扬逃走的方向追击而去。
房间内突然变得一片漆黑,秦萌萌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娇呼。
秦振堂拔出手枪,率领六名士兵在后方足急追,他大吼道:“关门,关上大门!”
秦振堂望着百济渠咬了咬嘴唇道:“马上通知打捞!”
几名保安被水流冲倒在地。
枪声接连响起,消防车的右后轮被击中,车身剧震,张大官人咬紧牙关,死死把住方向盘,这次保证车辆没有侧翻,他怒吼道:“王八蛋,居然开枪!”
赵全增道:“有四个人说要离开,我仔细检查过,其中并没有何雨濛和姓张的。两人是何雨濛的保镖,另外两个是这里的保姆。”说到张扬赵全增也恨和-图-书得咬牙切齿,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张扬前往秦家讨要秦欢的时候,曾经一脚将赵全增踢飞,当着那么多士兵的面,让一向自诩功夫出众的赵全增颜面尽失,对付张扬他是无需动员的。
秦振堂真得有些发愣了,他得到消息。何雨濛就是秦萌萌。所以前来抓她,在他看来,秦萌萌在逃走之前曾经是军人,就算将她送上军事法庭也说得过去,可张扬却不吃他这一套,跟他歪缠胡搅,现在竟然拿出中美关系来恐吓他。秦振堂虽然心中已经开始犹豫,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表现出退缩,怒视张扬道:“让开!不然我先把你抓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那时快,张扬已经拉开了驾驶室的大门,上方的消防员还没有搞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就被张扬一把从驾驶座上拖了下去,重重摔倒在地上,秦萌萌从另外一侧登上驾驶室。
秦振堂和张扬已经不是第一次交锋,张扬的厉害他领教过,当然清楚如果硬碰硬发生冲突,自己十有八九要吃苦头,他向张扬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抽出一张盖有鲜红印章的搜查令,在张扬面前用力抖动了一下:“麻烦你看清楚,虽然我没必要跟你解释,可是我还是多说一句,军方办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秦振堂气得火冒三丈,张扬这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居然能够想出纵火制造混乱,趁机逃走的主意,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只要让我找到你,绝对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一声,他仍然没有退缩一步,拿起手机慢条斯理地拨打了一个电话。向秦振堂道:“看来咱们只有找外交部评评理了。”
消防车将吉普车撞得原地翻滚,幸好车内没人,否则只怕性命都保不住。
“他之所以留下更证明何雨濛就在别墅内,他不敢走,知道走了,我们就会进去抓人。”
张大官人才不管这么多,知道这是带着秦萌萌最后的脱困机会,如果被秦振堂拦住,等于前功尽弃。张扬开着消防车向秦振堂停在那边的军用吉普撞去,看到消防车来势汹汹,吓得车上的几名士兵全都跳了下去。
别墅内浓烟滚滚,他们虽然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可并不是消防专业,刚刚进入就被浓烟熏得睁不开眼,赵全增捂着鼻子道:“不要盲目进入,安全第一……咳咳……”
所以在秦振堂发觉别墅失火的同时,附近消防支队的官兵已经赶到了,他们出动了两辆消防车。
秦振堂一打方向,消防车向右侧贴近,狠狠撞击在相邻的消防车上。
秦振堂吼叫道:“你血口喷人!”
张大官人这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外交部副部长陈旋的办公室,陈旋听说张扬打电话给自己,虽然心底不爽这小子,可还是让人接了进来。
张大官人开着消防车向绿野王庭大门的方向全冲去。
秦振堂虽然退出了别墅,可是他并没有离开绿野王庭,而是让人将77号别墅层层包围了起来。
两人一起架起赵全增,向火场外走去。
张扬迅换上消防服,然后来到秦萌萌的藏身处,将另外一套消防服给她换上,又将她从龟息状态唤醒,指了指地上的赵全增,秦萌萌看到只穿着一条三角裤近乎全裸的赵全增不由得俏脸一热,自己的这个干哥哥真是会恶作剧,可她马上就明白张扬有张扬的道理。
张大官人当着秦振堂的面,将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这当口儿,秦振堂也来了,听到张扬侃侃而谈,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攻击自己,他走上前去怒道:“你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纵火,然后打伤了我们的同志,击倒消防员抢走了消防车,制造了一系列的混乱,现在居然还诬赖我!”
赵全增也非常勇敢,抢在消防队员进入火场之前已经率领四名士兵冒着大火冲入别墅内。
秦振堂虽然也这么想过,可他考虑的问题比赵全增要多,有些事是不能贸然去做的,张扬刚才利用外交部来给他压力,外交部副部长陈旋也给他打过了招呼,如果他仍然贸贸然闯进去,势必要将这件事的影响扩大,秦振堂明白自己前来的主要目的是抓捕何雨濛,而不是引起太多不必要的麻烦,他低声道:“先等一等,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怎样的花样。”秦振堂认为张扬在目前的状况下就算插翅也难以飞出自己的掌控之中,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多一和_图_书点耐心,绝不可轻举妄动,一旦出击就必然要抓住何雨濛,只要人被他抓住,他就掌握了主动。
张扬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步,低声道:“秦振堂不会就此罢休,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张扬道:“这帮混蛋休想抓住我们!”他猛打方向,车身撞向秦振堂控制的消防车,车身相撞发出蓬!地一声巨响,两辆车紧贴在一起,并驾齐驱冲向前方的百济渠。 ..
几十名消防队员的到来让现场顿时乱成一团,住在同一小区的业主也被这场意外惊醒,失火现场转眼间聚集了几百人。
周围几名警察面面相觑,谁也不相信张扬的话,不过抢走消防车那两个人全都穿着消防服,而且他们带着防毒面罩,谁也没看清这俩人的本来面目,所以没人能够确定刚才抢车打人的就是张扬。
张大官人理直气壮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抢了消防车?火灾发生之后,我一直都在等你们这帮人救我,这么小的火,你们救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没有人做出及时救援,等你们把火扑灭,我就要快变成烤猪了,所以我顶着烟雾到处逃,刚刚才逃出来。”
张大官人自然也留意到了这一点,看到秦萌萌曲线玲珑峰峦起伏的娇躯,心头不禁一热,不过这厮赶紧把脸转过去。以免秦萌萌误会自己对她产生了非分之想。
秦振堂下令手下士兵瞄准消防车的车轮射击,他虽然没有看清消防车内这两个人的面貌,可是他仍然可以断定里面坐得是张扬和秦萌萌无疑,只要将他们抓住,就是人赃并获。别的不说,单单冲着张扬攻击消防队员,强抢消防车就能将他定罪。
消防队员等到火势稍稍减弱,就有人进入,两两组合对里面的幸存者进行营救。
很快就有人现了一名赤裸的士兵,他们将那士兵扶起救了出去。
警察和消防官兵都感到纳闷,刚才他们仔细搜查过现场,并没有发现火场中还有人,这次的火灾将小楼烧了个干干净净,不过好在没有任何人伤亡,张扬现身之前,失踪人员一共有两名,一位是何雨濛,另外一个自然就是张扬。
秦振堂停下消防车,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几辆军用吉普车也来到消防车失控冲入百济渠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坠落的那辆消防车仍然没有完全没入水面,残存在水面上的只剩下一小截车尾,红色的灯光仍然在不停闪烁。
张扬的双目很快就适应了黑暗,他冷笑道:“秦振堂这个混蛋除了会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瘪三。”
又有子弹射击在消防车的后轮上,车身向侧方移动,撞击在大桥的钢铁护栏上,张扬本可以再次将车辆拉回来,可是他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放松了方向盘,一拳将前方的挡风玻璃击碎。
秦振堂忽然发现小楼的窗口透出亮光,他感到奇怪,他们已经切断了别墅的水电,可这亮光?没用多久秦振堂就做出了准确地判断,那是火光,绝非电光。
张扬开着消防车来到门前的时候,自动伸缩门已经关上了一大半,剩下的空隙根本无法让宽大的车身通过,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秦振堂,我操你大爷!”一边骂着,一边加大油门向大门冲撞过去,只听到喀嚓一声,大门被撞得四散纷飞,在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消防车成功冲了出去,拖着的水喉仍然在喷射水流。汽车的颠簸让水流射的方向变幻不停。
消防车在黎明时分方才被打捞上来,车内并没有人,警方通过分析得出了两种可能,一是车内人员双双溺水身亡,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在车辆入水后破窗逃出,从下游离开,在秦振堂看来,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无论他情愿与否。张扬都已经带着秦萌萌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绿野王庭的自动门刚才为了方便消防车出入是打开的,听到秦振堂的命令,保安赶紧关上大门。
夜幕降临,秦振堂仍然坐在军用吉普车内,负责在外面查看动静的军官赵全增来到车内向他道:“秦上校!”
赵全增吩咐下去之后重新回到秦振堂身边,低声道:“上校,为什么不冲进去将他们全都抓起来?”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故意放在腰间的手枪上,他是在提醒秦振堂,枪在我们手里当然是我们说了算。张扬武功虽然厉害,可他再厉害也厉害不过枪子儿,他们www.hetushu.com来了二十多个人,二十多杆枪,还会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张扬不成?
负责案子的警官问道:“张扬同志,你为什么要抢走消防车,攻击消防员和警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秦振堂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自从那四人离开之后别墅内再无动静,想不到张扬居然这么沉得住气。秦振堂必须要等待,他要抓的是何雨濛而不是张扬,只要张扬离开这里,他就会毫无顾忌地对这里搜查个遍。
秦萌萌道:“看来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心中暗暗歉疚不已,自己显然又给张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如今秦振堂将别墅团团围困,除了大门和后门外,再没有其他道路和外界相通,只怕今天是万难脱身了。想到这一层,她再次道:“扬哥,你走吧,我自己惹下的麻烦,我自己来解决。”
张扬道:“他既然敢上门来抓你,十有八九已经查到了你的真实身份,你只要出去,无异于飞蛾扑火,想逃出来就难了。”说到这里,张大官人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秦振堂想了想马上下了命令,他们进去的人不多,一共四个,可是退出来的却只有两个,包括赵全增在内的两个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火场,秦振堂的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
张扬道:“这别墅的水电是你切断的吧?你带了几十名当兵的过来,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别跟我说你是来散步的,秦振堂,你身为部队军官,滥用职权滥杀无辜,我警告你,今儿这事咱们没完!”他转向那名警官道:“我所说的全都是事实,这孙子带人纵火烧房,简直是目无法纪,是我军的败类!”
秦振堂想了一会儿方才对赵全增道:“让人盯住那四个,看看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秦萌萌叹了口气道:“如何离开?”
张大官人启动消防车,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消防车原地兜了一个圈,消防水喉拖着一股白色的水箭射向周围人群,十多名不及闪避的围观者被水流巨大的冲击力冲倒在地。
别墅失火了,火势蔓延得很快,几乎在瞬间整个小楼都燃烧了起来,三层小楼几乎在同一时间失火,这场火显然不是意外。
秦振堂怒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纵火?”
他这么一说,前方两人走得更疾,消防车前方的两名消防队员也察觉到不对,他们上前想要阻拦住张扬和秦萌萌的去路,张大官人知道身份已经暴露,当下再也顾不上隐藏行踪,一个箭步蹿了上去,伸手就将两名消防队员击倒在地,他沉声道:“上车,冲出去!”
秦振堂被他说得火起,大手落在腰间的枪柄上。
秦振堂嗷地一声将枪举了起来,马上有人将他的手臂拉住,谁都看出来了,张扬阴着呢,根本就是故意刺激秦振堂拔枪,秦振堂终究还是没有耐住性子,中了他的圈套。
秦振堂想了想道:“先断了他们的水电,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忍到什么时候!”
赵全增道:“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秦振堂被张扬问得张口结舌,他憋得满脸通红道:“我在追捕我们内部的犯罪分子。”
秦振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全增身上,他来到赵全增身边,看着这厮的狼狈相又是生气又是同情,赵全增手足酸软动弹不得,想要说话,可嘴巴偏偏又不出声音,喉头嗬嗬有声,目光拼命去寻找那两个消防队员。
两人来到河滩之上,此时已经是星辰漫天,秋风迎面吹来,秦萌萌受了冷水的刺激又被这冷风一吹。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张扬指着秦振堂的鼻子道:“我操你大爷,党给你发枪是让你对付敌人的,你他妈竟然把枪口对准自己同志,真不是个东西!”他转向周围警察士兵道:“你们都看清楚了,是他先拿枪要对付我,我是党员嗳,我还是国家干部,麻痹的,这狗日的敌我不分啊!”
赵全增道:“这个人真是一个麻烦!”
秦萌萌叹了口气,心中开始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听张扬的劝告,如今已经被人团团围困,想离开这绿野王庭恐怕是难于登天了。
秦振堂明白了,别墅内的这把火十有八九是张扬放得,他故意制造混乱,利用这场混乱带着秦萌萌逃走。
张大官人冷笑道:“秦振堂,我不是没给你面子,杀人不过头点地,今天我对你一忍再忍,你他妈私闯民宅抓人我不跟你计较,可你居然想把和图书我给害死,明明知道我在里面还公然纵火。”
两名消防队员看到前方白花花的一片,判断出是一个人的身体,他们顶着浓烟走来。地上躺着的是被张扬扒光的赵全增。
秦振堂一直都在关注着火场内的动静,看到自己的一名士兵被消防队员救了出来,身上的衣物被扒掉,他马上意识到张扬很可能换上士兵的衣服逃脱,向下吩咐,一定要严格盯住身穿军服的人。
秦振堂方面士兵驾驶的军用吉普车度虽然很快,但是他们不敢过于靠近那辆消防车,毕竟在车辆自重上相差太多,如果硬碰硬交锋,免不了车毁人亡的下场。他们巧妙地利用吉普车车身小巧灵活的优势,不时干扰消防车的行进路线,逼迫张扬不得不多次减慢行车度。
消防队接管了现场,两辆消防车开始救火,在救火的过程中他们现,别墅的水电全都被切断了,这件事虽然蹊跷,可是在当前的情况下顾不上多做考虑,灭火救人才是当务之急。
秦振堂道:“仔细盯住,绝不能让何雨濛离开。”
秦振堂极其断定地说道:“车内是张扬和何雨濛!”
秦振堂当然不会就此放弃,他说动警方,出动警犬,沿着百济渠一路搜索下去,终于在消防车落水下游五里多的地方发现了线索,警犬从林中找到了两套脱下来的消防服,至于人早不知去了哪里。
负责指挥这场救火行动的消防指挥官来到秦振堂面前,看到秦振堂的军衔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他向秦振堂敬了一个礼,很客气地让秦振堂将他的人退出来,这也是为秦振堂方面考虑,毕竟这场火来势汹汹,秦振堂方面的军人并非消防专业出身,如果盲目冲入火场很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负责处理这件案子的警官来到秦振堂这里了解情况。
赵全增点了点头,而后又问道:“如果张扬离开呢?”
张大官人想来想去,他在京城的几个朋友大都是官场子弟,无论将秦萌萌送到哪里都不稳妥,最后他想起了八卦门的史沧海老爷子,这位老爷子对他极其欣赏,而且史沧海和秦萌萌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利害关系,别人不会想到秦萌萌藏身在八卦门中,将她送到那里不失为一个绝好的选择。
秦振堂正要对手下做出冲入火场的决定,此时听到了消防警笛的鸣响,看到了全副武装的消防官兵进入现场。
赵全增又来到他身边例行报告道:“上校,里面仍然没有动静,我看他们今晚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常举动了。”
秦萌萌含羞挣脱开他的手掌,咬了咬樱唇道:“接下来我们要往哪里去?”
秦振堂道:“赶紧叫医生过来!”他并不知道赵全增是被制住了穴道。
“你什么你?想搜查这房子简单,你得请地方公安拿着正规搜查令过来,你弄那么一张破纸出来蒙谁啊?什么时候京城的事情全都归你们管了?什么时候你们这帮当兵的权力已经凌驾于地方政府之上了?”
张扬主动找到了负责这件事的警察。
赵全增没有退出来是有原因的,他进入火场之后现烟雾弥漫,就不敢继续深入,示意大家停下脚步。可就在他听到命令准备退出火场的时候,身后浓烟中突然探出一只手来,捂住了他的口鼻,将他拖入烟雾之中,然后对方照着他的面门蓬蓬就是两拳,打得赵全增眼冒金星,双目高肿,这下他更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了,不用问。打他的人自然就是张扬,张大官人今晚憋了一肚子火,也合该赵全增倒霉,打完之后点了这厮的哑穴将他放倒在地,即便是这样。张大官人仍然觉得有些不解恨,将他扒了个干干净净。
另外一名被张扬制住的士兵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黑暗中张扬笑了一声:“怎么?信不过我?”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秦萌萌的肩头道:“停水断电,反而帮了我们的大忙。”
秦振堂皱了皱眉头,心中暗忖,这张扬究竟在搞什么花样?他来此之前对这边的情况已经了然于胸,别墅内除了何雨濛和张扬之外只有四个人,现在这四个人全都离开,也就是说里面只剩下了张扬和何雨濛,他要玩调虎离山计?不对啊!单凭这四个人也无法将自己给引开啊!
张大官人全力控制住方向,方才没有偏离出道路。他在驾驶方面的水平显然弱于秦振堂,尤其是在驾驶消防车这种大型车辆方面缺乏经验。连续几次撞击,他都处于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