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36章 有完没完

周志坚的手已经落在枪套上了,怒视张扬道:“我看你敢袭警?”他也不是傻子,先给张扬扣上一顶大帽子了。
张扬停下脚步,那接待员快步走了过来,将一个信封交给他:“您的信!”
梁联合道:“柳丹晨失踪前已经有了身孕。”
周志坚瞪大了双眼,心说你可真不要脸。
床头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张扬的沉思,他看了看号码,却是国外来电,接通之后,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爸……哔哔……”大官人心头顿时热了起来,他马上判断出电话中是自己的儿子天赐,他语无伦次道:“乖……乖……”
周兴民看到这边的情况,两边他都认识,周志坚是他侄子,张扬是他下属,周志坚身穿警服显然不是来拜亲访友的。
张大官人这次看清楚了,这是一份化验报告,上面的名字是陈丹,检验项目是尿HCG,结果是阳性,张大官人顿时明白了,一定是柳丹晨做事不彻底,把这份化验报告撕了随手扔在了垃圾桶里,结果被办案警察发现了,于是人家拿出不怕脏不怕累的功夫,将这份东西拼接出来。
张扬停下脚步,有些生气道:“凭什么啊?有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张扬不露声色道:“来干什么?”
梁联合摇了摇头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张扬确认秦萌萌仍然好端端地藏身在史沧海那里之后,稍稍放下心来,这样看来头发和血迹很可能是属于柳丹晨的。不过对方为什么在信中称之为他的女人?张大官人实在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周志坚道:“做过的事情是瞒不住的。”
张大官人心说我袭警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多袭一次也无妨,正考虑是不是给这小子一个教训的时候,看到省长周兴民在省委秘书长阎国涛的陪同下朝这边走过来了,张大官人赶紧把刚刚伸出的巴掌放下。
张大官人不知道周兴民是不是在跟自己客气,等他跟着周志坚来到南栅分局,马上就明白了,自己一时半会儿可能走不了。
梁联合听出这厮在挖苦自己,咳嗽了一声道:“柳丹晨的案子我交给周志坚了,刚才傅海潮来我办公室是询问案情进展,他和柳丹晨是好朋友。”
张大官人道:“我有什么话对你说?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吗?”
张扬转过脸看着他:“梁局,您到底是凑巧好心送我一程呢?还是觉得没调查够,所以亲自上阵,给我来个连续审问呢?”
张扬切了一声,昂起头看着天空:“朋友?这两个字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的好。”
张扬道:“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就这么多。”
梁联合张大了嘴罢:“哎……”发现张扬也跟着傅海潮前后脚下楼,想必这小子生了自己的气,梁联合心头不由得有些郁闷,这件事又岂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他摇了摇头,干脆回办公室好好清理一下思路。
周志坚身边负责记录的女警员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周志坚不满地瞪了她一眼,那女警员赶紧止住笑声,心中却认为张扬说得在理儿。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来到副驾上坐下了。
张扬道:“没那习惯!”
张扬道:“这种风言风语蒙别人行,想蒙您这种明辨是非的政治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张大官人心说或许帮上一些小忙,这和不帮忙也没啥分别,不过以阎国涛的做事风格,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难能可贵,这都是人家看在自己岳父的面子上,张大官人连连道谢。
傅海潮道:“朋友!”
梁联合道:“你们省长岂不是周志坚的叔叔?”
张大官人道:“我说周警官,你要是和某位红颜知己想聊点悄悄话难道非得找个川流不息的大街?谁不得找个僻静地方?”
张扬道:“你有证据就说,我为人做事光明磊落,没什么好怕的。”
张扬道:“算了,你也不容易,当局长的连手下的小警察都管不了。”
周志坚怒道:“你给我站住!”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成眠,秦萌萌虽然被他成功营救出来,可毕竟仍然还在国内,一天不离开,一天就在险境之中,柳丹晨失踪、邢朝晖被杀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让高廉明过来,就是要跟秦家把事情闹起来,在张扬看来,秦家虽然恨极了秦萌萌,但是他们家仍然不敢将其hetushu.com中的内情公诸于众,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秦家做了缺德事,他们当然不会声张,这件事对秦萌萌而言也是一生恨事,她也不会说,至于张扬自己,更加的不会说,秦萌萌好不容易才从痛苦中走出,他又怎么忍心去揭开这道疤?
周志坚怒吼道:“你混蛋!别以为有文家给你当靠山,你就目空一切,既然有胆子做,为什么没胆子承认?懦夫!”
周志坚道:“这件事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
阎国涛笑了笑:“我可听说了你的不少事。”
前半句阎国涛听起来还像那么回事儿,可后半句他一听顿时又皱起了眉头,这小子绝不是个省心的主儿,一直都不是个省心的主儿。阎国涛道:“张扬啊,京城这个地方非常的复杂,凡事一定要谨慎。”话说到这里已经够了,阎国涛也不打算再说,说了也没用。
傅海潮和张扬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停车场,傅海潮开车来的,张扬没开车,刚才是搭警方的顺风车过来,现在回去没人送他,只能步行。
梁联合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说呢?”
张扬道:“你这么一说搞得好像跟我对不起你似的。”
张大官人的第二天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开始,南栅区分局的周志坚带领两名警察找上门来。
张扬笑道:“警察局怎么着?警察局是伸张正义的地方,不是诬赖好人的地方,懒得跟你废话,我走了,你叔叔还等我喝酒呢。”他起身就走。
张扬回到驻京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他问过洪卫东才知道周兴民已经离开了,张扬本以为周兴民要留下来和自己见上一面的,回头想想,今天周兴民邀请自己吃午饭可能只是客套,如若不然,他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张扬觉得周兴民做事有些让他看不透,周兴国既然知道周志坚针对自己,周兴民也应该知道,难道他对自己侄子的做法就没点反应?
张大官人笑道:“我清楚什么?我跟她清清白白的,你别怀疑我,给她送花献殷勤的也不是我,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不找傅海潮问问?要说名望地位人家可比我强多了。”
周兴民来到他们两人面前道:“怎么回事儿?”
周志坚道:“那就是没人证明喽!张扬同志,从你带柳丹晨离开,到柳丹晨失踪,目前为止我们所掌握的就是只有你跟她接触过,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可疑的人。”
张扬道:“辛苦了,帮我问候清姐,她方不方便接电话?”
梁联合道:“柳丹晨那事儿跟你有关系吗?”
周志坚强忍住没说他,总而言之今天还是把他给弄来了,既然来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凡事就得由自己做主。他稳定了一下情绪道:“那天你为什么要带柳丹晨离开?”
张扬道:“我说梁局,你跟我透个底儿,现在你们是不是把我列为重点嫌疑人啊?”
走入电梯,张扬拆开那封信,里面没有信纸,张扬扩开信封口向里面看了看,却见里面有一缕头发,不由得内心一沉,他向四处看了看,出了电梯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关上房门,这才将信封展开,发现其中还有一个纸条,上面打着一行字:“你女人在我手里!”
周兴民嗯了一声,他并没有接着问下去,走过张扬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早去早回,争取中午一起吃饭。”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对我采取强硬措施?”
周志坚又被他的话给噎着了,这货居然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话说他也不老啊!无论周志坚承认与否,张大官人和他叔叔周兴国结拜那是铁的事实,冲着这一点,人家的确长他一辈。周志坚好不容易才咽下这口气,扬起手中拼接的那份东西。
“威胁我?你要搞清楚,这里是警察局。”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郁闷啊,他原本以为那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想不到这厮阴魂不散又来找自己。
张扬道:“好说好说。”自从今天和周兴民见面之后,张大官人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对待周志坚这个讨厌的家伙居然也客气了许多。
张扬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怀疑我。”
洪卫东道:“阎秘书长说了,让你回来马上去见他。”
张扬道:“没关系,我跟她之间绝对是清白的。”
张扬道:“越想当好http://www.hetushu.com人,结果却两面不是人。”
阎国涛道:“你在京城呆了不短时间了吧?身为滨海市委书记你不打算管滨海的事情了?”
张扬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说完之后马上想起那边还是下午,不由得笑道:“我都忘了时差。”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走,可目前还走不开啊,前前后后我也在这里呆了快半个月了,真是有些烦了,可来到这里没完没了的麻烦。阎秘书长,你说是不是我这人好欺负啊?谁都想跟我过不去?”
周志坚被张扬说得满脸通红:“我是公事公办,没什么人情关系可讲,张扬我告诉你,你跟我说话最好客气点。”
安语晨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们。”
看到张扬进来,阎国涛拿起遥控将电视关了,拍了拍身边的沙发道:“张扬。过来坐。”
周志坚道:“了解情况。”
“你又知道?”
看来周志坚现在是一心盯住了自己,南栅分局的局长梁联合一如往前那样避而不见。
张扬道:“我怕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安语晨道:“他长得好像你。”
张扬道:“平安就好,平安就好。”说这句话的时候鼻子酸酸的,居然有些想掉眼泪,按理说自己也勉强属于硬汉一流的,可想起家人怎么就突然儿女情长了。
周志坚道:“我想你现在应该有话对我说了。”
张扬道:“看不出你还挺关心她,你是她什么人啊?”
张扬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了赵国强,毕竟赵国强在这方面经验比较丰富,赵国强听说他收到了这么一封奇怪的信,让他去找自己的老同学,西京分局刑警大队长于强华帮忙鉴定。
傅海潮道:“柳丹晨是因为什么失踪的,你应该最清楚。”
周志坚怔怔地望着张扬的背影,实在想不出应该怎样把他留下。
梁联合叹了口气道:“没关系最好!”
张大官人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有话。呵呵笑道:“我这人没心没肺,天大的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
张扬道:“阎秘书长,您放心,我争取尽快把眼前的事情解决,第一时间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去。”
张扬先笑着招呼了一声:“周省长,您来了!”
张扬道:“废话,我的种我当然听得出。”
傅海潮走在前面,知道张扬一直在后面跟着自己,心头多少还是有些警惕,这小子出了名的胆大,该不是要跟着自己悄悄打自己的黑砖吧,可这里毕竟是警察局,他张扬再大胆,也不敢如此。
张扬道:“反正我也说不清,你们也没证据抓我,我看所有一切只有等找到柳丹晨才能解释清楚了。”
周志坚极其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向周兴民道:“叔叔,我来找他回去协助调查。”
张大官人一听不由得有些火了,怒视周志坚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些不识好歹啊?我之所以不跟你计较是因为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张大官人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了,听得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好半天方才消化掉安语晨这句话的内容:“那啥,她们好吗?”
周志坚道:“据我说知,她和你的关系并不怎么样,而且不久前她还告过你。”
梁联合道:“可柳丹晨失踪之前,你的很多行为的确说不通,你不要说周志坚针对你,换成任何人也会把你列为首要的怀疑对象。”
张扬不耐烦道:“协助多少回了,别屁大点事就来找我,我哪有那么多时间伺候你们?”
“你……”
张扬道:“平海驻京办,我们省长还叫我中午一起吃饭呢。”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一点了,过了中午饭时了。
张扬拿起那封信看了看,上面没写寄信人,他向接待员笑了笑:“谢谢!”
张扬真的有些欣赏洪卫东了,能够在驻京办站住脚的人果然不简单,头脑真叫个灵活。
张扬道:“既然今天来了,我不妨再跟你说一遍,我和柳丹晨没什么大不了的矛盾,我当初还帮她治过腰上,你不相信可以去调查一下,她还去滨海找过我。”
傅海潮点了点头道:“看来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张扬道:“傅海潮,你想干什么我清楚,有种的话,自己放马过来,何必利用别人。”
张大官人道:“跟你客气?你他妈算个鸟毛?目无尊长的东西,信不信我hetushu•com抽你丫的?”
洪卫东道:“他们带着搜查令,要搜查你所住的房间。”
梁联合道:“你别激我,我工作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经过,现在我已经是风波不惊的心态了,要说周志坚,工作能力也是不错的,柳丹晨的案子他查出了一些眉目。”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看了张扬一眼。
梁联合提醒他道:“安全带!”
两人聊了许久,张大官人方才放下电话,坐在床上懵了足有半个小时,方才意识到自己又当爹了。一儿一女,人生开始变得越发圆满了,他忽然又想到了楚嫣然,这些事应该如何向嫣然解释?怎样让她接受自己的到处播种遍地开花,大官人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呆呆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多情真是烦恼啊!”
周兴民嗯了一声,那边周志坚也叫了声叔叔。
张扬道:“你的话高深莫测,我理解能力不行,听不懂。”
张扬只能把安全带给扣上了:“梁局,怎么自己开车啊?你手下这么多人,这么点小事何必要亲自动手?”
张扬安排高廉明在平海驻京办住下,来到驻京办的时候刚巧看到洪卫东在那里忙着张罗,看到张扬和高廉明进来,慌忙笑着迎了上去:“张书记,我正找你呢。”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完了,柳丹晨这下事情败露了,要是传出去你的yu女形象一去不复返了,他表面上却平静如常,反问道:“人家怀不怀孕是人家的私事儿,什么时候你们公安局改计生办了?”
那边传来安语晨的笑声,她很快拿过电话,柔声道:“你听不听得出是谁?”
张扬道:“路是你们家的?你能走我不能走?”
张扬摇了摇头:“你少卖点关子行不行?有话快说,你叔叔还等我吃饭呢!”
阎国涛笑道:“你小子少给我带高帽,我算什么政治家,其实别人说你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可毕竟有人相信你说是不是?万一这些风言风语传到宋书记耳朵里,他未必会高兴吧?就算宋书记无条件相信你,可这些闲言碎语传多了对你不好,对宋书记的影响也不好吧?”阎国涛说得虽然委婉可是暗藏机锋。
傅海潮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梁联合道:“你别误会,我明天就去云安省开会,离开这些麻烦事越远越好,咱们好歹是朋友一场,就算你心里不这么想,我还是把你当朋友。”
张扬没说话,等着梁联合接着往下说。
阎国涛道:“年纪大了睡眠越来越差,反正是睡不着,喝点也无所谓。”他打量了一下张扬,意味深长道:“不像你们年轻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吃得香睡得着。”
傅海潮微微一笑:“我要走了!”
张扬道:“聊天啊,她说心里闷得慌,让我带她去郊外走走,所以我就开车带她离开了,我们聊得还很投机。”
张大官人和他对视着,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不屑。
梁联合看到张扬突然现身,笑容不由得变得有些尴尬。
周志坚道:“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不排除我们这样做。”
周志坚道:“我现在把当天的情况再问你一遍。”
周志坚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跟他过来的一名警察道:“张扬同志,我们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傅海潮缓缓转过身去,盯住张扬的双目。
傅海潮拿出手机拨出一个老友的号码:“亚辉吗?我是海潮,我给你提供一则新闻……”
周志坚道:“我记得几年前曾经有个案子,一个有妇之夫因为耐不住寂寞和一位女下属发生了婚外情,后来这位女下属不小心怀上了他的孩子,这个男人有地位有声望,他想让情人打掉这个孩子,可是那女的坚决不同意,于是这个男人为了维护自己的生活,一不做二不休杀掉了他的情人。”
张扬道:“我知道。”
洪卫东找张扬也不仅仅是为了讨好他,又道:“周省长来了。“
张大官人这次还真听话,停下脚步,盯住周志坚道:“今儿的事情,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小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你不懂的话,回去多请教请教你们家长辈。”
张大官人虽然不喜欢阎国涛的说话方式。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是实话。自己在京城中搞风搞雨。真要是得罪了某位重要人物,人家不但恨他张扬。搞不好连他背后m•hetushu.com的干爹岳父全都给捎上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眼前这局势,你不犯人,人家也得犯你,不是那谁说过一句话来着,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老子就是要进攻,打得你无招架之功,你丫连招架都顾不上了,那还顾得上攻击我?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一脸的笑容:“阎秘书长,您的意思我懂,您放心,我一定低调做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张大官人的确没说谎话,可周志坚却一千个不相信,他继续追问道:“就算你说得是实话,可从你带柳丹晨离开京剧院,到你送她返回住处,期间一共相隔了三个多小时,这段时间,你带她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
“别你你你的,我说周志坚,你肚子里那点小九九我全都清楚,我不妨把话撂在这里,柳丹晨失踪我也很遗憾,我也很关心,但是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你们口口声声说她被绑架,我看这件事未必是绑架,也许她因为害怕周围舆论选择逃避呢?你们公安查案的确够用心,可我希望你们用心的同时也多为人家考虑考虑,柳丹晨是个公众人物,人家还没结婚,有些事还是不要往外乱说。”
梁联合笑得非常牵强,他岔开话题道:“你去哪里?我送你。”
洪卫东笑道:“我可不敢吩咐你。”他先和高廉明握了握手,省公安厅厅长的公子他当然认识,张扬让他先给高廉明安排房间。
张大官人心中一惊,他首先想到的是秦萌萌,拿起那缕发丝,抿了抿嘴唇,单从头发上他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将纸条反转,看到纸条上有一滴血迹。
洪卫东让手下人带着高廉明先回房间,自己则陪着张扬向他所住的房间走去,等到四下无人方才道:“今儿下午有警察来了。”
张扬一边想一边走向电梯,前台的接待员看到他招呼道:“张书记!您留步!”
周志坚道:“你怕啊?”
张扬望着傅海潮道:“看来那帮警察受到了你的不少影响,我现在懂得什么叫贼喊捉贼了,说我的时候,你自己不脸红吗?”在张大官人看来柳丹晨怀孕这件事上傅海潮存在着很大的嫌疑。
张扬听闻周兴民来到京城心中一怔:“他住在哪个房间?”问完之后又觉得有些多余,周兴民家在京城,他来这里的时候从不在驻京办留宿。
果然不出张扬所料,洪卫东答道:“他住在家里,不过阎秘书长也一起来了,他就住在这里608号房。”
阎国涛道:“这样最好,真要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你跟我直说,我或许能够帮的上一些小忙。”
张扬充满嘲讽地看着周志坚:“还别说,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你少在这儿指桑骂槐,没那必要,我这人不怎么会拐弯,你是不是怀疑柳丹晨怀孕跟我有关系?”
傅海潮唇角露出一抹笑意,转身上了他的黑色路虎。离开南栅区分局大门的时候,从反光镜望去,张扬逆着风一步步在后面走着。
张扬道:“得,你是坚决把我当成坏人了,有证据吗?有证据就抓我,没证据我走了,我没兴趣跟你谈,还有,你给我记住了,话不能乱说,要是因为你不负责的言行给我造成了任何不好的影响,我饶不了你。”
“周志坚去驻京办找我也是你的主意?”
梁联合道:“我也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吧?”
周志坚道:“我找你来,还是为了柳丹晨的事情。”
安语晨小声道:“母女平安,不过那丫头早产了二十多天,所以放在暖箱里。”
安语晨道:“明天我让她打给你,她今天好辛苦。”
张扬道:“找我有什么吩咐?”
张大官人笑了两声,看着周志坚道:“看在兴国的份上,我不跟你这小辈一般计较。”他说完转身就走。
张扬来到外面,他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选择前往楼上局长办公室去一趟,他要找梁联合说几句,这梁联合也忒不够意思,表面上跟自己称兄道弟,可他手下周志坚处处在针对自己,他居然听之任之,就算你有苦衷不想管也总得吭一声吧。
周志坚道:“张扬,你还有事情瞒着我们吧。”
周志坚也看到那边来人了,周兴民是他叔叔,他远远就认出来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发现周志坚正在有意识地激怒自己,环视周围,这里是南栅分局,如果自己控制不住火气,发作起来,只怕就被别人抓住了http://www•hetushu•com把柄,周志坚不是冲动,他在设圈套啊,混小子,看来也有几分道行啊!
张大官人来到分局门口的道路上,伸出手拦车,不知是不是出租车对公安局都有些避讳,十多分钟居然没有拦到一辆,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呢,正不耐烦的时候,梁联合的警车开了出来,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落下车窗道:“上车!”
既然阎国涛说过这样的话,张扬也就不用顾忌打扰他休息了,来到阎国涛的房间,发现阎国涛并没有睡,一个人留在房间内看着电视。
张大官人知道他为的是这件事,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该说的我都说,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今天太晚了,等明儿一早我去打个招呼。“
张扬来到局长办公室前,刚巧房门打开了,一名男子从中走了出来,梁联合笑着送了出来,那男子正是傅海潮。
周志坚的表情充满了得意之色,他扬起那份化验报告道:“根据这上面的日期和编号,我们找到了这家医院,调出了当天陈丹所有的化验结果,像柳丹晨这样的明星走到哪里都会让人印象深刻的,当时接诊的女医生从照片上认出了陈丹,她怀孕了!”
安语晨道:“清姐生了!”
张大官人在办公室坐下,看了看四周道:“今儿是了解情况呢还是正是审讯?”
张扬道:“怀疑什么?怀疑我和她的失踪有关?怀疑我把她给藏了起来?”
傅海潮道:“柳丹晨已经失踪三天了,如果你知道她的下落,希望你说出来。”
梁联合眼角瞥了张扬一眼:“关于柳丹晨那件事,你好像还有不少隐瞒吧?”
张扬和于强华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当初在香山别院门前发生凶案就是于强华负责,是他帮助自己洗脱了嫌疑,张扬并没有将信的内容告诉于强华,只是让他帮忙鉴定下血迹和头发,然后将结果传真给赵国强,由赵国强在北港那边进行排查。于强华冲着赵国强的面子欣然应允,他答应张扬,一定尽快将分析结果传真给赵国强。
周志坚以为张扬是气极反笑,可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张大官人看穿了他的心思,想要激怒我,想我在警局闹事,从而抓住我的把柄,采取进一步针对我的行动,没那么容易。
梁联合道:“带上,报警声响得闹心。”
张大官人笑道:“没事儿,跟大侄子闲聊几句。”
张扬走了过去。看到阎国涛茶杯里的浓茶,笑着提醒道:“阎秘书长,晚上喝浓茶不利于睡眠啊。”
张大官人笑道:“你能不能有点新意,我跟你说过了,当时不是我要带她离开,是柳丹晨求我带她离开,她晕倒了,不想去医院。”
张扬道:“是,今儿周志坚当着他叔叔的面把我给请过来了,周省长还不知道我犯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呢。”
傅海潮来到车前停下脚步,平静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周志坚道:“张扬同志,你最好跟我们走一趟,这里是平海驻京办,我想你也不想造成太大的影响吧?”
张扬早就知道柳丹晨怀孕的事实,他当然不会揭穿这件事,歪着脑袋盯着那张拼图看了一会儿道:“这人我不认识。”心说陈丹,柳丹晨啊柳丹晨,你也换个有创意的名字,这么精明的丫头怎么就这么马虎,我不忍心坏你清誉,现在只怕是纸包不住火了。
张扬道:“我跟这事儿没关系!”
“有什么人看到,谁可以证明?”
周志坚道:“柳丹晨已经失踪三天两夜了,我们出动了这么多的警力到现在仍然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你说事情不是你做的,可是我希望你能够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这有助于我们尽早破案。”
周志坚拿出一份用胶带粘起的东西,张扬伸手想去拿,周志坚却又将那东西放了下去:“知道这是什么吗?”
张扬道:“她告我就证明我们关系不好啊?你什么逻辑?到底是年轻人,你知道什么叫欢喜冤家吗?女人嘴上说恨你讨厌你,说不定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呢。”
张大官人双手交叉在一起,翘着二郎腿,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洪卫东道:“您放心,我没让他们得逞,随便指了个房间把他们糊弄了过去。”
张扬压根没看他,目光落在傅海潮的身上,咧开嘴笑道:“哟嗬,巧啊,原来梁局有贵客要招待,我就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