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39章 侠骨丹心

秦鸿江在乔老面前只有挨训的份儿,他连连道歉道:“乔老,您放心,我回去一定狠狠教训这小子。”
“你配吗?你只不过是一个罪犯而已!”秦振堂冷哼一声,转而向八卦门的弟子道:“所有不相干人等全部退下,不然会追究你们的包庇罪。”
张扬道:“法理不外乎人情,而且你跟一个无辜的女人较什么劲?”
八卦门众弟子护卫着张扬来到大门外,眼前的局面让众人不由得一惊,近一百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呈扇形排开,枪口瞄准了大门处,现场指挥的人是秦振堂。
邱洪喜颤声道:“冷静,大家都冷静,先放下枪再说……”刀枪无眼,真要是打起来,谁知道会误伤哪个,邱洪喜可不想死。
史沧海怒吼道:“谁不听话,谁就再也不是我的徒弟,英豪,你先退下!”
史沧海怒道:“什么意思?你来抓入室盗窃还是来查户口,我说她是我孙女儿就是我孙女儿。”史沧海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张扬送来的女孩子叫何雨濛,还是一个通缉犯。但是老爷子答应人家的事情,无论怎样都得去办,他才不管何雨濛做过什么,这并非是因为老爷子是非不分,而是因为他相信张扬,相信张扬不会坑害自己。
“你说!”
史沧海道:“徒弟们,围住他们,不能让他错上加错。”他一边说话一边朝张扬眨眼睛。
秦振堂怒吼道:“张扬,放开邱洪喜同志,你不要一错再错。”
史沧海抓住秦萌萌的手臂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双目迸射出震慑人心的光芒,他一字一句道:“想从我八卦门拿人,需要先问问我这个老头子!”
史沧海却摇了摇头道:“张扬,今天我不能听你的,你把人完完整整的带到了八卦门,我就得把人平平安安的给你送出去,武林中人,一诺千金,我活了一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但是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朋友的事情,你把这姑娘送来,我不问她的来历,因为我相信你的人品,你拜托我的事情不会有错,老头子但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他们从我手里把人带走,谁想抓这丫头,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
史沧海看到眼前情景,心中又是感叹又是担心,他当然知道张扬不想牵累他们。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道:“乔老,给您老人家添麻烦了。”
邱洪喜笑道:“有些人现在也只能逞口舌之快了。”
所有人都是一怔,再看秦萌萌的一双眼睛看着的正是秦振堂。
“刚才我跟您老说过的事情,还望您为我保守秘密。”
乔老面露不悦之色:“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张扬道:“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她是个好人,现在有人要陷害她,绿野王庭的那场火灾是有人纵火,那些人的背景及其强大,他们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你难道看不出这其中存在着问题吗?”
于强华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现在我们内部已经分发了她的资料,你这是让我徇私枉法啊。”
邱洪喜看到眼前场面,也不禁内心一颤,他大声恐吓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是聚众闹事,这是要造反吗?”
史沧海不由得一惊,张扬这小子真是胆色过人,不但夺了警察的枪,还制住邱洪喜当人质。
史沧海面露不悦之色,一派宗主不怒自威道:“那还能有错?”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在秦萌萌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身上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仍未止住的鲜血沿着他的右手不停滴落,张扬道:“痛快!我倒要看看,今天那个不要命的敢把萌萌带走!”
张扬道:“于大队,你这话我倒有些不明白了,何雨濛是个美籍华人,她没有什么犯罪记录啊?我是她朋友,我可以证明。”
秦萌萌含泪道:“谢谢乔老。”她知道如果再不将所有实情说出,不但自己要蒙受不白之冤,还会连累张扬和整个八卦门。
于强华的目光却锁定了刚刚开枪的方向,他认出那名军人,正是秦振堂的好友赵全增,从刚才的情况于强华已经可以断定,赵全增的那一枪绝对是奔着杀掉秦萌萌的目的而去,既然秦萌萌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她是秦振堂的妹妹,究竟是什么事才促使赵全增非要杀她不可?秦萌萌刚才的话似乎在暗示她知道秦家的一些秘密。要说秦萌萌杀死大哥秦m.hetushu.com振东一案,当时曾经轰动京城,难道这其中存在着很大的隐情?于强华越想越是奇怪,他悄悄向手下道:“给我盯住赵全增,就是刚刚开枪的那个,只要他再敢有任何的动作马上将他拿下。”
现场武警一拥而上,手中枪指向张扬和秦萌萌,局面已经完全在秦振堂一方的掌控之中。
秦振堂向史沧海道:“八卦门的所有人听着,马上离开现场,不然会以同谋罪起诉你们。”
张大官人呵呵冷笑,他并不是生于强华的气,于强华毕竟是职责所在。
史沧海将乔老请入自己的小院,张大官人也没去医院,自己弄点金创药涂抹了一下就完事,又帮秦萌萌处理了一下伤口,两人来到乔老面前。
听到张扬的这句话,秦萌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串一样落了下来,她没有出声,右手贴在自己的心口之上,然后指向张扬,嘴唇无声变换着口型。
于强华很给张扬面子,走了过去,两人来到偏僻处,张扬道:“今儿你是来抓贼的,既然贼已经抓到了,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秦振堂正在奇怪,赵全增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开枪的时候,那辆军用越野车已经经过了他的身边。
于强华一听他的话也火了:“秦振堂,你什么意思?今天的局面是谁造成的?”
邱洪喜哈哈笑道:“张扬同志,我们今天做足了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他凑到张扬耳边,低声道:“外面有二百名武警战士,你最好配合点。”
秦萌萌道:“乔老,我父亲是何长安。”
于强华惊声道:“张扬,你不要胡来,外面有几百名武警。”从这一点上看,于强华对张扬还是不错的,他担心张扬这样下去,可能会走上绝路。
此时周围的院墙上突然出现了几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警,他们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了张扬和秦萌萌。
说话的时候,张扬的身躯宛如豹子般向他蹿了过去,邱洪喜看到张扬速度奇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眼前,他慌忙举起手枪,身旁的两名警察也慌忙举枪,他们并不是真心想要射击,所以一起喊道:“站住……”
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从此起彼伏的警笛声就已经知道前来的警车不在少数,张扬的脸色变了。
秦振堂道:“你没资格知道!”
张大官人这会儿已经自行止血,他是皮肉伤,没有伤及内脏,血流的虽然多,可他那身子骨也没什么大碍。
史沧海发话道:“全都给我退下!这是我的事情,你们都不许插手!”
乔老道:“你不用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原原本本的跟我讲清楚,我给你做主!”
于强华道:“老先生,她是您的孙女儿?”
秦振堂大声道:“乔老……我……”
秦鸿江心中明白,乔老是护定了张扬,不由得暗叹,臭小子啊,你惹什么人不好,非得去惹张扬,这下把人家背后的靠山都引出来了,这次恐怕惹下大麻烦了。
史沧海环视周围院墙之上,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张扬虽然厉害,但是他还要照顾秦萌萌,纵然他有通天只能,也不可能在这么多枪口的瞄准之下将人安安全全的带走,他眉头一皱,心生一计,大声道:“张扬,你这样做不是办法,快放开邱警官。”
于强华道:“面子再大大不过法理!”
周围警察谁都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于强华大声道:“大家让开,千万不要被误伤了。”
秦振堂被乔老冷落,被史沧海痛骂,不过他也不敢有任何发作,恭敬道:“乔老,我们正在抓捕犯人。”
秦鸿江刚刚听到这件事被吓了一跳,他意识到儿子可能惹了一个大祸,本来正在军委开会,顾不上解释就驱车赶来,见到乔老第一句话就是:“乔老,我教子无妨,请乔老责罚!”先把自己的态度给表明了。
乔老向秦萌萌道:“你是哪家的丫头?”
张扬道:“我了解,我也相信你的为人,你是个维护正义的好警察,可是你根本不了解情况,你知道谁是忠,谁是奸?”
吓得那帮武警呼啦一下全都散到了一旁。
乔老道:“党给你们发枪,不是让你们用枪口对准自己人的!”他向宗盛道:“我暂时不走了,给秦鸿江打个电话,我http://m.hetushu.com倒要问问,这究竟是谁的主意?”
秦萌萌知道她必须要说,也许今生再也没有向张扬当面说这句话的机会,无论他怎样想,她都要说。
八卦门下的众多弟子更是大惊失色,史英豪惊声道:“爸!”虽然八卦门门下弟子众多,可是公然对抗警察的事情从未干过。
于强华叹了口气道:“张扬,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你,不过我会跟进这件事,只要她是清白的,绝不会蒙受不白之冤。”
史沧海带领一帮弟子们团聚在他们的周围为张扬和秦萌萌护法,嘴上还不停叫嚷着:“快把邱警官放开。”
越野车在现场停下,首先下来的是司机,然后他拉开车门,从车内下来了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是德高望重的乔老。乔老对眼前的局面似乎熟视无睹。望着史沧海道:“老史,你请我喝茶需要摆下这么大的阵仗吗?”
秦萌萌扔下手枪,缓步向他们走去,张扬想要阻止她,伸手去抓她,却看到东南角的围墙光芒一闪,心中暗叫不好,此时子弹瞄准了秦萌萌的心口射去,张大官人再也顾不上身边的邱洪喜,扔下他,合身向秦萌萌扑去,子弹从张扬的右肩射入,穿透他的肌肉,擦着秦萌萌左肩的肌肤飞掠而过。
秦萌萌道:“我就是秦萌萌,秦振堂是我三哥,秦鸿江是我父亲,今天我三哥带着这么多人过来,全都是针对我,说起来是我们自己的家事,对不起,让大家费心了,连累大家了!”她说到这里,向史沧海老爷子深深一躬。
史英豪第一个拦在父亲面前,八卦门数十名弟子呼啦一下全都冲上来了,将老爷子护在垓心,齐齐大吼道:“谁他妈敢动师父,我们就跟他拼了!”
这一声三哥却喊得秦振堂心惊肉跳,他没想到秦萌萌会突然承认自己的身份。
张扬笑道:“老子不怕,自打老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想活着回去!”枪口向前用力一挺,怒吼道:“跟我乖乖的走!”
向来为师命是从的弟子们这会儿不听话了。
张扬一听顿时火大了:“于强华,你这是不给我面子。”
邱洪喜心中这个怒啊,史老头啊史老头,你这根本是和张扬狼狈为奸,你他妈是坑我啊!他此时的心中恐惧更多于愤怒,脸上已经被吓得毫无血色,枪口抵在太阳穴上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向张扬道:“张扬,你犯法了!你这辈子完了!”
张扬还没说话,秦振堂已经抢先道:“乔老,他们两个就是我们要抓捕的犯人。”
邱洪喜打了一个冷颤,秦振堂对张扬的仇恨他是知道的,张扬所说的绝非没有道理,如果秦振堂真的铁了心要对张扬和何雨濛下手,那么自己活下去的机会简直是微乎其微,想到这里他腿都软了,现在连他都不想八卦门的这帮人离开了。
八卦门弟子纷纷叫道:“快放开邱警官。”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大门口移动。
此时秦鸿江匆匆赶到了,乔老让秦萌萌暂时回避,单独接见了秦鸿江。
史沧海没好气道:“这样的龟孙子谁敢认啊?”他毕竟是武林中人,说话肆无忌惮,刚刚秦振堂叫了声乔爷爷,岂不是连乔老也骂进去了。
于强华道:“我会查清楚。”
秦萌萌看到眼前一触即发的局面,内疚不已,所有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张扬为了她如今不惜背负犯罪之名,八卦门上下也为她可能要承受一场无妄之灾,她不能任由情况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她扬声道:“三哥,你是不是真的很想我死?”
张大官人虽然嘴上不说,可内心却是如同火焚,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这边还没有给秦萌萌安排好离去的妥善方法,居然就遇到了那么一桩倒霉事。
邱洪喜看到外面这么多的自己人,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向张扬道:“你还是放开我,争取宽大处理吧。”却不知道他的心理战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用。
史沧海和张扬半个小时后赶到八卦门,来到门前看到外面停着一辆警车,并不像兴师动众的样子,张扬暗自松了一口气,或许情况没有他想像的恶劣。
于强华来到秦振堂身边,低声道:“不能太过强硬,真要是引起大规模冲突,恐怕对谁都没有好处。”
乔老道:“你的义妹想必也不会有错,走吧,上我车,我先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扬道:“和_图_书小人得志!”
邱洪喜看到张扬,面露得意之色,他点了点头道:“张扬同志,咱们又见面了。”刚才在电话中已经证明,于强华方面已经找到了何雨濛,他心说你张扬现在还能有什么话说?不是说何雨濛被烧死了吗?跟我们警方撒谎,居然还要起诉我徇私,现在把柄在我手里了,我至少要告你个妨碍公务。
谁都没有想到秦萌萌会突然承认自己的身份,张扬顿时猜到秦萌萌想干什么,慌忙制止她道:“萌萌,你放心,有我在,一定能带你离开!”
秦振堂却做了个手势,所有武警端起枪瞄准了他们。
张扬拥抱着秦萌萌摔倒在地上,现场一片慌乱。
于强华大声道:“不要开枪,我们的人在他们手上!”于强华这样喊从某种意义上更是为了保护张扬,虽然他对张扬的做法并不认同,但是张扬的忠肝义胆是让他佩服的。
于强华并没有想到形势会演化得如此严峻,他向邱洪喜小声道:“老邱,是不是有点兴师动众了?”
张扬向秦萌萌微笑道:“别怕,一切都有我在!”
秦振堂一听傻眼了,乔老竟然要把张扬和秦萌萌带走,那岂不是意味着烧熟的鸭子又飞了?秦振堂这小子也实在有些不够聪明,他上前道:“乔老,他们都是很危险的罪犯……您……”
史沧海却瞪了儿子一眼,心中暗骂,老子在这里,你小子也敢自称老子,不过对儿子关键时刻表现出的血性也是欣赏不已。
秦振堂看了他一眼,在他眼里于强华只不过是一个小警察而已:“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要向罪犯低头吗?”
张扬向他道:“邱洪喜,你以为姓秦的当真想救你?他恨不能借着这个机会把我和何雨濛两人全部杀掉,至于你的死活,你觉得他会在意吗?”
秦振堂怒道:“就是因为你们这帮警察办事不力,所以才造成了眼前的局面。”
乔老道:“你们先出去!”他指了指秦萌萌道:“你留下。”
史英豪看到警察用枪瞄准了父亲顿时火了:“老子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爸!”
史英豪回头望着父亲,可是在父亲的逼视下,他只能点了点头,奉劝师弟们退到两旁。
张扬根本没有想到乔老会在这里出现,从一开始他都没想向乔家和文家求助,听到乔老开口的第一句话,张扬顿时明白了,一定是史老爷子跟乔老打了招呼,虽然两位老爷子平时很少联络,但是从乔鹏飞拜史沧海为师就能够推测出两位老人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于强华从警这么多年从没有遭遇过今天那么复杂的局面。
秦萌萌心中一宽,有乔老这句话,就意味着事情峰回路转,只要他愿意出面,料想秦家也不敢继续为难自己。秦萌萌道:“乔老,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于强华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尽量避免流血冲突,解决问题要讲究策略。”
张扬道:“那只是你们说的,秦振堂想借着这个机会杀人灭口,我要是不这么干,难道要束手待毙?这叫正当防卫。”他用枪一抵邱洪喜的脑袋,大吼道:“秦振堂,让你的人全部都把枪放下。”
秦振堂看到乔老出现,一颗心怦怦直跳,乔老虽然隐退,可是他的地位又岂是父亲能够相提并论的,就算父亲在乔老面前也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更何况自己这个小字辈。慌忙走过去问候道:“乔爷爷,您怎么来了?”
于强华道:“算不上太严重,老爷子刚刚说她是您的孙女儿,可是整个八卦门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认识她,我们一起来的警察中有人对她有印象,发现她和最近我们要找的嫌犯何雨濛长得一模一样。”
乔老脸色猛然一沉,冷冷道:“宗盛,下了他的枪!”
张扬读懂了,她在说得是我爱你!
在德高望重的史沧海面前,于强华表现得相当客气,他微笑道:“史老先生,您先看看丢了什么东西。”
乔老的目光望向张扬道:“这不是张扬吗?人家抓犯人,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真是哪里就有你,你难道不怕别人把你当犯人一样抓起来?”
史沧海道:“我本来是想请您喝茶,可谁想到突然这么多人上门闹事,我这张老脸可是黯然无光啊。”
邱洪喜被他喷了一脸唾沫,讪讪走到一边,向于强华道:“于大队,何雨濛在哪里?”
于强华拿起对讲机让里面的人出来,m•hetushu.com很快就有警察带着秦萌萌走了出来。
身边司机宗盛点了点头,上前去,一把就将秦振堂的手臂给拧住了,将他的配枪给下了,怒视周围武警道:“都站在这里干什么?”
史沧海道:“我孙女儿没事吧?”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老爷子侠肝义胆,发生了这种事,他丢什么东西都不要紧,最害怕的就是有负张扬所托。
秦萌萌快步走了过去,按照张扬的吩咐捡起了地上的两把手枪,其中一把递给了张扬,张扬掉转枪口抵在邱洪喜的太阳穴上,冷冷道:“全都给我退下。”
秦萌萌握着另外一把枪和张扬背靠背贴在一起,警惕着后方的动静,小声道:“扬哥,你这是何苦?”
看到警车上写着西京分局的字样,张大官人不由得一喜,如果是于强华那倒不错,毕竟他和于强华是老相识,而且于强华还和赵国成是老同学,想必事情要好解决的多。
那边邱洪喜已经率先反应了过来,手下警察齐齐将手枪拔了出来,枪口瞄准了史沧海。
张扬道:“于大队,你过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于强华道:“张扬,你大概不了解我。”
史沧海虎目圆睁,威风凛凛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武林中人怎能见死不救,现在你们自己的人被抓了,我们帮忙救人,有什么不对?”老爷子毕竟见多识广,转守为攻。
邱洪喜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了罪?”
张扬道:“她是我义妹!”
秦萌萌终于下定决心,将既往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向乔老说了一遍,说到伤心之处不禁痛哭流涕。以乔老的镇定功夫,听到最后也不禁勃然大怒义愤填膺,他重重在茶几上拍了一记道:“这个秦鸿江也当真混账,孩子,你放心,这件事我为你做主!”
邱洪喜道:“于大队,你不清楚情况。”他不无得意地冲着张扬点了点头道:“张扬,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争取宽大处理。”
史沧海怒吼道:“住口!今天谁都不许插手!”
张扬道:“老爷子,您的心意我领了,这场麻烦是我给您惹下的,自当由我自己来解决。把她给我,一切有我来处理。”
史沧海道:“在我八卦门的范围内谁敢开枪,就是我八卦门的敌人!”老爷子对张扬的回护可见一斑。
张扬微笑道:“老爷子,这件事和您无关,您就不用费心了。”
八卦门的那帮弟子顿时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呼啦一下将张扬他们给包围在中间了,当然,没有人会向张扬出手,老爷子毕竟是老江湖了,他们这样做可不是倒戈相向,转而对付张扬,而是要保护他,几十名弟子把张扬他们三个围在中心,这样一来狙击手就无法准确地瞄准目标。
乔老道:“鸿江啊,你在教育孩子方面的确没什么本事,部队是你们家开的?没有搞清楚状况,就随意调动武警部队,造成的影响多不好?在老百姓眼里,这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分别?”
于强华道:“那件案子并非我管,刚才我们已经将她的事情通报了上去,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接手这件事。”
秦萌萌含泪笑着摇了摇头:“扬哥,你已经帮了我太多,我不想你们任何人因为我的事情受到牵累。”她转向秦振堂道:“秦振堂,你要找的是我,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你在做什么?秦家做过什么?不用我当众说得明明白白了吧?”
张大官人的眼圈因为发热有些红了,虎目环视众人,正想发作之时。谁也没有想到史沧海老爷子突然冲了过去,老爷子虽然年迈,可是出手之迅速,动作之刚猛远远超过了多数年轻人,还没有看到他怎样出手,他已经将押解秦萌萌的两名警察给推了出去,确切地说应该是弹,两名警察只觉得后腰被人轻拍了一掌,然后就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掠过人群,一屁股落在地上,不过摔得并不甚重。
此时一名弟子从外面跑了进来,大声道:“师父,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武警!”
张扬心中一惊道:“她受伤了?”
张大官人眼皮一翻:“靠!”
秦振堂搜寻着赵全增的位置,悄悄向他使了个眼色。埋伏在墙头上的赵全增,再度举枪瞄准,就在此时,他的腰间突然被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身后一人沉声道:“你是想救人还是想杀人?”
于强华彻底被他激怒了http://m.hetushu.com:“秦振堂,你搞清楚,这里是我的辖区范围,你们采取这么大的行动,有没有事先跟我沟通过?你们究竟是什么动机?”
于强华道:“老先生,我并没有怀疑您的意思,可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她是何雨濛,是我们系统内部正在通缉的要犯。”
乔老点了点头:“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秦萌萌虽然落入困境,可是表现得却是极其坚强,望着张扬,她强忍住眼泪向张扬摇了摇头,她在示意张扬不要轻举妄动。
张大官人看到好嘛,他们内部也出现了矛盾,他大声道:“秦振堂的动机只有一个,他要公报私仇。”
张大官人发动攻击之后岂有罢手的道理,右手内暗扣的钢针飞了出去,只听到嗤嗤嗤,几声轻微的破空之声,钢针分别扎在这几人的腕部,几人手中的枪顿时拿捏不住,当当啷啷地落在地上。
八卦门正属于西京分局的辖区,事有凑巧,今天过来调查的也是于强华,他正在里面问话呢,史沧海和张扬过来的时候,于强华刚刚问话完毕,他来到外面,先和两人打了声招呼。
秦萌萌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张扬和史沧海离去之后,乔老放下茶杯,平静道:“我听说你还是秦鸿江的女儿?”
张扬道:“我答应过你爸,就一定会保护你平安无事。”他向史沧海笑了笑道:“老爷子,今儿没你的事,人你已经安全送到我的手上了,接下来的事情和你无关。”
秦振堂这么喊的确有套近乎的意思,但是也无可厚非,毕竟他在过去跟在父亲身边见过乔老,当时就这么称呼,乔老也答应了,礼多人不怪,在他看来,这样做可以让乔老联想起父亲那层关系。
张扬微笑道:“我就知道是你,秦振堂,你除了会藏在别人身后搞些小动作还会什么?有种的话,像个爷们一样的站出来找我单挑!”
八卦门的那帮弟子听到师父如此说话,一个个群情汹涌道:“操他大爷的,谁他妈敢动师父,我们就拼了!”
邱洪喜此时已经完全相信了张扬的话,贴身的内衣全都被冷汗湿透,他心中暗骂,秦振堂啊秦振堂,我对你不薄啊,可在你眼里,我的性命竟然一钱不值,你太不仗义了。“
门外走入了十多名警察,带队的是邱洪喜,张大官人和他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在绿野王庭就打过交道,而且他也是被张扬起诉的对象之一。
连张扬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了这种变化。
乔老道:“刚才他一口咬定张扬是罪犯,还让狙击手用枪打伤了他,别人我不知道,张扬我是了解的,他怎么可能犯罪?而且就算他犯了错误,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开枪,你说是不是?”
张大官人望着邱洪喜身后的十多名警察,带着讥讽道:“邱警官,今儿阵仗好像有些不足啊,就凭你们十多个人恐怕有点势单力孤。”
乔老皱了皱眉头,看都没看他一眼,向史沧海道:“老史,这是你孙子吗?”
秦振堂顿时语塞。
乔老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今天是实弹演习吗?怎么搞得到处硝烟弥漫啊?”
秦振堂内心一紧,秦萌萌分明在威胁自己,他冷冷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现在自己扔下枪走过来。”
张扬瞬间已经欺近他们身边,制住他们的穴道,揽住邱洪喜的脖子将他制在怀中,向秦萌萌道:“雨濛,过来!”
秦萌萌感觉到自己的前胸湿漉漉的,全都是张扬的鲜血。她紧紧抱住张扬。无畏望着那些枪口道:“谁都不许伤害他!”
秦振堂道:“你在指挥我?你凭什么?是不是因为你和他们有些交情所以才庇护他们?”
史沧海再也看不下去了,带着弟子们再度准备冲上的时候。一辆军用越野车由远而近驶了过来,有武警上前想要去拦,可是看到车牌号马上吓得闪开。
史沧海看到乔老现身。打心底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叹,你总算赶来了。
于强华道:“两位不要着急,我来给你们解释,今天史老先生出门会客的时候,有窃贼潜入院子里行窃,他行窃的地方是老爷子的书房,偷了老爷子的一部分手稿,在行窃的过程中,被这位何小姐发现,她为了阻止窃贼而呼救,并因此受了一点轻伤。”
张扬从邱洪喜的反应已经知道他的内心开始动摇,低声道:“你最好乖乖配合我,只要我和何雨濛脱离困境,我保证留下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