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41章 点火

文浩南道:“下个月就是我三十五岁的生日了。”
黄善挥了挥手,没多久六位漂亮的年轻女郎婷婷袅袅步入房内,文浩南向傅海潮低声道:“海潮,我看还是算了。”
文浩南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明显因为陈安邦的这句话而产生了不由自主的反应。
伍得志听闻耿志超提起这件事,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利用牙齿将手套脱掉,低声道:“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文浩南回到家里已经快到午夜,还没有进入家里的大门,抬头就看到父亲书房里面的灯光,经过书房的时候,他放轻了脚步,生怕惊醒了父亲,可是门外的动静仍然被父亲听到。
伍得志道:“找不到炸弹的来源,但是我们可以从他制作炸弹的材料入手,他用得这种材料叫三过氧化三丙酮,简称TATP,由丙酮和过氧化氢在催化剂下低温合成。”
张扬对耿志超的这句补充说明表示满意,他轻声道:“这样优秀的专家下场却不好。”
文浩南道:“他在京城惹了很多的麻烦,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何长安的女儿何雨濛,而根据我证实的消息,何雨濛就是秦萌萌!”
伍得志淡然笑道:“谈不上喜欢,当然也谈不上讨厌,我跟他本来就不熟悉,你不了解组织内部的情况,他们找我来,不仅仅是让我帮忙,还因为他们怀疑我。”
文国权道:“这是她自己的事情,我们无权干涉他人的决定,何长安虽然和我交情匪浅,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不正当交易。”
文国权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惊奇:“那又如何?这些事和你有关吗?”
在描述现场方面,耿志超显然更为专业,他将当天的详细情况向伍得志说明,并准确指出了当时车辆所在的位置以及爆炸所波及的范围。
张扬道:“他应该是个狂人。”
耿志超道:“得志,可不可以加入我们的专案组?”
耿志超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张扬,张扬摆了摆手道:“不会。”
文浩南和那军装女郎喝了几杯酒,心情却变得越发沉重和纠结了。
文国权道:“你的生活态度怎么有些消极啊?过去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张扬道:“走,这事儿只能找公安系统帮忙了。”
陈安邦摇了摇头道:“我没喝多,有些话……我不吐不快……”
文浩南抬起头,目光逐一扫过那几个女郎,突然定格在中间穿军装的女郎身上,为了迎合客人的口味,几名女郎有人身穿警服、有人身穿空姐制服,还有人身穿军服,更有做清纯学生装打扮者。
耿志超点了点头道:“草桥停车场。”
耿志超道:“能告诉我管诚的一些其他情况吗?”
伍得志勘察完现场情况回到他们的身边,向耿志超道:“车辆的残骸还在不在?”
耿志超道:“你怎么能够断定就是管诚?”
耿志超很热情的伸出手去,伍得志微笑道:“免了吧,我不方便。”他在东江的一场爆炸案中失去了右臂,正是那次的遭遇让他对人生心灰意冷,如果不是张扬的帮助,伍得志绝没有那么快从低谷中走出来,现在他的外貌已经基本复原,他和佟秀秀的感情也在回暖之中,如果不是张扬出面相邀,伍得志是不会再介入国安的任何事情的。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他们当然不会了解,我爸和你爸之间的竞争乃是君子之争,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友谊,更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情!”文浩南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文浩南笑了笑,心中仍然在默念着陈安邦的那番话。
陈安邦说到这里酒意上头,竟然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陈安邦道:“我要说……我们都知道她是杀人犯,为什么乔老还要帮她?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为什么要冒着名誉受损的可能帮她?”
文浩南不得已只得和*图*书停下脚步,他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走了进去,向父亲露出一个笑容道:“爸,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陈安邦道:“你……你们是不知道……秦萌萌本来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无论她现在以什么样的名字出现,在现代高科技面前,她的真实身份都会无所遁形,她……是个杀人犯……”陈安邦醉眼迷离。
傅海潮道:“浩南,刚才安邦的那通醉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看事情应该不是他说的那样。”
文浩南皱了皱眉头,没说同意可也没说反对,在他心里并不喜欢父亲给自己做出的安排。
张扬道:“那岂不是说我们很难抓住他?”
伍得志抵达京城这一天,雨下得很大,张扬去火车站接了他之后,直接带他去了当天邢朝晖被炸身亡的现场,耿志超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
陈安邦让两位大哥先选,傅海潮带头选了那个身穿空姐制服的,陈安邦一直在留意文浩南的目光,帮他点选了那个军装女郎,自己留下了那个清纯学生妹。
文浩南道:“我相信,可是别人相信吗?如果相信,为什么会闹出基金会的事情?为什么外面会有不利于我们文家的流言传出?爸,无论您承认与否,何家的事情已经对您构成了不利的影响。”
文浩南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傅海潮道:“我也想不明白,如果是我,说什么都不会回来了。”
祁山笑道:“来娱乐场所也犯法吗?文局能来,我们不能来?”他身边的两名朋友都笑了起来。
文浩南道:“您过去不是赞成先立业后成家吗?”
文浩南道:“爸,我还不是为了您着想!”
文浩南听到他说起秦萌萌杀死秦振东一事的时候内心不由得一惊,这件事的真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当年杀死秦振东的人不是秦萌萌,而是他,正是因为他凑巧听到了秦振东和秦萌萌之间的争吵,方才知道秦振东当年对秦萌萌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以至于秦萌萌生下了秦欢,文浩南因此而生出杀心,将秦振东置于死地,之后又嫁祸给秦萌萌,这是他心中最不愿想起的往事,难道陈安邦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真相?
伍得志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如果能够找到他,我会把一颗炸弹亲手塞进他的裤裆里。”
耿志超叹了一口气,对过去的事情他不方便评论。
文浩南却没有跟他握手,冷冷道:“在京城还是遵纪守法的好。”
耿志超道:“邢主任遇害的事情引起了上头的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成立了专案组,并要求我们限期破案,目前我们所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
文浩南道:“无所谓,反正早晚都是要见面的。”
文浩南道:“谣言止于智者,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事轮不到我们去操心。”
傅海潮摇了摇头道:“风光都是表面上的,手下几万人,每天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你连一刻休息的功夫都没有,我这两天在京城,那边的任何事仍然不停打电话过来。”
傅海潮端起酒杯,摇曳了一下其中的红酒,微笑道:“咱们有日子没坐在一起喝酒了,浩南,我听说你最近官运亨通,已经升任南锡市公安局长,真的要好好恭喜你了。”
文浩南在心底深处并不那么认为,无论他和傅海潮曾经的关系怎样,现在已经有一个事实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的父亲存在竞争关系,他嘴上虽然说长辈是君子之争,可是在他的心底对傅海潮还是充满提防的,人都是自私的,谁不为自己的父亲着想?
陈安邦道:“你们不信我?你们知道吗?何长安的女儿何雨濛就是秦萌萌……”说到这里他打了个酒嗝。
文浩南道:“这不正说明了你对企业的重要性吗?”
傅海潮道:“浩南,你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啊,跟我有什么说什么,今天怎么透着一股假惺惺的味道呢?www.hetushu.com
傅海潮笑着拍了拍文浩南的肩膀道:“浩南,咱们两人始终是最投脾气的!”
傅海潮道:“在我眼里你还是你,一直没怎么改变,现在外界有很多说法,说我们两人的父亲因为竞争而反目成仇,说我们文傅两家的关系如何如何恶劣。”他笑了笑道:“其实我们两家的关系外人怎么会了解?”
文国权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他当然知道,而且问过张扬当时详细的情况。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三十而立,应该成家过日子了,男人不成家,始终无法真正长大。”
耿志超向张扬道:“他曾经是国安最优秀的拆弹专家……”说完又停顿了一下道:“一直都是。”
傅海潮因为他表现出的真挚不觉有些感动,想起两人近三十年的情义,心中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不禁产生了些许的歉疚。他将酒杯放在几上,微笑道:“你和苏菲怎样了?什么时候结婚?”
傅海潮不耐烦道:“有什么话,等你明天清醒了再说。”
文国权道:“你想得实在是太多了。”
陈安邦道:“你们想想,她好不容易才逃出去,为什么要回来?”
两人各自抿了一口酒,文浩南继续道:“哪比得上你这个国企老总风光啊。”
文国权道:“浩南回来了!”
傅海潮道:“到底是年轻人,头脑灵活。”
张扬指了指他们前方的那片地方:“这里就是当天爆炸案发生的地方。”伍得志点点头,现场已经清理过,从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爆炸的痕迹。
文浩南听他这么说不禁笑了起来:“地方和部队不同,可能是我过去一直都在部队呆着,脑子变得有些僵化,现在去了地方,多少有些改变,所以你就觉得不适应了。”
张扬道:“这些话,你刚才可没对他们说。”
文浩南道:“爸,您知道张扬最近做过的事情吗?”
文国权意识到了儿子可能存在的抵触情绪,轻声道:“你不同意?”
文浩南道:“不是我想得多,而是其中的确存在着太多的疑点,您知道外面都在怎么说?”他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父亲的脸色,方才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张扬道:“有些人总是后知后觉,事情发生之后,才开始行动,之前干什么了?之前出了这么多事,难道还不能让他们警醒?”
傅海潮道:“你这小子少在这儿喝多了说胡话,我和浩南好好的一场聚会都让你给搅和了。”
文国权道:“你和苏菲也相处了不短的日子了,听你妈说,你们的感情已经稳定,什么时候安排一下让我们两家人见见面,最好邀请她的父母来京城旅游,也好把你们的婚期定下来。”
傅海潮和文浩南一样沉默了下去,这也正是他们想不通的事情。
文浩南道:“爸,难道您不觉得这些事和我们文家有关吗?现在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何长安生前曾经从事多宗商业犯罪行动,她明明知道国内在查她,为什么还要冒着风险回来?”
文浩南笑道:“太晚了,您还是早点休息,我不急着走,咱们明天再聊。”
文浩南道:“安邦,你说什么?别胡说八道。”
陈安邦道:“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干喝酒啊,黄老板,你去把会馆最漂亮的姑娘都叫过来,陪我两位大哥放松放松。”
今晚陈安邦的出现是文浩南意料之外的事情,刚才他的那番醉话,却让文浩南深思,他虽然无法证实陈安邦那番话的真实性几何,但是他最后的那句话的确让人警醒。
傅海潮道:“真是越扯越远了,安邦,别说了,我送你回去。”
傅海潮拍了拍那空姐的美臀示意她去一边坐着,凑近文浩南道:“老弟,你有心事?”
文国权道:“睡不着,这么久没见你了,心里有些话想跟你说。”
傅海潮笑了一声,指着黄善道http://m•hetushu.com:“黄老板,你不厚道啊。连客人的隐私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在京城做生意?”他这番话说得半真半假。黄善是个在京城商界混迹多年的老油子,他嘿嘿笑了一声,陪着笑道:“过了今晚这王府会馆的老板就易主了。”他指了指陈安邦道:“陈公子和我已经达成了转让协议。”
耿志超叹了口气道:“只怪我们的对手太狡诈了。”
傅海潮向黄善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带着那些小姐出去,有些话并不适合让这些外人听到。
文浩南没有跟他纠缠的意思,来到傅海潮的车内,傅海潮启动了引擎,低声道:“京城的秋天已经开始冷了。”
傅海潮道:“我最讨厌听人说酒话,我去个洗手间。”他作势要走,却被陈安邦抓住了手腕,陈安邦另一只手把文浩南也抓住了,坐在两人中间,结结巴巴道:“你们别不信我,何雨濛就是秦萌萌……当年她杀死了她哥哥秦振东……她根本就不是秦鸿江的亲生女儿,她是何长安的女儿,不知什么原因被秦家给收养了。”
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王府会馆的老板黄善和一个年轻人一起走了进来。那年轻人是外交部副部长陈旋的公子陈安邦,陈旋是文国权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所以文陈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当然是在天池先生慈善基金会风波之前,自从那次风波之后,文国权对陈旋此人深感失望,两家的关系也疏远了起来。不过陈安邦见到文浩南仍然表现的非常亲热:“浩南哥。我听黄老板说您在这里,所以特地过来敬酒。”他又向傅海潮笑道:“海潮哥,原来你们也在啊,我过去一直以为你们都不喜欢这种场合呢。”
陈安邦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浩南哥,基金会的事情的确是我妈惹下的祸端,我应该劝她早点站出来的,可是……她毕竟是我妈啊!”他低声哭了起来,看来酒精已经将他麻醉。
伍得志在现场仔细勘察了一遍,还是在不易清扫的地方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有了女郎助兴,他们的酒明显下得快了许多,这些夜店女郎的职责就是推销酒水,客人喝得越多,她们的提成也就越高,自然表现的格外卖力,后来听说陈安邦明天就要成为这里的主人,一个个表现的更加殷勤。
傅海潮道:“这件事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我倒是也听说了一些。”
陈安邦在文浩南的身边坐下,黄善也顺势在傅海潮旁边坐了下来,让手下人送上珍藏的红酒。对京城这些背景不凡的太子爷。黄善一直都大方得很。
陈安邦笑道:“我可不敢和海潮哥相比,您可是大型国企的掌门人,什么时候我能够混到您的一星半点,就是我们老陈家祖坟冒烟了。”
草桥停车场并不远,来到停车场,伍得志独自一人去检查车辆残骸。
文浩南淡然一笑道:“什么官运亨通,应该是止步不前才对,从北港到南锡只不过是原地踏步,对我来说没什么分别。”他端起面前那杯红酒和傅海潮碰了碰。
耿志超道:“如果我没记错,当年你在东江被炸伤,也是他下手的!”
张扬诧异道:“怀疑你?他们凭什么怀疑你?”
张扬和伍得志了解到了这一点,他们马上就将疑点锁定在杨月娥的身上,张大官人和伍得志现在毕竟无权展开调查,想要调查杨月娥必须师出有名,于是张扬将这件事多少透露给了于强华一点,于强华考虑了一下,决定由自己出面帮他们调查这件事。
提起感情,文浩南的眉头不禁拧在了一起,他轻声叹了口气:“海潮,我不想谈这个问题。”
陈安邦道:“浩南哥……其实那件事儿全都是张扬整出来的……”
傅海潮道:“也许正是因为他考虑到了这些,所以他才不愿给文伯伯增加麻烦。”
文浩南摇了摇头,有些埋在心里的事情,他才不会轻易对他人和-图-书提起,即便身边的这两个人都是他从小长到大的朋友。
陈安邦搂着他的肩膀道:“浩南哥,你别管,所有一切都由我来买单,就当帮我长长眼,看看我收购王府会馆究竟值不值得?”
文浩南只能站起身,向父亲说了声晚安离去。
“不需要!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去费神!”
关上房门,房间内只剩下了他们三个,文浩南道:“安邦,我又没怪过你,我爸我妈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文国权道:“你三十四岁了吧?”
张扬开车离开现场之后方才道:“我怎么感觉你挺烦耿志超的?”
伍得志过去在国安任职的时候和耿志超就认识,不过两人隶属于不同的部门,所以只是点头之交。这次伍得志来京帮忙调查,也不是因为耿志超,而是看在张扬的面子上。
陈安邦道:“张扬是文伯伯的干儿子,他为什么不去找文伯伯帮忙?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其中存在着很大的疑点吗?”
陈安邦陪着两位大哥喝了杯酒道:“网络公司在做,夜总会也要做。现在不是提倡多种经营吗?”
伍得志道:“管诚喜欢用液体炸药,而且这种汽车炸弹本身就是他最擅长的,他将炸弹的引爆装置和汽车电路相连,我和他共事过,他的手法我非常熟悉。”
张扬跟上他的脚步,和伍得志一起上了自己的汽车。
伍得志道:“我不相信他们,最近内部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很难说谁值得信任。他们可以怀疑我,我一样可以怀疑他们。”
伍得志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再也不会回去了。我一个残废对你们也没有什么用处,抓人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说完他转身就走。
伍得志道:“我熟悉他们办事的手法,邢主任遇害,他们首先锁定的就会是曾经在国安从事爆破专业的几个人,这其中以我和管诚的业务水平最高,他们不会没有想到管诚,让我来,主要是进行排查。”
管诚离开国安已有四年,对于国安那段时间的档案资料,即便是于强华也无能为力,不过他们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于强华的亲戚之中有两人从事医疗,一人从事教育,其中管诚的前妻杨月娥就是在西京区人民医院工作,而且她的岗位就是药剂科。
文浩南道:“爸,今天秦家派人去八卦门抓秦萌萌,您知道是谁为她解围吗?”
文国权的内心因为他的这句话而震动了一下,旋即他的脸上涌起怒容,他怒视儿子道:“你的脑子里整天就琢磨着这些事情?”
傅海潮和文浩南对望了一眼,似乎都因为陈安邦的酒话而吃了一惊。陈安邦虽然没有挑明,可是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完整,他分明在说秦萌萌的事情是乔家在幕后策划的,张扬只是一个执行者,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难道乔家已经另有盘算?
文浩南道:“安邦,你好好的网络公司不做,怎么转行搞起夜总会了?”
傅海潮笑着低声回应道:“逢场作戏,权当是找机会放松一下。”
傅海潮笑道:“你这小子真是会说话。”
文国权点了点头:“了解一些。”
文浩南发现那身穿军装的女郎无论装扮还是长相竟然和过去的秦萌萌有三分相似。
陈安邦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因为他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倒向乔家的……你们有没有听说最近一个传言,说未来主持政府局面的很可能另有其人……”
文浩南道:“还是让他说吧,你看他喝成这个样子,现在也不好送他,让他休息一下。”
文国权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怕人说,做人重要的是心怀坦荡,如果凡事畏首畏尾,瞻前顾后,那么还怎么做事?”
伍得志道:“丙酮和过氧化氢这两种材料十分常见,也很容易找到,但是如果在常规的商店中很难买到,因为会有备案,通常获得这两种材料的最简单途径有两个,一是学校,二是医院。http://m.hetushu•com相对来说,后者的难度更小。我们可以对管诚的社会关系网进行调查,将和他有关联的,从事这两方面工作的人筛选出来,那么我们就可能从中找到线索。”
张大官人并不了解这些专业上的东西,他所关心的是如何找到管诚。
伍得志点了点头,又道:“即使是天才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他用于炸死邢主任的那颗炸弹是自制的,并非军火成品,所以很难追查到来源。”
张扬道:“这帮人真是多此一举,有这么多的时间为什么不去抓管诚?”
傅海潮皱了皱眉头,文浩南却被他的这句话吸引住了。
伍得志道:“我们这就去看看。”
“就现在!”文国权的语气非常的坚持。
傅海潮拍了拍文浩南的肩头:“对不起。”
陈安邦道:“秦萌萌杀死秦振东,本来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何长安和张扬两人……不知想出了什么办法,将她搭救出去,瞒天过海送往国外,摇身一变成为了何雨濛,加上她又做了整容手术,所以现在很少有人将她认出来了。”
陈安邦明显有些喝高了,他拉着文浩南的手臂道:“浩南哥,我……我……知道我们家对不起你们……”他的舌头似乎都有些大了。
于强华对张扬的造访有些惊奇,听说他的目的之后更验证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的道理。之前八卦门的事情上,于强华对张扬总觉得有所亏欠,对于张扬调查管诚社会关系的要求,于强华应承了下来。
他抬起头愕然道:“是你?”文浩南怎么都没有想到,和自己迎面相逢的人竟然是祁山。他对祁山并不陌生,当年张扬的妹妹赵静结婚,文浩南就率领警察把摆酒的慧源宾馆查抄了一通,那酒店就是祁山的产业,可以说他和祁山之间并没有任何愉快的记忆。
文浩南慌忙摆手道:“不用……”
傅海潮的脸色变得阴沉,文浩南的表情也非常严肃,两人将陈安邦交给了黄善,一起离开了王府会馆。出门的时候,文浩南仍然在想着我刚才的事情,不经意和迎面一人撞了个满怀,文浩南慌忙道:“不好意思……”
傅海潮一旁道:“安邦,你喝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
伍得志道:“你相信我,未必别人肯信,排查也是正常的。管诚那个人很狡猾,在爆炸上很有天分,但是他的风格又是明显的,从不考虑爆炸可能引发的后果,不考虑会不会波及无辜,只要能够除掉目标,其他的他都不会去在乎。”
伍得志在车辆残骸旁检查了足有半个小时,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等他全部勘察完毕,很快就得出了结论:“管诚!是管诚的惯用手法。”
祁山身边也有两个朋友,他几乎在同时认出了文浩南,微笑道:“文局,真是巧啊,正应了一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嗬嗬,开个玩笑,应该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祁山向文浩南伸出手去。
文浩南只能点了点头,在门旁的沙发上坐下,这是他所能找到的距离父亲最远的位置。文浩南猜测到今晚父亲的话题十有八九是和张扬有关,想到了这里他的内心顿时变得不平静起来,在他看来,父母对张扬那个干儿子竟似比自己这个亲儿子还要关心的多。
陈安邦道:“还不是为了感情,她喜欢张扬,张扬让她做什么,她自然甘心情愿……”
文浩南还想说什么,可文国权已经闭上了双目,低声道:“你去睡吧,我有些累了。”
文浩南道:“是乔老!爸,您有没有想过,乔老和秦萌萌素昧平生,为什么要为她出面?因为张扬,出了这种事,张扬不向您求助,反而找到了乔老,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傅海潮似乎对陈安邦的这番话并不认同,他摇了摇头道:“安邦,你小子又在胡说八道了,谁不知道张扬有未婚妻,他和秦萌萌怎么可能,再说了他让秦萌萌搞这么多的事情对他又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