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1章 下棋

乔老道:“我可不认罚,养养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
于强华来到张扬所在的房间,看到这厮正在床上盘膝打坐。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将胡茵茹的娇躯整个抱了起来。胡茵茹一双美腿缠在他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送上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
张扬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说你小子别打岔,听国强说正事儿,对了,你把好消息赶紧说说。”
乔老让儿子去准备象棋,和周老携手来到自己的书房。两人脱了鞋子来到罗汉椅上坐下,乔振梁已经麻利地摆好棋盘,又忙着去给他们泡茶。
丽芙道:“就你那点反跟踪的手段,全都是跟我学的,三脚猫的功夫还需要跟踪吗?”
“既然睡不着干脆陪我出去走走。”
或许是这两天承受了不少的压力。张大官人需要温柔来帮自己减压,搂着胡茵茹来到了床上,一时间房间内春色无边。
赵国强道:“好消息就是,伍得志压根就不承认汽车炸弹的事情和他有关,跟你就更没有关系,他说从炸弹的布置手法就能判定是管诚,因为你们俩在人间宫阙帮忙抓了管诚,所以管诚恨你们,才反咬你们一口。”
顾养养这些年的厨艺又有了不小的提升,这道佛跳墙已经尽得曹三炮的真髓,两位老爷子吃得是赞不绝口,周老听说她是前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女儿,也是大感新奇。
乔老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本来我想出面呢,既然如此,我把这个顺水人情送给你了。”
顾养养道:“我张扬哥被公安局给扣了,文浩南告他谋杀,我知道张扬哥的为人,他是绝不会做伤害文家人的事情的。”
乔老道:“我这椅子上又没有刺,你怎么坐不住?”他也不跟周老客气,自己已经先行了一步。
赵国强道:“我听说伍得志专门接受了扯谎,不过他顺利通过了。”
乔老笑着拿起茶壶帮助周老续上茶水,向儿子道:“你去准备点酒菜,晚上留你周伯伯在这里吃饭。”
张扬道:“笨啊你,不会跟他们说我已经走了?”
乔老微笑道:“跟你下棋必须要先下手为强,总不能等着你越过楚河汉界来吃我?”
乔老道:“人总是在挫折中成长,我的这个儿子,现在才算是基本成熟了!”
胡茵茹道:“其实现在看来,真正嫁给你的那个人才是最痛苦的那个,她一辈子都要忍受你的花心,等以后结了婚,你就是不忠,你心里难道没有一丁点的罪恶感?”
乔老道:“我们这个年纪,谁还会在乎输赢?”
周老道:“他太年轻,还得多家锤炼,希望日后能有一番作为,反倒是你们家振梁让我越来越欣赏了,自从去了津海,做事越发稳健,短短时间内,已经让津海有了巨大的变化,现在他的口碑很好啊。”
丽芙道:“洗个澡,我在地下车库等你,C1区72号车位,快点,我没耐心啊,十分钟不下来,我就上去抓奸!”
乔老道:“谢家兄弟俩跟你孙子也差不多,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个老二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他有件事想不通,这丽芙怎么会突然回到国内,难道她这次回来和自己有关?
“可你不走。那帮记者也不走,都守在分局大门外,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工作秩序。”
张大官人道:“我真是古代人啊!”
张扬道:“我什么时候后悔过?”
顾养养道:“什么也没说……”说到这里她又觉得委屈。
丽芙一把揪住他的耳朵:“让你十分钟下来,怎么这么久?”
顾允知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当初明健和张扬之间也曾经闹得水火不容,可如今明健迷途知返,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于强华心说只要你走,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赵国强道:“国安方面对他进行了扯谎,伍得志通和_图_书过了扯谎。”
乔老微笑道:“谁说我一定要将你的军?你那只相我吃定了!”
丽芙道:“你想去哪儿啊?”
张大官人睁开双目:“我说你什么眼神啊?我欠你钱怎么着?”
张大官人道:“可问题是我一个都不想失去,如果我失去你们任何一个,我又怎么会幸福?”
周老道:“难道你比我少吃了?我只吃了养养一顿饭,你背着我不知吃了多少顿呢?”
张扬道:“好坏都无所谓,先听坏的吧,我都弄到这步田地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两位老爷子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
周老道:“想要解决张扬的麻烦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张扬走到车旁,凑近车窗向里面看,车窗落下,丽芙眉目如画的俏脸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过张大官人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变化,头发居然变成了黑色,没变的是她冰蓝色的那双美眸。
周老对此颇有同感:“的确如此。”
乔老道:“京城的象棋高手多得是,你怎么偏偏挑上我。”
张扬说:“你就说把我给无罪释放了!”
乔老道:“养养,该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吧?”
周老笑道:“你老胳膊老腿的还能跑到哪里去,无非是伺弄你的那些石头。”
张扬道:“放心吧,咱俩刚才那段,没人看到。”
顾允知望着单纯的小女儿,脸上的表情颇有些无奈,也许养养永远不会理解政治意味着什么。对她来说不理解未尝不是好事。他抬起头遥望着不远处的路灯,眯起双目开始觉得张扬搅动的这场风潮越来越有意思了。
“越是这样。下棋才越有味道。”
胡茵茹道:“嫣然也说你是个古代人,说你是个出土文物,满脑子的封建残余,整天想的都是三妻四妾。”
张扬听到那声音不觉一喜,竟然是丽芙,他从床上起来,找了个浴巾围上,四处检查了一下房间,看看有没有摄像头录音机之类的东西,一边道:“你跟踪我?”
赵国强道:“我从国安总部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文夫人,我看她前往那边肯定是为了你和文浩南的事情。”
顾养养此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周爷爷答应要为我出头,乔爷爷说他吃了我的嘴软。”
周老道:“老乔,还是振梁孝顺,津海市委书记牺牲工作时间给我们端茶沏水,我都有些坐不住了。”
张大官人低声叫道:“疼啊,撒手,你撒手!”
周老笑着接过顾养养递来的酒杯,赞道:“这女娃儿烧得一手好菜,还长得如此漂亮,允知修得好福气啊!”提到顾允知,周老又不禁有些感叹:“允知退得有些太早!”
丽芙转脸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自己说的啊,到时候可别后悔!”
张大官人道:“我说丫头,你这是打算带我去哪儿啊?”
顾养养道:“睡不着!”
丽芙拧了一圈这才撒手,张大官人绕到副驾的座位上坐下,揉着耳朵,望着丽芙,咧嘴笑道:“头发染了?”
张扬洗了个澡,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胡茵茹也已经穿戴整齐,搂住他的脖子,娇声道:“是不是有女孩子找你?”
乔老将顾养养叫了过来,让这丫头给周老敬酒。
于强华真正关心的是张扬什么时候离开,他咳嗽了一声道:“张扬,你看现在国安那边也不找你了,事情应该是到伍得志那里截止了,我们经过仔细考虑,你的事情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畴,准备将这件事交给赵局,你看……”
棋局很快就陷入了僵持阶段,周老两道寿眉紧紧皱在一起,沉思良久低声道:“不如和局?”
张大官人却无所谓,他揭开窗帘的一角,看了看对面,对面并没有高楼,应该不会有人埋伏在那里,按理说丽芙看不到他在干什么。
周老微笑道:“我此次前来可不是看你,只是忽然技痒,找你切磋两盘。”
周老道:“他和我的两www•hetushu.com个孙子关系都不错,兴民和兴国都很欣赏他,不过坤举好像是被他整得够惨。”
张大官人道:“茵茹,真不是我在找理由,我根本就是个古代人啊,我的道德观念跟当今社会格格不入。”
高廉明欣喜万分道:“那不是说国安那帮人拿张哥没辙了?”
周老一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给拂乱了:“不下了。不下了,懒得费脑子。”
张扬正想说话呢,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看了看号码并不熟悉,正想挂断,可手指贴近键盘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接通电话,听到电话中一个银铃般的声音道:“春宵苦短啊,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居然还这么好色,果真是个荒淫无度的大混蛋。”
丽芙吸了吸鼻子,皱了皱眉头道:“你身上怎么还有一股子味道啊!”
“张哥,我又不是外人!”
张扬道:“清者自清,不是他们拿我没辙,是我根本没做过那些事情,你们想想啊,我一个国家干部,优秀共产党员,我的觉悟多高啊?我能做这种违法乱纪的坏事吗?”
张大官人这次怔了一下:“那啥……她说什么了?”
于强华笑了笑没说话,张扬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底,他巴不得张扬赶紧走。
张扬道:“我看他也是鬼迷心窍,这件事虽然让我很不好受,可事情散布开来,真正影响到的是文家的声誉。”
顾允知禁不住笑了起来,他搂住女儿的肩膀:“张扬一定没事!”
顾允知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柔声道:“你是大人了,你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怎么会怪你?”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他们怎么说?”
胡茵茹道:“真要是在古代,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张扬道:“什么味道?”
周老道:“你这个老家伙真是越老越不懂规矩了,我是客你是主,应该主随客便你知不知道?”
乔老道:“你这么大年纪,总不至于欺骗一个小姑娘吧?”
胡茵茹道:“嫣然好像对你的一切事情都很清楚。”
周老道:“你赢不了我!”
张扬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哪都不去,外面那么多记者唧唧歪歪地,我没心情对付他们。”
乔老道:“不过他倒是有位弟子,佛跳墙做得也是一绝,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京城。”乔老所说的正是顾养养。
乔振梁一旁看着,眼睛在棋盘上,内心却在琢磨两位老爷子的话。
“我这身体可硬朗得很,倒是听说你腰扭了,我还说等天气好转了去看你,想不到你倒先来了。”
周老道:“老乔啊老乔,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明明是我帮你做事,到最后搞得我跟欠你人情似的。”
张扬道:“这不用咱们担心,于大队有办法把我弄进来,就有办法把我给弄出去,你说是不是?”他把难题扔给了于强华。
顾养养点了点头,她离开之后,周老道:“我真应该罚你一杯。”
西京分局的警察苦不堪言,因为大批的记者围堵在门外,所以他们不得不加派人手进行值守。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想把张大官人送出去可没那么容易,于是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于强华,因为人是他给请回来的。理当由他送出去。
赵国强将一大摞刚刚买来的报纸扔在他面前:“全都是关于你的坏消息,你自己慢慢看。”
胡茵茹点了点头,小声道:“我和歆颜一起过去是拍广告的,顺便度假,没想到遇到了嫣然。”
胡茵茹道:“今天是展会最后一天,养养和顾书记去画家村那里住了,其他员工大都已经回去,我还要多呆一天,明天还有几个合同要签。对了,你总不能在我房间里躲一辈子吧?”
周老道:“老乔啊老乔,你下棋的风格完全变了,过去是步步为营,现在居然是攻势如潮,这老帅不想要了?”他以同样的力度还了一子。
胡茵和*图*书茹枕在他的臂膀上,纤手抚摸着他坚实的胸膛:“张扬,既然做官做得这么不快乐,干脆放弃了,外面的世界其实很大,何必将自己限定在死气沉沉的框框里面。”
顾养养接到乔振梁的这个电话还是有些惊奇的。她没想到乔振梁会亲自给她打电话,刚刚她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才知道张扬出了事情,正在为他心急,在父亲房内请他动用关系营救张扬呢,顾允知在这件事上所持的观点和乔老相同,在他看来,张扬不会有事,文国权夫妇绝不允许他有事,他们必然会化解这件事。但是有一点已经无法控制,舆论已经如雨后春笋般迅速蔓延开来,不但对张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也已经波及到文国权的声誉。
乔老微笑道:“咱俩这棋艺都不怎么样,可偏巧就碰上了。半斤对八两。”
乔家的司机将顾养养送回酒店,顾允知始终都在那里等着她回来,看到女儿来到面前,他方才放心下来,微笑道:“怎样?乔老开不开心?”
于强华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道:“整整二十四小时了,我送你回去吧。”
周老道:“可惜可惜!”言语之间显得颇为遗憾。
周老道:“我记得你们家厨师有道佛跳墙做得不错!”
顾允知本想叮嘱女儿几句,让她在乔老面前切勿提起张扬的事情,可话到唇边还是忍住不说,因为他知道女儿对张扬的感情,张扬遇到了麻烦,她比任何人都要心急。
父子两人正在聊天的时候,周老不期而至,听闻周老前来,乔振梁赶紧出门相迎,乔老也来到院落之中,看到周老缓步而来,不由得笑道:“老周啊老周,你来我这里也不提前打声招呼,难道不怕扑个空?”
乔老道:“这佛跳墙反正不能白吃。”
周老道:“养养,谁敢欺负你跟我说,周爷爷一定帮你出气。”
周老笑道:“你过去都是喜欢后发制人的,现在怎么变了?”他也走了一步棋。
乔老道:“他又不是我孙子,我还真没留意太多。”
“骚味儿!”丽芙说完,一脚踩下油门,汽车向出口倏然冲去。
顾养养坐在两位老爷子身边,心中颇为纠结,她知道这两位全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政治大佬,只要他们愿意出面,张扬肯定没事,可是自己应该怎样开口?
胡茵茹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上个月我去了神庙岛。”
乔振梁道:“爸,您说的是养养吧。她在京城。我今天去国贸那边参加经济论坛,刚巧遇到她了。”
周老道:“张扬的事情其实是国权的家事,你对张扬那么好,你都不出手,我多什么事儿?可话说回来,我毕竟刚刚答应了那丫头,总之,你们要是都不管,我出面保他就是!”
周老道:“下棋讲究个旗鼓相当,只有跟你下棋我才能找到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周老一旁笑道:“一定是养养嫌我们两个老家伙太闷。”
张扬道:“那也不行,听我话。先回驻京办等我消息,有急事给我打电话。”张扬说完大步走向前方很快就消失在人潮之中。
周老道:“说起张扬,最近他惹了不少事吧?”
乔老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虽然老友前来,他也喝得很少,他虽然看出顾养养有心事,但是他没想到顾养养的心事居然和张扬有关,从这小丫头满面关切之色,乔老已经看出,顾养养也对张扬情根深种,心中不由得暗叹,张扬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情种,这么多好女孩一个个对他如此情深义重,不知他几世修来的福气。
张扬对她口中的没想到并不相信,毕竟她们都知道小岛是楚嫣然买下的,而且也知道明年元旦,自己和楚嫣然很可能在神庙岛完婚,张扬并没有点破,只是拥紧了她的娇躯。
顾允知听说周老也在,微微有些错愕,看到女儿泪光盈盈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心疼,伸出大手为女儿和-图-书抹去脸上的泪珠儿,轻声道:“你放心吧,张扬一定不会有事,早点去睡。”
胡茵茹道:“暴露了?”
顾养养点了点头,泪水涌了出来:“开心,他和周爷爷都很开心,可是我不开心,张扬还被关在公安局。”
张大官人随手捡起一张,看到上面刊登着关于他和文浩南矛盾的报道,张扬道:“这些报纸尽会弄些捕风捉影的东西,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高廉明道:“张哥,您现在可是京城的新闻人物,这么多张报纸同时刊登你,这种曝光机会连一线明星都没有。”
高廉明跟着奉承道:“我最佩服张哥这方面,万事不求人,真有骨气。”
张扬道:“得,不用你赶我,我走。”他这次居然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于强华一脸认真道:“你有没有罪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张大官人看到她妩媚的样子,心中一荡,走过去大手探入被子里,在胡茵茹身上轻轻捏了两把,这才去洗澡。
高廉明道:“我算怕了那帮记者了,昨儿我出去一窝蜂就把我给围上了,我真是纳闷,他们怎么知道我给你当律师的?”
乔老道:“你打算怎么帮人家出气啊?”
乔老道:“兴民不错,年轻有为,人又稳重,我看在眼里只有羡慕的份儿。”
乔老道:“急流勇退未尝不是好事。”
于强华拉了张椅子在张扬对面坐下,一脸苦闷地看着他。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想赶我走是不是?”
张扬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大事小事都去找家长?”
张扬有自己的盘算,他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前往了会展酒店。
赵国强瞪了他一眼,这小子来到京城跟着张扬摇旗呐喊,正事没见他做一件,乱倒是跟着添了不少。“
张大官人道:“茵茹,我可一直都没有瞒过你什么,这事儿我真是有些困扰,你说我怎么能把事情做得两全齐美。”
赵国强因为张扬的事情特地去国安打听了情况。他笑道:“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听哪个?”
乔老道:“那就请她过来!”
张扬道:“明白什么。”
张扬心中暗自惭愧,因为自己过去做事太过疏忽,所以给干妈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以后绝不能处理事情如此冲动。
于强华本想把张扬送回香山别院,张大官人却不想回去,让于华强把自己放在市中心,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回去吧,张扬明白,自己现在正处在风头浪尖之上,京城的记者全都盯着自己,不管他是回香山别院还是去平海驻京办,只要那帮记者得到了消息就会蜂拥而至,于强华好不容易把自己送瘟神一样送了出来。他才不会为自己保密呢。搞不好回去就得向记者宣布。已经把自己给释放了。
张大官人感觉有点儿头疼,他岔开话题道:“养养他们呢?”
乔老话也不能说得太透,放下酒杯道:“这帮年轻人还是禁受不起诱惑,我时常在想,这帮子孙们,不求他们能够光大咱们的门楣,继承咱们的事业,可至少也得别往咱们的脸上抹黑吧?”
缠绵过后,张大官人方才将这两天的遭遇说了一遍,胡茵茹听说文浩南如此害他,不由得愤愤不平:“这个文浩南当真是狼心狗肺,你对文家何曾有过一丝一毫的亏欠,现在他居然这样对你。”
张扬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的动向不能告诉任何人。”
张扬按照丽芙的指示来到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她所说的那个车位,地下停车场很空,一眼就看到72号车位上停着一辆黑色讴歌。
乔老道:“你说老曹啊,他已经去世有几年了。”
乔老端起茶盏喝了口茶道:“不和!”
张扬道:“跟你在一起,我去哪儿都无所谓。”
乔老笑道:“可我没答应那孩子一定要帮她出气。”
于强华道:“我什么都不想问。我就是想你现在离开!”
张大官人www•hetushu.com嘿嘿笑道:“这次是一只母老虎!”
乔老道:“咱们都是黄土埋到嗓子眼的人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啊。”啪!地一声,乔老重重落了一子。
顾养养嗯了一声,陪着父亲来到酒店外,父女两人沿着夜晚的街道慢慢走着,顾养养挽着父亲的手臂,怯怯道:“爸,我求乔爷爷和周爷爷帮忙了,您会不会怪我?”
乔老哈哈笑道:“你以为是和局。我却以为是胜利,我的目的只是吃那只相,即使牺牲老帅也无所谓!”
乔老笑道:“老周啊老周,我看你是吃了人家的嘴软。”
张扬微笑道:“做事总得有始有终,就算我离开,也得将该做的事情全都做完。”
顾允知其实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答案,以乔老和周老的政治修为,是不会轻易在一个小丫头面前承诺什么的。
高廉明提醒他道:“外面还有几十名记者围着呢。”
于强华正在发愁的时候。赵国强来了,这次张扬的辩护律师高廉明又跟来了。
虽然谢坤举并不是周老的亲孙子,可是乔老这么说,他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干咳了一声道:“其实那孩子本性没那么坏。”
张大官人笑道:“本来就是!”
两位老人同声大笑。
乔振梁恭敬站在一旁,心中似有所悟。
乔老观察入微,微笑道:“养养,你好像有心事啊?”
张扬道:“你羡慕啊?那我委托你当我的发言人,去外面帮我澄清一下。”
胡茵茹道:“没说,可是我们都明白。”
胡茵茹叹了口气道:“你啊,其实你不用纠结,我、歆颜、海兰对你根本没有什么要求,无论你最终娶的是谁,只要你幸福就好。”
“这……”
胡茵茹啐道:“要是让别人看到,以后你休想再碰我。”
周老哑然失笑,他端起酒杯道:“今天我算是中了你的圈套了,不过这佛跳墙的味道真是好。”
胡茵茹看到张扬的举动,赶紧将自己全都裹在被子里,这世界太没有安全感了,和爱人做点私密事儿也会被人跟踪追击。胡茵茹很少遇到这种场面,一颗芳心羞不自胜。
张扬笑道:“没事,我得出去一趟。”
张扬知道你于强华做事认真,笑道:“得,与其你将来再把我弄来调查,不如现在一次调查清楚了,你还想问什么?说!”
高廉明跟着张扬一起下了车,他低声道:“张哥,咱们哪儿去?”
胡茵茹听到门铃响,打开房门,看到张扬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一下,将张扬让入房内,掩上房门,投身入怀,紧紧拥抱着张扬的身躯,颤声道:“担心死我了!”
周老审视了一下棋局,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他低声道:“最终还是和棋!”
胡茵茹笑道:“跟你永远都说不明白,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纠结,不知道应该处理这么多的感情关系?”
顾养养眨了眨眼睛,从小到大,她对父亲的话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但是这次出事的是张扬,有道是关心则乱,在顾养养没有见到张扬平安出来之前,即便是父亲的安慰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张扬放下窗帘,胡茵茹方才把一双眼睛露出来:“怎么了?”
乔老微笑道:“养养你先去休息,我和你周爷爷谈点事儿。”
周老道:“老帅丢了,你就输了!”
于是乎,于强华动用了分局的六辆警车装成外出执行任务的样子,浩浩荡荡地把张扬夹带其中给送了出去。
张扬有些诧异道:“嫣然开发的那个神庙岛?”
张扬却知道伍得志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他自然有他的一套法子骗过测谎仪。伍得志在这件案子上的处理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一定不能轻易认罪,不然事情肯定会越变越麻烦。“
于强华道:“如果文夫人肯为你出面,那么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了!”
“他们肯信吗?”
周老看了乔老一眼,心说今天这件事应该不是巧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