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2章 华教授

丽芙道:“刚我跟你说什么了?你好像全都忘了?”
华教授道:“前两天由我主持对伍得志进行了一次测谎。”
张大官人已经相信了他的话,心中暗自感叹,原来自己一直都被何长安蒙在鼓里。
张扬道:“这绝不可能!”
“首先我还是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姓华,在国安的时候。他们都叫我华教授,是我一手建立了这里。”
华教授道:“真正引起我们注意的是云安省政协副主席邵光源之死,他畏罪潜逃北美,抵达北美不久就遭遇意外,他贪污的巨额财产也随着他的死亡不知所踪,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还有前南锡市公安局长唐兴生,你对这个人应该有些了解。”
当张大官人发现丽芙驱车驶入了国安总部,他就开始有些后悔了,从一旁看了看丽芙,发现这妮子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华教授道:“你应该听说过严国昭这个名字!”
张扬道:“为什么?这个人恶贯满盈,双手沾满鲜血,为什么国安要救他?”
张扬微笑道:“我对感兴趣的事情耐心向来很好。”
张大官人虽然早就感觉到邱凤仙没那么简单,可华教授真正揭穿她身份的时候,还是不禁感到惊奇。他有些迷惑道:“可是她老子正在台湾那边参加竞选呢。”
张扬低声道:“何长安真正的死因是因为这个?”
张大官人来到沙发上坐下:“反正也没什么事情,陪您老聊聊。”
张扬道:“后面两个好像已经被定性为叛徒了吧?”
张扬对这段历史是极其清楚的,重新提起这件事,让他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以为自己在国安的那段经历始终都是秘密,没想到华教授对此这么清楚。
张大官人心说既来之则安之,丫头,跟我玩深沉啊,我比你还深沉,反正你不可能把我给卖了!
张扬想起了许常德、想起了徐光然,想起了项诚。
华教授道:“进入国安的人对外界是要保守秘密的,但是在组织内部,却不允许秘密存在,邢朝晖在内部的地位已经不低,他做的一些事全都记录在案,有权查看他记录的人只有三个,我恰恰是其中之一。”
张扬道:“您是这里的元老了?”
张扬道:“可查晋北为什么要调查章碧君?”
张扬道:“得,我不吭声就是。”
这番话并没有引起张扬的惊奇,他在过去就不止一次地听邢朝晖说起过。
那男子摇了摇头道:“从来没有,事实上以后我也看不到你。因为我是一个盲人!”他说话的时候,打开了室内灯光的开关,张扬这才看清了他的全貌。
电梯来到地下三层,张扬估摸着现在怎么也得到地下五六十米的地方,没想到国安总部下面还有那么复杂的机关结构,过去跟邢朝晖混得时候没机会接触到这么隐秘的地方。
果然不出他所料,华教授说出了邱凤仙的名字:“邱凤仙!这个女孩子很不简单,她不但是邱家的掌上明珠,在美国求学期间,还加入了美国的中情局,表面上是查晋北的生意合作伙伴,可在实际上她是一名美国特工。”
“谁?”
张扬道:“我倒没做什么,不敢居功。”
张扬道:“没事儿,我站着就行。”
张扬道:“你见过我?”
华教授道:“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这一点毋庸置疑,何长安擅长投资经商,他在这一集团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算得上集团的骨干力量,可人是会改变的,何长安的改变源自于秦萌萌,谈到这里,我们必须要追溯一下历史。何长安一直以为他的妻子和女儿在二十多年前的地震中丧生,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当时带领部队负责营救的秦鸿江,竟然舍弃了亲生女儿救下了秦萌萌。秦鸿江对这件事只字不提,他并不知道,也不可能记得,当年在他面前下跪,苦苦http://m.hetushu.com哀求他去救人的那个男子后来会成为叱咤商界的大亨。”
华教授道:“你或许觉得营救秦萌萌的事情是你通过邢朝晖配合的,可你并不清楚组织的行动原则,邢朝晖是个注重原则纪律的人,这样大的行动他不敢擅自做主,除非得到更高级别的授权,我调查了这件事,发现章碧君从头到尾都清楚这件事,应该是何长安在你不知情的状况下找到了她,让她帮忙营救秦萌萌。”
张扬点了点头,这厮决定把深沉玩到底,至少不能再自己女人面前落下风。跟着丽芙走入电梯,丽芙进入电梯内,先插入卡片然后输入密码。
华教授淡然笑道:“诱饵而已,查晋北在其中只是充当了一枚棋子,他不会傻到这种地步,放出消息自己得到了光盘,掌握了何长安的犯罪证据,那不是等于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吗?但是邱凤仙会,她故意放出消息,在这一次的对阵中,章碧君落入下风,不但没有找到证据,还将自己暴露出来,她的爱将桑贝贝也中途叛逃。章碧君杀掉赵军,彻底激怒了桑贝贝,因此而损失了不少的手下,这些事你都是亲身经历,想来要比我更加清楚。”
张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了。
张大官人看到这一层层的复杂卡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说还能搞得再神秘点吗?”
丽芙有些想笑,眉头动了动,可她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放心吧,看到的只是骨头!”
华教授点了点头道:“不错,看中的正是他的人脉,查晋北出身高干家庭,他的哥哥查晋南如今已经是中组部副部级高官,在查晋北开始创业的时候,查晋南已经是厅级官员,邱家是看中了查家的潜力和政治背景,可以说他们和查晋北的合作是互利互惠的。事实证明邱家眼光的正确性。短短的十一年内,星钻从一家单独的门店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在国内拥有一百八十九家分店的珠宝巨头。更有单独的加工厂和设计团队。这其中查晋北的能力是一方面,他的资源和背景也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这件事要从何长安在商业上狙击查晋北开始,查晋北对这位强大的竞争对手自然是十二分的小心,他也不是寻常人物,抛开国内的背景实力不谈,在海外,有邱家作为后盾,邱家动用关系调查何长安的海外资产,这其中有一个人起到了关键作用。”
张扬没说话,心中却暗道,章碧君就是一个最大的内奸。
华教授说到这里,咳嗽了几声,他伸手摸向桌面,从雪茄盒内抽出一支雪茄点燃,抽吸了几口,方才继续道:“安德恒的事情一直由赵军负责!”
张扬点了点头。
那男子道:“我并非是国安的负责人,事实上我已经退休。但是最近国安内部事件频发,他们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只好把我这个瞎子请了回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听说过,我还听说他和章碧君关系密切。”
张扬道:“谁?”心中却已经浮现出邱凤仙的影子。
张扬道:“其实我一早就知道查晋北在何长安被绑架的事情上是无辜的。”
华教授道:“我还是测谎专家和审讯专家,虽然我的眼睛看不到了,可是我的思维比起过去更加清晰了。”
“不错,严国昭是最让我们头疼的内奸之一,他在国安工作的时候,能力非常突出,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他一直都留在国安,那么他现在的成就应该超过邢朝晖。”
华教授道:“桑贝贝被组织定性为叛逃,她一直隶属于章碧君的部门,是章碧君手下爱将,擅长化妆术,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她在国安的最后一次行动是潜入查晋北的别墅,盗窃资料光盘。根据当时的事件记录。你也在场,并协同www.hetushu.com她完成了此次任务。”
华教授道:“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最好的做法就是将这件事永久的搁置在那里,赵军有个妹妹,你应该不会陌生。”
华教授道:“查晋北能够活到现在也算他幸运,他调查何长安,就等于调查整个洗钱集团,他掌握了何长安和一些人来往的证据,章碧君派桑贝贝前往他那里盗窃光盘,真正的目的就是想盗走这些证据,并将之毁灭。”
张扬心中暗叹,这位华教授果然厉害,自己在国安做过的一切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忽然又想起这位华教授根本就是个盲人,看来很多时候盲人比正常人对事情的了解更为深刻。张大官人对这件事一直都迷惑不解,他轻声问道:“查晋北和章碧君是不是一路?为什么章碧君要调查他?”
张扬心中暗忖,这位华教授显然是国安内部的元老级人物,他所说的事情应该属实,安德恒对安家的仇恨是难以泯灭的,只要他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就不会放弃对安家的报复,如此说来,安德渊之死,安德恒的失踪或许都和他有些关联,虽然是祁山直接出手干掉了安德渊,可是祁山为什么会选定他,其中应该和安德恒有着密切的关系。
华教授微笑道:“想要活得快乐,就不能有太多的秘密,秘密就像石头,心里的秘密会像石头一样累积起来筑成高墙,当你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秘密包围了,隔绝了你和外界的联系,你所能看到的只有头顶的那一点天空。”
张扬道:“教授,您是个哲学家。”
两人走过一个通道,丽芙介绍道:“这条通道有透视装置,通过这一装置可以检查进入者有没有携带武器。”
张扬不禁内心一惊,赵军不正是桑贝贝的哥哥吗?说起来应该是自己的大舅子哩,难道他和这件事也有关系?
丽芙将汽车驶入地下停车库,进入车库需要特制的IC卡,进入车库大门,螺旋向下行驶,张大官人估摸着这汽车直接开到了地底下,丽芙将车停好,转向张扬道:“下车,你记住,到了里面千万不要乱说话。”
张大官人道:“一个人活到您这年纪还能保持这么清醒的头脑和强大的自信真是难得。”
华教授道:“一个人本来觉得自己是孤家寡人,可忽然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但有女儿还有外孙,他的心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何长安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他开始转移自己的资产,他开始为自己的后人做考虑,他变得不愿冒险,他甚至想和洗钱集团斩断所有的关系,而这一切得罪了他多年以来的合作伙伴。”
华教授点了点头:“以他犯下的罪孽,就算是上法庭也是死刑,何长安被绑架事件其实是国安策划的行动,这件事由章碧君负责,劫持何长安之后,以金矿来掩人耳目,顺便嫁祸给查晋北,秦萌萌也因为父亲被杀,要找查晋北复仇而返回国内。就在章碧君策划针对她的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她自己却发生了意外。”
华教授道:“这是他们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查晋北在调查何长安的过程中,发现了他的一些秘密。”他向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任何人的暴富都不是偶然,而且多数暴富都不是通过正常途径取得,我知道你和何长安之间有着不错的关系,但是你仍然需要面对一个现实,何长安是洗钱集团中的主要成员之一!”
“挖苦我?小子,你果然是个有胆色的人,难怪当初邢朝晖这么器重你。”
“安德恒!”
华教授继续道:“你和国安的渊源来自于邢朝晖,你曾经亲身经历了香港安家那场喋血事件,当时邢朝晖是那边的负责人,你和夜莺是搭档。”
张扬反问道:“换成你你会怎么做?是不是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女人被打入深和*图*书牢大狱?”
华教授道:“往往我们的行动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有人将消息泄露出去,于是我们开始了针对内部的整改,章碧君就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卓越的领导能力和超强的个人能力,在这方面做出了不少的成绩,这也是她迅速得到提升的根本原因。”
这件事顿时吸引了张扬的注意力,之前赵国强也特地提到这件事,而且说伍得志已经通过了测谎,可面对这位国安元老级的人物,张大官人明白,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华教授道:“你和他应该有过多次交锋,王展这个人是个双重间谍,他曾经在台湾情报部门工作过,后来成为英国间谍。这个人很阴险在香港回归前后曾经制造了多起恐怖事件。安德恒被他利用,确切地说应该是相互利用,通过王展,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死于安志远手中的真相,王展的目的就是要在香港制造混乱,影响香港的社会安定,在我们的努力下,将他的阴谋一一粉碎,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
那男子道:“可以这么说,我回来之后,方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改变了,瞎子有瞎子的好处,看不到自然就不会被眼前的一切所迷惑,我只相信自己听到的。我只相信自己的内心。”
张扬道:“那岂不是什么都被他们看到了?”
张扬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丽芙进入房间后停下脚步。恭敬道:“华教授,他到了!”
华教授道:“安家血案发生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国安,所以你的这些问题,我无法替别人回答。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要利用安德恒,了解安家的内幕。可是他们虽然打得如意算盘,却没有想到我们的内部还有人做其他的盘算,于是安德恒改变了容貌,获得了全新的身份,可他提供给国安的一些内幕资料并没有太大的价值,一年之前,他失踪了。”
听到邢朝晖的名字,张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邢朝晖就是死在管诚之手,如果国安的效率能够高一些,早一点将这些内见除掉,也许老邢不会遭遇这样的惨祸。
华教授沉默片刻,等张扬消化了这个消息,方才低声道:“当初安德恒被安达文逼得走投无路,自以为死路一条的时候,是国安出手救了他。”
张扬道:“这件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跟国安没啥关系。”
华教授叹了一口气道:“这两个人如今都已经死了,到底在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我所说的只是一种假设的可能性,其实在我们的内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安德恒的失踪和赵军有着直接的关系,认为赵军也是章碧君阵营中的一员。”
华教授道:“你一定想到了什么,最近安家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这一系列的事件应该和他有关系。不过,这也不是我们探讨的重点,发生过的事情,我们无法改变,但是我们可以制止未来再发生同样的事情,我对安德恒在国安的那段时间进行了调查,从其中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男子低声道:“张扬,你好!”
华教授道:“赵军后来遇害,经过我们的初步查证,这件事和章碧君有关,章碧君之所以对他下手并非是因为私怨,安德恒失踪的时候,正值国安多事之秋,邢朝晖也于同期消失,正是因为这一连串的变故,国安内部的管理出现了疏漏,这才让安德恒找到可乘之机,赵军在安德恒逃走这件事上是负有管理责任的,邢朝晖是赵军的前任领导,也是他的恩师,赵军对邢朝晖失踪一事表现的极为关注。他通过调查安德恒失踪,应该发现安德恒失踪有人在内部进行配合,而对邢朝晖失踪一案的调查,让他开始怀疑章碧君,于是赵军开始调查章碧君的部门。”
华教授道:“邢朝晖和严国昭都是我的学生,在同期学员中,最为出色和_图_书的就是严国昭,他进入国安之后,也屡立奇功,可惜这样一个人才最终还是没有禁受住利益的诱惑,成了国家和民族的罪人。”言谈之中流露出无限惋惜,张扬由此推测到严国昭一定是华教授最为欣赏的学生。
华教授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把自己的一些切身感受说给你听,人重要找到一个合适自己倾吐秘密的方式,我们部门的工作性质决定我们所承受的压力要比普通人大的多,针对这种状况,我们特别安排了一些减压的方式。你和邢朝晖之间的秘密其实也是他心中的石块。”
张大官人心中极为不屑。认为这厮是装神弄鬼。
谈话间已经来到了最后一道门前,丽芙经过指纹和视网膜的双重认证方才开启大门进入其中。
张扬低声道:“您是说,赵军遇害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威胁到了章碧君的安全。”
华教授道:“我不跟你探讨是非,每个人的是非观都不同,所以我不会将我的是非观强加给你,你应该记得安家血案其中的一个关键人物,王展!”
张扬道:“桑贝贝的确得到了一张光盘,不过其中好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那男子嗯了一声,然后低声道:“让我和他单独谈谈。”
张大官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安德恒居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说他早已经死了吗?
张扬点了点头。
华教授道:“戒备心很强,怕我会对你设下圈套?”
华教授道:“美国和那边的关系还用我向你解释吗?”
“骨头也不想让他们看!”
张扬道:“我这种小角色您老人家是不会有兴趣的。”
张大官人道:“国安管的事情越来越宽了,现在连公安的事情也接管了。”
华教授道:“国安在几年前留意到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很多贪腐官员潜逃国外,随着他们的逃走,大量被贪墨的财富随之流失,单凭着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完成这些事的,这其中需要配合,有些官员在位的时候就已经将退路选好,将非法所得悄悄转移到国外。”
华教授道:“这种小事我们没兴趣,我们要管得是和国家安全相关的事情,北港的汽车爆炸案只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那场爆炸并没有伤及任何人,作案者的动机只是为了恐吓,而不是要杀人,犯罪性质并不严重,真正想追查这件案子的只有一个人。”他停顿了一下道:“你现在应该有和我谈话的兴趣了,不如咱们商量一下,怎样才能让伍得志洗清嫌疑,怎样才能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觉得怎样?”
来到通道左侧第一间的门前,丽芙摁响了门铃,房门自动打开。
室内光线很暗,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居然还戴着墨镜。
华教授淡然笑道:“查晋北和章碧君并非是一路。章碧君之所以调查他,是因为查晋北首先对她生出了疑心。查晋北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珠宝大亨,可是他的发家却和台湾钻石王朝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如果没有邱家的大力扶植,查晋北是不可能在短短十多年内成为国内珠宝行业的领军人物的,邱家看上了他的什么?设计?比他好的设计师到处都是。财富?查晋北创业之初几乎是白手起家。”
华教授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查出,为这些官员铺路的并非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集团,其流程是,他们将贪腐获得的钱交给这一集团,这一集团通过非法途径,将这些黑钱洗白,当然其中的利益是巨大的,打个比方,官员交给他们一千万黑钱,他们洗白之后再交到官员手里最多只能剩下三分之一。有的甚至被他们贪墨。因此他们之间产生了很大的矛盾。邵光源之死就是因为矛盾冲突所致,唐兴生应该也是这样。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相互依存狼狈为奸的,贪官被洗钱集团扒皮和*图*书,他们会变本加厉的贪污,而洗钱集团获得巨额利润之后,也会利用他们的财力去打通国外的种种环节,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金钱是万能的,他们可以安排贪官的子女上学,可以安排移民,可以为这些腐败官员打点外面的一切,当然他们的任何行为都基于金钱的基础上。”
华教授呵呵笑道:“先不提你的事情,你认识的一些人,邢朝晖、章碧君、严国昭都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
张扬咬了咬嘴唇,看来华教授对这件事已经调查的相当透彻。
张扬道:“我还不知道结果。”
华教授道:“从邵光源之死开始,国安内部针对贪腐官员外逃以及境内非法商人外逃设立了一个专门的调查部门,成立的初衷是一是为了反腐,二是为了避免国内的巨额财富被这帮蛀虫源源不断地带往国外。其实这方面的事情本来并不归我们来处理,但是反贪部门和公安部门在这方面取得的进展微乎其微,所以才将这一重责交给了我们,上头要求国安要彻查贪官外逃的线路,查清到底是谁在为这些贪官铺路。随着我们的调查,渐渐取得了一些进展。”
华教授道:“想要根除贪污腐败,并不是哪个人,或者哪个部门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必须要从上到下密切配合工作。自从上头将这件任务交给了我们,我们专门派出了多名精英去调查,开始的时候的确取得了一些进展,可是后来。就接连发生我们的特工人员遇害事件。我们在国外的多个基站也被破坏,这一切的发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的内部出了叛徒。”
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也并非是坐在凳子上,而是坐在轮椅上。
华教授道:“还是有很多其他的方式的,所以我知道了你和邢朝晖的很多秘密,了解你帮助国安做过什么,也知道国安为你做过什么,你们做得一些事显然并不合适,比如说你动用国安的力量营救秦萌萌。”
丽芙点了点头,退了出去,房门随之关闭。
华教授笑道:“你是个滑头的小子,北港汽车爆炸案就是伍得志所为,管诚从爆破手法中识破了真相,其实判断这件事并不难,如果我们想查,作案者绝对逃脱不了。”这个作案者明显指得就是张扬。
张扬道:“对您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张扬道:“于是他选择了倾诉减压?”
张扬道:“华教授,那啥,您找我有什么事情?我跟国安好像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啊。”心中感觉眼前这位华教授莫测高深。
华教授道:“我对你的兴趣很大,不然也不会让丽芙专程把你请来。”他指了指墙角的位置,虽然看不到,但是指得方向非常准确:“忘了请你坐!”
华教授道:“安家血案之后,安志远将家业传给安达文,安达文又在香江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清除家族内的元老,诛杀叛逆,这其中有一个人却侥幸逃脱了。”
华教授道:“想要搞清楚一些事,就必须得从头说起,张扬,你有没有耐心啊?”
华教授摁灭烟蒂,低声道:“如果不是你的缘故,这桩往事可能会永远被尘封,因为你的涉及,救下了秦欢,和秦家发生了一连串的冲突,而秦萌萌杀死秦振东,让一桩公案浮出水面,因为国安的涉及,方才查到何长安和秦萌萌秦欢之间的关系。”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低声道:“查晋北和何长安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利益集团!”
张扬道:“人脉!”
华教授道:“我给出的书面结论和我内心的结论全然不同,这件事不用我向你说明了吧?”
张扬道:“这种事情由来已久,唐兴生案发的时候。我就已经反映过,可是到现在也没见你们有什么特别的举措可以解决这一顽疾。”
张扬道:“华教授,您应该已经查到了这一集团的骨干究竟是哪些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