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3章 谁在设局

华教授摇了摇头道:“我们没有证据,而且你不要低估薛世纶的关系和背景,如果我们对他下手,是要承受很大压力的,所以,除非我们掌握了确实的证据,决不能轻易对他出手。”
丽芙禁不住笑了起来:“呸!他才不会信你。”
华教授道:“你别瞪着我?是不是很想杀人灭口啊?”
华教授将那份档案扔给了张扬,张大官人伸手接住。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什么?”此前丽芙并没有说她要出远门,所以张扬感到有些突然。
“还是那句话,你只需要去做事,后果我来承担!”
华教授道:“只是一个假设,但是有一点我能够肯定,薛世伦存在一个很厉害的对头。”他烟瘾很大,又点燃了一支雪茄:“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北港市常委,对北港发生过的事情应该相当清楚。平海纪委副书记刘艳红遭遇车祸。北港市委副书记龚奇伟遇害,这一系列的事情你怎么看?”
丽芙道:“你以为呢?觉得他是我老情人吗?”
水族箱的玻璃上倒映出丽芙迷人的笑靥:“你属狗的啊?”
张大官人道:“你别骗我!”
张扬闭上双目。他仍然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这个世界上越是完美的事情,越是完美的人物,存在的疑点也就越大。
张扬摇了摇嘴唇道:“你是说杀手的本意是冲着薛老?”
华教授道:“这个集团的内部已经出现了分裂,而且会越来越严重,如果他们始终抱成一团,我们或许没有查清并击破这个集团的机会,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机会。”
华教授停顿了一下,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喉接着道:“章碧君之死或许就是他的这种行为引起的祸端,安德渊曾经是薛世纶的合作伙伴,当然他们的合作表面上是合法的,可在背地里究竟他们在合作什么?我们并不清楚。安德渊的死亡让整件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我们却从中看到了一个问题。”
华教授道:“到目前为止始终是你再发问,我在回答,我能否问你几个问题?”
张扬道:“其实解决这件事也很简单,直接把薛世纶抓来讯问不就得了?”
张扬道:“章碧君的老情人!”
华教授道:“有必要吗?单凭我现在掌握的那些罪证已经可以将你送入监狱。”
华教授道:“那些日本人也并非是普通的流浪武士,他们的每一次行动都不是普通的仇杀,而是抱有明确的政治目的。”
张扬居然真跟她瞪起了眼睛:“不行!你要是真敢打伟童的主意,别怪我跟你翻脸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当然看过!”
张扬道:“有没有留意过萧国成这个人?”
华教授道:“你是说我空口无凭喽?”
华教授听他这样说,不禁莞尔,足见张扬对此人还是颇有怨念的。华教授道:“你是说薛世伦?”
张扬道:“我总觉得他有些奇怪。”
萧国成道:“你薛叔叔家!”
华教授道:“任何人都会有朋友,严国昭也不例外,他在国安曾经有一位很好的朋友——邢朝晖!”
丽芙道:“他不但是只老狐狸,还是一个老色鬼。”
华教授道:“薛世伦并没有刻意隐藏他和章碧君之间的感情,我们对薛世伦这些年的经历进行了调查,可以说他的记录非常的清白,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
张扬道:“萧先生,我就不相信你年轻的时候没有三五个女朋友,其实就hetushu.com算你现在也是颇具魅力的成功男士,赶着往你身边凑的美女一准儿比苍蝇还多。”
华教授道:“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记录了,我可以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便利,前提是你要帮我清除整个犯罪集团。”
张大官人发现眼前的这位华教授的确是个心理专家,给自己大棒的同时不忘激发自己心中的希望,张大官人对他的信任度虽然仍旧保持在低水平线上,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很多想法方面和华教授相同,就算华教授不找自己,他也会出手铲除洗钱集团。张扬斟酌之后,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华教授道:“你的意思是让我通过宋怀明再跟你谈?我跟宋怀明不熟啊,你让我跟他谈什么?是谈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还是你在外面偷生了几个孩子?”
华教授道:“其实我的存在并不是你的威胁,反而会给你不少的帮助,人不风流枉少年,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风流过,你现在的心情我明白,只要帮我将这件事做好,我教你一个两全齐美的法子。”
萧国成上了张扬的汽车,张扬启动引擎之后方才问道:“去哪儿啊?”
张扬低声道:“您找我来,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张扬道:“那就是说他没有问题了?那么北港市委书记项诚的畏罪自杀如何解释?章碧君的死又如何解释?为什么两个存在这么严重的问题都和他有着极其亲密的关系?不会只是巧合那么简单吧?”
丽芙道:“第一件事就是窃听薛世纶。”
华教授道:“你只需要出手,后面的事情我来料理摆平。”
华教授道:“很多人都像你一样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萧国成和薛世纶之间分的很开,两人对彼此的生意基本上不去涉及,他们的交往仅限于友情。”
华教授微笑道:“其实这世上有很多种法子,让你既可以啃到熊掌,又可以吃到鱼。”
张大官人有些惊奇地睁大了双目:“什么?老邢居然和他是好朋友?”
张扬对华教授的话深表认同,别的不说单单是日本武士在紫霞观刺杀邱作栋一家,其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台湾选举,制造混乱。他低声道:“我曾经见到严国昭和武直正野、中岛川太这些日本人在一起。”
华教授点了点头道:“不但是好朋友那么简单,邢朝晖还曾经救过他的性命,我怀疑邢朝晖之前的获救是严国昭提供的消息。”
张扬道:“一定是他们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才遭到这样的噩运。”
张扬道:“我生来就这样。那啥,你再掐我,我就去你爷爷面前把身上的伤给他看,让他看看他孙女儿有多那啥,又是咬又是掐,我现在是遍体鳞伤啊。”
华教授道:“咱们说了这么多,无论薛世纶还是萧国成,我们都找不到他们的犯罪证据。也许我们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只要击破了其中的一个,那么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丽芙道:“我今晚回去香港办点事,再有一个小时萧国成搭乘从东京飞来的航班抵达京城,你难道不想跟他来一场意外邂逅?”
张扬道:“还用问?那只老狐狸比我还重要?”他的手玩弄着丽芙的秀发。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他敢对你无礼?我这就把他的脖子给扭断。”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营救出来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一样被人害死。
http://www.hetushu.com教授道:“去找夜莺吧,她会跟你说具体应该怎么做!”
丽芙道:“你们俩倒是臭味想偷!”
华教授道:“我们做一个假设,假如薛世纶就是北港一系列事件的幕后主导者,那么项诚之死等于他切断了所有的线索,项诚对于薛家的意义非同寻常,他曾经是薛老的救命恩人,薛世纶一直以兄长之礼相待。项诚之死对他来说意味着壮士断腕。他的内心深处必然是痛到了极点,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项诚死后。他等于放弃了北港的利益,甚至意味着在短期内不会在国内兴风作浪,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收入锐减,我刚刚就说过,并不是一个人在从事洗钱,而是一个集团,当他的决断影响到了集团其他合伙人的利益,必然会引起矛盾。”
一条条美丽的热带鱼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全都聚拢过来,挡住了前方让人眼红心跳的一幕……
萧国成这才抬起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萧先生,这么巧啊!”
张扬道:“听起来很吸引人,可是我真的不习惯跟你们合作。”
丽芙娇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出卖的你?”
张扬道:“您是说,还有另外一个人,他趁着这次机会制造混乱,让越来越多的矛头指向薛世纶?”
张大官人道:“打个比方,假如我杀了人但是符合国家利益。”
萧国成笑道:“你小子,这不是拐着弯儿的骂我吗?”
张扬道:“那场海啸发生的时候,我和程焱东在福隆港遭遇日本忍者的伏击,那些日本人又是谁派来的?他们的目标本来是程焱东,我只是凑巧跟随他一起前往,为什么他们要杀程焱东?”
华教授道:“我也不喜欢要挟别人,可你非要建立信任度,短期内建立信任度只有这种方法了。张扬,你信不信我真能把你的事情全都给曝光了?”
华教授道:“你也放心,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保证国安的任何人不会再麻烦你,在我们的合作期间,夜莺是你唯一的联络人,你对这个安排还满意吧?”
张扬道:“什么意思?”
张扬道:“还成!”
丽芙道:“我又不是怀疑她,只是想到的一个途径。”
华教授道:“没人逼你加入我们的组织,而且我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掌控你,我给你方向,你干你的,无论合法或者是不合法,只要在符合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我都会无条件支持。”
华教授道:“我们对他这些年的从商经历调查的很清楚,在目前并没有发现疑点。”
丽芙道:“他是只老狐狸。没有他察觉不到的事情,不过他不干涉我的生活,只要我过得快乐,我爱怎样就怎样。”
丽芙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送我去机场!”
这次轮到张扬惊奇了,他眨了眨双目道:“怎么可能?”
华教授道:“你的存在应该已经危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想除掉你,或许当时他们并没有准备好即刻将你干掉,而是要借着这场海啸剪除你的左膀右臂。”
“在薛老的寿宴上曾经有刺客想要刺杀薛世伦,当时你和柳丹晨出手救了他。你对当时的情况应该很清楚吧?”
讨价还价一直都是张大官人所擅长,他平静道:“具体点,什么便利?一切便利?”
丽芙道:“不记得了,反正他在世界各地都有情人。你看过007没?”
萧国成走出机场的时候天色灰蒙hetushu.com蒙的,看起来一场风雨就要来临,一到这种季节萧国成就开始不停的咳嗽,他一边咳嗽一边走出闸口,因为低着头险些和对面的人撞个满怀,萧国成仍然没有抬头,只是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想绕过对方,没想到对方仍然挡住了他的去路。
丽芙道:“他比詹姆斯邦德厉害多了!”
萧国成此时方才留意到站在张扬身后的漂亮女孩儿,从丽芙冰蓝色的双眸和精致的没有半分瑕疵的俏脸之上,萧国成马上判断出她是个混血儿。
华教授道:“我们对薛世伦的怀疑也有一段时间,在章碧君被杀之后不久,就有人通过秘密途径向我们举报,薛世伦才是这些年一系列恶性事件的策划者。”
华教授笑了起来:“我这句话看来有些毛病,当然是我在我的职权范围内,首先伍得志会无罪释放,你和你朋友过去的一切行为全都一笔勾消。”
张扬道:“萧国成回来了?”
华教授道:“桑贝贝是死是活,你应该清楚,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顺便将她的记录注销,以后组织也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华教授道:“你在国安的档案记录全都在我的手里!”他驱动轮椅回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档案袋。
张扬道:“对了,你爷爷说你会交代给我具体任务,到底啥任务?”
“不敢!我发誓,我要是再骗你,随你怎么处置我。”
华教授道:“严国昭这个人很不简单,他曾经是国安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但是此人也有个最大的缺点,过于贪婪,追求物资享受,国安的那点工资远远满足不了他的胃口,这也正是他逐渐滑向深渊的根本原因。”
“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咱俩是第一次认识,我对您老的信任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张扬道:“我做事往往不计后果。”
张大官人来到隔壁的房间,和华教授办公室内昏暗的光线不同,这里灯火通明,右侧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高约两米长达四米的巨大水族箱,丽芙正站在那里欣赏鱼儿的泳姿。
张大官人道:“那啥,您老这番话的确让我热血沸腾,可我在官场也混了不少年了,这当官的说话可信程度的确有点惨。”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老邢啊老邢,不是说已经将我的所有记录都销毁了吗?你这货可真不厚道,居然还留了一手。
张扬将丽芙介绍给萧国成道:“我朋友丽芙!这是萧先生!”
张扬嗯了一声,心说你们国安应该比我清楚,张大官人通过今天和华教授的这番对话方才明白,原来人家掌握的情报比自己想象中要多得多。
张扬听得聚精会神。
张扬微笑道:“送朋友!”
张扬对华教授的分析表示认同,作为这些事件的亲历者,张扬也反复考虑过这些事背后可能存在的原因,他低声道:“那场海啸发生的时候,有些人借着海啸毁灭罪证,我当时也想不通,事情的关键在项诚身上,只要除掉项诚,一切线索就全部中断。”
丽芙甜甜叫了一声,她从张扬的手里接过旅行袋,扬了扬手中的机票道:“我该走了!你别送我了,回去吧。”
张扬道:“我送您!”
华教授点了点头道:“不错,向我们举报的那个人对国安的内部情况相当熟悉,他不但举报了薛世伦,同时还向组织透露了邢朝辉的下落,正是通过他提供的消息,我们方才顺利找到并营救出了邢朝辉同志。”
http://m.hetushu.com张扬一脸笑容地站在他的面前,萧国成的脸上也露出笑意:“张扬,真是巧啊,你这是要出门还是?”
张扬道:“您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
丽芙哼了一声,看到张扬怒目圆睁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有些发虚,挽住他的手臂道:“人家就是这么一说,你别生气,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张扬这才作罢。
张扬道:“不敢不敢,我在您面前一向都执子侄之礼相待,对了,有没有人接机?”
离开国安总部,重新来到阳光下,丽芙俏脸上的娇羞和酡红仍未褪去,张大官人驾着车,唇角带着会心的笑容。
丽芙点了点头。
张扬道:“您老还真是一个爽快人。”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我孤家寡人一个,哪有人接我啊?”
张大官人勾住丽芙的纤腰拉着她转过身来,丽芙冰蓝色的美眸中闪烁着让他迷醉的热力,两人彼此凝视着,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丽芙忽然勾住张扬的脖子,主动送上一个热吻,他们身上的衣物在一点点褪去,丽芙雪白诱人的娇躯被张扬挤压在巨大的水族缸上,纤长的美腿常春藤般缠住了张扬的身躯。
张大官人显然已经动心了:“您老不会诈我吧?”
华教授道:“正如刚刚我所说的那样,薛世伦的记录非常清白,可是和他有关的这些人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的问题,你所列举的只是两个,还有安德渊,还有很多其他人。但是我们手中并没有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人的犯罪行动和薛世伦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我们目前只能将他列为可疑人物。”
张大官人道:“出卖我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华教授点了点头道:“萧国成是薛世纶最好的朋友,在薛世纶人生陷入低谷的时候曾经帮助过他,可以说薛世纶在商界能有现在的成就和萧国成这位朋友的帮助是密不可分的,萧国成为人谦虚低调,我们一度怀疑萧国成和薛世纶是合作者的关系,可是通过我们的深入调查。发现除了萧国成在薛世纶创业之初借给他一笔钱之外。两人再无金钱上的来往。”
张扬道:“严国昭和章碧君曾经多次单独接触过,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同一阵营。”
张大官人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这老爷子有点不厚道啊,居然偷偷把自己的私生活查了个一清二楚。一时间张大官人无言以对,直愣愣地望着华教授。
张大官人听她这样说。马上摇了摇头道:“丽芙。我可得提醒你,薛世纶是薛世纶。薛伟童是薛伟童,我绝不同意你们将伟童设为目标。”
华教授道:“是不是觉得这个人很可疑?”
张扬愕然道:“有人举报?”
华教授道:“你有没有想过。事情本来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场针对薛世伦的刺杀,就算刺杀不成,也可以起到破坏薛老寿宴,打击薛老内心的作用,事实上。薛老在那次寿宴之后受到了刺激,他的身体也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惊吓而出现了状况,最终导致薛老的去世。”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眼前这位老爷子有点深不可测,真要是把他惹火了,估计什么事儿都敢干。
张大官人来到她的身后,俯下身在她雪白的颈部嗅了嗅。
张扬笑道:“她是中法混血儿,我朋友,您可别多想。”
华教授微笑道:“你的这句话是基于薛世纶为幕后黑手的前提下,咱们假设他就是幕后黑手,那么他是不可能和北港和*图*书的其他官员发生联系的,只需要通过项诚就可以遥控这一切,正如你所说,项诚死了,别人就不会再追查到他的身上,可他为什么又要将黑手伸向其他人呢?如果说袁孝工有可能知道一些内幕,铲除他势在必行,龚奇伟呢?杀掉龚奇伟只会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北港贪腐事件,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欲盖弥彰的事情?这和常理不符。”
丽芙看着他的笑,忽然伸出手去在他大腿内侧拧了一把,张大官人痛得哎呦一声:“丫头,变态啊你。”
丽芙啐道:“你够狠,居然要杀我爷爷!”
张扬点了点头,既然薛世纶的身上疑点这么多,从他入手倒也正常,张扬道:“薛世纶为人精明,想要窃听他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华教授却摇了摇头:“刘艳红虽然对北港官员展开调查,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龚奇伟也是一样,他虽然反腐立场坚定,但是他还没有触及到这一集团的核心利益,更何况项诚还在北港坐镇,当时并没有除去他的必要。”
张扬道:“有一事啊,他知道咱俩之间的这点事不?”
丽芙瞪了他一眼道:“你才变态呢。我就看不得你一脸的坏笑。”
张扬道:“萧国成的财富来源是什么?”
张大官人目瞪口呆:“啥?他是你爷爷……”
张扬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刺杀他。当时我曾经怀疑过那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可是后来我感觉没理由的,薛世伦非常孝顺,抛开善恶不言,一个孝子是不可能在自己父亲的寿宴上导演出那样一出戏,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对薛家的声望也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张扬道:“他说他年轻时风流成性,你到底有几个奶奶啊?”
张扬道:“我们梳理一下脉络,假如薛世纶和项诚、章碧君代表着一个利益团体,那么邱家、查晋北又形成了一个利益团体,而严国昭究竟属于哪一方?”
张扬道:“我这人最烦别人要挟我。”
丽芙道:“你和薛伟童不是结拜兄妹吗?先从监听她入手,就能够掌握薛世纶的动向。”
张扬道:“除此以外你们还掌握了什么?”
张扬道:“薛世纶的仇人只怕不少。”
华教授道:“在没有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之前,只能说他们有嫌疑。”他低声道:“你怀疑谁,说来听听!”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
华教授道:“你不了解严国昭,这个人头脑非常的灵活,他绝不甘心被别人差遣,对他来说最为永恒的只有利益。”
大官人道:“偶像啊!”
华教授道:“如果从头梳理北港发生的事情,你就会发现,从丁氏兄弟遇害,到蒋洪刚下马,然后是袁孝农被杀,陈岗叛逃,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有人在将影响扩大化,一点点引起上头的重视,直到刘艳红遭遇车祸,事态已经发展的很严重,省里不可能不关注这件事,甚至连中纪委连国安都将目光聚焦在北港这个海港城市。试问这世上有那个罪犯会这么傻?要将别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身上?”他吐出一团烟雾:“我敢断定,有人正在设下一个陷阱,想要将薛世纶深陷其中,同时他又引导我们一步步接近这个陷阱,想要利用我们的手来捕获这只猎物。”
萧国成呵呵笑道:“怎么听着你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呢?我又没怀疑什么,看你慌的。”
萧国成陪着张扬望着丽芙远去的背影,他向张扬笑道:“这女孩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