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5章 生与死

文玲用力摇了摇头,试图驱赶走体内越来越强烈的意识,杜天野道:“小玲,你不是这样的,你过去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陈雪从他的表情觉察到他的痛苦,走上前去,掌心按压在他的头顶。
文玲道:“不需要你来教训我!”
张扬微笑道:“玲姐,你不在家里照顾干妈,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心中却明白最坏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黑寡妇邵明妃尖叫道:“救命……救命……”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头发凌乱看起来十分狼狈。
陈雪道:“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生死印。就是想利用生死印的功法灭掉文玲本体的意识,只有这样,你才能真真正正获得对这具躯体的主宰,看得出你已经压制住了文玲的意识,不过你应该仍未成功,否则你不会急于得到这本生死印。”
柳丹晨叹了口气道:“何苦多害一个人!”
文玲点了点头转向邵明妃道:“唤醒他!”
张扬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为了我们的孩子。”
文玲也是同样的一掌迎击而出,她的手掌也变得透明,不过隐隐透出蓝色,和陈雪相比,远不如陈雪纯净。
陈雪道:“金絔戊死后,你立志为父报仇,可是以你的武功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宏图大志,甚至你连接近隋炀帝都不能够,所以你想了一个办法,抓住隋炀帝好色的弱点,入宫伺候。可惜隋炀帝实在太过狡诈,即便是对后宫嫔妃也是处处提防,你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下手机会,却又怀上了他的骨肉,你本想生下这孩子之后,完成刺杀大业,可偏偏遭遇难产,隋炀帝请来张一针救了你们母子的性命,可是你的身份秘密却被人识破,在生下儿子的当天,隋炀帝就让人将你毒杀,想必你的冤魂不散,怨气冲天,竟然穿越时空附在了文玲的体内。”
文玲道:“你可真够歹毒!”
张扬道:“秦萌萌是不是在你手里?”
张扬点了点头,他紧咬牙关,痛得说不出话来。
张扬出手如行云流水,在罗慧宁周身穴道之上轮番指点,表面看上去似乎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凶险难以想像,以内力打通罗慧宁的经脉,原本张扬的大乘诀已有成就,但是因为体内被种蛊,限制了他对内力的自如运用,这段时间张扬的武功始终停滞不前。
文玲道:“她对我有什么意义?太多的人想要对付她。根本不需要我出手。”
李伟平静道:“不要忘了。他也是夫人的儿子!”
文玲道:“你的师父是谁?”
陈雪摇了摇头道:“你目前的状况并不适合,我看没有三五个月是难以完全康复的。”
陈雪闻声从屋内出来。她来到张扬身边,冷冷看着文玲道:“你以为自己参悟了生死印的奥妙?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你这种心机不纯的人,就算掌握了生死印的方法,却也难以得到真髓。”
文玲道:“没事?”她的手指屈起,一颗红色的小叶紫檀佛珠激射而出,张扬看到那佛珠倏然就来到自己的面前,倘若在平时,他定可轻松避过,可此时却有心无力,佛珠撞击在张扬的额角,射得他好不疼痛,击中的地方鼓起了一个大包。张扬已经确定,文玲的武功已经恢复,这还是她手下留情,如果运足力道,恐怕自己的额骨都会被她射穿。
文玲道:“等我拿到生死决!怎么?你担心我会食言?“
文玲呵呵笑道:“你配吗?”她隔空挥出一掌。
邵明妃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柳丹晨颤声道:“我该怎么办?”
邵明妃拿出一个香囊样的东西凑在张扬的鼻子前,张大官人感觉一股辛辣气味直冲头脑,他接连打了两个喷嚏,缓缓睁开了双目,对他来说苏醒并不是什么好事,头痛欲裂,仿佛有千百只小虫正在努力钻入他的头脑,啃食着他的骨髓。
张扬这才知道原来柳丹晨落在了文玲手里。
杜天野的出现让文玲心头波澜顿生,她咬了咬嘴唇:“滚开!”
文玲怒道:“我说过给你自由,难道你不清楚想要得到自由唯有死才可以吗?”说话间手指捻起一颗紫檀佛珠射了出去,她出手之劲,当世之中少有人能与之匹敌,噗!地一声,那颗佛珠竟然击碎邵明妃的额骨,直接贯入了她的颅脑,从脑后带着鲜血和脑浆飞了出去,这一击的威力力竟然不次于子弹。
文玲微笑道:和图书“不妨事,我可以等!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她走过去将张扬搀扶起来,陈雪并没有阻止她,眼看着她带着张扬走入了书房之中,邵明妃放开柳丹晨紧跟着文玲而去。
陈雪望着他,内心纠结无比,虽然她很想劝张扬不要冒险,可是话到唇边仍然没有说出口,以她对张扬的了解,知道张扬主意已定,任何人都无法劝他更改念头。
张扬盘膝坐在地毯之上,闭上双目,轻声道:“来吧!”
张扬调息了半个小时方才睁开双目,微笑道:“我已经准备好了!”
文玲扫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张扬,轻声叹了口气道:“你如果不是为了女人,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交代完这一切,张扬告辞离开,李伟本想留他在这里休息,可是看到张扬态度坚决,也只能作罢,安排司机将张扬和陈雪两人送回香山别院。
文玲冷笑道:“由得你吗?”她拍了拍手掌。邵明君压着柳丹晨出现在她的身后。
柳丹晨捡起地上业已破裂的衣服,捂住身体,已经是泪流满面。
文玲冷冷道:“人死如灯灭,最后还不是化成灰飞,又何必计较呢?”
张扬先给罗慧宁服用了一颗逆天丹,准备一个小时之后等到药效完全发挥,方才为她治疗。
陈雪看到形势不妙,慌忙用掌心按压在张扬的后背之上,将一股真气输入其中。
柳丹晨点了点头。
陈雪道:“文玲,你不用难为他,我跟你走!”
邵明妃就在她身边,听到陈雪这样说,匪夷所思的同时又不免感到害怕,悄悄向后方退了两步。
张扬低声道:“好了……”他想要站起身来,刚刚站起却又跌坐在地上,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陈雪将杜天野请来的目的,是想利用他唤醒文玲体内隐藏的意识,可是她低估了金雯灵意识的强大,如今她的意识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邵明妃点了点头道:“对,是行尸走肉。”
柳丹晨道:“对不起,你怪不怪我?”
李伟微微一怔,从张扬的话中他明白了什么,用力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确保夫人的安全。”
邵明妃道:“不是我想害你,而是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师妹,念在咱们同门一场,你死后,我会把你埋在张扬的身边,让你们一家三口在黄泉团聚。”
邵明妃道:“我有选择吗?”
陈雪道:“你只要敢动他,我就让你永远也得不到生死印的秘密。”
此时他忽然感觉到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转过身去,却见文玲一身黑衣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张大官人只觉得脑后一紧,整个人天旋地转,如果不是他双手扶着石桌,只怕已经栽倒在了地面上,体内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四处爬行,酥麻的感觉沿着他的脊椎笔直向上,直冲脑部。
双掌交错,陈雪的娇躯晃动了一下,她的功力本来就不如文玲,加上之前利用内力为张扬护住心脉又损失不小,两人之间的差距又在无形之中拉大。
陈雪道:“你先在院子里坐下,我去周围找找!”
柳丹晨惊呼一声,双手掩住丰满的胸部。
一旁柳丹晨轻声叹了口气道:“别再白费力气了,就算你喊破喉咙都没用。
“休想!“
陈雪道:“谋杀亲夫是为不忠,你穿越到文玲的身体内,发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千年,心中想必非常的痛苦彷徨,所以你一心想要返回过去,无论你承认与否,张扬救过你的性命,还三番两次地对你手下留情,而你却恩将仇报,步步紧逼,将自己的救命恩人整治到这种地步,是为不义。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义的女人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界上?”
柳丹晨道:“是我害了他,他要死了,我也不活了。”
陈雪幽然叹了一口气,纤纤素手如同兰花花瓣一样展开,轻轻印在张扬的头顶,张扬只觉着一股清凉的气流从头顶直贯而下,沿着他的后脑、颈后、胸椎直达腰骶,陈雪的内息温和绵长,但有韧劲十足,宛如涓涓细流一般冲破了张扬体内生死符的禁锢。
柳丹晨道:“你终究还是要害我一次。”
这时候陈雪缓步走了下来,来到他们的身边,手中拿了一个小小的册子,看来是她刚刚书写完成的生死印功法。
柳丹晨道:“你居然会相信她的话!”
张扬心中一沉,秦萌萌周末才会离开京城返回美hetushu•com国,今天她理应还住在这里才对,难道她又遇到了麻烦?只怪他考虑不周,一心牵挂罗慧宁的病情,却忽略了秦萌萌的安全。
文玲没有说话,冷冷望着陈雪,不得不承认,陈雪对自己了解得颇为深刻。
陈雪道:“你为什么还不走?”
邵明妃道:“他也是我的仇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说完,她看了看那黑衣女人死气沉沉的面孔:“倘若我帮你做成了这件事,你会不会放过我?”
陈雪道:“你的父亲就是隋朝大大有名的剑客金絔戊,为了阻止隋炀帝攻打高句丽,金絔戊前往刺杀,可惜遭到隋宫高手的围堵,最后逃亡到了这里,金絔戊和隋宫高手在此决一死战,最后同归于尽,这里就是他的埋骨之地,你身为他的女儿虽然找到了他的尸骨,却不将他埋葬,是为不孝!”
陈雪道:“你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金雯灵,我说得对不对?”
张扬交代她道:“你要小心一些。”
张扬的脸色越来越红,后枕处隐隐作痛。
柳丹晨泪如雨下,心中充满了歉疚与悔恨。
文玲道:“你们都不怕死,可是都害怕对方会死。张扬,你就算不在乎柳丹晨,可是你在不在乎她腹中的骨肉?”文玲使了一个眼色,邵明妃手中匕首向下一压,柳丹晨吹弹得破的肌肤顿时被锋刃划破,鲜血沿着她的颈部流淌下来,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显得触目惊心。
黑衣女人道:“你没有选择,你要是不答应,我先杀了你的这个师姐!”她一翻手将邵明妃的咽喉扼住,邵明妃惨叫道:“不要……”
陈雪道:“你回不去了,就算让你得到生死印。就算让你武功天下无敌又能怎样?时代不同了。已经不是单凭武功就可以横行天下的年代,为什么你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安安稳稳的享受这得来不易的重生机会?”
张扬摇了摇头,向李伟低声道:“文玲有没有回来?”
邵明妃道:“已经去世多年了。”
张扬点中罗慧宁最后一个穴道,然后双掌贴在她的后心之上,打通经脉的过程宛如开渠挖沟,完成之后,必须马上用内力来填塞扩张经脉,如果不能及时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前功尽弃。
李伟看到张扬脸色难看,他曾经亲历过张扬为文玲疗伤的过程,知道张扬肯定损耗严重,关切道:“你有没有事?”
邵明妃道:“我有法子将他变成一个活死人,以后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
黑衣女人道:“今天会是张扬最为虚弱的一天。一定要抓住机会,彻底将他制住!”
文玲道:“张扬啊张扬,你不枉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上一遭,有这么多痴情女子愿意为你去死,你黄泉路上不会寂寞了。”
张扬看到文玲举手之间就杀掉了邵明妃,虽然邵明妃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看到她死得如此惨状,心中也不禁唏嘘。他强忍头痛从地上站起身来,挡在陈雪面前低吼道:“文玲,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功夫!”
邵明妃道:“不错,我没有,但是你有,想要诱发他体内的蛊毒,就必须需要你这个引子。”
陈雪道:“我所掌握的只有这么多,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最后一式。”
文玲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以为现在有能力和我对抗吗?”
文玲冷冷道:“行尸走肉吧!”
陈雪一旁道:“文玲,我看得出,你一直都爱着他,在你心底,你始终忘不掉他!”
李伟道:“她去祈福了。”
邵明妃惨叫道:“我有办法……我有办法……”
张扬周身的衣物都被冷汗湿透,望着他头顶冉冉升起的白汽,陈雪明白,张扬正在损耗自己的真元来修复罗慧宁损伤的经脉,这一过程绝不容许外人打扰,她一直担心文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闯入,还好周围并无异常。
邵明妃直挺挺倒在了地上,双目瞪得滚圆。
陈雪看到他脸色惨白如纸,却仍然不忘开玩笑,心中不禁一阵心酸,柔声道:“你内力损耗太大,经脉受损,需要休养。”
文玲道:“她不是我的母亲,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
张扬道:“我从未怪过你,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陈雪道:“等他来了你就会明白,我写完这份东西。会先下去找他们,尽可能地拖延时间。如果一和-图-书切顺利,他在两个小时内应该可以赶到这里。”
文玲的头垂了下去,目光落在地面上,看到那本生死印,她的心肠忽然硬了起来,忽然点中了杜天野的穴道,将他远远扔了出去,她尖叫道:“我不是文玲,我不是,我从来都不是!”旋即她的双目中刚刚消弱的杀机又变得强盛起来。
邵明妃此时正在向出口处退去,她看到文玲势如疯狂,心中有些害怕,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悄悄逃走。不料文玲的目光突然向她看来,邵明妃吓得停下脚步,颤声道:“你答应过,得到生死印就放我走的。”
陈雪点了点头,先扶张扬在石凳上坐下,然后才将香山别院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仍然没有找到秦萌萌的踪影。
柳丹晨道:“认命吧!”
柳丹晨道:“谁?”
文玲望着杜天野,忽然感到一阵心痛。
张扬和陈雪来到文家的时候,文玲已经离开,按照李伟的说法,她是去佛前祈福,张大官人并不相信文玲的这份孝心,也不相信她当真离去,干妈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她下手,能够对亲妈下得去如此狠手,足见此女心肠之歹毒。
陈雪道:“你将拓片给我看看。”
文玲身躯一震,她抬起头来,看到杜天野出现在地洞之中,他的身边还跟着柳丹晨。
张扬坐在院子里,心中为秦萌萌担心不已。
张扬让罗慧宁暂时休息,和陈雪来到隔壁的房间内。
陈雪道:“已经被我毁去!”
“可是……”
柳丹晨漠然望了邵明妃一眼:“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张大官人躺在湿漉漉的地面之上,身体呈大字型展开,看起来就像是死了。邵明妃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向文玲道:“他应该是蛊毒入脑了。”
柳丹晨自从落入文玲手中并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见到张扬不知为何鼻子一酸眼泪簌簌而下。
陈雪道:“想要得到这本生死印,你必须先唤醒张扬!我可以默写出来,一样可以将它毁去!”陈雪的纤手渐渐变得透明。
张扬道:“干妈没事了,让她休息几天就会康复,还有药方我已经开好了,按照上面的方子吃药。”
张扬道:“你根本就不是文玲,我真是后悔,当初就该一刀杀了你!”
陈雪来到张扬身边轻声道:“你还认不认得我?”
文浩南在一旁只是冷冷看着,始终不发一言。
张扬凝神静气,脑海中不敢有丝毫的杂念,他的内力损耗之大连他自己也没有预计到。
文玲道:“我相信你的医术,有你出手,妈肯定没事,反倒是我有些担心你,为了救治我妈,你损耗了不少的内力!”
文玲一直将那拓片贴身携带,听陈雪这样说,她将信将疑:“不可能,那拓片我反反复复研究了许多次,上面根本就没有记载最后一式,只是名称罢了!”
文玲尖声道:“不可能,拓片上记载着招式名称,应该有最后一式的,你敢骗我!”
陈雪凝聚全身的功力,准备发动对文玲的全力一击,她的手掌再度变得透明。
文玲呵呵笑道:“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张扬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两人拉开了房门,看到门外李伟仍然恪守职责站在那里,文浩南在楼下的客厅不安的踱步。
陈雪道:“你来到这个世界,却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你占有了文玲的身体,却无法完全融入其中,任凭你武功如何高强,你却无法灭掉文玲本身的意识,两种不同的意识存在于同一个身体内。争夺着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这就是你的性格喜怒无常,善恶难定的真正原因。”
张扬惨然一笑:“没事……”他的头痛越发剧烈了,好像头颅随时都可能爆炸开来。
张扬的内力宛如长江大河一般在罗慧宁的经脉中奔腾,罗慧宁感到周身撕裂般疼痛,她强忍疼痛,虽然看不到张扬此时的表情,却能够想象得到张扬此时所承受的痛苦不次于自己。
陈雪心中一宽,从张扬的症状来看,蛊毒并没有侵入他的大脑。
陈雪握住拓片看了看,来到张扬身边,以传音入密道:“回头我缠住她,你们逃!”
为罗慧宁的整个疗伤过程持续了三个小时,张大官人方才徐徐收回内力。在整个过程中,陈雪始终为他护法,利用内力护住张扬的心脉,以防蛊毒入侵颅脑,功力损耗也是极大。
柳丹晨摇了摇头道:“我控制不住他!就算我有这样的本事,hetushu.com我也不会听你的吩咐。”
黑衣女人呵呵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自由!”她的身影随即隐没在黑暗之中。
陈雪收回手掌,站在一旁关切地看着张扬,缺少了生死符的克制,张扬体内的蛊毒随时都可能发作,如果在他为罗慧宁疗伤之时突然发作,后果不堪设想,只怕非但无法救治罗慧宁,甚至可能赔上他自己的性命。
柳丹晨闭上双眸没有搭理她。
文玲呵呵笑道:“幸亏你废去了我的武功,我方才懂得了破而后立的道理,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能参悟生死印的奥妙!”
陈雪道:“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张扬和陈雪回到香山别院,从停车处到大门不过十多米的距离,两人居然中途又歇了一次,足见他们内力损耗之巨,陈雪搀扶着张扬,两人互为依托,张扬不禁笑道:“咱们两人真像一对老夫老妻。“
张扬没有猜错,柳丹晨不想为奸人左右,甚至想牺牲自己的性命来证明,可张扬的这句话顿时击中了她心头最柔软的部分,母亲的天性让她不能死。
文玲咬牙切齿道:“信不信我要了你的性命。”
让陈雪解除生死符的禁制,对张扬而言是一次极大的冒险,又像是一场赌博,以生命作为赌注,试图赢得罗慧宁的康复。
张大官人守住心神,头脑中一片空明澄澈,待到陈雪将他体内的生死符一一解除之后,开始潜运玄功。
文玲迅速浏览了一遍,发现最后缺少了一部分,怒道:“最后一式呢?”
邵明妃道:“我不认命。我不甘心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想想办法,应该有办法的。”她已经乱了方寸。
文浩南内心一震,他有些错愕地望着李伟,从他的目光中看到的是轻蔑和嘲讽。
推开房门却见院子里空空荡荡,陈雪叫了声雨蒙姐,可是只听到她的声音在空旷的院落内回荡,秦萌萌并没有回应。
邵明妃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想到我这个冰清玉洁的小师妹居然是个多情的种子。”
张扬道:“记住一件事,不要让她靠近我干妈!”
陈雪将生死印的摹本扔了过去,文玲伸手接过,她迅速翻阅,文玲所得到的生死印功法全都是来自于逆转乾坤的拓片,其中记载的东西并不完整,但是她印照陈雪所写的摹本,一看就知道其中的真假。
邵明妃咬牙切齿道:“真是情深义重的一对儿!”她匕首倏然一动,划过柳丹晨的外衣,竟然将柳丹晨的衣服割裂开来,秋风吹动,破裂的衣服全都落在了地上,柳丹晨的玲珑玉体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张扬面前。
邵明妃听得毛骨悚然,这都是些什么人物?隋朝穿越来的怪物吗?
邵明妃不敢招惹她,一脸的笑,心中却暗骂,再毒也毒不过你。
邵明妃冷哼了一声道:“你心疼了?”
邵明妃察觉到她双目中乍现的杀机,吓得低下头去,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说是比师父还要可怕的人物,邵明妃处处陪着小心,生怕哪句话说错得罪了她,而丢掉了性命。
柳丹晨忽然留意到陈雪手掌覆盖拓片的地方有一个个的小字亮了起来,文玲也在同时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她惊喜道:“有字!”
张大官人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陈雪道:“记住,这件事不能报警,不能向任何其他的外人求援。等到那人来到这里之后,你马上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张扬怒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不等陈雪将攻来的力量完全卸去,对方的第二波攻击又已到来,陈雪硬碰硬和她对了一掌,踉踉跄跄后退数步,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文玲冷笑道:“只不过是无用功罢了!你若想他活命现在就去将生死印的全文给我送来。”
文玲道:“给我!”
文玲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对,难道陈雪当真没有掌握生死印的全部?她正要再度出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吼叫道:“文玲,你疯了!”
“不是……”
张扬凝视柳丹晨,轻声道:“丹晨,我都明白了!”
文玲淡然道:“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够了。”她向前走了一步。
文玲道:“就算都被你猜中了又怎样,现在乖乖将生死印给我!”
文玲道:“你很善于说谎!”
文玲道:“入脑后会怎样?”
杜天野指着张扬道:“他是你的兄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样对待他的?要杀他,你和-图-书先杀了我!”
陈雪道:“你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却无权决定腹中孩子的生死。”
黑暗中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如果不想死,那就得为我做事。”黑衣女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黑衣女人松开手掌,冷冷道:“你有什么办法?”
文玲道:“看不出你居然是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就算你说得全都正确又有什么用处?难道可以改变你们的命运吗?”
望着张扬和陈雪走入母亲的房间,将房门关闭,文浩南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忧虑。他摇了摇头道:“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文玲内心一震,怒视陈雪:“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雪看了看她,叹了口气道:“房间内有我的衣服,你先去换上再说。”
文玲向她伸出手去:“拿来!”
张扬道:“总好过你孤独一生,到了死也是孤零零的一个。”
张扬微笑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什么事。”
柳丹晨显得有些尴尬,她轻声道:“其实张扬所中的蛊毒不是没有破解的方法。”
文玲道:“不错,所以我才要你将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
张扬让李伟守住门口,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柳丹晨道:“你根本没有办法对付张扬!”
邵明妃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别忘了,我是她师姐。她在张扬身上种蛊。我虽然不懂得破解之法,但是我知道如何诱发他体内的蛊毒。”
邵明妃道:“我们总得做些什么,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
蓬!地一声,掌风无形击打在张扬的胸口,张大官人被她打得横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张大官人惨笑道:“舒服,舒服,你没吃饭吗?怎么就这么点力量?”
文玲向前一步,陈雪却阻拦住她的去路,缓缓向她挥出一掌。她的手掌已经完全变得透明,宛如水晶制成。
柳丹晨没有回答她,因为她也不知道那神秘女人的身份。
陈雪道:“我想你在这里等一个人,他要是来到这里,你就将他带往书房的地下通道。”
柳丹晨换好衣服出来,看到陈雪已经在书房内默写东西。她不敢打扰。静静站在一旁。
陈雪道:“你根本就不是文玲,你只是占用了她的躯壳,你是金雯灵,是来自隋朝的一个孤魂野鬼。”
陈雪道:“我知道的生死印本来就只有那么多,你说得最后一式应该保存在逆转乾坤的拓片上。”
杜天野拦住文玲的前行道路,怒视她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的善良,你的良心都还在吗?”
邵明妃道:“她为什么要抓我们?她究竟是谁?”
文玲怒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他吗?”
陈雪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
“没有可是,如果我们真的逃不过这一劫,至少你还可以帮他留下一点骨血。”
黑衣女人道:“张扬!”她冰冷的目光盯住柳丹晨:“张扬身上的蛊毒是你所种,我想你应该有法子控制他。
陈雪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如果我们能够逃过这一劫,自然要你出手。”
柳丹晨看到张扬倒在地上,胸膛上满是鲜血,赶紧跑了过去扶起他的身躯:“张扬,你怎样?你怎样了?”
文玲呵呵冷笑道:“看来你的确了解到不少的事情。”
文浩南抿起嘴唇:“为什么不让我在场。他想搞什么鬼?”
文浩南闻讯赶来仍然没有问候张扬只言片语,冲入房内去看母亲了。
陈雪慌忙搀住他的手臂,张扬抹干唇角的鲜血道:“没事,我肝火太旺,吐了点血舒服多了。”
文玲取出拓片递给了她。
张扬呼了口气道:“等我调息好了,你再将生死符种下,省得蛊毒冲入我的脑内。”
柳丹晨道:“你们害不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张扬那灿烂的笑脸,张扬的身上就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会对他充满了信心。
邵明妃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听说可以不死,心中又不禁生出一阵狂喜。她颤声道:“你到底想我做什么事情?”
李伟看了他一眼,轻声道:“除了他以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能救夫人。”
张扬道:“一切果然都是你做的,我只知道你绝情。却没想到你绝情到这种地步。甚至可以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
张扬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他从柳丹晨的目光中觉察到了某种可能,柳丹晨似乎存有必死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