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7章 夜探

张大官人道:“我说你这人咋恁不厚道呢,28楼啊,你让我去爬窗户?”
赵国强道:“你不会翻窗啊?”
赵国强听他这样说,真有些哭笑不得了:“你跟我认识了这么久,对我连这点信任度都没有?”
“干妈!”
傅宪梁道:“你本来就错了,别人家的事情,你尽量少掺和,现在是敏感时期,你做任何事都要多个心眼儿。”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陈雪这样说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的经历,张扬道:“为什么要回去?我在这里已经找到了我的价值所在,找到了我的心中所爱,为什么我要回去?”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前突然浮现出春雪晴的面孔,却不知他在大隋灰飞湮灭之后,春雪晴去向何方?是已为人妇,还是守着一湾秋水期盼自己的归来?
张大官人啐道:“要不你过来扛,这保险柜至少有三百斤,你让我从二十八层楼上扛下去,真把我当成苦力啊!”
张大官人跟着点了点头道:“就是,你出去散心潇洒,我被公安可盯苦了,那个周志坚是三天两头的找我麻烦。柳丹晨。你得帮我出具证明,还我的清白。”
文浩南本想嘲讽他几句,可张扬并不给他机会,大步从他的身边走过。
张扬道:“这女人有些古怪。”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迷魂术对耿千秋也没什么作用,说不定这女人和管诚一样都被种上了心蛊,他们被同一人控制,柳丹晨其实也是一样。
赵国强道:“我也不清楚到底会找到什么,但是我总觉得其中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文浩南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拦住张扬的去路:“你不要以为救了我妈,我就会感激你。”
张扬笑道:“我靠,不会吧,你好像在威胁我啊!”
傅宪梁道:“误会?因为那个唱戏的?”
于强华点了点头道:“单单是人间宫阙涉黄这件事就够判她刑的,不过这个人态度非常蛮横,到现在仍然很强势,很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赵国强道:“所以我才让你出面,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无论查到什么,都要先告诉我,另外,你切记,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张扬道:“在你真正了解我之前还是别轻易评价我,我这个人缺点不少,可优点更多。”
张扬点了点头,柳丹晨道:“你们聊,我去陪陈雪。”
张大官人欣然点头。
张扬在附近随便吃了点夜宵,消磨了下时间,一直等到午夜时分,方才步行回到大厦旁,此时名汇嘉园内大半灯光已经熄灭,张扬从口袋中取出头罩,除了两只眼睛暴露在外,其他的部分尽数掩盖。张大官人也算得上是与时俱进,如今也用不着丝袜蒙面了。
赵国强道:“你能打开吗?”
秦萌萌对外人心理上还是存在着一些恐惧,她起身返回小楼。
柳丹晨道:“我去做饭吧,一会儿就好。”
赵国强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对耿千秋还是有感情的。”
赵国强接通电话,听到那边低低的笑声,就知道这厮已经开始行动,张口想问问情况那边张扬已经挂上了电话。可没过多久,这厮又打了过来。如此这般,连续折腾了三次,赵国强明白,这货使坏呢。
此时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张扬走过去拉开大门,却见于强华和赵国强两人站在门外。
于强华走后,张扬道:“你爸那边有没有出面?”
文浩南道:“问心无愧还是心里有鬼。只有自己才知道。”
于强华摆手道:“我不能喝酒,下午还得出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国强,有些话不该我说,可咱们是朋友,我不吐不快啊,在耿千秋的事情上,你爸千万不能插手,搞不好一辈子的清誉都被这女人给玷污了。”
文浩南道:“妈,我做什么了?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因为那个戏子失踪的事情,公安的确把张扬列为嫌疑对象,还因为这件事限制他离开京城呢,不然他怎么会在京城赖这么长时间?”
张大官人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之前华教授既然已经答应要为他摆平这件事,肯定不会存在任何的问题,估计不知道他们利用什么办法,让管诚背了这个黑锅,不过管诚这混蛋罪大恶极,就算让他背这个黑锅,也是应该的。
陈雪剪水双眸在张扬的面庞上扫了一眼,轻声道:“你在那边有没www.hetushu.com有家人?”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道:“昨天秦……”她本想说秦鸿江的名字,可话到唇边,仍然改成了:“我爸来找我了。”在秦萌萌心底,秦鸿江还是秦家对自己最好的一个。
赵国强道:“没那么夸张吧!”
张扬道:“我帮你把把脉!”
张扬微笑道:“好!”
张扬并没有想到那一幕竟然会成为永别。
赵国强道:“张扬,我想求你一事儿。”
文浩南道:“他自己有手有脚需要我送吗?”
罗慧宁望着他,心中大为感动,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我这次并不是生病对吧?”
秦萌萌道:“他跟我聊了一些事,还说以后不会让秦家的人找我麻烦。”
“爸……我错了!”
罗慧宁道:“当初秦萌萌的事情是我反对,是我让张扬去查她,和张扬有什么关系,你要恨,应该恨我才对,就算没有我反对,秦萌萌也不可能看上你,你扪心自问,你的心胸够不够宽阔?你做事够不够理智?你醒醒吧,浩南!”
张扬知道秦鸿江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担心家丑外扬,如果真相暴露,他们秦家再也无颜在军界混下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体现了秦鸿江自私的一面。
张扬呵呵笑道:“过去我一直认为你比我成熟,比我懂事,现在看来……”他摇了摇头:“对了,奉劝你一句,傅海潮、陈安邦之流全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跟他们走得太近对你没好处。”
张大官人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太不专情!”
赵国强道:“我可没那意思,你既然有本事把那件事摆平,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不难。你这人做事从来都不按常规出牌,不过看起来效果都不错。”
陈雪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刚刚参悟出隐脉的奥妙,你帮我把脉也无法准确诊断我的伤情。”
“啥?”张大官人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赵国强透露的这个消息不次于在他心底引爆了一颗深水炸弹,张大官人挠挠头:“我说呢,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们长得有点像,居然是姐妹。”
赵国强明白自己如果不给他点甜头,这厮是不肯诚心诚意地帮自己办事,他低声道:“我查到,耿千秋其实是海瑟夫人的亲妹妹!”
张扬打了个电话给赵国强:“这下真进来了,这里是她的卧室,床很大很舒服!”
赵国强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等到那两名保安远走之后,张大官人这才施展壁虎游墙术爬到三楼从窗口进入安全通道。这厮舒了口气,沿着楼梯拾阶而上,虽然张大官人武功高强,可连爬28层,滋味也不好受,如果不是之前赵国强告诉他,这里的电梯必须刷卡,这厮根本不必花费这么大的体力。
罗慧宁道:“年前是没有可能了。”
张扬道:“我不算什么,我也没打算让你重视我,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要给我记住,如果你胆敢再做一些混账事让干爹干妈伤心,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傅海潮笑道:“都说开了。”
傅海潮道:“没什么,就是发生了点小误会。”
于强华笑道:“好事儿,北港汽车爆炸案已经结了,从国安那边过来的消息,管诚已经承认,当初在文浩南汽车内安放炸弹的是他的人,炸弹是他设计的,并不是他亲自安装。”
张扬一直都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听她这样问,终于下定决心道:“干妈,您不是生病,而是受伤,有人用阴狠的手法震伤了你的经脉,所以那些医生才会对您的病情束手无策,这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理解的范畴。”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在乎,但是在位一天就得尽职尽责。”
傅宪梁道:“你想利用那个花旦刺激张扬,张扬如果沉不住气,做出什么鲁莽的举动,你就会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决定了,不过我想推迟几天再走,先跟你回春阳去看看干妈。”
陈雪道:“我跟你回去,去清台山静养一段时间,那里的环境应该有利于我伤情的恢复。”
傅宪梁道:“张扬那个年轻人不简单,外人都以为他热血冲动,可是人家做事也是三思而后行,冲动也在可以冲动的基础上,你以为最近做得一些事情我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扬是不是让人跟你们打官司?”
张扬点了点和_图_书头道:“好说,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付出点回报也是应该的。”
柳丹晨道:“我只不过是去郊县散散心,忘了跟单位的领导交代,没想到会给各位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尤其是给张书记,听说警方把你当成绑架嫌疑人了。”
张扬微微一怔,向前凑了凑。
张扬道:“干妈,您没事儿就好,我得走了,对了,后天我就返回平海了,这次来就是向您辞行的。”
张扬道:“他倒是会挑选时机。”他心中却明白,是文玲报讯。
赵国强从怀里拿出一张字条,看来他是早有准备,交到张扬的手中,低声叮嘱道:“这是她的另外一个住址,你一定要注意隐藏行踪,千万不要被其他人发现。”
张扬道:“国强啊,我又不是职业小偷,那啥,你让我翻箱倒柜还成,可万一她家里面有保险柜密码箱啥的,我也无能为力。”
“很快!”
“很多?”
张扬道:“你真把我当成职业大盗了,我今天只是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友情客串一下,我没那本事打开。”
张扬看到他们都没有穿警服,知道赵国强是跟自己开玩笑,他笑道:“先进来坐!”
赵国强道:“你先别管床,正事儿要紧,房间里里外外全都检查一遍,注意,不要留下脚印和指纹。”
赵国强道:“她们姐妹二人相差十二岁,耿千秋一岁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王均瑶被一位老干部王尚清收养,也就是前平海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父亲,耿千秋则被送给了另外一个姓耿的人家。你对王均瑶的了解要比我清楚,我对耿千秋的调查也有一段时间了,她之所以能把人间宫阙经营得有声有色,跟她的个人能力和人际关系固然有关,还有一点,她在生意启动之初,必须要大量的资金,我怀疑这些资金可能来自于海瑟夫人。”
于强华道:“张扬,我听说柳丹晨找到了?”
送走了赵国强,张扬来到陈雪的房间内,本想帮她把脉,却看到陈雪已经下床了,正坐在窗前看书,因为重伤,她的容颜憔悴了许多,可是更平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韵,当真是我见尤怜。
张扬道:“是他这样要求你的?”
傅宪梁道:“说开了最好,干什么?你想什么?我和你文伯伯是什么关系?我们之间的事情用得着你们这些小孩子插手吗?”
罗慧宁望着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舍之情,握住张扬的手,低声道:“一个个都走了。让我这心里空空的。”
张扬道:“蛊毒的活跃正是想控制住这个新的生命。”
赵国强道:“那就扛回来!”
赵国强听在耳朵里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低声道:“你搜集一下,回头我让人化验。”
被父母呵斥的不仅仅是文浩南,傅海潮跟随父母来到家里,马上就被父亲叫到了书房,傅宪梁一脸严肃道:“怎么回事?”
张大官人心中暗自惭愧,心说这次你看走眼了,那炸弹还真是我放的。张扬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他放下酒杯道:“对了,耿千秋那边问出什么没有?”
张扬看了看那字条,将地址牢牢记在心中,然后将字条撕了个粉碎,端起酒杯道:“赵国强,你小子该不会坑我吧?”
赵国强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北港汽车炸弹案,到底怎么回事儿,咱们心里都清楚。”
赵国强道:“我早就说过,张扬不会干这么没谱儿的事情,文浩南是他干哥哥,他怎么可能做伤害文家的事情。”
于强华道:“没事就好,下次柳小姐出门一定要把自己的去向说明,千万不要再闹出这样的乌龙事件了。”
罗慧宁道:“张扬,我一直都在担心你,为了给我疗伤,你累得不轻,听李伟说你还吐了血。”
张扬没有说话,他不想罗慧宁因此而更加伤心。
柳丹晨顷刻间变得面无血色。她刚刚才感觉到幸福的滋味,却没想到又遭到当头棒喝。她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文浩南咬牙切齿道:“你有资格吗?”
罗慧宁道:“你知道?傅海潮和张扬说话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帮腔?你以为是个打击张扬的机会?我真是没想到,你的目光怎么会这么短浅!傅海潮为什么要和张扬发生冲突,他的目的是什么?你难道不清楚?你爸和他爸之间的事情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回数?”
http://m.hetushu.com扬道:“丹晨,你体内曾经被人种下某种蛊毒,这种蛊毒可以控制你的意识,确保不被其他人影响,现在因为你有了身孕,生理上发生了变化。蛊毒也因为你体内的这种变化而变得再度活跃起来。”
张扬道:“信!那啥,今天我就夜探虎穴!”
赵国强道:“后天?火车还是汽车?”
柳丹晨道:“可以不影响胎儿吗?”
柳丹晨看到张扬神情凝重的样子,心中也是一沉。
赵国强道:“其实耿千秋还有一个住处,警方并没有掌握。”
张扬道:“你在背后调查耿千秋,不怕被你爸知道?”
“有没有爱人?”
张大官人不禁笑了起来:“还是头一次有人拒绝我为她疗伤。”
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赵国强委托他的这件事,他牢牢记在心底,当晚九点多钟,他就来到了名汇嘉园,这是位于京城东南的一栋高层建筑,大楼共有39层,这里的住户实行封闭式管理,出入都要进行严格的登记制度。没有业主的允许,外人是不许进入的。
张大官人这次没有挂断,来到了二十八层,找到属于耿千秋的房间。低声道:“有防盗门啊!这上面是指纹密码锁。”
“屁的办法!”张大官人挂上电话,回到安全通道,将楼梯拐角处的通风窗打开,探头向外看了看,靠啊!真不是一般的高,张大官人也是艺高人胆大。从里面爬了出去。当晚的风本来就不小,在28层的高度。风力又强大了不少,张大官人紧贴着楼面,施展壁虎游墙术,爬到了耿千秋家的阳台处,阳台全都用铝合金窗封闭,这难不住张扬,他很快就打开了窗户,从窗口跳了进去,再次拨通赵国强的电话:“老赵,我进来了!呃……我靠,阳台上还有一门!让我看看,这门锁好对付。”
文浩南没有说话。
赵国强道:“她的问题可不小。”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扬哥,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张大官人张大了嘴吧:“我靠,你把我当苦力用啊!”
张扬笑道:“什么风把你们两位大人给吹来了?”
张扬道:“你看我们喝酒心里就不难受?”
秦萌萌道:“我这次回美国之后,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陈雪轻声道:“在你心中,那里真的没有任何让你留恋的东西?”
张扬道:“文浩南,我知道你恨我。我也不在乎你对我的仇恨,但是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不要让无谓的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可不可以从对我的仇恨中分出少许的精力,去关注一下自己的母亲?你是文家唯一的儿子,干爹干妈对你一直寄予太大的希望,现在玲姐走了,家里就只剩下你了,你难道不清楚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
罗慧宁怒道:“在你心中张扬就没有一点点的好处,你忘了,当初是谁救了你姐,是谁救了你爸,现在又是谁救了我?是我们文家欠张扬的,我们为他又做了什么?你凭什么恨他?”
张扬道:“警方已经澄清了所有关于我的嫌疑。没有人再限制我的自由了。在京城呆了这么久,我也应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恐怕我这乌纱帽也保不住了。”
张扬在柳丹晨刚才的位子上坐下,微笑道:“你到底去了哪里?害得我们为你担心。”
于强华端着水杯陪着喝了一口。
张扬也不勉强,给赵国强倒上,微笑道:“这柳丹晨的事儿搞清楚了。我也就没必要呆在京城了。后天我就回去。”
张大官人戴着手套鞋套呢,他叹了口气道:“我算看出来了,你们这些当警察的都是天生罪犯,你说你们要是作奸犯科,还不得把证据抹得干干净净,想要查到线索岂不是太难了。”
“比如……”
张扬起身要走,罗慧宁却又叫住他:“张扬!”
张扬回到香山别院,看到秦萌萌已经回来,正和柳丹晨两人在院子里说着话,他笑了笑道:“回来了?”
张扬选择监控的盲区,飞身跃过院墙,一路小跑来到大厦旁,看到前方灯束闪烁,赶紧贴近墙根。没多久就看到两名保安拿着手灯巡视过来,这些保安只是例行巡视,并没有发现小区内有人潜入。
很快四道凉菜就端上了餐桌,张扬开了一瓶大明春。
罗慧宁缓缓站起身道:“我本以为,你这么大了不用我再教你,可是现在看来,你根m.hetushu.com本就是是非不分,亲疏不明,什么人对你好,什么人对你坏,你根本就不知道。”
柳丹晨颤声道:“会不会影响到胎儿?”
“好事还是坏事,坏事等我们喝完酒再说。”
赵国强道:“那就搬回来!”
张大官人嗯了一声,却不知为何呵呵笑了起来。这货笑自然有他的理由,他忽然想到,这些毛发是不是属于赵永福的,如果真的是那样,赵国强不知作何感想?
柳丹晨炒菜的时候,刚刚往锅里下油,闻到油味儿,顿时泛起了恶心,慌忙扭过身去。跑到水池前吐了起来。
张扬道:“汽车,何雨濛刚好去春阳。我搭她的车回去。”张扬对外还是叫秦萌萌为何雨濛,这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你永远也回不到真正属于你的时代。”
张扬道:“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我做人只想问心无愧。”
张扬笑道:“于大队的消息可真是灵通!”
香山别院内就存有一些中草药,张扬抓了一些中药,交给秦萌萌去煎好,让柳丹晨服下。自从他被柳丹晨种蛊之后,他就特别针对种蛊之术进行了研究,解铃还须系铃人,蛊毒千变万化,想要找到根除之法,就必须要找到种蛊之人。他所中的蛊毒之所以能够得以解除,是因为柳丹晨出手。而柳丹晨体内的蛊毒又是谁所种?这个人和邵明妃、管诚、耿千秋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爸,您看您说的,我就算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瞒您啊!”
张扬默默在陈雪的对面坐下,望着窗外,午后的阳光温暖柔和,让人不自觉生出一种难言的慵懒,张扬眯起双目,内心中早已尘封的那段感情却如江水般翻腾起来。
于强华道:“我们已经获得了授权,今天下午就前往她的住处进行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说到这里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我该走了!”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过去,张扬记得,就在自己前往洛阳为兰贵妃接生之前,春雪晴就这样陪着自己坐在阳光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大官人闲着也是闲着。给赵国强拨了一个电话。倒不是有事情找他,你不是让我半夜三更的来当贼吗?我睡不好,你小子也别想安睡。
张大官人手上还有不少当初从国安弄来的工具,对付这种普通门锁还是游刃有余的,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将房门打开。
罗慧宁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她!小玲变了,自从她醒来之后,就已经变得不再是她,我虽然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却明白,我的女儿永远也回不来了。”说到这里,罗慧宁的双目不由得湿润了。
张扬握住她的纤手道:“不过你也不用害怕,我就算不能根除种在你体内的这种蛊毒,但是也有办法将它压制住。”
张大官人道:“听起来你好像很信任我的样子,不过你想让我办事,多少也拿出点诚意吧?你怎么会对耿千秋这么有兴趣?她到底有什么问题?”
张扬哈哈笑道:“你犯了什么罪,用得上投案自首这么严重?”
说话的时候,柳丹晨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笑道:“不是他消息灵通,是我自己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
赵国强道:“我不方便出面,这事儿我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有的是办法。”
秦萌萌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于强华道:“难受也得受,我下午真还有事儿。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
傅宪梁道:“海潮,你是我儿子,知子莫若父,你肚子里的那点小九九,至少现在还瞒不过我的眼睛,我还没老,还不糊涂。”
张扬心中有些不以为然,秦鸿江现在才出面表态,早干什么去了?他也只是因为乔老出面,迫于压力,才不得不做出这样的表示。
“决定了?”张扬道。
罗慧宁看到儿子进来,表情淡然道:“没有去送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充满信心道:“绝无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
傅海潮道:“不是,您别听他胡说八道。”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好啊,有好酒好菜吗?”
罗慧宁道:“如果浩南再敢找你的麻烦,你先告诉我。”
傅海潮被父亲所中了心思,脸上不由得一热,他低声道:“爸,我承认,我有时候的确考虑不周。”
赵国强道:“执行任务!”
张扬在衣帽间的西北角发现了一个隐藏在暗门里面的保和*图*书险柜,他马上将这一发现告诉了赵国强。
文浩南怒视张扬道:“我用不着你来教训,你算什么?”
赵国强本想和于强华一起走,张扬却将他留住,主动提出等他们喝尽兴由自己送赵国强回去。
陈雪道:“总有一些事是你无法做到的。”
张扬摇了摇头。
傅海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微微一动,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暗指文浩南和张扬已经公开化的矛盾,多个心眼儿究竟是默许自己的一些行为还是不让自己再多事?
张扬道:“干妈,您也不必太伤心,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张扬笑道:“我年轻力壮,只是损耗了点功力,吐点血也没什么,我血气太旺,偶尔吐点对身体只有好处。”
张扬道:“两位要是没什么要紧事,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
傅宪梁怒道:“你少给我装糊涂,你跟张扬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大官人显然已经被赵国强成功激起了兴趣,他砸了砸嘴巴道:“你让我找什么?”
赵国强和于强华都看出他们之间肯定有猫腻,不过两人对这些事情也没有八卦的兴趣。
赵国强道:“我也是后天的火车,要不这么着,我把车票退了,搭你们的顺风车,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张扬点了点头道:“方便,当然方便!”端起酒杯和赵国强对饮了一杯。
于强华望着柳丹晨,他之前勘察过现场,的确有搏斗的痕迹,从现场状况来看,应该像是劫持,可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柳丹晨自己知道,她现在突然出现在张扬的房子里,而且为张扬洗清了嫌疑,想起之前柳丹晨还曾经告过张扬,这两人之间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她向我道别的时候,我忽然产生一种错觉,似乎我的女儿又回来了,其实上天对我已经不薄,原本我根本没有想到她还会醒来。”
看到文玲的离开对罗慧宁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打击,张大官人这才放下心来,或许罗慧宁心中早已接受失去女儿的事实。文玲苏醒后表现出的种种怪异举动,已经让罗慧宁对这个女儿越来越陌生,她自然不会相信有他人的灵魂穿越到女儿身上的说法,在她看来,女儿只是在生病后性情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张扬也没有将真相告诉她。不想干妈为这件事再受打击。
“你对官位还是那么的在乎?”
张扬这次来京因为逗留时间太长,所以买了不少的生活必需品。柳丹晨很快就整理出八道菜,秦萌萌也过来帮忙。
罗慧宁叹了口气,双目中流露出难以描摹的忧伤,她低声道:“你跟我说实话,我的伤是不是和小玲有关?”
傅海潮陪着笑道:“爸,什么怎么回事儿?您这话问得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
张扬离开文家的时候,正遇到文浩南送傅宪梁一家回来,两人迎面相逢,张扬朝他笑了笑,这并不是张大官人主动向他示好,而是张大官人豁达大度的表现。
张扬笑道:“干妈。您要是真觉得太闷,不妨去平海走走,我一定抽时间陪您到处去转转。”
秦萌萌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成,她让柳丹晨回去休息,将这些活全部包揽了下来。
张大官人来到大楼外,仰首向上张望,大楼内的不少住户已经亮起了灯火,耿千秋在这里的住处位于28层,张大官人围着大楼外的院墙溜达了一圈,决定稍晚一些再探察。
陈雪道:“你是个非常矛盾的人,认识你这么久,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评价你。”
柳丹晨的妊娠反应非常剧烈。自从中午开始就呕吐不止,因为张扬陪同赵国强,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是秦萌萌悄悄将这件事告诉了他,张扬找到柳丹晨,为她诊了诊脉。两道剑眉拧在一起。柳丹晨的妊娠反应之所以如此之重,应该和她体内被种下的心蛊有关。
张大官人一边说一边搜查着,从床头柜到化妆台,从床上到床下,整个卧室找了个遍,也没发现特别的地方。他又来到衣帽间,里面挂着不少衣服,其中有几套明显是男人衣服,张扬道:“发现了几套男人衣服,这上面还有毛嗳!”
张扬笑道:“知道了!”
张扬道:“什么意思?你是想我潜入其中帮你查查?”
文浩南低着头,默默走回客厅。
陈雪听他这样说不禁莞尔,咳了一声道:“我听说你后天返回平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