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1章 保命要紧

张扬倾耳听去,他的身体忽然豹子般向右侧冲了过去,前冲的同时一掌劈出,掌风劈开了浓雾,现出一张惊慌失措的面孔,当他看清有人向他冲来的时候,张扬的身体一闪而过,一把扼住了他的咽喉,顺势抢下他的手枪,反转枪口抵住他的太阳穴道:“别出声!”
中年人掏出一把尖刀,他的表情流露出几分焦虑。
夜幕降临,老道士弄了点花生米,汆了点野蘑菇,弄了一坛猴儿酒,和张扬就在藏经洞里喝了起来,张扬知道老道士之所以选择藏在这里,并不是害怕可能会有匪徒找寻到这里,而是为了拴住自己,以免自己改变主意,出去对安达文那帮人大开杀戒。
中年人大喜过望,来到安语晨身边,一手拿刀,一手去抓她的头发,却想不到安语晨忽然伸出手来,一把就抓住他的手腕,中年人心中一惊,万万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他挥刀照着安语晨的面门刺去,安语晨娇躯一拧,闪过他近距离的刺杀,纤手就势扭动,只听到喀嚓一声,竟然将中年人的左腕硬生生拧断。
秋风阵阵,血腥的味道越发浓烈,枪声在短暂的停顿后接连响起。
安语晨看到张扬来到藏经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担忧和牵挂之情,扑了过去紧紧抱住张扬。
“不要搞花样……”由于信号不稳,通话中断了。
赵静和丁兆勇夫妇带着孩子也从东江回来探亲,一家人团聚自然其乐融融。
想起爷爷对自己的关爱,安语晨不禁泪光涟涟。
乔鹏飞道:“骂我不是?我才是个处级。你都挂上副厅了。”
张扬虽然目力超群,但是在这浓雾弥漫的山间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距离对方给他的时间期限就要到了,可是绑匪再没有跟他联系。
安达文的一双眼睛几乎就要喷出火来。
安语晨本想和张扬联络,告诉他自己脱困的消息,可是手机在地下根本没有任何的讯号。
连安语晨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强悍如斯。她随手抢过中年人手中的匕首。
安达文躲在树丛中,枪声距离他很远,但是每响一次,他的内心就紧缩一下,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这样的恐惧。身边的四名手下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吓得面如白纸。
青云竹海附近隐藏的那帮匪徒,谁也不敢发出声音,他们在恐惧和寒冷中煎熬着,祈求枪声快点过去,祈求浓雾快点散去,即便是安达文也开始后悔,他为什么要得罪张扬。
张扬笑道:“我可不觉得,在春阳破获了港台黑帮火拼案,对你来说应该是大功一件,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怎么抱怨起我来了?”
张扬心中一怔,他本以为这帮人全都是安达文的手下,却不知哪里又冒出了一个泰哥?他低声道:“谁是泰哥?”
张扬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确信附近没有敌人,方才接通了电话。
张扬明白他这样说是不想自己对安达文赶尽杀绝,事实上现在大雾弥漫,就算他想对安达文赶尽杀绝,也找不到这厮的具体位置。
乔鹏飞也是一脸严肃,青云竹海发生的这次火拼事件绝对是大案,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现场一共找到了四十六具尸体,身为春阳县的一把手,他多少都要承担一些责任。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是说这里有绑匪?”
当天中午,张扬和安语晨一起返回了位于春阳的家中。
安语晨道:“爷爷其实不该把钱全都留给我的,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肯定会心理失衡。”
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听到两声枪响,浓雾中隐约闪烁着两点枪火的红色,几乎同时发出的惨叫声宣告着两名歹徒的死亡。
“你别谦虚,怎么你一谦虚我就感觉你这人特虚伪,该不是挖苦我吧?”
乔鹏飞听完,打心底松了口气,他不得不佩服张扬的判断,想不到事情真得像张扬所说的那样,属于国家安全问题,和他们地方治安无关了。乔鹏飞在这件事上所持的态度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谁愿意接手谁接手,只要不把责任追究到自己头上就行。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和张扬有关,正是张大官人第一时间上报国安,事情方才有了现在的峰回路转。
李信义道:“难道你打算带着我们出去拿钱?外面不知多少杆枪等着我们,如果我们这样走出去,恐怕死定了!”和图书
乔鹏飞道:“说到背景你也不差,你干爹可是当今的国务院副总理,我看他不久的将来扶正是百分百的事情。”
中年人点了点头:“好!”
中年人举刀对准了安语晨,怒吼道:“别再说了!”
李信义道:“右边的角落土层很薄,你们只要挖开表面的土层,就会发现下面的木板,移去木板就是下层通道。”
听到枪声的不仅仅是张扬一个人,即便是身处地洞之中,安语晨和李信义也都听到了枪声。安语晨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知觉开始变得敏锐,她的手臂也渐渐恢复了力量,由此证明肌肉松弛剂在她体内的药效正在迅速降低,安语晨的体质和普通人不同,她天生绝脉,所以自小学习武功,后来张扬在珠峰之上以双修之术挽救了她的生命,那一次,张大官人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一身功力让安语晨吸走了七七八八,可以说过去张扬的那身内功基础已经基本上转嫁到了安语晨的身上。
郭若望求助地望向乔鹏飞,张大官人在春阳的威名很盛,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郭若望虽然是这里的公安局长,可他也必须要看张扬的脸色。
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对方给自己的期限还有半个小时。枪声完全平息下去,清台山又恢复了初时的宁静,从刚才那阵密集的枪声来看,应该是一场多人混战,张扬明白自己再着急也是没用,唯有加快脚步,争取尽快赶到青云竹海看个究竟。
张扬道:“就算我不管他,法律不能不管他,这次火拼死了这么多人,是一定要报警的。”
李信义可没有安语晨的内力深厚,他现在仍然四肢酸麻,听到枪声,抬头看了看安语晨,安语晨向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用惊慌。
大耳东将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进水了。”
张扬道:“既然是老爷子的一番好意,你也就不要推辞了,正如道长所说,你利用这笔钱多做善事,造福社会,总好过这笔钱落在安达文手里为非作歹的好。”
李信义对孙女儿突然爆发的能量惊叹不已,同时又有些怜惜,低声道:“小妖,你累不累?”
喝了几杯之后,张扬当着老道士的面把安老当年留下的账号和密码告诉了安语晨。
那个叫阿灿的家伙当然没有张扬这样的本事,被交织飞来的子弹射得千疮百孔,浑身是血的跪倒在地上。
幸存的那群人因为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在浓雾中不敢前行,基本上都就地隐藏,此时无论黄阿泰一方还是安达文一方,全都放弃了主动攻击,当前的情况下,连路都看不清楚,搞不好就会跌下山崖。还是先保住性命要紧。
安语晨道:“我看这紫霞观已经残破不堪,这笔钱就留给爷爷修缮道观吧。”
李信义道:“其实政府已经拨款了,虽然不够,可也用不了那么许多。”
中年人又打算回拨过去,忽然听到外面又传来一阵枪声。
手机信号非常不稳定,张扬听到电话中一个声音断断续续道:“……有没有……拿到钱?”
张扬凭着感觉判断出自己已经来到青云竹海附近,在可视距离不足五米的情况下,他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脚步,听力和感知在此时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
中年人道:“说!”
张扬指了指旅行袋内的两百万美元道:“这笔钱又将怎么处理?”
电话那头传来安语晨的声音:“张扬,我和爷爷已经逃出来了!我们先回紫霞观,等你会和。”
中年人显然已经被这突然的变化乱了方寸,他怒吼道:“老东西,你给我闭嘴!”
张扬道:“怎么交代?死的人虽然很多,可这件事却非常的简单,说穿了就是一群港台黑社会狗咬狗相互仇杀。死者安德渊生前是台湾信义社的老大,他没有把手中权力传给黄阿泰,而是另选贤能,所以黄阿泰记恨在心,率领一帮手下来到咱们春阳,选择在安德渊下葬之日展开报复。安语晨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她出现在现场的原因是,她是安德渊的亲侄女,叔叔死了,做侄女的当然要来吊唁,我出现在这边是因为安语晨是我徒弟,安老是我忘年交,冲着他们我也得去安德渊坟前上柱香,你说是不是?”
安语晨道:“如果我说得不是事实,你有何必在乎?”
安语晨点了点头。
老道士听到她气息平缓,显然内功深厚http://m.hetushu•com,不知要甩自己多少条街。
那人方才明白张扬并非是自己人:“别杀我,别杀我……都是泰哥让我们干的……”
竹林中的枪战断断续续,安达文在手下的掩护下终于逃出了竹海,此时山上起了大雾,这场大雾帮了他的大忙,让他和手下躲过了狙击手的射击,可同样给他们制造了不少的障碍,这帮人根本找不到下山的去路,只能就近潜藏在树林中。
乔鹏飞道:“早就听说你有了辞官下海的打算,敢情你真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主儿,可作为哥们我得提醒你一句,一个没事业的男人很容易被女人看不起,你该不会真打算吃楚嫣然的软饭吧。”
安语晨趁着他们不备,悄悄用手拉了一下李信义的手臂,李信义感觉到安语晨手上的力量,马上意识到孙女儿的体能已经恢复了,他心中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丫头恢复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快上许多。
那人颤声道:“别杀我……我是泰哥的手下,自己人……”
李信义道:“别说谁的命捏在谁的手里,现在大家是串在一根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想要脱离险境,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中年人因为枪声而显得有些紧张。
蓬!地一声枪响,呼吸声顿时少了一个。
张大官人也不是信口胡说,其实在这件事发生之后,他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身在香港的丽芙,事情惹出来了,擦屁股的事情当然要交给国安,要不怎么能够显出合作的诚意来。
乔鹏飞道:“说得轻巧,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滨海,我也能做到你这样淡定,那你教教我,应该怎么做?”
安语晨道:“你应该听说过安德恒,当初安家血案的制造者,他还活着。”
张扬道:“我说的是事实,你别硬往自己身上套。”
国安一方办事相当高效,张大官人和乔鹏飞说话这当口儿,公安厅厅长高仲和已经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乔鹏飞这里,高仲和听说春阳发生了黑社会火拼大案,也是颇为震惊,他甚至准备亲自前往春阳来督促此案的办理。可国安方面的电话已经及时打了过来,表明这件案子属于国家安全的范畴,他们会派专员负责这件事的办理,请平海当地公安机关予以协助,高仲和是个明白人,予以协助就是人家要把这件案子大包大揽过去,国安要唱主角,他们公安只能敲敲边鼓。高仲和并没有什么失落感,反而心底有些庆幸,这件案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相当的棘手,死亡四十六人,绝对是超级大案。有国安接手最好不过,省却了许多的麻烦。
中年人的两名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颤声道:“刀哥……枪声好像越来越近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扬道:“你是春阳县委书记。日理万机的主儿,哪能顾得上这种小事呢?”
张大官人笑道:“应该是我担心你们才对,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扬经过奔龙瀑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枪声,接二连三的枪声让他心惊肉跳。雨似乎比刚才又大了许多,诺大的清台山找不到任何游人,因为下雨的缘故,山上遍布溪流瀑布,雨水模糊了视线,山间风起云涌,可见度很低。
张大官人听她这样说,一颗心顿时落地。他低声道:“藏好等我!”
乔鹏飞道:“你小子不厚道啊,昨天让我给你开绿灯前往明珠宾馆,当时你应该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安语晨已经断绝了在清台山找到父亲的念想,整件事都是一个圈套,对方只是利用这次的机会,想要将他们安家人全部铲除。
张大官人轻轻拍了拍安语晨的纤腰,嘴唇朝老道士的方向努了努,安语晨这才不好意识的放开他,轻声道:“我好担心你。”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得知安语晨和李信义爷孙俩安然逃脱,此时他心中再无顾忌,想起安达文的恶劣行径,张大官人心头杀机大盛。他在一处便于隐蔽的大树后藏身,凝神静气。感知周围的一切变化。
老道士道:“刚才我听到山下枪声不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信义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这里是当年安大胡子的地窖,就在青云竹海的下面。”
此时听到一旁传来草丛搏动的声音,有人低声叫道:“阿灿,是你吗?”
http://m.hetushu•com声过后,再度陷入寂静之中,耳边只听到山风的呼啸声。风力虽然在加大。可是雾却没有消散的迹象,反而将周围的雾气全都聚拢到了这片地方。
两名手下很快就挖开了土层,果然如李信义所说,下面就是一层木板,移去木板之后,下面现出一个大洞。其中一人用手电照了照下面,确信并不太高,方才跳了下去。很快他就在下面发生道:“没问题,果然有一条通道。”
射完这把手枪内的最后一颗子弹,张扬来到被他刚刚射杀的敌人面前,从地上捡起手枪,却发现手枪的弹夹已经空了。他摇了摇头,依稀辨认出前方居然是通往紫霞观的上行石阶,他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了前往紫霞观的道路。
老道士叹了口气道:“你爷爷之所以把大笔的财产全都留给了你,是因为他发现安家的其他人不值得托付,阿文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这孩子心术不正,他给你这笔钱的初衷也不是留下供你享受,而是想让你利用这笔钱多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中年人的目光变得越发的惶恐。
张扬道:“你怕什么?这种事情都是飞来横祸,又不是你们春阳本地的案子,我看非但没有你的任何责任,反而会给你记上一功也未必可知。”
李信义和安语晨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张扬这才把刚才猎杀那帮匪徒的事情说了。
乔鹏飞乍听到这件事也感觉有点天方夜谭,台湾香港过来的黑帮分子居然选择在清台山火拼,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太合理,可他也清楚张扬不会对自己说谎,放下电话之后,马上通知公安武警前往清台山出口处布防,力求将这帮来自港台的黑帮分子一网打尽。
李信义也跟着点了点头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次黑帮火拼就是对他的报应,咱们不必管他,乐得旁观。其实有些时候,当真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如果不是他生出歹意对我和小妖下手,说不定我们也会落入伏击圈,他一心想要对付我们,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反倒把我们给救了。”
李信义知道他担心张扬,宽慰她道:“没事,他不是让张扬直接去紫霞观吗?我们从这条通道离开青云竹海,去紫霞观和他会合。”
陈雪和秦萌萌都在张扬家里,她们并没有把张扬过家门不入直接前往清台山的真相告诉张扬的家人,直到今天徐立华看到春阳晨报,方才知道清台山发生了匪徒火拼,正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看到张扬和安语晨双双平安返回,一颗心方才放回了肚子里。
安语晨道:“如果是安达文雇用你来对付我,那么他给你多少。我可以给你双倍价钱。那二百万美元只是略表诚意。”
张扬道:“论级别我现在的确比你高那么半级,可谈到发展前途,我就大大的不如你了。”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安语晨这次前来只是为了参加葬礼,她和安达文之间早已划清了界限,这次的黑帮火拼案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道:“这还不简单?先把影响控制住,在案情没有完全明朗之前,暂时封锁消息外泄,尤其是不要让记者给盯上,把这件事向上禀报,看看上头的处理意见,我看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了国家安全,应该不属于公安机关的管辖范畴了。”
张扬决定停止这场杀戮,扔下手枪,背着装有两百万美元的旅行袋大步向山上走去。
乔鹏飞道:“老郭,这样吧。我和张书记单独谈谈,至于安小姐的事情,反正她现在身在春阳,想了解情况也不急于一时。”
老道士赶紧把脸扭到一边,装成什么都没看见。
此时那名还没有来及下去的手下举枪瞄准安语晨就射,安语晨躲在中年人身后,以他的身体挡住子弹,匕首脱手飞出,正刺中那名手下的咽喉,那手下惨叫一声,从洞口栽了下去。
第二天清晨,春阳县公安武警对青云竹海附近区域进行了拉网行动,当场抓住十七名不及逃走的匪徒,其中并没有安达文在场,不过来自台湾信义社的三当家黄阿泰被当场抓住。
安语晨道:“剩下的钱就由您老人家做点善事,咱们安家人又给家乡人添了不少的麻烦。”
安语晨道:“我知道你是安达文请来的,要瑞士的账号密码。可以。我完全可以给你,但是你以为。安和-图-书达文得到了账号和密码就能顺利得到那笔钱吗?如果不是我本人同意,他怎么可以过得了身份验证这一关?你更不会知道安达文的生意出现了重大危机,他现在债台高筑,恐怕连你的酬金都付不起了。”安语晨叹了口气道:“其实他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如果他死了,你又能得到什么?”
郭若望听乔鹏飞这样说,只能作罢,他起身告辞。
李信义却不见丝毫的畏惧:“躲在这里也不安全,你们既然能够找到地窖,别人应该也可以,无非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张扬因为他的话而笑了起来。
安语晨道:“我只是疏于练习,真要是认真打起来,恐怕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中年人低声道:“到底是谁在对付你们?非要至你们于死地?”
客厅内只剩下张扬和乔鹏飞两个。乔鹏飞叹了口气道:“张扬啊张扬,这次你可把我给坑苦了。”
张扬闭上双目。很快就判断出,在他的附近藏匿着五个人。从呼吸节奏的急缓,呼吸声的粗细,张扬能够分辨出他们的细微不同,手枪里还有六发子弹,张扬举起手枪,双目却仍然闭着,瞄准了右前方的一个敌人,对方根本没有意识到死神已经降临到了他的身边。
张扬直接打给了春阳县县委书记乔鹏飞,把发生在青云竹海附近的黑帮火拼说了一遍。
张扬笑道:“看到没,这事儿跟你无关,你压根不必为此承担任何的责任。”
张扬笑着拍了拍乔鹏飞的肩膀道:“鹏飞,我说的是实话,在咱们国内当官讲究的是传承,讲究的是根正苗红,这方面我居于先天劣势。”
安语晨轻声道:“不累!”
安语晨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到自己脱险的经历时候绘声绘色,听得张大官人都为之咋舌不已,张扬道:“到底是我徒弟,没给你师父丢脸。”
中年人让两名手下赶紧去开挖土层。
这样的环境下,张大官人凭借自己超强的感知力将现场演变为一场猎杀。往往他打光子弹之后,就会来到刚刚击毙的目标身边,拾起地上的手枪继续下一轮射击,张大官人清点了一下,死在他枪下的已经有十二人,他的猎杀带有一定的随机性,虽然他能够准确判断出周围敌人藏匿的地方,但是他在浓雾中也无从分辨方向。
张扬一看就知道两人为了公事,把他们两人请到客厅里坐下。
乔鹏飞经张扬这么一说,心中倒真得觉着事态未必有自己想像的那么严重了。
李信义对这一带的地形极为熟悉,为安语晨指路,安语晨背着李信义一路狂奔,丝毫没有感到疲惫。她得到张扬的功力这么久,今天方才真正用上。
张扬道:“我会好好考虑你的意见。”
张扬道:“不是放弃,就是想换种活法。”
可是安语晨自从怀孕之后,她的天生绝脉得到了彻底治愈,从那时起她的兴趣就转嫁到了儿子的身上,再不像过去那样痴迷于武功,反倒疏忽了下来,如果不是身处危险之中,也不会激发她的斗志,安语晨感到自身发生的变化之后,方才想起张扬的那身超凡内力早已交给了自己。现在的安语晨倒有些像拥有万贯家财却不知如何使用的孩子。
张大官人从塑料袋中取出了手机,此时雨小了许多,不过山间起了迷雾,可见度变得越来越低。
安达文看了看周围,他带来了四十多名手下,可如今跟他逃出来的只剩下区区四人,不错,眼前还有什么比保住自己性命更加重要的事情呢?
安语晨道:“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来到清台山才知道一切都只是一个圈套,只是为了将我骗来,好借着葬礼的机会将我们安家这帮子孙一网打尽,我什么都告诉了安达文。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狼子野心,在家族遭遇危机的时候,不想着同仇敌忾,还会找你们来对付我。”
安语晨道:“安达文应该没有告诉你真相吧?我这次来清台山并非是为了参加葬礼,而是因为有绑匪通知我,我父亲被藏在清台山。那二百万美金其实是我用来救父亲的赎金。”
高仲和将自己的意思直接告诉了乔鹏飞,第一,务必要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要引起当地民众的恐慌,不要引起各方媒体的注意,不要影响到清台山的旅游建设。第二,将案子的查办全都交给国安方面处理,目前国安已经派出http://www•hetushu•com专员前往春阳接手这件事,务必要恪守原则,不可逾越自身的职权范围。第三,这件案子的性质非常明确,港台黑帮火拼,已经危及到国家安全,对于相关涉案者先行关押,严格监控,对于幸运逃脱者,先展开在春阳本地范围内的搜捕,至于其他的事情,等国安办案专员抵达后再做决定。
乔鹏飞放下电话,脸上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他也没瞒着张扬,将高仲和在电话中的三点指示说了。
安语晨和李信义两人脸上却都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张扬是个明白人,一看就知道两人虽然被安达文害得不轻,可安达文毕竟是安家的子孙,无论是安语晨还是李信义都不想他死在清台山,死在张扬的手中。
张扬笑道:“得,轮到你挖苦我了,鹏飞,我说真的,我现在啊,对当官已经越来越没兴趣了,我想,我在官场中的日子也没几天了。”
“拿到了,我已经看到青云竹海了。”
张扬回到家里屁股还没把凳子给坐热,春阳县委书记乔鹏飞和春阳县公安局长郭若望两人就前来登门拜访。
干脆利索的解决了三名敌人,安语晨方才来到李信义面前帮他解开绳索,老道士仍然手足酸软,哆哆嗦嗦站起身来,低声道:“快走,刚才的枪声只怕会惊动上面的人。”
李信义道:“有条路直通青云竹海外,我带你们出去,你要给我们自由。”
乔鹏飞道:“笑,你就知道笑,笑个屁啊!真的,我是为你可惜,在仕途上你还有大把的前途,还有更大的作为,就这么放弃了,真可惜!”
安语晨咬了咬嘴唇道:“张扬,我看这件事还是到此为止吧,阿文作恶多端,自然会有他的报应。”
中年人怒道:“你难道不明白,你的性命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他顾不上有没有到规定的时间,拿起电话打给了张扬。
中年人再次拨通了张扬的电话,他低声道:“紫霞观,你绕过青云竹海,直接去紫霞观等我们!”
张扬笑道:“好男不跟女斗,所以我必败无疑。”
大耳东道:“文哥,咱们还是想办法先离开这里要紧,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那人忽然大叫道:“救命,救命!”他的这一嗓子顿时把周围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藏匿在周围的帮众齐齐举枪向中心射击,张大官人在他呼救的时候已经知道不妙,腾空飞跃而起,在空中连续翻转两周,成功逃出对方火力网覆盖的范围内。
郭若望向张扬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道:“张书记,我这次过来是想了解一下当天的详细情况,如有可能的话。我还想请安语晨小姐回警局协助调查。”
乔鹏飞道:“一不小心差点被你给带跑题了,对了,你还没有跟我详细交代今天的事情。”
根据黄阿泰的初步证供,他之所以选择安德渊的葬礼上对安达文动手,全都是因为安德渊生前对他不公,他本以为信义社老大的位置应该自己来坐,可安德渊金盆洗手之后却将话事人的位置交给了其他人,所以他才决定要将安家人一网打尽,但是他又否认和绑架安德铭的事情有关。
听闻安达文漏网逃脱,张大官人自然有些失落,可是李信义和安语晨心底却颇感庆幸。
乔鹏飞道:“人生没多少重来的机会,这么好的开局却弃之不用,还打算重新开辟新天地吗?”
安语晨快步上前拾起地上的手枪,冲着地洞内,连发两枪,下面传来一声闷哼,先下去的那名匪徒竟然被子弹射中,一命呜呼。
张扬走入紫霞观,拨通了安语晨的电话,安语晨和老道士此时都在藏经洞内藏身,听闻张扬回来,老道士出来相迎,此时他身上的药效也基本上消退了,手脚重新恢复了自由。
中年人仍然关注着外面的枪声,他并没有回答安语晨。
大耳东始终跟在安达文的身边,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安达文身上的衣服被树枝挂烂多处,看起来显得狼狈不堪,稍事喘息之后,他想到了安语晨,低声道:“刀头那边能联系上吗?”
安语晨不由分说,拾起地上的手机,将李信义背起,从地洞跳了下去,两名匪徒已经被她先后杀死。
乔鹏飞呸了一声:“你这么一说我彻底明白你真的是在挖苦我了。”
乔鹏飞道:“你说得简单,可死了四十六个人,这是了不得的大案,这件案子偏偏发生在春阳,上头肯定会找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