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4章 一语道破

焦乃旺接过那坛酒道:“不喝这个,上头,咱们还是喝大明春。”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好,够朋友,我希望你的骨头能和你的嘴巴一样坚硬。
刘钊的脸色极其难看,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会触怒宋怀明,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向来儒雅的宋怀明会毫不掩饰的当众宣泄对自己的不满。更让他难堪的是,宋怀明说完这番话,仍然盯着他,目光没有从他脸上转移开来的意思。
张扬笑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到哪儿都不能忘了锻炼。”
文浩南道:“是宋书记的指示!”
文浩南的手垂落下去,几乎就在同时听到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的怒吼声:“搞什么?你们在搞什么?”
荣鹏飞将前后经过向他说了一遍。
文浩南道:“根据陈岗交代,你和他曾经帮助张扬将舞女桑贝贝毁尸灭迹,有没有这件事?”
荣鹏飞道:“高厅。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张扬这次很难洗清罪责。”
张大官人即便是对高仲和也难以完全信任,他笑了笑道:“高厅刚才真是高明啊!”
高仲和抿了抿嘴唇:“的确是宋书记亲自下的命令。”
高仲和道:“你都到这种境地了,还敢跟我这样说话。”
高仲和苦笑道:“有胆色?可惜没头脑,这小子根本就是跟着张扬瞎起哄。”
荣鹏飞道:“这……”他实在没想到高仲和居然利用这么荒唐的理由来堵住自己的嘴巴。
高仲和听出焦乃旺话里的含义,公安厅工作就是自己的本份,现在已经出问题了。焦乃旺可以对这件事不闻不问,自己却不能不管。
焦乃旺道:“听说了,都说你们公安厅把他给扣了。”
高仲和没有说话,端起酒杯默默喝了一口。
荣鹏飞听到高仲和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不好继续坚持,毕竟人家是正职,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总不能为了文浩南和他翻脸,荣鹏飞道:“至于辞职那件事,我问过浩南了,他说只是冲动之下说的气话,高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犯不着和年轻人一般见识。”
高仲和道:“你能耐啊,居然干出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事儿。”
焦乃旺道:“如果张扬真有问题,宋书记查他是对的,可他这么做,又有自爆家丑之嫌,对他的声誉应该没什么好处吧?”
高仲和道:“文浩南显然被利用了。”
对张扬的讯问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荣鹏飞在整个讯问过程中也没有对他采取诱导和威胁的方式,结束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审讯,荣鹏飞离开审讯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刚刚坐下就接到了厅长高仲和的电话。
张扬道:“我无所谓,如果我不配合你们。谁也拦不住我。还有一件事,文浩南把秦萌萌给扣起来了,说她携带违禁药品登机,这里头肯定有猫腻,我希望您能够过问这件事,不要冤枉一个好人,更不要纵容你的那帮手下欺上瞒下任意胡为。”
高仲和道:“周省长,既然您都出面了,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周兴民道:“你要重点关注一下,毕竟事情涉及到张扬,尽量不要让影响扩大。”
高仲和道:“你知道他要告谁吗?一个是周老的重孙子周志坚,一个是傅总理的儿子傅海潮。”
高仲和点了点头:“鹏飞,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调查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务必要慎之又慎。”
高仲和笑道:“咱们多少年的朋友了,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客套?”他拿起桌上那瓶酒,他那里也有,说起来还是今年中秋的时候,张扬让高廉明给自己捎回来的。
焦乃旺在电话中并没有提起新近发生的事情,只是提出要给高仲和接风。
高仲和道:“好像当初他去北港任职也是你推荐的吧?”
高仲和向身边警察说了一句,那警察马上出去了。
高仲和放下电话,想了想,他给手下李国森打了个电话,让他查明秦萌萌在那里,马上把秦萌萌带到自己这里来。
荣鹏飞道:“正因为我把他当成朋友,我更要认真调查这件事,如果他犯罪了,我不会徇私,如果事实证明他是被冤枉,我一定会还他一个清白。”
高仲和道:“老焦啊,张扬的事你听说了没有?现在连他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荣鹏飞道:“高厅。在这件事上,我要跟您说声对不起,让浩南加入专案组是我的主意,我不但考虑hetushu.com到浩南的个人能力出众,还考虑到另外一件事,浩南担任过北港公安局长,他对北港走私案,腐败案非常的了解,这次陈岗和昝世杰的落网都和他的努力有关。”
焦乃旺道:“可是他的举动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没打算给宋书记留面子。”
高仲和道:“换成我也会这么说,可公事公办也要讲究策略吧?现在你们查实了没有?有没有确实的证据?张扬毕竟是滨海市委书记,不但是国家干部还是党员,就算有问题也是纪委来处理。他有没有被双开?你着什么急?为什么非得要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抓到手中?”
高仲和道:“如果我是刘钊,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我肯定不会把这件事张扬开来,而且我不会让其他的部门插手这件事。”
宋怀明道:“我们应该看到,我们国家制订的很多政策都是好的,出发点都是符合群众利益的,可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却走了样,我们的政策被人曲解了,而曲解这些政策的正是我们自己的同志,是自身素质不够还是缺乏理解力?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做好工作?又怎么称得上称职二字?”宋怀明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冷冷盯住纪委书记刘钊。
高仲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低声道:“这件事我们恐怕管不了。”
高仲和道:“鹏飞,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高仲和怒道:“我指得并不是这件事,文浩南,你记不记得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焦乃旺嘿嘿笑了一声道:“他糊涂吗?我和他虽然接触不深,但是这个人做事向来是条理分明的,又是宋书记的老朋友,咱们能够考虑到的事情,他不至于考虑不到吧?”
高仲和道:“过去老部下从云安给我带过来的,拿给你尝尝。”
荣鹏飞道:“这件事是宋书记亲自下得指示,他说要公事公办。”
袁孝商道:“文浩南,祸不及妻儿,我妻子对我生意上的事情从不过问,你何必找她麻烦!”
高仲和低声道:“老焦,虽说法不容情,可从来都是法理不外乎人情,我也奇怪,这次刘钊他们做得有点太公正,虽然宋书记说过要秉公处理,可是他们似乎没有任何的人情因素在内。”
文浩南显然被高仲和蛮横的态度激怒了:“高厅,您不可以这样做,如果您坚持这样做,我宁愿向你辞职!”
文浩南离开之后,高仲和来到他刚才坐的位置坐下。
焦乃旺道:“文浩南进调查组是一招妙棋,张扬出了什么事情,肯定会由文浩南承担,对文副总理来说,一个干儿子一个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张扬道:“你把文浩南给骂走,其实是在帮他,把他从这件麻烦里面摘出去,真是用心良苦,可惜人家看起来并不买账。”
高仲和脱了风衣,来到餐桌旁坐下。
常委们心中都是一惊,今儿宋书记话风不对,这通火是冲着谁发的?
焦乃旺道:“打官司好啊,他的本来专业不就是律师吗?”
高仲和喝了口酒,放下酒杯,夹了颗花生米嚼了:“我这次去京城多少有些假公济私,一是为了开会,二是去找我那个混账儿子,这小子一门心思的在京城要跟人家打官司。”
焦乃旺道:“张扬送的!”
张扬翻身站了起来,一双虎目咄咄逼人地盯住文浩南。
一干常委们当然不会有怨言,对下属来说,领导迟到永远是天经地义的。
会议室并不大,每个人都能清晰地看到宋怀明此时的目光所向。
高仲和道:“谁也没说你一定有罪。”
高仲和点了点头:“我会调查清楚。”
焦乃旺道:“谁给他们的胆子?”
高仲和道:“可现在掌握的证据对张扬相当不利。”
焦乃旺道:“老弟,我问你一句话,咱们不谈什么案情,单就你的直觉来说,你觉得张扬有可能会干出这种事吗?”
高仲和端起酒杯,一口将杯中酒饮尽:“想不到有人已经着急站队了!”
高仲和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荣鹏飞就找了过来。
高仲和真是哭笑不得:“你是认定了我儿子,非想把他也拉下水不成?”
高仲和道:“身为南锡市公安局长,你不做份内的事情,来到这里搞什么?”
张扬道:“高厅,过去我一直都觉得您挺厉害的,把平海公安系统打理的井井有条,制度严明,可现在才发现,http://www.hetushu.com您也就是一聋子的耳朵,摆设!”
袁孝商愣了一下。
焦乃旺道:“宋书记下令调查,他说让你们抓张扬了吗?现在张扬到底是什么罪名?是不是已经把他双开了?如果已经双开过了,你们插手很正常啊,可如果还没有,我倒要问问,你们这么做,到底合不合规矩呢?”
张扬入住东江水利宾馆的第二天,文浩南来到了宾馆,他走入房间的时候,张扬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
高仲和道:“咱们警察是纪律部队,必须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你没有见到现场情况,我不觉得他说的是气话,既然想辞职,那我只能答应,总不能拦着人家的大好前程。”
张扬道:“现在做事都不讲究原则了吗?咱俩是干兄弟,按照规章制度,你应该选择回避。”
宋怀明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敛去:“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原因,我们的干部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不重视,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阳奉阴违!”
张扬道:“所谓的专案组,谁的案?请问你们现在到底有没有对我立案?如果没有凭什么你们出面对我进行调查?”
张扬道:“他们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
文浩南道:“我……”他目前的职位是南锡市公安局长。
荣鹏飞一脸凝重道:“高厅。我听说您把浩南给撤了?”
文浩南瞪大了双眼。
高仲和一进门,看到焦乃旺穿着围裙过来开门,不由得笑了起来:“能让焦部长亲自下厨做饭,我是何等荣幸啊。”
宋怀明坐到了他的位置上,先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茶:“今天的议题本来是临近年终的安全问题,具体的内容已经写好了,还是大家自己看吧,安全问题,每年投要提,年年如此,没什么新意,但是又不能不提,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其实不要我说大家都明白。可为什么每年提,每个人都清楚,每年还会出事?”
张扬朝高仲和笑了笑道:“高厅,这儿没什么好茶,我也就不给您泡茶了!”
“那就是莫须有,我说高厅,咱能有点创意吗?别玩莫须有行不行?”
高仲和离开水利宾馆。马上就下令换防,并下令,没有自己的命令,任何人不得私自提审张扬。
焦乃旺道:“当初建议文浩南去北港的也是他吧?”
袁孝商笑道:“老套,你们公安的办案手法什么时候能学会与时俱进?回头你会不会将同样的话说给我三哥听?”
“你扛得住吗?你以为一个人坐牢,就可以确保家人平安吗?袁孝商,你很聪明,之前就预感到自己要出事,所以你给妻儿都办好了移民手续,可是你也要记住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并不是离开了中国,你们过往的罪孽就一笔勾消的,你的妻子同样犯了罪,她知情不报,而且转移赃款,是你的同谋。”
文浩南的到来并没有中断他的锻炼,文浩南拉了张椅子在他的身后坐下。张大官人双手撑地,来了个难度颇高的倒立,从他的角度来看,文浩南是颠倒的,一切都是颠倒的。
焦乃旺道:“人总得有几个朋友,为朋友做点事也无可厚非。”
当天下午平海常委会如期召开,省委书记宋怀明姗姗来迟,这和他过去一贯守时的情况不同,常委们心中不由得开始揣测,宋怀明的迟到是不是和新近发生的事情有关。
高仲和原本就有一肚子的话想找人说,马上答应了下来。
焦乃旺道:“咱们还是把这件案子扔到一边,你不觉得奇怪,刘钊和荣鹏飞这次的表现是不是有点异常?”
高仲和提起这事儿就郁闷,他重重顿了顿酒杯道:“荣鹏飞这个糊涂蛋,谁看不出来这事儿是个大麻烦?连刘钊都不愿意揽下的事情,他充什么大头蒜?”
张扬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在床头坐下:“这房间里,到处都是监控监听,让人听不自在的。”
文浩南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高厅,您可以去求证。”
“很不幸,我们找到了两名现场证人!”
焦乃旺道:“宋书记也认为刘钊不会张扬开来,他认为刘钊会顾及自己的面子,会谨慎对待这件事,这种事根本不用宋书记交代他要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刘钊也应该明白。可刘钊偏偏就不明白,他认准了秉公处理这四个字,对张扬的态度是一查到底,而且在还没有查实的情况下就忙不迭地http://www.hetushu.com把他塞给了公安厅。”
高仲和道:“老焦,你比我年长,看事情比我透彻,还是你分析分析。”
文浩南道:“再告诉你一件事,秦萌萌已经承认和你有私情。”
文浩南道:“省里针对你的案子专门成立了专案组,我是这件案子的负责人。”
高仲和道:“周省长,这件事一直都是荣鹏飞同志在跟进,我刚刚回来,对于这件事了解的还不够。”
张扬道:“警察都喜欢说谎吗?”
高仲和道:“他想推卸责任?”
荣鹏飞走后不久,高仲和就接到了省长周兴民的电话,周兴民的这个电话是为了文浩南来的。电话接通之后,周兴民就直奔主题道:“老高啊,我听说你把文浩南给撤了!”
袁孝商道:“什么意思?”
张扬充满嘲讽道:“头一次发现你这么有自信,可自信的人容易看不清自己的本来面目,我劝你还是冷静下仔细考虑考虑。”
高仲和道:“听起来你蛮聪明的,怎么会干出那么蠢的事儿?”
高仲和笑了起来:“周省长,我发现现在是谣言满天飞,我真是冤枉啊,文浩南是自己主动要求辞职的,我怎么可能这么轻率地撤掉他,就算我真想把他撤了,也得和领导们商量一下。”
高仲和道:“我真不明白荣鹏飞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和宋书记是老朋友,他和张扬也交情匪浅,刚才他提出让文浩南进入调查组。”
荣鹏飞道:“当初北港贪污腐败案,是宋书记牵头,由纪委和我们公安厅成立联合调查小组,让我们相互配合,纪委刘书记认为这件事涉及到刑事案件,由我们出面更适合。”
高仲和道:“只是调查……”其实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文浩南道:“考虑清楚再回答我。”
袁孝商道:“没有,我不记得有过这件事!”
顷刻间房间内充满了硝烟的味道,就在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时候,在门外看守的警察匆匆走了进来,他附在文浩南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高仲和连连点头。
荣鹏飞看到高仲和脸色拉了下来,心中有些明白了,高仲和的火不仅仅是冲着文浩南,更是冲着自己,再说下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荣鹏飞准备告辞。
高仲和道:“我看文浩南很可能会假公济私,让个人的感情左右这次调查,这对我们的以后的调查工作显然是不利的,让他离开调查组绝对是个正确的决定。”
文浩南道:“规避原则中没有这样的规定,咱们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现场鸦雀无声,此时甚至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到。
文浩南道:“是荣厅长把我调入了专案组……”他被高仲和从未展现过的气势给震住了,一时间把副字给漏了。
焦乃旺道:“张扬的问题既然已经被人爆了出来,宋书记早晚都要表明态度,就算他不查,自然会有人提出调查,所以宋书记第一个提出来不失为一手妙棋,这叫抢占先机。”
焦乃旺去厨房内将砂锅鱼头端了上来,然后解开围裙:“我随便弄了几样小菜,你可别嫌弃。”
在文浩南看来,只有张扬的身体是颠倒的,所处的位置不同,决定他们看到的景物不同。
高仲和摇了摇头。
“我批准了,回头补一份完整的书面报告上来!”高仲和根本不给文浩南任何的机会。
高仲和怒道:“他倒是躲得干净!”
焦乃旺道:“少来那套,怎么还带酒过来,说好了我请你喝酒。”
文浩南道:“陈岗的证词你已经知道了?”
袁孝商咬了咬嘴唇,文浩南显然正在利用自己的心理弱点进行威逼利诱,袁孝商紧紧闭上双目:“没有!”
张扬被安排在东江水利宾馆住着,虽然没有表明要把他双规,实际上张大官人已经享受了双规的待遇,限制外出,断绝他和外界的一切通讯联络。张大官人却把这次当成了一次难得的休养机会。这件事的结局他早已清楚,他坚信自己不会有事,桑贝贝根本没死,没有人能够拿出她的死亡证明,所以警方基于陈岗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也是无法成立的。但是张扬并不急于亮出自己的底牌,有些事他目前还不能确认,纪委、公安厅为什么会对自己毫不容情的下手。他们的动作雷厉风行。如果说文浩南针对自己是意料中的事情,那么荣鹏飞呢?这位和他关系一直亦师亦友的人。为什么要倒戈相向?他究竟是秉公办事和_图_书,还是另有想法?自己目前的处境宋怀明究竟请不清楚?
荣鹏飞道:“他一直都在跟进北港的案子,你也知道,自从上次他离开北港,心中就窝着一口气,虽然人离开了,可一直都没有放下北港的案子,而且桑贝贝的案子过去就是他盯的。他自己主动提出来了。我总不能拒绝。”
焦乃旺道:“所以这次的关键不是张扬的案子本身,而是站队。咱们这些人,最关键就是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做好自己的本份。”
文浩南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办案的原则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扬道:“一个腐败官员的话能有多少可信成分?”
文浩南抬起头有些错愕的望着高仲和,他旋即摇了摇头道:“高厅,我跟这案子已经这么久,你……”
高仲和道:“我听说你把文浩南也弄进专案组了?”
焦乃旺端起酒杯跟高仲和碰了碰道:“欢迎你从京城荣归。”
文浩南笑道:“果然嘴硬,毁尸灭迹,尸体已经被你扔下了大海,也许早已腐烂,早已被鱼虾吃了个干干净净。”
高仲和点了点头,拧开了那瓶酒,先给焦乃旺满上:“我家里也有,这酒不错!”
高仲和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抬起头笑眯眯道:“鹏飞来了!”
荣鹏飞道:“高厅,单就目前这件案子而言,没有人比浩南更了解。”
高仲和没说话,表情非常的冷静。
高仲和道:“调查你的确是宋书记拍板定案。”
袁孝商道:“如果你查实了证据,只管控告我!如果我做了,我自然会扛!”
焦乃旺道:“人在很多的时候心态都会出现变化,有人表面上显得无所谓,可是他的内心深处未必是那么想,一旦有了机会,他们的野心就会暴露出来。”
文浩南也站了起来,他毫无惧色地和张扬对视着,手却放在腰间的枪柄上。
周兴民笑道:“年轻人谁没有气盛冲动的时候,教训是一定要给他的,但是也不适合一棒子把他给打翻了吧,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浩南这个年轻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处理事情有些过激。”
宋怀明走入小会议室,面带微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困扰和郁闷,他刚一走进会议室的大门,就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接到一个很重要的电话,让大家久等了。”
焦乃旺就在家里弄了几个小菜,两人住得不远。高仲和先回到家里跟妻子说了一声,才拎着一坛太雕登门造访。
文浩南道:“我没必要骗你,对你这种死不悔改的人,我没那种必要。”
张扬道:“我很惨吗?怎么我自己不觉得?纪委又没对我实行双规,我的公职党籍都还在,你们凭什么介入?是您亲自下得命令?我看不像,您应该没那么糊涂。”
高仲和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荣鹏飞一走进房间,他就带着责怪的口气道:“怎么这么久?”
高仲和道:“他了解又怎么样?你知道他和张扬的关系吧?他们是干兄弟,你不懂的规避原则啊?”
焦乃旺道:“敢得罪宋书记的不多。敢惹文家的更是屈指可数。”
高仲和道:“鹏飞,你有没有考虑过宋书记会怎么想?”
焦乃旺道:“我也不信,我觉得宋书记比咱们更加要了解他的这个未来女婿,他既然下令调查,存在着两种可能,一是他相信张扬真的犯了事儿,并因为这件事儿感到恼怒,一定要严办张扬,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认为张扬没问题,借着这次的调查还给张扬一个清白。”
高仲和道:“谁能没点人情,如果每个人的面子都要讲,我们也就不要做工作了。”
文浩南道:“以后你锻炼的机会肯定很多。”
张扬道:“机会是要靠自己的。”
高仲和道:“这件事我真的有些看不明白了。”
张扬道:“听起来很有正义感。”
焦乃旺道:“你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就是你不想说。”
“那就是死无对证了!”
高仲和心中暗骂,这混蛋小子,老子这是帮你,一心想把你从泥潭里摘除来,你他妈居然还看不清局势?你跟张扬到底多大仇啊?
高仲和却叫住他道:“鹏飞,你和张扬的关系不是一直都很好,在这件事上你怎么看?”
荣鹏飞离去之后,高仲和本想去找宋怀明,可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就在高仲和思前想后,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组织部长焦乃旺打来了电话,焦乃旺和荣和-图-书鹏飞都是出身云安省的干部,两人在云安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关上房门,高仲和道:“有什么话,跟我说。”
周兴民道:“老高啊,浩南可以说是我带过来的,前两天我回京城的时候,文副总理还专门交代我要多多关照他,可这还没两天,就发生了这种事,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去见文副总理?”
张扬闻言一怔,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秦萌萌应该已经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可文浩南这么说,难道秦萌萌中途又被他截下?
文浩南的脑子有些发懵,他不明白为什么高仲和的这把火会烧向自己,一直以来,高仲和对他都非常的客气,像今天这种态度从未有过。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那件案子。”
荣鹏飞并没有马上过去,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消磨了近二十分钟的时光。方才过去。
高仲和刚刚才从京城开会回来,事实上张扬的事情他并不知情。高仲和道:“怎么回事?张扬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扬道:“没兴趣!即便全世界都说我杀人,我想问一句,桑贝贝的尸体在哪里?你们拿出她的死亡证明书给我看?目前,你们连她是否死去都无法确认,又怎么能够指认我杀人?”
焦乃旺显得有些惊奇,然后又笑了起来:“还别说,这小子比你这个当爹的还有胆色。”
“有吗?”高仲和表情显得有些迷惘,可马上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呵呵,我当你说谁呢,文浩南,不是我撤他职,是他自己提出要辞职,我这人的性情你知道的,从来都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他不想干了。我也不能拿枪逼着他干,你说是不是?”
文浩南微笑道:“我想抓的人,没有人可以漏网。”
高仲和冷笑道:“荣厅长?我怎么没听说过?”言外之意非常的明显,这公安厅只有一个姓高的厅长,哪里还有第二个厅长。
焦乃旺道:“宋书记让刘钊来处理这件事,强调要秉公处理,但是他心底应该是不相信张扬会杀人的,任何人都会讲人人情,嘴上虽然不说,心理却忍不住去想。如果你是刘钊,你会怎么做?”
高仲和道:“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我去京城开了两天会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高仲和道:“张扬,你安心呆着,这件事一定会尽快给你一个说法。”
文浩南道:“考虑什么?作为警察,我应当考虑的就是将一切犯罪分子绳之于法。”
荣鹏飞道:“将他调去南锡也是我提出来的,毕竟他是文副总理的儿子,在人情上,我们还是要照顾一些。”这句话已经在暗示高仲和,如果你这件事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得罪文家。
“这是命令!”高仲和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高仲和道:“在张扬还没有被定罪之前,他们就这么干,目的已经不是冲着张扬本身了。”
文浩南道:“袁孝商的证词你想不想看?”
高仲和道:“什么意思?”
高仲和道:“马上回你的南锡,这儿没你的事情!”
高仲和道:“这话我记住了!”
焦乃旺今天是一个人在家,桌上摆得几道菜都是他自己侍弄的。
张扬道:“你们要是串通好了,准备诬陷我,咱们就没啥好说的了,法庭上见呗,对了,到时候我请您儿子给我当辩护律师。”
张扬道:“总得有个说法,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把我给关起来,就凭着两个腐败官员的指证,能有多大的可信度,如果事实证明,你们冤枉了我,请问你们公安系统还有何颜面去面对法律和正义?”
高仲和道:“周省长,辞职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文浩南道:“身手不错!”
周兴民道:“对了,老高,宋书记对张扬的事情非常关心,那件事到底进展怎么样了?”
高仲和冷冷道:“你以为自己很重要吗?”一句话把文浩南说得满脸通红。张大官人在一旁差点没笑出声来,高仲和发威,他也从来没见过,可人家不发威,你也不能把人家当成病猫啊。
张扬道:“陈岗是你抓住的?”
荣鹏飞道:“宋书记做事刚正不阿。如果张扬犯了法,他绝不会姑息。”
文浩南恨恨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文浩南道:“忘了跟你说,秦萌萌因为携带违禁药品登机,已经被警方拘留。”
高仲和大步走了进来,他圆睁双目,一副怒火填膺的模样,指着文浩南的鼻子道:“谁给你下的命令?谁给你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