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5章 围殴

荣鹏飞道:“意识到了就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今天的常委会上,高仲和已经率先亮剑了,当然亮剑的不只是他,多数常委都坚定地站在宋怀明一方。
刘钊的目光向周兴民望去,而周兴民此时也在看着他,端起酒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
刘钊嘴巴动了动。看到周兴民垂下双目,轻轻落下杯子,于是又忍住想说的话,叹了口气道:“我承认,我在张扬问题的处理上想得太多,主要是考虑到了宋书记的面子,担心会给宋书记造成不良的影响。所以我没有按照正常程序来处理这件事,在此我要向宋书记道歉。”刘钊也非寻常人物,表面上道歉,实际上将所有的问题推给了宋怀明。
宋怀明道:“本来我没必要做出太多的解释,但是我始终记得,我们曾经是朋友。”曾经意味着过去,意味着那段友情已经不在。
高仲和的确有推波助澜的意思,要说怨言,他的确有,纪委把张扬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他们就不对,你刘钊做事跟我打招呼了吗?直接跟荣鹏飞商量了一下就决定了,谁才是公安厅的一把手,你他妈眼里还有没有我?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宋怀明道:“你做警察的时间还要长一些。”
荣鹏飞感觉自己心底发虚,他甚至失去了反驳的勇气。
荣鹏飞道:“这么久的事情我都忘了!”
“我没忘!人一辈子交几个真心朋友不容易,尤其是人生低潮时候认识的朋友,哪能随随便便就忘了。”宋怀明停下脚步,仰起头,望着一旁荒草丛生的古城墙:“过去站在城墙上总习惯于把目光投向远方,只有站在城墙下才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城墙本身,我来东江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欣赏这道城墙。”
周兴民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宋怀明主动挑起了战火,然后一群常委争先恐后地冲上前去围殴刘钊,宋怀明在常委中的凝聚力绝非自己能及。
荣鹏飞没有说话,目光向宋怀明一样盯着眼前的城墙。
张大官人没觉得自己会成为事件的主角,自从他入住水利宾馆,自从高仲和让人接管了这里,他仿佛被外界遗忘了,向来闲不住的张扬居然能够静下心情,趁着这几天难得的闲暇,修炼大乘诀,恢复身体,可以说通过这几天的修炼和调养,他的身体重新恢复了巅峰状态,甚至更胜往昔。
此时房门被敲响了,他的秘书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刘钊道:“虽然各有分工,但是大家也应该互有合作,这件事涉及到刑事犯罪,当然要你们公安机关协同工作。”
梁天正意味深长笑道:“我怎么没觉得?昨天常委会上,你批评刘钊的时候,可是言辞激烈,态度鲜明,没觉得你难做啊!”
宋怀明道:“老刘啊,你的问题非常的狭隘,潜台词就是说我公报私仇喽?”
刚听起来梁天正好像是向着自己说话,可听了两句方才发现梁天正比焦乃旺狠多了,这不是怂恿撤我的职吗?可你们没这权力啊!
高仲和道:“刚才肖部长有句话说得好,大家各有分工,随便逾越权力不好,我在此有几句话问刘钊同志,宋书记让你调查张扬,是你们纪委份内的工作,为什么你要把张扬交给我们公安厅?”
刘钊真如同被人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脸色非常的难看,明明他了解到的情况是袁孝商已经承认了,可怎么又突然推翻了证供?如果真的这样,事情就复杂了。
宋怀明道:“把事情交给你,一是为了表示公正无私,二是为了避嫌,我不想因为我和张扬的特殊关系,而影响到了纪委的工作!”
宋怀明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张扬和龚奇伟曾经闹过一段时间的矛盾?”
荣鹏飞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浩南,高厅坚持让你递辞职书!”
宋怀明给人的感觉仍然是稳如泰山,即便现在的形势对他并不是那么的有利,外界已经开始流传关于张扬的诸多版本的流言,可所有这一切都没有给宋怀明造成太大的困扰。
秦萌萌送完律师信之后,和吕清贤一起走了。
梁天正道:“自己辞职,那这孩子还算有点主意。”
焦乃旺笑了一声道:“有句话说得好,打铁还需自身硬,我想问问刘钊同志,这些年平海发生的贪污腐败案件中。纪委干部占得比例大不大?南锡、北港一个个的纪委书记下马。这还不说http://m•hetushu•com明问题?我们共产党员,有了错误不怕。面对就是,为什么要回避现实推卸责任?”焦乃旺的发言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和省委书记宋怀明坚定地站在一起。
高仲和来到宋怀明的办公室,已经猜到宋怀明要问起张扬相关的事情。
刘钊在瞬间忽然鼓起了勇气,他大声道:“我做事从来都坦坦荡荡,大家对我的工作中有任何的不满,只管当面说出来,但是把平海部分官员腐败的责任呢全都推给我,我不认同,也不可能答应。宋书记,我感觉您对我有偏见!”
高仲和心说,文浩南为人偏激,如果不是当天话赶话,他也不会说出辞职的话来。高仲和道:“天正兄这次过来,是为了他的事情?”
高仲和道:“本来是那样,可是当我提审他的时候,他把过去的那些证词都推翻了,说文浩南利用他妻子儿女的安全逼他,他当时说的话都是违心的。”
刘钊抿了抿嘴唇:“您是不是对我在张扬的处理问题上不满意?”
刘钊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正想开口,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说话了:“老焦说得不错,打铁还需自身硬,连纪委自身都有问题,还怎么去监督别人?”
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心知肚明,可谁也没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同时笑了起来。
高仲和道:“让他进来就是!”
矛盾既然已经激化就不用害怕,是你宋怀明先挑起的,因为你是省委书记,我给你面子,但是并不代表我怕你,我一定要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
心态的成熟与否可以决定修为的高低,可是修为的提升也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态。张大官人对眼前的风风雨雨能够安之若素,不仅仅因为他对最后的结果有着必然的把握,和他突飞猛进的心境也有着一定的关系。
荣鹏飞道:“他们的牺牲都不小。”
宋怀明道:“我本来并不想提起这个问题的,可既然你主动说了出来,我还是当着大家的面,将这个问题解释清楚的好。”
“那就是证据不足了?不是说还有一个商人也指证了张扬?”
从外面走入的是秦萌萌,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
刘钊明显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刘钊道:“单就平海的官员腐败问题来说,并非是一天养成。我们纪委的确要承担一些责任,可是不能承担所有的责任,官员的选拔、任命、考核培训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各部委的协同工作,现在官员出了问题,就把所有的责任推给我们纪委。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是不公平的。”既然你宋怀明对我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文浩南道:“我没做过!”
落井下石绝对是干部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
荣鹏飞道:“你提供给纪委的录音带也被确认经过剪接。”
周兴民一开口,其他原本想跟上去踩两脚的常委顿时打消了念头,虽然周兴民在平海排行老二,但是谁也不敢忽视他的存在,想起他身后的家族,谁也不敢公然和作对。
荣鹏飞现在的住处距离古城墙很近,于是他提议去古城墙转转。
高仲和微笑道:“何小姐,今天前来有什么事情?”
宋怀明道:“你把别人当成棋子,你自己何尝不是一颗棋子而已!”
宋怀明道:“做领导有个最大的好处。即便是他误会了自己的下属,他仍然可以将错就错,知不知道你把文浩南当成一颗棋子是一个很愚蠢的举动?你想不想知道文家作何反应?你以为他们可以容忍一个将自己儿子拉入泥潭的警察?你以为自己在别人的政治布局中很重要,已经拥有了不可或缺的地位,他们会为了你不惜和文家翻脸?”
荣鹏飞点了点头,下属在领导面前永远都是有时间的。
昨天的常委会上,梁天正的几句话已经明确表明了他的立场。在高仲和看来,梁天正如此鲜明地站在宋怀明一方并不奇怪。文国权是梁天正的恩师,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文浩南被弄进调查组的真意,梁天正肯定明白,他当然要站在文家的立场上。
梁天正并不知道荣鹏飞病假的事情,他笑道:“病假?事情不都是他惹出来的吗?难怪你纠结啊,惹事的两个人走了,现在剩下的烂摊子要留给你收拾了。”
宋怀明道:“我们的干部队伍中有很多人是不称职的!当初我们选拔干部的时候标准严格,认真挑选,很和图书多人也能够做到严以律已,以身作则,可为什么一旦当他们手中有了权力,心态就开始发生了改变?因此而衍生出许许多多的贪污、腐败问题,这些问题为什么始终困扰着我们?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尽快的得到解决,就会严重影响到我党的形象,就会严重地影响到改革开放的发展,平海这些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官员腐败问题?你们纪委方面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周兴民冷眼旁观着这场群殴,刘钊的脸色比挨顿打还难看,周兴民适时开口道:“大家这种开诚布公的方式是好的,老刘,并不是对你有什么私怨,你有什么话也可以当面说出来嘛!”他是在给刘钊一个下台的机会。
荣鹏飞道:“浩南,我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
高仲和道:“宋书记,您放心,我会秉公处理的。”
宋怀明的话题并没有从张扬开始:“我听说你把北港相关案子交给了文浩南?”
宋怀明点了点头:“文浩南不适合参加这次的调查工作。”
荣鹏飞道:“记得!”
高仲和道:“不是我交给他的,是荣鹏飞,我刚刚才回来,您应该清楚啊!”
高仲和苦笑道:“怎么每个人都这么说,看来我这个黑锅要背定了。天正兄,他是自己辞职,已经有很多人在说情了,荣鹏飞、还有周省长,你该不会也是来说情的吧?”
宋怀明微笑道:“我吃过了,有时间吗?一起散散步!”
荣鹏飞笑了笑,他没有回答宋怀明的这个问题。
对这些省部级大员来说,张扬事件的重点并不在于案情本身,真正复杂的是背后的一系列博弈。
宋怀明眯起双目,手指在办公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他的辞职报告回头给我一份!”
荣鹏飞的病假来得非常突然,但是在高仲和看来,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文浩南的辞职报告终究还是没有送过来,或许文浩南仍然坚持认为高仲和不敢动他。
刘钊火了:“纪委有什么问题?我们纪委有什么问题?”
高仲和道:“刘钊这个人不厚道啊!”
宋怀明通过这次的常委会已经看明白了所有的问题,他回到办公室之后,让钟培元将公安厅长高仲和请了过来。宋怀明请高仲和过来绝不是为了感谢,而是有些话要当面问他。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二十五年!”
高仲和笑道:“我当时就批准了他,可随后就有人来说情。”
宋怀明道:“现在的政治已经被很多人妖魔化了,真正的妖魔事实上存在于人的心里,文浩南在东江的时候就已经和张扬多次发生冲突,而你依然建议他去北港工作,以你的经验和能力,不会预料不到,他和张扬之间有可能发生的矛盾和冲突。文浩南被调往南锡,不仅仅是文家的意思,也是我不想矛盾激化的一种做法,这次文浩南加入调查组又是你的主意。”
高仲和道:“何止如此……”
何雨濛将身边的那位男子介绍给高仲和道:“这位是香港大律师吕清贤,我已经正是聘请他的团队,控告文浩南栽赃陷害,对我造成精神上和名誉上极大伤害的事情。“
梁天正皱了皱眉头:“事情还真是一波三折。”
公安厅厅长高仲和道:“刘书记,您这话我有些不明白了,什么案情?谁立得案?我这边都还没有结果呢?你哪来的结论?什么时候我们公安厅归纪委管了?”他这番话问得恰到好处,不但为宋怀明挡住了刘钊的暗箭,还反手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荣鹏飞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足尖:“宋书记,你误会了!”
梁天正道:“老刘和宋书记又没啥矛盾,我看公报私仇不至于,不过这件事你的处理的确是有些欠妥,张扬又不是烫手山芋,你急着扔给公安厅干什么?如果你查出他的问题,双规啊,双开啊,你这样把他交给公安厅,就是说所有责任都推给老高那边了,如果公安厅可以代替纪委的工作,那么你们纪委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让老高兼任纪委书记得了!”
梁天正道:“老高,我听说你把文浩南给免了?”
秦萌萌重获自由还是多亏了高仲和的干涉,是他让人重新调查了秦萌萌携带违禁药品一案,搜集证据之后表明,秦萌萌在这件事上并不知情,秦萌萌才得以重获自由。
高仲和坐在办公室内,琢磨着合适的顶替人选。和宋怀明的那番谈话,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知道就m.hetushu.com算自己出手教训文浩南,文家人只会对他表示感激。
高仲和道:“除了陈岗的证词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
刘钊不能否认,点了点头道:“是!”
“我没这个意思,我是说纪委不应该承担全部的责任!”
高仲和愣了,文国权这分明是大义灭亲啊,他叹了口气道:“天正兄,这件事让我真是很难做啊!”事实上的确如此,文国权拿出的态度很坚决,可具体执行人却是高仲和,虽然文国权挑明态度一定要他打板子,可这板子万一要是打重了,是不是会触怒文国权?这种尺度还真是难以掌握啊。
梁天正道:“我经常在想,神仙打架的事儿,咱们这些凡人尽量别跟着掺和,可往往到最后都变得身不由己。”
看到宋怀明过来找自己,荣鹏飞一脸笑容道:“宋书记,您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准备点酒菜。”
纪委书记刘钊刚刚感到头皮一松,却发现宋怀明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自己,宋怀明道:“兴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此时的刘钊脑门已经见汗。虽然他早就意识到宋怀明最终会将矛头指向自己。可是他并没有想到会被当众点名。刘钊抬起头,他很勇敢地和宋怀明对望了一下,然后道:“宋书记,我能说句话吗?”
宋怀明此时的表情风轻云淡,他微笑道:“有什么话当面说出来最好,老刘,你说。”
宋怀明道:“其实在张扬的问题上,我是有着相当责任的,当初在意识到陈岗可能存在问题的时候。我就让他想办法接近陈岗,设法打入腐败分子的内部,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不能否认的,在解决困扰北港的官员腐败问题上,张扬是立过功的,我和张扬的关系决定,我不适合过问这件事。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给大家。给他自己一个公平的结果。我不希望,这件事不要被一些有心人利用。制造我们同志间道矛盾和障碍。刘钊同志是一个老同志,我仍然相信你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处理好这件事。如果事实证明,张扬是有罪的,有责任的,我宋怀明绝不徇私。可如果证明他是清白的,你们不能还他清白,我也会还给他一个清白!”
宋怀明还没有开口,一旁组织部长焦乃旺说话了:“刘钊同志,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官员的腐败全都是我们组织造成的?”
荣鹏飞笑道:“是!”
梁天正道:“文夫人很关心张扬的事情,那件事到底查清了没有?”
荣鹏飞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用力抿了抿嘴唇:“宋书记。我没那个意思……”
所有常委的心中都因为宋怀明的这句话而感到震惊,一直以来宋怀明和周兴民的班子都非常的合拍,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宋怀明在公开场合一直都对周兴民显得非常客气,他刚才的这句话绝非是因为在气头上。周兴民附和的那句话应该说没什么毛病,可宋怀明回应的这句话就有点不给周兴民面子了。言外之意就是,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急着差什么话?
刘钊心头暗怒,这他妈哪跟哪儿?你高仲和对我的指控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梁天正道:“因为浩南的事情我给文副总理打了一个电话,他的态度很明确,不允许他辞职!”
宋怀明道:“其实他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我没说!”
宋怀明道:“陈岗举报张扬,我公事公办,把事情交给刘钊处理,在我看来这件事影响不至于扩大,至少在问题搞清楚之前,没必要闹得满城风雨,刘钊一向老成持重,可这次在事情的处理上却让我大失所望。你从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我不想多说,让文浩南加入这个乱局,上演一出兄弟相残的好戏,这究竟是要给我难堪呢?还是把枪口直接瞄准了文家?”
刘钊很希望有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说句话,转移一下注意力,化解一下自己的尴尬。可他也明白,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去触霉头,宋怀明刚才的炮火只是第一轮攻势,肯定还有第二波,第三波。
高仲和道:“张扬被双规了吗?双开了吗?都没有吧?你们纪委就这样把人交到了我们这边,什么意思?莫须有吗?我不是向着张扬说话,如果他犯了罪,我当然要抓他,不管他是谁的女婿,我不会给谁留任何的情面,可做事是有规则的,必须要讲究章程的。我们公安机关也不能随随便便抓人,事情和*图*书是你们做的,可麻烦都让我们背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合作?”
荣鹏飞紧紧咬嘴嘴唇。
高仲和道:“既然谈到我的本职工作,我有话要说,第一,张扬的事情并未立案,立案的是陈岗,是袁孝商。第二,根据我们警方的办案原则,单凭陈岗一个人的证供,我们还不能确定张扬杀了人,至于袁孝商,他现在并没有提供张扬杀人并毁尸灭迹的任何证据,我们必须要尊重事实,不能信口开河。”
宋怀明道:“这个世界上果然有很多无缘无故的恨。”
宋怀明道:“听说文浩南向你辞职了?”
其他常委也纷纷走了,最后只剩下刘钊坐在那里,没有人愿意和他走在一起,大家都明白,这厮得罪省委书记了。
高仲和坐下道:“宋书记,您找我什么事情?”
宋怀明道:“我本以为张扬和奇伟能够从根本上扭转北港的面貌,可是我终究还是低估了那帮腐败分子反扑的力量,奇伟的牺牲或许是可以避免的。”
宋怀明欣然点头,两人沿着古城墙边黄叶铺就的小路默默向前走着。荣鹏飞有意无意地落后宋怀明半步,事实上他已经不记得上次和宋怀明并肩走路是什么时候了,地位的不同在无形中也在拉大着他们彼此间的距离。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身在体制中,想要远离是非,难啊!”
公安厅厅长高仲和道:“有件事我也感觉到了,纪委做事越来越不按常规出牌,自从刘书记来到平海,跟我们公安系统合作办案也有不少次,我说句不该抱怨的话,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下指令的都是你们,冲锋在前的是我们,不错,本来也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事情,可我们是合作关系,彼此应该相互尊重,总不能吃苦受累都是我们,功劳全是你们的吧?”
宋怀明道:“最近接连抓获了北港的几名潜逃官员,根据北港前纪委书记陈岗的举报,说张扬涉嫌杀人,并逼迫他一起参予毁尸灭迹。我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马上将张扬召到东江,并将他交给纪委,老刘,我让你亲自负责这件事是不是?我有没有叮嘱过你,这件事你一定要秉公处理?”
周兴民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无奈,在他看来,刘钊当众提出这个问题显然是不明智的,宋怀明从今天的常委会一开始就以咄咄逼人的架势摆开了战场,他首先打击的目标就是刘钊,而其背后的真意,只有少数人才能明白,张扬的问题是个引爆点,刘钊不提,宋怀明未必会说,可刘钊既然将话题展开,等于给了宋怀明开辟新战场的机会。看宋怀明今天的势头,必然要把这把火彻底烧起来了。
宋怀明道:“自从担任了平海省长,我忽略了很多的事情,家庭里,全都亏了玉莹照顾,想想每天回家都很晚,儿子都早早的睡了,我甚至来不及跟他说说话儿。”
省长周兴民悄悄看了看宋怀明的脸色,他选择适当的时机咳嗽了一声道:“宋书记说的很对!”表面上是在支持宋怀明的这番话,可在实际上却通过这样的方式削弱了宋怀明表达愤怒的威力,让现场紧张尴尬的空气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
荣鹏飞记得上次宋怀明登门还是自己调回省会担任省厅副厅长,一晃眼两年过去了。
高仲和道:“我也这么认为,他和张扬有私怨,在调查过程中表现出了太强的针对性,而且我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他在审讯的过程中存在着诱供的行为。”
高仲和心中暗叹,高低还是惊动了文国权,看来在这件事上文国权和宋怀明的态度并不一致。
组织部长焦乃旺道:“关于张扬同志的处理上,的确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刘书记,你做纪委工作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违纪干部的处理应该比我们清楚,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这样做,会让很多同志感到迷惑,有人甚至会觉得你对宋书记有意见,你在公报私仇!”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专程来到公安厅造访,高仲和发现自己这个部门突然变成了众人瞩目的地方,他笑着将梁天正迎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宋怀明并没有追问是谁在说情,而是笑了笑道:“当警察是儿戏吗?”
宋怀明道:“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条汉子。说实话,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加入这场乱局,可后来我想明白了,不想当元帅的士兵绝不是一个好兵,可是一个人的野心太大,被人过早的识破了他的企图,那么他hetushu•com终将一事无成。政治斗争永远都是有层次的。没有越级挑战成功的先例。也许你自以为找到了靠山,也许你以为选择了一条光明大道,可是你永远不要忘记一件事,现在的平海还是我当家作主。”
宋怀明道:“老刘,你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在这件问题的处理上,你的确有些瞻前顾后,本来没那么复杂。是你把事情做复杂了。”
文浩南望着荣鹏飞,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让我递辞职书?”
周兴民讪讪的笑了笑,宋怀明是责怪自己不懂规矩呢,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能再度闭上了嘴巴。
荣鹏飞道:“我……”
荣鹏飞道:“他说你在问讯袁孝商的时候存在诱供行为,还有,何雨濛的那件案子已经查清了,她行李箱内的违禁药品有栽赃之嫌。”
梁天正道:“文副总理要求,严肃处理浩南存在的问题,如果证明他的确有违纪的事实,绝不可以因为是他的儿子而手下留情!”
宋怀明道:“你根本连局势都没有看透,为什么要急于踏出这一步?你以为。你输得起?”
刘钊道:“根据目前的审理进度,案情已经基本上明朗了,涉案人陈岗和袁孝商都承认张扬杀死天街舞女桑贝贝,并将之毁尸灭迹的事实。”刘钊摆明了要扫宋怀明的面子,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休怪我无情。
梁天正道:“不厚道的另有其人!”
荣鹏飞的喉结动了一下。
荣鹏飞道:“墙一直都在,只是你工作太忙缺少时间。”
宋怀明道:“有些东西。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可是不是你的。强求不来。”他叹了口气,拍了拍荣鹏飞的肩膀:“你太累了,疗养一段时间,对你会有好处。”
宋怀明道:“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他心中还有半句话那就是,你没有!
荣鹏飞道:“开始的时候我很奇怪,可到了后来我有些相信了,直到龚奇伟去世之后,看到张扬悲痛欲绝的样子,我才明白他们一直都在唱双簧。”
宋怀明道:“一个真正有责任感使命感的人是不会在乎手头的那些权力的,奇伟不在乎名利,他以老百姓的福泽为己任,他是当代干部的楷模。张扬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他重感情,重承诺,当初让他前往接近陈岗,是我的主意,北港的那帮腐败官员藏得很深,想要抓住他们的把柄,就必须让他们放松警惕,最好让他们以为你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宋怀明道:“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工资还不如你高,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往往都是你请我吃饭。”
宋怀明道:“换成是你,你会这么做吗?”
文浩南道:“他凭什么?辞不辞职是我的事情,他凭什么?”
宋怀明笑了笑:“我并没有想到北港的问题会这么严重。”
秦萌萌对高仲和还是颇为感激的,她点了点头道:“高厅好!”
宣传部长肖元平道:“大家各有各的分工,职权分明,我看随便逾越各自的权力不好。”
宋怀明道:“咱们认识有二十年了吧?”
刘钊脊背上都冒出了冷汗,这个焦乃旺够阴的,你支持宋怀明也不至于说我公报私仇吧?我跟你多大仇啊?
宋怀明的这一剑终于直接劈砍到了刘钊的脑门上。
宋怀明说完这番话,起身就走。
荣鹏飞回到家里没多久,省委书记宋怀明就过来了,他们认识已有多年,记得最早宋怀明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他们就经常一起喝酒聊天,最近两年他们又回到了一个城市,彼此的来往却不如过去那么多,毕竟身份有别,宋怀明身为平海省委书记有很多事要去处理。
吕清贤将律师信呈上,郑重道:“高厅长,我懂得大陆的法律程序,从现在起,我当事人的诉讼将进入正常程序,我们要状告文浩南滥用职权,栽赃陷害。希望警方能够给予我们配合。”
高仲和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轻声道:“还有一件事,何长安的女儿何雨濛被文浩南在机场拦下,说她携带违禁药品,这件事我已经了解清楚,有栽赃之嫌。”
荣鹏飞道:“北港的问题并非一日之功,而是长期积累下来方才出现的。”
高仲和拿起桌上的那封律师信,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事情到底是要闹成怎样?”
高仲和道:“上午荣鹏飞递了病假,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压在我身上来了。”
“说我栽赃?”
梁天正道:“的确够麻烦的!张扬呢?他才是这件事的主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