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69章 茶禅一味

张扬笑了笑。不知宋怀明所说的计划外包不包括自己的事情在内。
张扬道:“既然您已经决定了,我也无话好说。”
张大官人的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很想跟你一去看看。”
张扬道:“您并不是第一个说我不适合当官的人,顾书记当初这样说过我,乔老也这样说我。”
挂上电话。张扬似乎从刚才的消沉中恢复了一些,他拨通了楚嫣然的电话。
张大官人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未来老丈人一句话就把自己给否了。如此坚决,听他的语气甚至连一丁点的回旋余地都没有。
宋怀明道:“我也不懂茶,尝尝!”
张扬笑道:“一亿新台币又不是一亿美金,也算不上很多啊,只要慧空法师出面,善男信女们还不得纷纷慷慨解囊,方丈都不急,你这个小和尚急什么?”
以宋怀明的政治修为自然听出张扬话里有话,他唇角泛起一丝微笑:“我听焦部长说,你对滨海还是很有感情的。”从他的这句话证明。焦乃旺提议张扬换个环境其实就是他的意思。
张扬道:“可真正的背后黑手仍然没有找到。”他并不明白宋怀明为什么想要自己离开?难道真的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乔振梁敲了敲房门,端着一盅燕窝粥走了进来。
张扬道:“我就是好奇,觉得好玩,开始进入官场的时候,的确感觉到蛮有意思的,可越来越发现这其中比我想象的要沉重得多,黑暗得多,所以我开始想撤了,并不是因为您要把我从滨海调走,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我才这样说,而是我真心的想法。”
宋怀明道:“年底吧,两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你处理这些事情的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忖,安德渊死了,这笔钱的确没了着落。
乔老道:“孩子们都长大了,不知不觉就老了!”说完他停顿了一下:“鹏举在美国还好吧?”
柳玉莹刚刚把茶泡好,宋怀明就回来了,他并不知道张扬在家里等他,看到张扬点了点头道:“张扬来了,怎么没事先给我打个电话?”
张扬道:“回头我去秋野人家吃鱼。”
宋怀明话锋一转又道:“但是你有你的缺点,有些缺点对我而言是无法接受和容忍的。”
宋怀明品了口茶道:“苦了点。不过解渴!”
宋怀明道:“张扬,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和嫣然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完婚?”
乔振梁苦笑道:“爸,他跟您联络的要比我多,平时他连电话都懒得给我打一个。“
张扬笑道:“你又不吃荤腥!”
张扬听到这厮每句话都离不开一个钱字,笑道:“你把我请来就是为了听你发牢骚吗?”
听到张扬稍显低沉的声音,秦清就敏锐地觉察到他有心事,轻声道:“是不是摊上事儿了?”
张大官人心说,你总算舍得夸我两句了。
张扬道:“可我不想这样灰溜溜的离开!”
张大官人没想到这寺院里居然还有藏酒,他笑道:“三宝啊三宝,你这和尚当得真是逍遥自在,什么都不缺啊!”
张扬心说刘艳红这报告打得可真快,自己前脚走,她后脚就给宋怀明打了电话,到底是老同学,人家两人真是亲近啊,张大官人这么想倒不是有什么阴暗的念头,而是感觉刘艳红和未来岳父之间似乎还有那么点暧昧,张扬道:“我去看看她的康复情况。”
三宝和尚道:“张书记。您是知道的,这秋霞古寺当初重建还是多亏了你们新城指挥部牵头。承蒙了社会各界的热情关注,踊跃捐款,工程这才得意顺利启动,如今就要接近完工了,想不到又出了这个岔子。”
秦清道:“离开未尝不是好事!”
三宝道:“不是听说安达文出事了?”
张扬道:“我可能要离开滨海了!”
张扬道:“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官场,权力可以改变一个人,我今天遇到了荣鹏飞,看到他站在当年姜亮遇害的酒吧前,他很难过,我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未见到他如此伤心过。”
张扬揉了揉鼻子:“那啥……我……”
三宝道:“我安排他们送菜过来,咱们去后面小树林吃,你吃荤,我吃素。”
三宝和尚慌忙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然后又道:“我请!”
宋怀明因为妻子的话笑了笑:“小庚新睡了?”
楚嫣然啐道:“美得你,说不定你今天死了,明天我就打扮的花枝招展,去迎接一段崭新的感情生活。”和*图*书
张大官人不知为何鼻子突然一酸,这货居然流泪了。
乔振梁道:“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成绩的确做出了不少,上级领导还是很看重他的。”
张扬道:“如果说我对官场还有不舍,那是因为我心底还有遗憾,我还没有查到害死龚奇伟的真凶,我还没有找到导致刘艳红同志瘫痪不起的凶徒,我想搞清北港之所以产生那么多走私犯罪的根源,我必须要给自己的心底一个交代,不然我永远无法安心。”
柳玉莹看了看时间道:“你宋叔叔也应该回来了,你先坐着看会儿电视,我去给你们泡壶茶,回头你们爷俩儿好好聊聊。”
张扬道:“太清淡我吃不惯。”
乔振梁笑着点了点头道:“是他,前两天他来京城开会,本想过来探望您老,可时间有些仓促,所以托人把两盒燕窝送到了我那边,我给您带来了。”
张扬微微一怔,这两天他一直都没有向楚嫣然探及自己的近况,一是不方便说,二是他不想楚嫣然为自己担心。
柳玉莹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要支走自己的意思,不无嗔怪地看了丈夫一眼,向张扬笑了笑道:“你们爷俩聊,茶给你们泡好了,怀明,张扬特地从佛寺里给你带来的好茶,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禅茶一味。”
张大官人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可心中对宋怀明的说法并不服气。
乔振梁笑道:“都跟您说了多少次,别太晚睡,对身体不好。”
张扬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乔振梁道:“这一点上他还不如鹏飞!”
宋怀明心中一阵宽慰,他对张扬的医术非常信任,既然张扬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宋怀明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之所以没有答应去宋家吃饭,一是发生了这么多事,一直不了解宋家到底是什么态度,二是听柳玉莹的意思,宋怀明今晚未必会在家里吃饭,所以张扬才决定吃过晚饭再过去。
柳玉莹道:“别说张扬,平时我都不敢轻易打扰你,你这位省委书记大人工作太忙,一家人见面都要通过秘书了。”她的这句话明显带着抱怨的意思。
张扬道:“如果你还在平海,你仍然担任我的领导该有多好?”
乔老道:“玉不琢不成器,咱们乔家的孩子毕竟还是娇惯了一些,还好我们发现的还不算太晚。”
人到老年总会有晚睡的习惯,已经是午夜,乔老的书房内仍然亮着灯,他带着花镜,在灯光下看书。
张大官人的表情居然变得有些忸怩:“那啥……我和嫣然初步定在元旦。”
张大官人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听他提起安德渊的事情,点了点头道:“听说了,我还去参加他的葬礼呢,对了安德渊生前好像往你们秋霞寺捐了不少的银子。三宝,你理应多帮他超度超度。”张扬心中已经明白,三宝目前所面临的资金困境,肯定和安德渊的死有关。
张大官人心说你的电话哪有那么容易打,他笑道:“我害怕打扰您的工作,所以就直接奔家里来了。”
三宝道:“工艺是相当的精美,佛像有年头了,张书记,您要是有兴趣,待会儿吃晚饭,我带你去看看。”
三宝感叹道:“做坏事原是该多拿出点钱来消孽的。”
张大官人本想说有啥好准备的?可当着宋怀明的面这么说,岂不是有不敬之嫌,显得他对楚嫣然不够重视,张扬道:“我正想跟您商量……宋叔叔……”
虽然张大官人觉得宋怀明的话并不入耳,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宋怀明对自己看得还是很透的,自己的管理才能的确算不上突出,可自己也有很多长处,比如招商引资方面,放眼平海就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要能耐的。
张扬看到宋怀明并没有表现出生气或者不耐烦,一颗心才渐渐放了下来。殷勤地帮着宋怀明倒了杯茶,送到他手里。
张扬道:“我说真的……其实……其实我有很多事情并没有跟你说实话。”
张大官人表情尴尬,咳嗽了一声道:“宋叔叔……我对嫣然是真心的……”
“所以你就想起我来了?”
张扬道:“谁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新城建设也缺钱,对你们重建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三宝,你也不能一遇到点麻烦就找政府吧?”
张大官人赔着笑脸上的笑容却显得越发尴尬了。
三宝道:“缺钱!”
hetushu.com张扬点了点头道:“已经被警方通缉,目前不知下落。”
张扬道:“嫣然,我忽然觉得特对不起你!”
张扬道:“不了,我晚上答应了朋友,要不我八点钟过去,有些话想当面和宋叔叔商量。”
宋怀明道:“随着陈岗、昝世杰那帮腐败分子的落网,北港那边的事情已经渐趋明朗。”
乔振梁道:“爸,鹏飞很快就要前往滨海担任代理市长了。”
张扬这边喝完了酒,三宝又道:“张书记,其实安德渊先生生前还准备出资在滨海牛山建佛像来着。”
宋怀明道:“政治不可以夹杂太多的感情因素,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往往不适合在官场中生存。”
乔老放下手中的书本,舒展了一下双臂,这才想起看了看时间,有些诧异道:“已经这么晚了?”
柳玉莹道:“他可能要晚一点回来,张扬,你晚上过来吃饭。”从柳玉莹的话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悦成分,张大官人由此判断,自己最近的风波柳玉莹或许不知道,可这种可能性又似乎不大。
张扬准时在八点钟来到宋家,宋怀明仍然没有下班回来,柳玉莹早早的把儿子哄睡了,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张扬进来,她笑着起身招呼道:“张扬来了!”
张扬道:“嫣然,你让我把话说出来行吗?”
楚嫣然道:“说,怎么这会儿就打电话过来,你那边好像已经是深夜了吧?”
从听筒中可以听到楚嫣然回到了房间内,她呼了口气道:“风好大,张扬,你没看到这边的情况,好壮观!”
张扬笑道:“也没什么好东西,正因为是自家人,所以我也就没刻意准备什么,这两盒茶叶是秋霞寺高僧送给我的,不是常说禅茶一味,从佛寺中带出的茶叶没有俗世中的烟火气,特地拿给您和宋叔叔尝尝。”
柳玉莹走后,张扬向宋怀明笑道:“宋叔叔,不是什么好茶,就是秋霞寺僧人送给我的一些山茶。”
秦清道:“你不是早已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吗?”
宋怀明虽然没把话挑明,可是张大官人心里已经明明白白了,十有八九宋怀明对自己的风流韵事已经有所了解,对一个岳父而言当然不能容忍女婿如此多情,在他的角度,这就是对自己女儿的背叛。张大官人自然不可能把自己从大隋穿越过来的事情跟宋怀明说一遍,更不敢公然宣讲自己的感情观和道德观,所以现在的张大官人只能表现得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可他心中却在暗叹,你不是我,你怎能理解我的矛盾和纠结呢?
柳玉莹道:“你这孩子,每次来都要带礼物,真是越来越生分了。”
宋怀明也没有感到惊奇,依然古井不波的表情,端起茶几上有些冷却的茶水,抿了一口道:“嫣然也跟我提起过。”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跟着三宝和尚来到寺院后面的小树林坐了,没过多久,秋野人家就把做好的鱼给送来了,当然也同时送来了几道素菜。
“嗬!张扬,你可真够毒的啊!”
楚嫣然那边愣了一下,然后道:“其实我不想你对不起我,我宁愿对不起你!”
张扬道:“我跟你说过,我就是一古代人!”
“不行!什么都别说,总之,我讨厌你继续在官场中稀里糊涂地混下去,我不想你再这样长久的离开我的视线,无论你做过什么,发生了什么,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明年的一月一号,我会在这里等你……”楚嫣然说完挂上了电话。
乔老摇了摇头,然后没有接着说话,吃完面前的燕窝,将空盅推到一边:“平海的内部并不太平啊!”
三宝和尚道:“安先生生前曾经答应给秋霞寺捐助,给过了几笔,可还有一笔大约一亿新台币的捐款没有到位。因为他的去世,我们的建设资金出现了缺口,这件事让我真是一筹莫展啊!”
张扬道:“很晚了,风也很大!”
宋怀明的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既然这么多人都说你不适合,为什么你还要在官场中坚持呢?”
乔振梁道:“这燕窝是高仲和送的。”
张扬道:“我希望做事能够有始有终。”
张扬道:“宋叔叔,我也不瞒你,其实我一直都把滨海当成我的政治终点,我不想干了!”
宋怀明当然能够看出张扬有了些情绪,他轻声道:“只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并不是马上离和-图-书开,对你来说这次的变动也未尝不是好事。”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去探望刘副书记了?”
张扬终于明白了政治的微妙,宋怀明让自己离开滨海并不是兴之所至,而是有着周密的想法和计划。纪委书记刘钊和荣鹏飞掀起的这次风波让宋怀明意识到了自己治下可能存在的危机,以雷厉风行之势打击刘钊之流只是他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展示自己的真正实力。可以说这次的事件不但让常委们做出选择站队,也让宋怀明坚定了自己的立场。选择乔鹏飞,不仅仅是表明态度,而且利用这件事更紧密地和乔家团结在一起。
张扬道:“四面佛?岂不是泰国过来的?”
三宝向张扬介绍道:“四面佛又称大梵天王,性情温柔,充满慈悲、仁爱、博爱、公正这四种正直性格,佛教又将之称为婆罗门的四梵行,也是佛教你之四无量心,慈悲喜舍,所以愿降福及济助一切天神及众生。这种慈爱精神,得到佛祖释迦摩尼的赞叹,确切地说,在佛教中大梵天属于神,而不是佛,但是因为他的慈爱精神所以被信众尊称为四面佛,因为由修福,而资助修慧,由梵行而达到菩提行,是成佛道之方便善巧法门。”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总觉做事要有始有终。”
张扬道:“我明白!”在宋怀明如此精明的长辈面前,张大官人没必要说自己一定会对嫣然好之类的话,说了也是白说,说了人家也未必相信。
乔振梁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怀明做事还是很有一套的,稳扎稳打,这次的风波未尝不是好事。”
乔振梁道:“当初您老把他赶到藏边,那段入伍经历对他果然有好处。”
张扬道:“真要是那样,我变成鬼也会祝福你,你有生之日,我每天都得祝福你。”
宋怀明道:“官场中是没有同情可言的。”想起荣鹏飞的改变,他也不禁黯然神伤。
丽芙给了张扬一个号码,让他将题字复印传真过来。
宋怀明道:“昨天我和嫣然谈了很久。”
张扬喝了口酒道:“说说看,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乔老道:“鹏飞这孩子是我没有想到的,过去他性子是这群孩子里面最毛糙的一个,想不到现在居然完全转变了。”
张扬将这一切做完已经到了傍晚,他又往宋怀明家里打了个电话,柳玉莹已经在家,听到张扬的声音不由得笑道:“张扬,我正说呢,怎么来东江这么久也没到我们家里来。”
乔振梁道:“爸,您看鹏飞的事情……”
张扬离开宋家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官场中拼搏这么多年,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乘风破浪的弄潮儿。可到最后。仍然只不过是随波逐浪的一叶孤舟而已。只要别人愿意,随时都可能将他掀翻在地,让他面临灭顶之灾。
乔老道:“滨海?如果我没有记错,滨海市委书记好像是张扬吧?小宋这样的安排是要鹏飞去接替张扬的位置吗?”
前方的红灯变成了绿灯,绿灯又变成了红灯,张大官人的思绪随着红绿灯交替变换着,他没有选择离开,车辆伫立在深夜的街头,外面的风很大。即使坐在密闭的车内仍然可以听到秋风的呼号。
张扬道:“很明显这次他站错了队伍。”
张扬想起当初祁峰捐助的那批木材里面暗藏麻黄碱的事情,落下酒杯道:“祁山也捐了不少钱吧?”
张扬心说我倒是想去,这不被纪委给扣了这么多天吗?心中虽然有些抱怨,可当着柳玉莹的面他是不敢有任何表露的,他笑道:“柳阿姨,我这两天一直都在忙公务,今天才把事情办得差不多,宋叔在家吗?”
乔老道:“平海公安厅那个小高!”
三宝根本就没想到这事儿在张扬面前变得那么简单,一个电话就给搞定了,当真是又惊又喜,连给张扬断了两杯酒表达谢意。
张大官人被三宝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他看了看前方的工地,当下拿起电话给安语晨打了过去,把这边的事情说了,安语晨此时已经抵达了香港,听张扬说完之后,马上爽快的表示,由她出三千万港币代替叔叔将这个承诺兑现。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从柳玉莹对待自己的态度上来看,应该没生自己的气,看来围绕自己的那些流言蜚语对柳玉莹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三宝咧嘴笑道:“张书记,您快请坐,我让人准备斋和图书饭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可以!”
张大官人差点没被一口酒给呛着,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那口酒咽下去,顺了口气,指着三宝和尚道:“你丫真不该当和尚,不去经商做官实在是太屈才了。”
三宝和尚又叹了口气道:“师父对这些事都很少过问,一直以来都交给我的,现在突然出现了这种事,我还没有向他说。”他压低声音道:“前两天我去新城指挥部反映情况,那边的同志倒是显得非常热情,可跟我说的都是官话,哪能闭上您和秦书记在这儿的时候。”
张大官人心中暗暗好笑:“慧空法师呢?”
张扬虽然不是虔诚的佛教信徒,也在四面佛前摆了摆手,也随手捐了两百元的功德。
乔老道:“那小伙子不错,我仍然记得,过去我去云安考察的时候,是他负责我的安全,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乔振梁将燕窝粥送到父亲面前,乔老接过燕窝粥喝了两口:“嗯,这燕窝不错!”
张大官人道:“是内疚,是难过,可我不想死,不是我怕死,而是我心疼你,我怕我要是死了,你会想不开为我殉情。”
张扬向三宝和尚道:“刘往生就是捐助人了?”
张扬不以为意道:“他反正有的是钱,捐一百尊佛像也没啥稀奇。”
乔振梁道:“换成是我也不会让自己的未来女婿继续在治下任职,前几天,刘钊在张扬身上做了不小的文章。”
楚嫣然道:“你想什么,我会不知道?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成一傻丫头,特好骗,所以一直都在骗我,现在突然良心发现了,心里觉得特内疚,特难过,是不是连死了的念头都有了?”
张扬叹了口气,将今晚和宋怀明之间的对话告诉了她。
三宝叹了口气道:“张书记,难道你不知道安先生去世了?”
三宝和尚煞有其事地拿出功德簿,让张扬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功德簿上只有两个人的签名,一个是祁山,排在最前面的是佛像的捐助人,上面写着刘往生三个字。张大官人算得上是书法大家,他对这三个字也颇为欣赏,题字的人想必在书法上有相当的研究。
三宝和尚点头道:“就是他。”
宋怀明道:“撇开嫣然这层关系,我还是很欣赏你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公报私仇,让你离开滨海是我的决定,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对你不满。”
张扬想起了楚嫣然,拿起电话找到了她的号码,却在按下拨出键的刹那犹豫了。最终他打给了秦清,在政治素养方面,秦清比起自己不知强了多少倍。
宋怀明却摇了摇头道:“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同意你和嫣然的婚事!”
楚嫣然那边的风很大,她冲着电话道:“来台风了……你等等啊……”她的声音被大风吹得七零八落。
三宝所说的四面佛如今被供奉在归来殿,张扬离开的时候顺便跟他过去看了一眼,佛像并不大,总高一米左右,通体由缅甸翠玉雕刻而成,雕工精美,晶莹润泽,宝相庄严。
宋怀明道:“艳红同志是因为公事而遭到这飞来横祸,在这件事上,我要承担主要的责任,是我错误估计了形势。”
“俗,你真俗气!”
三宝道:“我师父回台湾了,他的心思都在礼佛上,这些俗务全都交给我了,工程不管,资金不问,我真是头疼啊!”
三宝道:“可是我们这里只有斋饭。”
张扬知道三宝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他笑道:“既然是安德渊答应过的,他虽然死了,可他还有儿子,你可以找安达文解决这件事。”
乔振梁笑道:“也不是小伙子了,他儿子都有二十多岁了。”
“别说,我都明白!”
宋怀明道:“作为一个父亲,我只能从女儿的利益出发,希望你能理解。”
三宝点了点头道:“祁先生也是一个好人啊!对了上个月他还专门来过,当时陪同一位朋友过来,捐赠了一尊佛像。”
秦清道:“其实人生中很多事都是没有结果的。”
宋怀明似乎对张扬的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他轻声道:“可我也明白如今的时代,早已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候,可是我毕竟还是要表达一下我的想法,作为嫣然的父亲,我应该有这个权利吧?”
隔着电话楚嫣然竟然能够察觉到他在流泪,柔声道:“怎么了?你哭了?这么大一老爷们还哭鼻子,你丢不丢人?”
张扬道:“宋叔叔,我不和_图_书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我离开滨海?”其实张大官人已经在纠结到底应该叫宋书记还是应该继续称呼他为宋叔叔,最后一刻还是决定叫宋叔叔,无论你多么不看好我,无论你心底怎样反对我和你女儿结婚,可事实上我就是你的女婿,我和你们家闺女早已有了事实,礼数方面咱可不能丢。
乔老微微一怔:“滨海?他做春阳县委书记好像没有太久吧?”
张扬心中一动,将那本功德簿拿起,向三宝道:“这本功德簿我先带走,争取帮你再说动几名慈善家,多拉点捐助。”
三宝看到张扬如此反应,也知道自己一点贪心不足了,嘿嘿笑道:“我就是那么一说,张书记别忘心里去。”
三宝道:“我知道是这个理儿,可我现在的确没什么办法,重建秋霞古寺,是师父和我们这么多佛门弟子的心愿,如果真的顺利筹集到资金,工期只能延迟了。”
楚嫣然道:“外星人又能怎样?你以为我现在还有选择吗?”
柳玉莹道:“好,等他回来我跟他说!”
乔老淡然道:“刘钊?他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谁给他的底气?”
张大官人听着电话中的忙音,忽然捂住了嘴巴,闭上双目用力地扬起面孔,泪水在黑暗中肆意奔流……
宋怀明叹了口气:“一个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自己的原则!”
乔老道:“这混小子可真不省心,当初我想让他进入政坛,可他死活都不肯,非得要经商,结果捅出了这么大的漏子,搞得咱们乔家灰头土脸,不过还好他经过这件事总算接受了教训,现在知道务实了。”
宋怀明向沙发后靠了靠:“最近工作上是忙了一些。总是有些计划外的事情发生。”
宋怀明对刘艳红的健康还是非常关心的:“张扬。照你看她还有恢复正常行走的希望吗?”
宋怀明想都没想就告诉了他答案:“乔鹏飞!”
秦清道:“张扬,你心中背负的东西太多。也许有些事应该说出来,我想没有人会怪你!”
宋怀明道:“我之前曾经跟你说过,你是个将才,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帅才,你的能力在于开创局面,真正等到局面开创起来,在经营和管理方面,你存在欠缺。”宋怀明的这番话显然没有打算给张扬留面子。
三宝和尚道:“师父、师兄师弟全都在修心,我只能过问这些俗事,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能是我来承担了。佛祖若是有灵,想必会感应到我的一番苦心。”
张扬道:“我没哭,你说什么呢?”手指却在抹着眼角的眼泪。
乔振梁微笑不语。
宋怀明道:“已经没几个月了,可是我也没见你们准备啊!”
乔老道:“老咯,睡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样也好,可以多看看眼前的世界,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个安稳觉了。”
宋怀明道:“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可是你并不是我理想中的女婿,你的性情桀骜不驯,玩世不恭,我始终担心我们家嫣然无法驾驭你这匹烈马。”
楚嫣然道:“那就别说,如果谎言能让我幸福,那你不妨欺骗我一辈子。”
宋怀明道:“你也不用觉得难过,我只是说出自己的观点罢了,我的观点影响不到嫣然的选择。”这句话才是重点,宋怀明当然清楚,自己的女儿早已认准了眼前这个小子,他的看法已经无关紧要了,宋怀明又道:“你是个很正直的年轻人,有能力,有正义感,有担当,这也是很多人都欣赏你的原因。”
张扬离开秋霞古寺之后,马上给丽芙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调查一下刘往生这个人的资料,特地强调此人字写得很好,自己已经拿到了他的亲笔题名。
张扬道:“宋叔叔工作很忙啊!”
三宝知道张扬喜欢喝酒,特地拿了一瓶金门高粱酒。
张大官人笑了笑,他带了两盒茶叶过来,这也是借花献佛,今天去秋霞寺的时候三宝和尚送给他的。
三宝道:“那佛像是他朋友捐的,四面佛!”
乔老道:“又不是敌我矛盾,非要搞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我真是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旋即又皱了皱眉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会有那么多人都不懂?”
从宋怀明的这句话,张扬已经明白,让自己离开滨海的决定不会改变。张扬忽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宋叔叔,谁会接替我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