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1章 交换条件

电话那头传来张扬的声音:“林雪娟找到了,平安无事,我让人暂时把她保护起来了。”
“是!”
五哥道:“真打算把一切都给他?”
桑贝贝道:“如果他真得那么喜欢林雪娟,我相信他肯定还会找她,只要盯住林雪娟早晚都能发现祁山的下落。”
祁山来到他熟悉的位置坐下,有些疲惫地舒了口气:“准备好了吗?”
老汤此时的表情已经是面无人色,他想说什么,可终究还是忍住了,脸上的表情纠结到了极点:“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好好学习……”
林雪娟捂住嘴唇,泪水禁不住簌簌而落:“我昨天本该答应跟他一起走的,如果我同意,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鱼塘自从庞青山走后这里就荒废下来,他们来到鱼塘的时候,鱼塘上方还飘着一层薄雾,秋日的清晨,空气非常清冷。云层就像吸满了露水,沉甸甸的,遮住了天遮住了太阳。
听到林雪娟的名字,老汤马上明白了对方潜入自己家中的目的,颤声道:“你想要什么?多少钱?只要放过我,我马上拿给你……”在老汤的心中,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钱更能打动人的东西了。
祁山道:“我去拿一样东西。”
张扬道:“也没什么,就是说他准备移民了,以后恐怕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栾胜文看了张扬一眼:“他真没有跟你说别的事情?”
丽芙道:“祁山把收藏毒品的地方和地下毒品加工厂的位置全都在电话中向警方交代清楚了,就算他活着,只要落网也难逃一死。”
美惠子在任何时候都将一个日本女人的温柔和礼貌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然张大官人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表里如一,但至少在表面上美惠子将一切都做得很好。
张大官人放下电话之后,马上联系了丽芙和桑贝贝,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在国安位于东江南郊的秘密基地内见面。
方知达点了点头,并没有停下脚步,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心情和任何人交谈。
祁山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但是他的动作坚决而稳定,子弹射入了五哥的前额。
张扬道:“祁山说是他绑架了林雪娟。”
张大官人却不是那么认为,祁山这个人做事相当的精明,对自己的每一步都计算的非常清楚,在林雪娟被绑架的事情上,祁山就表现出超人一等的冷静,他并没有因为对林雪娟的感情而冲动,而是找到自己寻求帮助,在确信林雪娟平安无事之后,他本有出逃的机会,可是祁山再次做出了让人出乎意料的举动,他先利用手机向警方投案,然后驱车驶入长江自杀,这一系列的事件更像是一场完美的计划。
老汤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光溜溜地躺在自家的餐桌上,一旁坐着一名陌生的男子,他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喝了一口,然后将剩下的红酒泼在老汤的脸上。
元和幸子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他,向他道:“还不快追?”
丽芙道:“咱们兵分三路,我负责联系加拿大方面,争取控制老汤的家人,贝贝负责调查老汤的犯罪网络,一旦查实,马上联系警方对他进行全面打击,至于抓住老汤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
祁山道:“老汤那个人我非常了解,无论我按不按他的话去做,他都不会把雪娟交给我,一旦我将他想要的东西交给他,就算他不对我下手,出卖我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我。”
栾胜文道:“昨晚祁山有没有和你联络过?”
张大官人却仍然并不死心:“大家都是自己人,还是一起吧,就当是我为你接风洗尘。”
祁山道:“我报警她就死定了,你耐心听我说,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盯着,有人劫持她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她威胁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的身边人出了问题,我被人出卖了!”
张大官人看到她抬起手就知道这丫头是什么目的,可心中又明白,元和幸子和美惠子一定在后面看着,这场戏必须要配合啊,只能硬着头皮挨了桑贝贝一巴掌,虽然桑贝贝这一巴掌打得不重,可她落下的方式很巧妙,又脆又响,方圆三百米内一准要听到了。
丽芙道:“我会调查!”
祁山的内心一阵感动,他低声将对张扬可能有用的信息告诉了他,不忘叮嘱道:“张扬,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务必要保证林雪娟平安无事,如果她出m.hetushu.com了任何事情,我绝不会帮你做任何事。”
桑贝贝唇角露出些许的笑意,低声道:“我离开,成全你和老情人相聚,你不谢我,难道还想骂我?”
张扬道:“在我心中,你始终都称得上我的朋友!”
元和幸子和美惠子两人的表情却都显得毫不相信,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道:“要不,我还是跟出去看看……”
栾胜文将信将疑:“真得只是那么说?”
桑贝贝心中暗责,叫什么不好,张扬偏偏喜欢胡闹,非要给自己起一个周晓珠的名字,听起来就跟小猪一样,今晚上要被他占尽口头便宜了。
祁山道:“你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那个!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你会背叛我!”
张扬主动问候方知达道:“方市长好!”
五哥拿起铁锹,按照祁山所说的位置开始挖掘。
张大官人被扔在原地,作失落状,愣了一会儿方才回到居酒屋。
桑贝贝啐道:“滚!你什么时候能变得高雅一点。”
居酒屋依然未变,张扬来到这里,不由得产生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车停在坡下,通往居酒屋的小路层层叠叠地铺满了红色的枫叶,秋风一吹,枫叶随风起舞,露出下面青色的石阶,两种色彩的对比演绎出一种妖艳的美。
老汤的精神彻底被张扬打垮了,他哭丧着脸道:“你是谁?我们江湖中人从来都是祸不及妻儿,你竟然对付我的家人……让我和祁山说话……我要找他!如果他敢对我家人下手,我就让林雪娟死无葬身之地!”老汤说这番话的时候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
两人来到张扬的车内,张扬道:“去哪里?我送你!”
桑贝贝道:“我在反而不方便,元和幸子的背景也非常复杂,这个美惠子看起来也没那么简单,如果我在场,你们有什么话肯定不方便说,明的交给你,暗的交给我,我刚好在这周围调查一下,看看这美惠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是你背叛了自己。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了兄弟,你可以带着你的女人一走了之,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向来冷静的五哥声音第一次显得如此激动。
祁山挂上电话,然后扬起手臂,用力将手机扔向江心的方向,手机在空中滑翔,像极了展开翅膀的鸟儿,在朝阳下尽情沐浴着橘色的晨光……
张扬深深吸了口气:“我总觉得他没那么容易死!”
方知达在办公楼外遇到了同样前来配合调查的张扬,警方通过方知达家里的通话记录,发现祁山在当晚利用方知达家里的电话和他联系过。
林雪娟抽抽噎噎道:“他说去了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我去了那里……却找不到他……”林雪娟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大声哭泣起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他皱了皱眉头道:“栾局,你该不是怀疑我跟祁山的犯罪有关吧?”
张扬道:“我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
五哥的身体因为子弹的冲击而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倒了下去。
林雪娟对于被绑和被救的整个过程都非常糊涂,直到警方找她问话,她方才了解整个事件的全部。
栾胜文道:“有人看到他开车从码头冲入了长江,目前正在打捞那辆汽车。”
张大官人想都不想就答应道:“好!”
张扬这才知道她并没有当真生气。
美惠子温婉笑道:“能找到地方就已足够!”
祁山双手叠合在一起,看着自己苍白的手掌:“不答应他的条件,雪娟就得死!”
祁山道:“就因为这个原因?”
祁山站起身,来到五哥的尸体面前蹲了下去,伸出手,慢慢帮他合上了双目,然后抱起五哥的尸体,来到院子里的那口枯井中,将尸体扔了下去……
张扬道:“林雪娟千万不能有事,如果她出了事,祁山肯定不会给我们任何的帮助。”
元和幸子表情淡然道:“前天到的。”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你又想那事儿,想那啥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祁山道:“你应该认识!”他说完挂上了电话,然后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五哥!你来接我!”
张扬笑道:“怎么?你还不相信我啊!栾局,咱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谎话?”
桑贝贝似乎再也忍耐不下去了,用力hetushu.com在张扬的手臂上推了一下,怒道:“张扬,你混蛋,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他的手机在此时响起。
张扬看到一旁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GTR战神,因为对车的喜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张扬道:“查查汤大寿的住址!”
张扬道:“一起吃饭!”
看到张扬,林雪娟快步走了过来,抓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祁山他有没有事?他是不是还活着?”
祁山道:“我一直把你当成兄弟,我在你面前从不隐藏任何的秘密。包括我的感情!”
张扬放下望远镜,一旁丽芙道:“老汤落网了,林雪娟也安然无恙。”
说这话的时候,桑贝贝悄悄牵了他的手臂一下,显然是对张扬见到元和幸子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极为不满。
祁山道:“你不怕我会骗你?”
张扬笑道:“这次前来是为了散心还是为了生意。”
丽芙道:“他还是自求多福吧!”
张大官人道:“我只是和朋友说句话,这也不行?”
老汤仍然没有入睡,怀中搂着他的情人,可脑子里仍然翻来覆去地想着祁山,祁山这个人能够雄霸东江毒品市场多年绝非偶然,老汤虽然自认抓住了他的命脉,但是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生怕祁山做出反扑。
元和幸子微笑拒绝道:“不了!”
张扬道:“我手里还有一只剥光猪,他说了很多你的事情,五块钱买下一个毒品工厂,很好的买卖啊!”
警报被触发之后,但见两条黑色的影子迅速向张扬靠拢,张大官人目力超群,远远就辨认出那是两条凶猛的藏獒,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向张扬飞扑而来。
丽芙道:“无论他到底死了还是活着,他应该都不会再公开露面。向警方自首,也算是他对自己昔日罪行的一个交代。”
老汤吓得脸都白了:“谁让你来的?祁山?是不是祁山?”
祁山道:“刘往生是井上靖介绍我认识的!”
张大官人压根没想到这个烟酒贩子的安全措施如此严密,竟然在围墙内又设立了一层无形的红外栅栏,他本以为凭借轻功翻越围墙,躲过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就一切OK,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因为轻敌着了道儿。
晚霞满天,居酒屋门前的风灯已经点亮,在风中摆动着椭圆的身姿。风铃在秋风中荡动,发出悦耳的声音。
五哥将铁锹慢慢垂落到了地面上,他没有转身,眼睛盯着前方的树:“我没有背叛你!”
张扬道:“马上把汤大寿的家人控制起来!”
丽芙第一时间调出老汤的资料,电脑屏幕上显示出老汤的照片,丽芙道:“汤大寿。男。中国云安籍。现年四十七岁,曾经因为盗窃抢劫于82年入狱,89年出狱,出狱之后经营烟酒批发生意,是东江最大的烟酒连锁红枫的老板。”
张扬道:“祁山怎么了?出事了?”
丽芙道:“其中具体的关系我也不清楚,如果祁山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井上靖和安德恒之间想必不是单纯的生意来往,张扬,你和井上靖认识多年,这么多年中。难道你就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美鹤子和元和幸子仍在那里等他,看起来似乎都没有看到刚才外面发生的事情,张大官人笑道:“搞不懂为什么要发脾气,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张扬道:“放心吧,你既然能够找到我,就应该对我有信心!”
老汤虽然吓得魂不附体,可是他嘴巴仍然很硬:“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这里的警报系统和外面是联网的,用不了多长时间,警察就会赶来……”
望着泪如雨下的林雪娟,张扬的心中不禁一阵同情,在他看来,祁山的悲剧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一个人开始奋斗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幸福是什么。
张大官人追出门外,看到桑贝贝已经来到车前,张扬上前抓住她的手臂道:“我靠,玩真的?”
张扬摇了摇头。
张扬道:“好吧!”
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林雪娟的声音:“祁山,你在哪里?”
“祁山,我不知道过去的事情是否可以重来,但是我愿意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林雪娟说话的时候眼中含着泪。
张扬挂上了电话:“要不要再听听你老婆和小女儿的声音?”
负责这件案子的是东江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张扬和栾胜文认识的时间m.hetushu.com已经不短了,来到他的办公室,栾胜文也表现得非常客气,他让手下帮张扬倒了杯茶,微笑道:“张扬同志,这次找你过来是想调查一些关于祁山的情况。”
这一晚祁山呆在舅舅方知达的家里彻夜无眠,坐在床上,静静望着窗外的天空,他在等着一个电话,当远方的天空显出鱼肚白的时候,祁山的电话终于响起,他拿起电话:“喂!”
张扬微微一怔:“你陪我去?”
栾胜文道:“我们这次的扫毒行动还抓获了另外一个毒品贩子,这次如果不是他和祁山内斗,我们也不会那么早破获此案。”
桑贝贝道:“还有,得委屈你一下。”说完她扬起手掌在张扬的面颊上给了一巴掌。
桑贝贝道:“不管这么多了,反正都要救人,先把林雪娟救出来再说。”
张扬点了点头道:“昨晚十点钟左右,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栾胜文道:“今天清晨他打电话过来自首,主动提供了毒品制造工厂的地址,我们按照他提供的线索成功端掉了那个窝点,并查到了大量的冰毒。”
五哥叹了口气:“希望你这样做值得。”
“栾局,您跟我透露透露,是不是祁山出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通过佳彤!”
妖艳的枫叶显得越发妖艳,青石却变得越发沉稳。
张扬道:“无论他做出了怎样的选择,我相信,他都希望你幸福!”
张扬道:“有没有祁山的消息?”
张扬道:“别这么看着我,这件事很重要,祁山答应,只要我们救出林雪娟。他就帮我们找到安德恒,老汤给了他十二个小时。也就是说明天上午九点前,他必须要把老汤要的东西全都给他。”
张扬道:“这个祁山,明明可以逃走啊,为什么要自杀?”
丽芙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汤大寿目前就住在东江,他在东江有七套房产,几乎每套房子里都安排有一个情人,他妻子和两个女儿已经移民加拿大。”
栾胜文道:“我们跟进这件案子已经有很多年了,省厅为此特地成立了专案组,当年姜亮就是为了查这件案子以身殉职,如今终于可以破获这宗毒品案,相信很多事情也会逐一浮出水面。”
张大官人被晾在那里,看起来颇为尴尬。
五哥瞬间静止在那里,他脖子的肌肉开始变得僵硬,然后蔓延到他的双臂,他的全身。
祁山道:“老汤以为很了解我,但是我一样了解他,你帮我救回雪娟,确保她平安无事,我就会帮你找到刘往生。”
桑贝贝道:“你就那么信得过祁山?他有没有告诉你老汤找他要什么?”
张扬道:“祁山本来已经决定离开,他昨天曾经去找林雪娟。想带她一起离开,可是被林雪娟拒绝了。”他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并不重要,我们的目标又不是祁山,我们要找的是安德恒,你们查的怎么样了?那个井上靖到底和安德恒有什么关系?”
张大官人悄然潜入老汤位于上山区翠庭东郡的别墅,老汤的这栋别墅面积很大,是两栋独体别墅改建而成。保安监控设施非常的先进,可这根本难不住张大官人,张扬轻轻松松就躲过监控越过围墙,进入院落之中没有几步,就听到警报器惊天动地般鸣响起来。
祁山的犯罪事实让东江市长方知达目瞪口呆,虽然他从祁峰被杀开始就对外甥产生怀疑,但是他从未想过这些年祁山一直都在从事制毒和贩毒的生意,性质如此恶劣,罪行如此严重。虽然祁山通过电话向警方自首,可是这并不能抵消他过去的罪行,方知达亲自前往东江市公安局,配合警方调查,将昨晚祁山来到自己家里的详情说了一遍。
张扬离开的时候,刚巧和林雪娟相遇,林雪娟也刚刚接受过警方的调查,她看来哭了一场,双目红红的,眼皮有些浮肿。
张扬将林雪娟送到了她的住处,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宽慰她。
张扬转身跑了出去,元和幸子和美惠子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显得有些无奈,这张扬实在是太过多情了一些。
桑贝贝道:“去找井上靖总得需要一个理由吧?“
张扬笑道:“既然我能突破你的安防来到这里,就有办法解决这件事,再说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保得住你的性命吗?保得住你家人的平安吗?”提到老汤的家人,张大官人停顿了一下:“我险些忘了,应该先给你妻子女儿打个和_图_书电话!”
祁山道:“去青山的鱼塘看看!”
五哥道:“青山都已经去了南美,那里没人了!”
张扬道:“他说他的手下把他出卖了!林雪娟对他很重要,他不敢冒任何的风险。”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方知达有种近乎脱力的感觉,他感到自己有负姐姐所托,没有教育好这两个外甥。
丽芙道:“你不担心祁山想利用你?”
老汤颤声道:“你……你是谁?”
“祁山……”
丽芙道:“这件事必须你在明,我们在暗,祁山的事情可能会惊动不少人,安德恒如果还在东江,想必很快就会知道祁山的事情,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一旦安德恒离开,我们再想抓住他,只怕难度会很大。”
张扬笑了一声,起身来到酒柜前,拿起一瓶茅台,打开瓶口,然后浇在了老汤的身上:“这酒不假吧,应该一点就着!”
“井上靖?”
张大官人故作惊诧,倒吸了口冷气道:“你是说,祁山是一个毒品贩子?”
张扬并没有泄露任何自己和这件案子相关的东西,栾胜文虽然感觉到张扬可能有所隐瞒,但是他也不能强迫张扬交代所有的情况。
张扬道:“他跟我说。他的手下背叛了他。电话也是利用方知达家里的固话打过来的,应该没有骗我。我相信他对林雪娟的感情,他不会拿林雪娟的生命开玩笑。”
张扬道:“林雪娟在哪里?”
张大官人笑道:“突然想起了居酒屋的清酒,于是就过来了,本想提前打个电话,可是我怎么都找不到这里的号码。”
张扬将身边的桑贝贝介绍给她:“我朋友周晓珠。”
他用老汤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了老汤:“千万别胡说八道,吓到女儿就不好!”
祁山道:“人都是有感情的,你也一样,我知道你在泰国认识了一个女人,你在她的身上花了很多钱,你需要用钱,为什么不跟我说。就凭你和我的关系,要多少,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可你却选择了一条最愚蠢的道路。”
丽芙低声道:“有人看到他驾车从东坪码头冲入了长江……”她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她感觉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得相当完整。
五哥道:“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司机,一个保镖,虽然你嘴里喊着五哥,可是在你心底,何尝把我当成过兄弟?那些货,那家工厂。你宁愿毁去也不愿意便宜自己的兄弟,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他猛然回过头来。看到黑洞洞的枪口。
张扬道:“你想我做什么?”
桑贝贝身穿深蓝色束腰风衣,秀发垂肩,穿着打扮无不恰到好处,望了望满山遍野的红叶,她微笑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祁山的唇角露出会心的微笑:“谢谢!”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仔细回想着自己和井上靖交往的过程。
丽芙和桑贝贝也和张扬有着一致的看法,桑贝贝道:“祁山那个人没那么容易死,我看整件事都是他预先计划好的,林雪娟被绑架,他明明自己有能力去救,可是却没有出面,而是向你求助,他自己则去了舅舅方知达家里去住。目的是什么?目的还不是为了撇清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
张扬本想说吉人自有天相,可转念一想,这句话好像并不适用于祁山。事实证明,祁山走私贩毒,的确做过很多的坏事,就算他不选择开车投江,落在警方手里,最后也难逃一死。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形势的确非常严峻。
张大官人道:“就是一普通朋友!”
五哥点了点头。
丽芙和桑贝贝同时望向张扬,两人的目光都显得有些诧异,他这会儿指挥若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将军。
丽芙道:“我看老汤找他要得可能是和毒品制造相关的东西,否则不会绑架林雪娟去要挟她,还有一点我想不通,祁山在东江也有相当的势力,为什么他自己不去救人,而要求助于你?”
张扬道:“有没有祁山的下落?”
张扬道:“林雪娟没事,你家人就没事!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林雪娟在哪里了!”
桑贝贝道:“你和这个日本人是怎么认识的?”
丽芙道:“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祁山正在做移民的准备,手中的物业正在逐一转让,如果汤大寿真的做出了绑架林雪娟的事情。一定和祁山的生意有关。”
张扬道:“我相信警方的能力,一定会让整件案和-图-书子大白于天下。”
桑贝贝打了他一巴掌,还不忘小声道:“打在你脸上疼在我心里。”说完驾车离去。
此时的张大官人脸上带着精巧的面具,就算是他自己对着镜子也认不出如今的模样,张扬道:“林雪娟是不是在你手里?”
张扬点了点头:“他说是通过井上靖认识刘往生的。”
祁山走在前面,五哥跟在他的身后,来到庞青山曾经居住的那间房前,祁山指了指门前的那棵歪脖子树:“就在下面!”然后他又指了指一旁生锈的铁锹。
刚刚挖开了土层,他听到祁山道:“老汤给了你多少好处?”
桑贝贝见到元和幸子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顾佳彤,虽然她没有见过顾佳彤本人,可是对顾佳彤的样子却早已牢记在心,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她看不出元和幸子和顾佳彤之间有任何的分别。
警报声让老汤瞬间坐起身来,他走到窗前向下望去,外面传来接二连三的惨呼声,老汤心中暗叫不妙,慌忙去摸枕下的手枪,他的手刚刚摸到枪柄,就听到身后玻璃破碎的声音,一道黑影已经破窗而入。
祁山望着天空中的朝阳:“在我们初次相见的地方。”
桑贝贝怒道:“你陪你的朋友吧!”说完她甩手而去。
张大官人本想说他没那个胆子,可话到唇边却变成了:“连这么点信任都没有还算什么朋友?”
桑贝贝的俏脸之上闪过一丝歉疚。她知道顾佳彤是张扬心中永远的痛楚,虽然她并没有和顾佳彤接触过,可是她也不想让张扬想起这段伤心的往事。
当天下午的时候,警方将祁山沉入江水中的那辆汽车打捞出来,车内并没有人,车窗上是打开的,车内也没有搜查到其他的线索。目前仍然在继续搜寻祁山的下落,根据警方的初步判断,祁山应该凶多吉少了,尸体或许被湍急的水流冲走,想要在滔滔江水中找到一个人,希望极其渺茫。
张扬站在翠庭东郡后方的山坡上,利用望远镜观察着山下的情景,警车已经将老汤的别墅包围,老汤蒙着头被警察从别墅里押了出来。
张扬道:“他妻子美鹤子开了一间居酒屋,过去我常去那边吃饭。”
张扬心中不由得一沉,丽芙的意思很明显,这次的事情很可能让祁山以往的罪行也暴露出来,他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张扬把祁山找自己的消息告诉了她们。
桑贝贝点了点头道:“我想你需要一个搭档!”
祁山笑了:“你说得对,过去的事情无法重来……”
张扬本以为元和幸子近期不会再来中国,两人相识已经很久,但是每次见面,张大官人仍然不禁内心泛起波澜,他微笑道:“幸子什么时候来的?”这厮向来侵略性十足,现在就算有其他人在场也毫不顾忌地对元和幸子直呼其名。
美惠子正在接待朋友,让张大官人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位朋友竟然是元和幸子。
朝阳终于破开了云层,将橘红色的晨光投射到大地上,祁山驾驶着汽车来到码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身穿白底青花和服的美惠子从酒屋内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她显得有些诧异,眨了眨双眸,惊喜道:“张先生!”
桑贝贝笑道:“不如我陪你去!”
张扬看了看周围,低声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张扬笑了笑道:“看来我应该亲自去一趟!许多的疑问,也许只有当面才能解得开。”
老汤听到那边传来女儿开心的声音:“爸,谢谢您让刘叔叔送来的礼物,我好喜欢……”
栾胜文笑道:“怎么可能?我找你来只是为了了解情况,刚才周市长也亲自过来了,因为案情重大,我们会调查近期内所有和祁山有过接触的人,并不是特别针对你,你千万不要多想。”
“方不方便告诉我你们的谈话内容?”
元和幸子道:“心情很好,无需散心!”
两人并肩走向居酒屋。
张大官人身体向后一仰,双掌同时挥出,几乎在同时拍在了两条藏獒的脑门上,只听到呜的一声哀鸣,那两条藏獒已经是一命呜呼。这倒不是张大官人不爱护动物,这种时候那顾得上那么多。
栾胜文笑道:“那倒没有。”
张大官人道:“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接地气。”
桑贝贝道:“一个做烟酒生意的和一个做水产生意的能有什么矛盾?”
老汤摸枪在手转身欲射,对方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然后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