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6章 偷天换日

安德恒从丽芙那里得知安德铭已经被香港警方成功搭救的消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丽芙道:“有没有严国昭和海瑟夫人的下落?”
井上靖指了指前方的咖啡厅:“你在那里下车!”
中岛川太脸上露出稍显紧张的表情:“怎样?”
元和幸子听说顾允知邀请自己前往那边,犹豫了一下,不过她最终还是决定和张扬同往,毕竟别墅被烧毁,她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她突发奇想,要张扬带着自己前往别墅里面看看,或许也不会发生别墅被焚的事情。
桑贝贝道:“如果你们的利益是建立在损害他国利益的基础上,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们在中国的任何行为都是不受我国法律保护的。“
桑贝贝道:“想要查清事实真相,就必须要动用一些手段。”
丽芙道:“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严国昭?”
桑贝贝将一沓照片扔到她的面前,照片中记录着山野雅美和刘往生亲切交谈的画面。桑贝贝道:“你和这个陌生人相谈甚欢。“
安德恒意识到自己的待遇比之前似乎提升了不少,他笑道:“如果你能给我一支雪茄,我会更加感激。”
井上靖道:“我刚才回来的路上,有陌生车辆跟踪。”
桑贝贝惊喜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引蛇出洞!果然好主意!”
汽车行驶到中途,他转身向井上靖点了点头道:“相符!”
元和英明不满地看了她一眼,护士被他凛冽的眼神吓了一条,元和英明低下头留意到山野雅美手上的戒指,那戒指还是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井上靖正想说话,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他妻子美惠子送茶过来。
桑贝贝笑了起来:“真是佩服你翻脸不认人的本事,你不认识刘往生?”
丽芙道:“单凭安家血案这个罪状,你就已经可以判处死刑了。其实有时候知道真相会让人生不如死,我知道你宁愿死也不愿接受现实,安德恒。我最后问你一句话,安德铭是不是还活着?”
武直正野道:“巧得很。我也有事情要和高厅长谈。”
山野雅美的处境显然要比安德恒好的多,虽然同样被国安带来问话,但是国安方面并没有为难她,不但给了她一把舒服的椅子,还给她送上一杯香甜馥郁的咖啡。
丽芙站起身,朝张扬使了个眼色,两人退了出去。
张扬道:“相比元和幸子而言,我更担心那个山野雅美,那女人很不简单,我敢断定她是问题的关键,只有控制住她才能将幕后的山野良友那帮人引出来。”
桑贝贝道:“知不知道这个刘往生是谁?”
桑贝贝道:“我的她的身材差不多,如果伪装她的样子,或许能像个七八成,也就是偏偏和她不熟的外人,真正和她熟悉的人遇到就会穿帮。”
丽芙点了点头道:“可以,我们只是找您过来协助了解情况。说清楚了,您随时都可以走。”
丽芙道:“章碧君或者是她的同伙盯上你已经不止一天了,早在我们国安对你展开行动之前,她就已经将你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他们对安志远下手的初衷并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安志远金盆洗手断了他们的财路,在过去,香港一直都是他们用来洗钱的最大通道,安志远退出之后,他们必须要找到一个新的接班人,本来已经看好了你,但是没想到安老会这么厉害,将你从香港扫地出门。”
山野雅美道:“我不认识啊,昨晚就是寒暄了几句,想不到居然被你们拍了照片,看来你们安插在我身边的特工还真不少。”
丽芙微笑道:“如果山野雅美出了车祸,一个人受伤之后,她的样子多少都会有些改变。”
而在同时,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约见了武直正野。
丽芙道:“为什么要骗你?王展你一定认识,他接近你的目的何在?就是为了挑起安家内讧,王展是个多重间谍,也是章碧君的合作者之一,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两人于是都不再说话,美惠子跪坐在小桌旁,手法熟练地为他们沏好茶,做了个邀请饮用的动作。
武直正野表情凝重道:“高厅,如果安德恒是你所说的罪犯,那么他的供词又有多少可信的成分呢?”
中岛川太道:“张扬武功高强,我们也不止一次策划过对他的行动,可最终都是铩羽而归!”
对面的三楼上,丽芙正通和_图_书过望远镜监视着元和英明的一举一动,她拿起对讲机低声道:“元和英明上了井上靖的汽车,盯住他们,小心一点,别被他们发现。”
丽芙道:“以你伪装技术,装扮成山野雅美的样子应该不难。”
“你多心了,我们的目标是刘往生,不是你!”
高仲和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约见武直正野并非是针对山野雅美的事情做出解释。高仲和道:“武直先生。我这次约你来是想和你交流一下最近频繁出现在东江的突发事件。”
美惠子将茶盏轻轻落下:“张扬是个幌子,他和国安之间应该有合作,昨晚前往和风温泉村,目的就是引开我们的注意力,你有没有留意昨晚他打安德恒的那一拳?”
顾允知因为别墅失火的事情特地从京城返回,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张扬过来见他,同时提出要求,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张扬请元和幸子一同过来。
美惠子道:“对你来说,东江已非久留之地,你还是尽快返回国内,等情况稳定了再说。”
高仲和又道:“昨晚发生在和风温泉村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元和英明在警察的全程监视下探望了正在东江私立医院ICU室观察的山野雅美,望着山野雅美重伤后的惨状,元和英明几乎不忍卒看,他来到床边,伸手握住山野雅美的手臂,轻轻呼唤她的名字,一旁护士提醒他道:“先生,山野小姐还处于麻醉期。”
正当日方副大使武直正野为了山野雅美的事情四处奔走的时候,突然传来山野雅美遭遇车祸的消息,山野雅美是在接受完国安调查之后,返回临汤的途中发生的车祸,她驾驶的一辆白色雷克萨斯和迎面驶来的一辆客货相撞,山野雅美受了重伤,已经被紧急送往东江市立医院,客货车司机也在撞击中受伤,送往医院的中途不治身亡。
桑贝贝道:“什么意思?”她仍然不明白丽芙的意图。
武直正野此时的心情是矛盾而复杂的,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他现在正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国内,还有张扬埋在他身体内的那颗定时炸弹。在处理任何事件的时候,他首先都要掂量轻重,如何才能做到既维护己方的利益,又不至于触怒张扬,这些才是他面临的首要问题。
武直正野微微一怔,他并没有想到高仲和敢公然在自己的面前承认这件事。
武直正野道:“你是说刘往生是安德恒的化名?”
高仲和点了点头道:“安德恒是通缉要犯,此人不但涉及多起刑事案件而且危机国家安全,所以国安局才会介入调查,武直先生,我希望贵国能够针对安德恒如何获得贵国国籍的事情上做出合理解释。”
丽芙却并不贪功:“这么损的招儿是张扬想出来的。”
武直正野当然清楚,这次他前来东江的目的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
井上靖摇了摇头道:“她出了车祸,目前做完手术在东江市立医院的ICU观察,应该是她本人。”
美惠子道:“既然不能为我们所用,就要尽快铲除后患,我绝不允许安德恒的事情重演。”
井上靖道:“不错,如今雅美已经成为他们手中的诱饵,他们的目的就是利用雅美将山野君引出来。”
美惠子冷冷道:“只不过是他们想要推脱责任的借口罢了。”她自己斟了一杯茶,抿了一口道:“从他们对安德恒采取的行动,就不难推测,国安那帮人盯上他已经很久了。”
山野雅美道:“我会针对这件事向贵国外交部提起抗议,你们已经严重损害到了我方利益和名誉。”
张扬从安语晨那里得知安德铭已经被香港警方成功解救,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这个消息也让张大官人松了一口气,他对安德铭虽然没有多少感情,可安德铭对安语晨极为重要。安德铭无恙,安语晨就可以免受一次失去亲人的打击。
井上靖返回居酒屋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里等他,却是他的老友中岛川太。
丽芙道:“章碧君一早就知道真相,正是她和她的同伙将你拖入如今的境地,难道你到现在仍然意识不到是谁害了你?还要为你的仇人做掩护吗?”
武直正野道:“高厅长,我对她的私人感情没有任何的兴趣,我希望高厅能够创造便利,让山和图书野雅美的家人和朋友能够对她进行探视。”
高仲和道:“我们了解到山野小姐和安家的渊源不至于此,大使先生恐怕并不知道,她和安德恒的侄子安达文曾经有过一段私情,正是因为她插足安达文的婚姻,所以才导致了安达文婚姻的破裂。”
顾允知笑了笑,看来他的情绪并没有受到别墅被焚的影响,擦去额头的汗水:“再找一个民国时候的香炉!”
高仲和道:“我有理由相信山野雅美的个人安全仍然受到威胁,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我们已经在东江市立医院部属了最精锐的警力。”
一旁元和幸子却没有说话,望着眼前的废墟呆呆出神,她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汝窑香炉的模样,那香炉是莲花状,三足鼎立,其中一足有所残缺。
顾允知赶紧走了过去,从张扬手里接过那只香炉,激动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只……”虽然经历了一场浩劫,可香炉居然完好无损。
丽芙点了点头:“在安老洗手之前,香港曾经是这帮人洗钱的主要通道。”
此时顾允知刚好转身向她望来,元和幸子慌忙转过脸望向前方的秋霞湖。
顾允知喃喃道:“应该是在这个位置才对!”他躬下身想要搬开水泥横梁,张扬抢上前一步,这种粗活累活自然还是他来干。
张扬叹了口气:“也就是说,安老他……”
武直正野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道:“高厅什么意思?”
张扬终于在废墟堆里找到了那只香炉,惊喜道:“我找到了,找到了,爸,您看是不是这一只?”
安德恒道:“在安家。他和小妖是对我最好的,这两天我仔细想过,本来我就没想要杀他。”
丽芙道:“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情况,章碧君的死和严国昭有着直接的关系,自从章碧君死后,严国昭也突然人间蒸发了。”
高仲和道:“大使先生这么了解山野小姐?”
丽芙道:“对你有那必要吗?你说祁山杀了安德渊,如果没有你的挑唆,祁山又怎么会这么快将弟弟的死锁定在安达文的身上?无论是不是你直接出手,安德渊都是你害死的,是你杀死了自己的哥哥。你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井上靖道:“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中方说车祸是人为制造,制造这场车祸的司机当场死亡,根据他临死前交代,说这件事是受了某个日本人的指使。”
安德恒怒吼道:“你在骗我!”
安德恒道:“海瑟夫人和我一样,由章碧君帮忙伪造死亡,我们和章碧君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络,所有的关系基本上都是通过严国昭进行,要做什么都是严国昭直接向我们下令。”
山野雅美品了口咖啡,目光平静地望着对面的桑贝贝。
元和英明道:“雅美伤得很重,是她……”
中岛川太道:“究竟是什么人向她下手?”
山野雅美道:“我不认识这个人!”
高仲和道:“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山野小姐说她从未见过安德恒,可事实上安德恒却是她昨天晚宴的座上嘉宾,我们花费了一些功夫,找到了刘往生,也就是安德恒的邀请函,根据他自己所说,他和山野小姐认识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彼此还有生意来往,安德恒这个人在香港从事的生意大都见不得光。”
高仲和道:“最近日方犯罪分子在东江动作连连,发生在秋霞湖别墅针对元和幸子的刺杀事件您应该清楚了。”
丽芙道:“安德恒,我们调查薛世纶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但是始终找不到这个人的破绽,单凭你的话,我们还不能将他成功定罪,如果想要对付他,将他彻底击垮,就必须要有更多的证据。”
桑贝贝道:“权利可以赋予遵纪守法的每个人,但是绝不会交给一些别有用心的阴谋家去滥用。刘往生为什么会出现在和风温泉村?是你邀请了他吗?”
井上靖和中岛川太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那名日本人已经准备好了化验分析装置,开始对物品上沾染的血样和毛发纤维进行快速分析化验。
武直正野道:“我想问得就是这件事,高厅,请问山野雅美究竟触犯了贵国的哪条法律?你们要将她带走调查?”他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马上提起车祸事件,而是要循序渐进的提出问题,一步步占据主动。
高仲和摇了摇头道:“你们当和图书然可以探视,但是必须要在警方的全程陪同下。”
桑贝贝收起桌上的照片道:“山野小姐坚持说她不认识刘往生。”
美惠子并没有离开,向来温婉的俏脸之上此时笼上了一层阴冷的杀气:“中方怎么说?”
安德恒的身躯已经开始颤抖。丽芙揭穿的事实已经彻底击垮了他内心的防线:“你骗我!为了问出我背后的那个人。你不惜用这样的谎言欺骗我。”
安德恒皱了皱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思索了一会儿,低声道:“海瑟夫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新加坡嘉盛福利院,我想你们去那里查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安德恒的脸色苍白,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如果丽芙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他从开始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自己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精心计划下,他害死了自己的手足兄弟,害死了这么多的子侄,甚至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将自己的家族搅得四分五裂,安德恒用力摇头:“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的!”
高仲和道:“这并不是一次意外!”
安德恒喃喃道:“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丽芙道:“如果她对有些人真的很重要,她的受伤一定会牵动很多人的注意力,我们将这次的车祸定性为一次谋杀,那么我们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实施保护。”
丽芙笑道:“你想错了。现在山野雅美也在我们的控制中,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井上靖。如果你现在不说,等他们开口的时候,你的话就更加没有价值,我不想跟你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如果你能够帮我抓住幕后真凶,我至少可以保证你不死!”
元和幸子静静站在那里,望着顾允知和张扬两人在废墟上搜索的背影,顾允知毕竟上了年纪,忙碌了一会儿就感到腰酸背疼,他站直了身子,右手握拳,轻轻叩击着自己的腰部,不知为何元和幸子的眼圈忽然红了。
井上靖点了点头,他充满担心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安德恒乱说。”
山野雅美道:“我为什么要骗你,我对这个名字根本毫无印象。你们就是为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而对我采取行动,搅乱了我的晚宴,还将我抓到了这里,让我的温泉村在没开业之前声誉就受到了损害,你们懂不懂得尊重人权?如果你们想抓的人有问题,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作为和风温泉村的主人,我想我应该有最起码的知情权吧?”
山野雅美道:“我并没有违背贵国的法律,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
安德恒抿了抿嘴唇:“我没什么好说的!”
武直正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他大声道:“高厅,你有什么证据说这件事是日本人自己做的?”
武直正野心说你现在是倒打一耙啊。我还没追究你的责任,你已经开始先向我问责了。武直正野道:“高厅。关于此人的事情我会马上督促国内进行调查,我现在想谈的是山野雅美的事情,昨晚她接受调查之后返回临汤的途中发生了车祸,请问现在她的伤情如何?”
井上靖接过他手中的手提袋,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型的探测器,在手提袋四周探查了一下,确信里面没有任何的跟踪装置方才将手提袋递给坐在前方副驾上的人。
井上靖叹了口气:“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武直正野惊声道:“什么人?”
元和英明点了点头,接过了手提袋。元和英明走出病房楼,来到停车场内,径直上了一辆灰色的讴歌轿车,车内等待他的是井上靖,井上靖在他上车之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低声道:“开车!”
张扬知道顾允知酷爱收藏瓷器,虽然他的藏品大都具有瑕疵,可也花费了不少年的心血,那些藏品大都收藏在别墅内,这次因为自己给他带来了这场无妄之灾,那些瓷器多半都毁于这场火灾了。张扬歉然道:“爸,真对不住,这次给您添麻烦了!”
高仲和道:“她在车祸中受了重伤,但是经过紧张的手术,性命已经保住了,不会有生命危险,目前在东江市立医院,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进一步观察她术后的情况。”
丽芙道:“谁都会做错事,但是未必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改正。”
高仲和道:“没证据我会乱说?我干了一辈子的警察,我做事的依据就是证供,武直先生不相信我?那好,如果你有时间我不m.hetushu.com介意给你听一下证人临死前的供词。”
武直正野望着高仲和道:“据我所知山野小姐在国内并没有什么仇人。”
山野雅美道:“那就是说没我事了,我可以走了?”
美惠子道:“如果他来,岂不是正中了那帮人的圈套?”
丽芙接过桑贝贝手中的照片看了看,笑道:“看起来很熟的样子,既然不认识,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晚宴现场?”
此时丽芙推门走了进来,她向桑贝贝笑了笑:“有什么发现?”
井上靖道:“他对香港的情况非常熟悉,对我们还有些价值!”
美惠子道:“有没有觉得元和幸子有些不对头?”
丽芙道:“时机还不够成熟。”她停下脚步向张扬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对了,你盯紧元和幸子,她这次来中国肯定抱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安德恒在两人即将走出铁门的刹那忽然抬起头来:“他在富水港79号鱼排内的渔船船舱内……”
丽芙道:“避免了一件手足相残的惨剧总是好事。”她递给安德恒一杯咖啡。
中岛川太道:“山野雅美受伤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山野君知道,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前来探望。”
山野雅美点了点头:“那好,我走了!”没等她站起身,丽芙已经将暗藏的电击棒抵在她的颈部,蓝色弧光乍现。
丽芙道:“对付薛世纶和安德恒完全不同,对安德恒我们可以不需要证据,但是对薛世纶必须要有充分的证据,即便是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他,但是在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之前,我们仍然不能擅自行动。”
张扬道:“安德恒和山野雅美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说他的一切行为都是薛世纶在背后指使的,那么薛世纶和山野雅美会不会有勾结?”
安德恒抿了口咖啡道:“你的目的我很清楚,无非是想从我这里尽可能的得到情报,等套完了所有的情报,谁会关心我的死活?所以,保留点秘密我还能舒服一些日子。”
山野雅美道:“我是晚宴的主人,对于每个参加晚宴的客人我当然都要表现出我的礼貌和客气,即使是初次见面,你们中国自称礼仪之邦,不会连这最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懂得吧?”
换成过去武直正野在发生这一连串的事件之后,他肯定会摆出气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架势,可现在他不得不冷静,对他来说没有比自己的性命更为重要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毕竟怕死的人才是多数。
安德恒低下头。双目盯着脚下的地面,他刚刚流淌的鲜血如今已经凝结。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快步来到顾允知身边:“爸,您找什么呢?”
武直正野道:“山野雅美车祸发生之后,她的家人和朋友前往医院想要探视,却被警方阻拦在外,高厅可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安德恒真的是安老的亲生儿子?”张大官人的表情充满了疑问。
丽芙道:“既然他们都不肯说,那么只好引蛇出洞了。”
丽芙点了点头,很快让助手拿来了一盒上好的哈瓦那雪茄。
丽芙笑道:“安德恒,你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以为自己一切做得都很巧妙,可是你的手段无论如何高明,都改变不了自己是一个棋子的事实。安德铭的事情也一定是你做的,你是不是已经杀了他?”
丽芙道:“听到自己的亲大哥没事,是不是心里舒服了一些?”
两人驱车抵达的时候,看到顾允知正在瓦砾中清理着什么。
井上靖点了点头,前方司机道:“有三辆车正在交替对我们进行跟踪。”
武直正野道:“高厅的意思是拒绝我们探视?”
美惠子道:“价值?他的存在价值就是被利用。事情做完了就应该尽快消除这个隐患!”
井上靖来到中岛川太对面盘膝坐下。
丽芙向他靠近了一些,张扬附在丽芙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丽芙听完一双美眸瞪得滚圆,随即笑逐颜开:“张扬啊张扬,这么损的招数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山野雅美身躯颤抖了一下就倒了下去晕倒在地。
丽芙道:“如果你能真心合作,一盒都没问题。”
安德恒道:“严国昭和王展一样都属于相当精明的人,像他们这种人是不甘心被人永远利用的,严国昭一方面为章碧君办事,一方面还和日本人有联系,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章碧君之所以被杀,和她自身有关,她一和_图_书直都拒绝和日方合作,我想这才是她遇害的真正原因。”
中岛川太皱了皱眉头:“山野雅美的情况怎么样?”
桑贝贝仍然穿着和风温泉女服务生的工作制服,山野雅美朝她点了点头,唇角露出一丝笑意道:“隐藏的功夫很好!”
高仲和道:“我们抓住了肇事司机,根据他临死的口供,有人雇用他制造了这场车祸。”
桑贝贝目光一亮。
美惠子道:“我早就说过安德恒此人断不可留,为什么你们还要留下他的性命?”
井上靖不屑地笑了一声,将手提袋还给元和英明。
安德恒只是摇头,他感觉自己已经被漫无边际的恐惧包围,这恐惧无所不在地压榨着自己。就要将他压得粉身碎骨。
张扬道:“好不容易才把她控制起来,千万不能将她放回去,我倒是有个办法。”
安德恒点燃雪茄,用力地抽吸了一口,然后仰起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向上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薛世纶!我知道是他,但是他从不出面,一直都是章碧君帮他打点一切,章碧君身边有两个很重要的助手,严国昭和海瑟夫人。”
井上靖和中岛川太全都低着头。两人脸上都露出不安的神情。
离开监护室的时候,一名警察将一个手提袋交给他:“这里是山野雅美出车祸时随身携带的物品,你清点一下。”
就连桑贝贝也没有想到丽芙的出手会如此果断,她惊声道:“真要把她抓起来?会有影响的!”桑贝贝所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山野雅美被他们带来之后,日方已经通过种种途径提出抗议,毕竟山野雅美在中国的记录非常清白,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存在犯罪行为,虽然他们高度怀疑山野雅美有问题,但是在缺少证据的前提下,也不能贸然对她采取行动。
中岛川太恭恭敬敬向她鞠了一躬,低声道:“给您添麻烦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以为一个亲手害死自己父亲和弟兄的人,还会在乎自己的生命吗?”安德恒的头发又白了不少,仅仅是几天的功夫,他已经像个老人。
安德恒道:“我不知道,从来都是他找我,章碧君死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络。至于我出手对付安家,是薛世纶找我,如果不是因为章碧君死亡,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是不可能和我主动联络的。他认为章碧君的死和安达文有关,在对付安家这方面,我们有共同的想法。”说到这里他恨得牙关发痒,自己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地步全都拜薛世纶所赐。
丽芙道:“可是现在我们并没有确实的证据,不可能长时间将她扣留。”
元和幸子的目光落在那只香炉上,青瓷香炉呈莲花形状,鼎立的三足之中,有一只少许残缺,她用力咬了咬嘴唇,转过身去默默走向秋霞湖,转身的刹那泪水无声滑落。
丽芙道:“有些事根本不用你说,你背后的策划者就是薛世纶,在章碧君被杀的事情上,他始终认为安达文有着脱不开的干系,所以他才会利用你对付安达文,因为没有人比你更恨安家,也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安家。”她停顿了一下:“你真的很不幸!”
高仲和道:“山野雅美并没有触犯我国法律,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昨晚并非是我们警方布置的行动。昨晚的行动由国安局指挥,在晚宴现场抓获了化名刘往生的日籍华人,他的真实姓名叫安德恒,与发生在中国两岸三地的多起犯罪案件有关,国安请山野雅美去办公地点,只是为了协助调查。”
安德恒低声道:“给我一支烟!”
山野雅美道:“我可以走了吗?”
丽芙道:“既然山野小姐可以确定不认识刘往生,看来这件事就是一个误会。”
张扬道:“安德恒的心理防线已经松动了,他有可能转化为我们的污点证人!”
顾允知直起身来,揉了揉腰,此时元和幸子也来到他的身边,递给他一张纸巾。
高仲和道:“日本人,这是一起日本人的内部仇杀!”
元和英明在床前停留了十分钟,警察就开始催促他离开。
美惠子道:“张扬这个人不能再留,他惹出的事情实在太多。”
山野雅美反击道:“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也一样不请自来。”
元和英明打开手提袋,看到里面沾满血迹的物品,他心中一阵难过,迅速合拢,右手抵住自己的口鼻,竭力控制自己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