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9章 炎凉

楚嫣然握住他的大手,将他的手背贴在自己的俏脸上轻轻摩挲着:“张扬,我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酝酿已久的那颗泪水方才顺着她雪白的面颊缓缓滑落。
赵永福整个人已经被彻底击垮,他摇摇晃晃走向自己的房间:“我不相信……”
赵国强因为父亲对薛世纶的描述而想到了自己,如果是自己处在那样的时代,自己会不会表现的像薛世纶一样顽强?
顾允知道:“据我所知,你用掉的那笔钱,你是没有能力偿还的,薛老不会帮你,你根本不敢让他知道,因为你明白,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
赵永福道:“我到现在都记得薛世纶离去时候的怨毒目光,他跟我说,会牢牢记住我拒绝他的日子。我记得当时,我将我所有的积蓄一千块交给他的时候,被他一巴掌打飞,他让我不要侮辱他!”
“钱是国家的,不是我的,你退还并不代表可以补偿你所有的过失,并不代表可以否定你因为贪婪犯罪的初衷!事情哪怕过去再多的时间,你也不能否认曾经发生的事实!”顾允知的话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声音中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力。
薛世纶走到顾允知的面前,并没有马上邀请他进去坐,而是笑了一声,他的笑声非常响亮,甚至于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笑声是费尽了怎样的努力方才突破顾允知给自己造成的无形压力。
于子良微笑道:“不怪你,每个人都有控制不住自己感情的时候,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正是我想说的。”
楚嫣然并不是不想问,她是不敢问,这一路赶来。她没有一刻敢闭上双眼,在见到张扬之前,她不敢询问有关于他任何的消息,因为楚嫣然担心自己会因为受不了刺激会随时倒下。
赵国强接过照片,看了一会儿,低声道:“顾允知书记,薛世纶?”
赵国强道:“我们正在追查王均瑶的下落,耿千秋和王均瑶同为洗钱集团的成员,耿千秋在集团之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
左晓晴跑出门外趴在墙角处无声啜泣,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转身望去却是于子良跟了出来,他将一张纸巾递给左晓晴。
赵永福道:“大概是75年吧,那时候薛老已经平反,重新担任要职,薛世纶来到大沽县没多久,我和薛世纶在上学的时候就认识,我高他两届,知道这个人很聪明很能干,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出风头,但是他很听薛老的话,在那场浩劫中,很多子弟都忙着和落难的家人划清了界限,但是薛世纶没有,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坚称自己的父亲是最优秀的共产党员,马列主义最坚定的维护者,你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场浩劫。你不会懂得。一个人昨天还在天堂。今天就已经沦落地狱。”
赵国强道:“杀害国梁,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嫁祸给张扬,爸,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这么恨你?”
赵永福道:“那件事发生后不久,他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又干了一个月,后来就主动辞职了,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可我知道他辞职的事情肯定和那三万块有关,那个窟窿是必须要补上的,如果补不上,他就会进监狱,我想一定有其他人帮助了他。”
赵永福深深吸了一口气:“进来吧!”此时的赵永福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顾允知道:“元和幸子就是佳彤!”
顾允知却道:“你站住,我今天从东江飞到这里,然后过来找你,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
顾允知的表情始终不为所动,他轻声道:“我不想多说什么,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让薛老蒙羞。不要让自己的家门蒙尘!”
赵国强道:“再高明的犯罪也存在破绽,我相信他距离暴露的时间已经不久了。”他停顿了一下道:“爸,我想你或许应该和顾书记见个面,沟通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他对这件事的了解应该比您更加深入。”
提起这件事,于子良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转身看了看监护室的方向,低声道:“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我没必要瞒你,我对张扬目前的状况束手无策,刚才我说了一些话,你并没有听到,我们没有办法并不代表着张扬就没有康复的希望,也许张扬的状况已经超出了我们认知的范畴,你和我一样清楚张扬拥有着很多不同于寻常人的本领。我虽hetushu.com然没有目睹爆炸现场,可是通过刚才高厅长的描述,我也了解到,任何人在那样的状况下都会灰飞烟灭,但是张扬和元和幸子仍然完完整整的存留下来,爆炸的威力既然不能撕毁他们的身体,无法夺去他们的生命,他们就有康复的机会,一定有!所以我们做得就是给他支持,你相不相信张扬能够醒来?”
过了许久,赵永福终于平静了一些,他站起身,来到自己的保险柜前,打开了保险柜,从底层取出一本影集,哆哆嗦嗦地翻开了,一张照片从中飘落下来,他捡起那张照片,照片是一张三人合影。最左边的是他,右边的那个是薛世纶。
顾允知道:“有人活了一辈子,却不知道道德为何物。”
顾允知依然没笑,古井不波的目光淡漠地望着他的脸。
赵国强不由得惊呼了一声,这件事的发展的确有些峰回路转,以顾允知和薛老之间的关系,他本不应该投出这张否决票的。
赵永福喃喃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赵永福抬起头,看到了大儿子赵国强。
敲门声打断了赵永福的沉思,赵国强因为担心父亲,跟着来到了他的房间门外。
赵国强没有打扰父亲的回忆。
墙倒众人推,这段时间赵永福想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一句话,除了配合纪委调查,这段时间赵永福深居简出,他甚至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耿千秋的事情,如今他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就算他还关心耿千秋,可是他已经有心无力了。
薛世纶点了点头:“我倒忘了,允知兄在外面一直都宣称我父亲是你的恩师。”
薛世纶伸出手去,看似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允知兄,你好久不来了!”
薛世纶近乎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他的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允知道:“我现在虽然只是一介草民,但是只要我愿意。我仍然可以让你在这里无立锥之地,不信,你只管试试看。”顾允知走了,走得很潇洒,很坦然,薛世纶望着他的背影,用力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的身体明显在颤抖着,他认为自己是愤怒所致,可他又明白,其中一定包含着恐惧的成分。
楚嫣然在当天傍晚抵达了东江,下飞机之后,片刻不停地来到了医院。
自从和耿千秋当年的私情东窗事发之后,赵永福整个人就颓废了。中纪委对他和耿千秋的关系进行了深入调查,虽然赵永福在经济上能够说得清楚,但是他和耿千秋的私情已经严重伤害到岳父一家的感情,江老已经明确表示要和这个背信弃义的女婿断绝一切关系。
赵国强道:“张扬出事了,他和元和幸子在东江被人埋下的炸弹炸伤,元和幸子已经去世,张扬仍然在抢救之中,省厅让我回去负责这件案子。”
大门缓缓打开,薛世纶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从小楼内走出,看到外面的顾允知,他露出一丝笑容,可笑容刚刚浮现,就僵在脸上,因为他感到了一种让人窒息的压抑味道,这感觉开始让他不安。
赵永福喝了口茶,继续道:“人就是这么奇怪,当一个人处于逆境的时候,他或许可以保持单纯的心性,百折不挠,可是一旦人渡过逆境进入得意阶段,却是人生最容易翻船的时候。成绩和荣誉让薛世纶有些飘飘然,他甚至在公开场合指责顾允知的保守,在当年的党代会上,大家都以为薛世纶进入凉北市常委层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事情的发展却让人大跌眼镜。顾允知利用他的权力将这件事一票否决了!”
赵国强推门走入房内,看到父亲无恙,这才放下心来。赵永福将那张照片递给了儿子。
楚嫣然表现出的镇定和坚强远远超出每个人的想像,抵达医院之后,她并没有先去探视张扬,而是先选择去了徐立华那里,安慰了自己未来的婆婆,宋怀明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女儿长大了。
顾允知道:“这起炸弹案已经初步查明和日本人有关。”
顾允知道:“的确有好长时间不见了。”
薛世纶道:“你没资格教训我!”
赵永福道:“真正毁掉他未来的是自己!”
赵国强道:“爸,耿千秋今天已经亲口承认了,国梁的事情她早就知情,那件事是她的姐姐王均瑶干的!她也参与了那件事。”
赵永福的手缓缓落了下去,赚成拳头,然后他狠狠砸在自己hetushu•com的心口,一下又一下,他的嘴张得很大,可是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顾允知道:“回首当年,知不知道我怎样想?”
薛世纶道:“你以为这一切和我有关吗?按照你的逻辑,我恨你,我要对付你的女儿,可我为什么要让她活着?为什么要让她成为元和幸子?你不觉得你所说的这一切实在太过天方夜谭了吗?这样天真的想法居然会发生在你的身上?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真的老糊涂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很欣慰能听到你说出朋友这个字眼,这至少证明,你还曾经把我当成过朋友。”
薛世纶怒视顾允知:“你毁了我的前程,毁了我的未来!”
赵永福似乎被玻璃的碎裂声惊住了,他转向儿子,猛然举起了手掌。
宋怀明和柳玉莹站在窗外,望着里面的情景,宋怀明的眼眶湿润了,柳玉莹扭过头去,将额头抵在宋怀明的肩上低声啜泣起来。
左晓晴道:“张扬他还有没有康复的机会?”
赵国强道:“爸,我过来并不是为了管你,我是为了跟你说一声,我要走了!”
赵国强道:“这个人的心胸很有些问题。”
柳玉莹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担忧之色,她握住嫣然的另外一只手,轻声道:“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到这里,她马上感觉到丈夫充满责怪的目光,柳玉莹咬了咬嘴唇,她明白丈夫是想她保持沉默。这种时候,或许沉默才是最好的安慰。
宋怀明和柳玉莹夫妇二人专程前往机场接她。宋怀明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宝贝女儿。他知道张扬在女儿心目中的位置。甚至比起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都要重要。楚嫣然下机后只是和他们打了声招呼,除此以外什么话都没说过,她的表情虽然强装镇定,可是宋怀明握住女儿的手时,马上发现,早已丧失了正常的温度。
赵国强抱着父亲:“其实您早就猜到了,您猜到了!”
赵永福摇了摇头道:“你别管我!我不要你管我!”
赵永福道:“张扬……死了?”
顾允知道:“中国人讲究忠信孝悌礼义廉耻,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薛老永远是我的恩师,可能在他的心中,我这个学生还不够出色,但是我相信,他不会以我为耻,他是你的父亲,想必你从他的身上学到的东西应该比我多得多!”
顾允知淡然道:“薛老在世的时候,我已经退休了!”无官一身轻,顾允知不会因为别人的权势而低头,更不会因为别人的失势而选择疏远,他深信公道自在人心。
“三万块!”
薛世纶内心剧震,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番话最早并不是出自顾允知,而是他的父亲薛老生前对他们的谆谆教诲。
赵国强充满担心地望着父亲,他心中不免有些后悔,早知道真相如此残酷,就不应该告诉父亲。
顾允知道:“我不是个合格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在你犯了错的时候,不应该选择帮你掩盖事实的真相。而是要教会你面对错误。那个借给你钱的人。帮你堵上这个漏洞的人,你或许至今还对他心存感激,可是在我看来,他也算不上你的朋友,他的行为绝非是雪中送炭,而是让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至今你都没有认清自己的错误。”
“既然已经查到,那为什么不去抓他们?为什么不去为你的女儿报仇?喔对了,张扬好像也是你名义上的女婿吧,难怪你会表现得如此伤心。节哀顺变啊,你年龄这么大了,真得不能太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固然可怜,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还有谁能为他们伸冤?还有谁能为他们出头?”
赵国强道:“我和张扬曾经探讨过这件事,按照你们的说法,薛世纶这个人的报复心很强,他会不会始终将这段仇恨记在心里,国梁的死,顾佳彤的死,这两件事的背后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赵永福宛如一头雄狮般挣扎着,可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趴在儿子的肩头,宛如孩童般哭出声来:“不……不……国强,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全都不是真的……”
薛世纶怒吼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顾允知道:“我不记得了!”他仍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赵永福端起红酒,望着酒杯,朦胧的醉眼似乎看到了儿子赵国梁,最近不知是什么了,无论白天黑夜,只要他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这个离世多年的hetushu•com小儿子朝自己微笑着,每每想到他,赵永福的内心就刀割般疼痛。
赵国强摇了摇头,他在父亲身边坐了下来:“爸,您不要再喝了,这样下去身体就完了。”
薛世纶道:“正是从你身上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朋友其实是用来出卖的。”
顾允知淡然笑道:“人说复杂有时候非常的复杂,说简单却又非常的简单,在乎你怎么看,我始终认为,在判断一个人一件事之前,首先要将自己的心态摆正,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认清的人,是无权对他人做出评判的。”
赵永福伸手想去抢夺儿子手中的酒杯,赵国强愤怒地扬起酒杯,狠狠扔在了地上,酒杯碎裂,酒浆洒了一地,殷红如同鲜血。
赵国强虽然猜到他们过去曾经认识,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亲密。
“爸,爸!”赵国强热泪盈眶,他冲上去紧紧抱住了父亲的身躯。
赵国强道:“爸,也许这件事就是薛世纶仇恨你和顾允知的根源,他找你借钱被拒绝,他的辞职应该是迫于顾书记的压力。所以他认为是顾书记毁掉了他的整治前程,毁掉了他的未来。”
顾允知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当年你的确做错了,我也错了,如果我将你所有的错误全都汇报上去,等待你的不止是辞职。”
赵永福整个人宛如泥塑般静止在那里,忽然他一把抢过几上的红酒,扬起脖子咕嘟咕嘟灌了几口,红酒剩下的原本就不多,很快就被他喝了个干干净净,赵永福摇晃了一下酒瓶:“去给我拿瓶酒……”
赵永福艰难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坐在床上,一双大手捂住头颅,拼命撕扯着自己花白的头发,他希望这种自虐带来的疼痛能够减轻心头的痛苦,但事实证明,他的做法只是徒劳。
赵国强点了点头,父亲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如果他将那笔钱借给了薛世纶,恐怕就没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
他渐渐习惯了用酒精麻醉自己,端起酒杯一口气将酒水灌了下去。放下酒杯,拿起酒瓶正准备再倒满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酒瓶,阻止了他的动作。
薛伟童驾车回来的时候,刚巧看到顾允知离去的情景,她不知发生了什么,驱车来到父亲的身边,停下车,推门走了下去:“爸,我马上要去东江,听说张扬不行了……”
薛世纶在这通发泄之后,却又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抿了抿嘴唇:“我……我有些不舒服……”他转身快步离去。
薛世纶停下脚步:“相信你不是为了我!”
薛世纶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无论她是谁,我都不感兴趣,我和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集,如果硬要说有,那么就是因为你。”
薛世纶将自己的手从顾允知的肩头拿开,摇了摇头道:“不单是你,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如果老爷子还在世的话,也许还会有人记起。”薛世纶在阐述一个事实,人走茶凉,父亲走后,薛家的政治光芒随之黯淡了下去,在中国,钱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地位,想让别人尊敬你,必须要拥有权力。
薛世纶转过身去,他的表情没有吃惊,反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想要我同情你安慰你?对不起,你找错人了。难道你以为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薛世纶在你眼中早就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还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我为什么要做?给我一个理由,拿出你所谓的证据,如果你真的有证据,只管找人把我抓起来。”
赵永福道:“提醒他的不仅是我,顾允知也给了他不少的忠告,因为薛老是顾允知的恩师,所以他对薛世纶也非常照顾。其实如果薛世纶按照那时的势头稳妥地发展下去,那么他现在在政治上的成就绝对不会次于我们这帮人,在那时候,他就已经表现出经济管理方面的专长,大沽县在他的治理下,当年经济总收入就翻了两番,从凉北倒数第一的贫困县,一跃成为了辖县中的领头羊,他的能力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当时已经拥有了很高的呼声,让他进入凉北市常委。”
“爸!”薛伟童的双目中充满着不可思议的目光。
薛世纶道:“一直都是这样,你一直都习惯于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圣人!”
薛世纶望着他。
赵永福一步步走向楼梯,来到楼梯的入口处,他抓住扶手,只有依靠这样的动作,他才不至于和*图*书倒下:“你走,让我冷静一下,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顾允知道:“佳彤回来了,可是她又离开了我,有人在她的寓所中布下了11颗烈性炸弹,非要将她和张扬置于死地。”
薛世纶的心中开始感觉到躁动和愤怒,他讨厌顾允知此时的目光,这目光充满了居高临下的气势。
赵永福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他挣脱开儿子的怀抱,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
赵永福道:“因为那件事薛世纶和顾允知之间发生了一场冲突,具体冲突的内情外界并不清楚,只是从那件事过后薛世纶似乎低调了许多,但是他并没有因为那次的挫折消沉下去,推进大沽的改革,如果论到中国改革的先行人物,薛世纶肯定能够算得上其中之一。大概在他落选常委半年之后,突然有一天他找到了我。”赵永福下意识地攥紧了茶杯。
赵国强道:“她一直都恨你,认为是你害她失去了那个孩子。”
于子良微笑道:“只要心中充满希望,机会就永远都在。”
薛世纶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出卖朋友!”
顾允知并没有因为薛世纶的刺激而愤怒,他的平静远远超出了薛世纶的预期,顾允知道:“人可以不孝,可以不义,但是不可以不忠,一个人无论抱有怎样的目的,无论出于怎样的理由,都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爱国是一个人立世的根本,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他根本就不配为人,就更谈不上其他。”
几位专家出现在出现在监护室前,这次楚嫣然乘坐私人飞机飞来,和她同来的还有她专程从美国请来的脑科专家,这并不是因为她对于子良的医疗水平不放心,而是她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救治张扬的机会。
顾允知静静站在那里,他的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愤怒,望着薛世纶,就像看着一个路人,目光中表达出的不是陌生,而是淡漠。
顾允知道:“我不是圣人,所以我才会犯错,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没有人可以例外!”
薛世纶大声道:“我将所有的钱都退还给了你,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你还老抓住不放?”
楚嫣然擦去眼泪:“你不会死,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我知道你总是喜欢骗我,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你就是一个混蛋,彻彻底底的混蛋,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你,你不能死,不可以扔下我,人不可以那么不负责任……张扬,醒过来,你醒过来……”
左晓晴道:“对不起于教授!”
赵永福道:“如果他真的是幕后真凶,就算是拼掉我的这条性命,我也不会饶他!”
顾允知道:“我虽然帮你弥补了错误,但是我当时顾及或许会影响到薛老的面子,我在处理问题上选择了避重就轻。薛老后来曾经问过我当年的事情,你敢不敢拍着胸脯说,当年的那笔钱你全都是用于投资,没有一分一毫花在自己的身上?”
赵永福点了点头道:“这张照片有二十多年了,那时候顾允知担任凉北市委书记,薛世纶担任大沽县县委书记,我当时担任凉北钢铁厂厂长,我和薛世纶都是顾书记的下属。”
赵永福道:“我不喝酒,我能干什么?爸已经退下来了,爸是时候该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了,再不用在人前伪装,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喝酒我就喝……”他想端起酒杯,却被赵国强率先抢了过去。
顾允知道:“知不知道薛老这一生中最看重的是什么?”
薛世纶摇了摇头,不知他究竟是要表达不知道,还是想表达不感兴趣。
顾允知道:“这些话,可能你已经忘了吧?我没忘。”
楚嫣然最后才去了监护室,应她的要求,只有她一个人进入了监护室,楚嫣然换上隔离服,来到床边,床上的张扬表现出平时少有的沉静,他的样子和过去并没有什么变化,可始终闭着双眼。
赵永福道:“因为薛老的缘故,薛世纶经历过退学,下乡,改造,一切你们这些年轻人无法想像的苦难他几乎都遭遇了,如果他肯检举自己的父亲,愿意和薛老划清界限的话,他原不必受到这么多的折磨。但是他在这一点上很坚持,就算是死也不愿说薛老的一个不字,他的倔强和顽强也赢得了不少人的尊敬。”
赵国强默默为父亲泡了一杯茶,送到他的手中。
www.hetushu.com顾允知道:“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已经知道佳彤就是元和幸子。是什么人在尼亚加拉河对她下手,我一直以为她死了,可是她却被人变成了元和幸子,成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日本人!”
张大官人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赵国强已经意识到父亲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一声不坑地望着父亲。
赵永福怒道:“连你也要管我?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薛世纶道:“我记得咱们最近一次见面还是老爷子做寿那一天。”
薛世纶道:“我想咱们没必要谈下去了!”他转过身去。
薛世纶从未想过在父亲死后,顾允知还会主动登门造访,听保姆说出顾允知的名字,他足足愣了十秒钟,方才道:“请他进来。”说完之后,却又马上否定了自己刚才的话:“还是我去接他!”
薛世纶点了点头:“很好,你还是过去那样,始终没变,喜欢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薛世纶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了,顾允知今天登门难道就是为了教训自己?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打错算盘了,薛世纶冷冷道:“你还是那么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话为什么不当面说清楚,非要采用这样的方式,是要显得自己莫测高深吗?”
赵永福道:“薛老在六七十年代经历了无数沉浮,但是他以坚韧不拔的意志挺了过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坚强意志是多数人都比不上的。七十年代中期,薛老的冤情得到了洗清,重新被委以重任,薛世纶的人生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他在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就被拍到了大沽县,在大沽县委秘书长的位置上干了两个月。就升任副县长,当年破格提升为县长,第二年秋就已经担任了大沽县委书记,这不仅仅因为薛老的影响力而蒙受照顾,和他超强的个人能力也有着分不开的。但是薛世纶的缺点也非常明显,他做事好大喜功,作为朋友我曾经奉劝过他,做事必须要稳扎稳打,不可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他回答我说,他已经荒废了太多时光,所以他要抓紧一切时间一切可能的机会,他要将失去的一切追赶回来。”
赵永福愣了一下:“走?去哪里?”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大了,有自己的事业,好,好,是该回去了。”
赵永福以病假的名义从泰鸿集团的一把手位置上退了下来,组织上没有任何的挽留,虽然赵永福的最好时光还有两年,虽然他在执掌泰鸿大权期间带着这个企业真正实现发展和腾飞成为国内钢铁的龙头,但是这一刻没有人为他说话,甚至没有人愿意说他的一句好话。
赵永福道:“如今三万块肯定算不了什么,可是在那个时代,在我们普遍工资还是三四十块的时候,三万块是一个家庭穷其一生都无法实现的目标,那时候国内还没有万元户的说法,我们钢铁厂的年利润还不到十万块。三万块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我当时拿不出这笔钱,企业的账上有钱,但是我要是挪用这笔钱,那就是挪用公款,我承认当时的确犹豫过,毕竟我和薛世纶这么多年的交情,但是我也得为自己的前程着想,虽然他信誓旦旦地说,只用一周,但是我深思熟虑之后仍然拒绝了他。”
薛世纶道:“你的话说完了?”
赵永福道:“他找我借钱,让我转一笔三万块的款子给他。”
赵国强望着父亲,目光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所有人都在关注张扬伤情的时候。顾允知却悄然离开了东江,回到了刚刚离开不久的京城,他的目的地是薛家。
薛世纶怒吼道:“我不需要你来指点!”
徐立华显然也在极力地克制,可眼泪仍然忍不住地流。
“别喝了!爸,你能不能清醒点听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逃避了!”
左晓晴含泪点头道:“一定能!”
赵永福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中间一人的脸上,那是正值壮年的顾允知,照片中的自己和薛世纶正当年轻,风华正茂。背景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赵永福呆呆望着那张照片,想起了过去的种种。
顾允知穿着藏蓝色的中山装,站在薛家的大门外,深秋的景色总会让人感觉出几分萧瑟的味道,顾允知想起了薛老生前,想起了自己过去和薛老相处的种种情景,睹物伤情,他感觉到薛家似乎也随着薛老的离去进入家族的深秋了,深秋到了,接下来会不会是隆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