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85章 烟花灿烂

柳生纯一郎却开口道:“山野先生,犬子柳生义夫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我们柳生家对蛟龙会一直忠心耿耿,至少要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当初我们入会之时,曾经在龙王面前起誓,我们忠于蛟龙会,誓死维护蛟龙会的利益,但是组织是不是应该以同样的真诚对待我们?”
服部苍山道:“今日出席公投的共有十五人,对山野良友先生继续担任首领一事进行表决。超过半数。代表山野先生连任成功。如果没有达到半数,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将从现场的其他人中选出新一任的领袖,现在请举手!”
一只烟火直冲夜空,在尽头炸响,东京的上空绽放出一朵绚烂无比的烟花。
美惠子站在拱桥之上,手中的刀仍然保持着挥下的动作,一具无头尸首在她的面前缓缓倒下,她的目光充满着阴森的杀机:“一个不留!”
顾佳彤道:“你这句话是不是等于已经承认,我在东江明康路32号寓所经历的那场爆炸就是来自于你的计划?你还记不记得组织的原则,就算我违背了组织的规定,也要经过公开审判对我定罪,而不是像你这样对自己人阴谋暗杀!”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你说!”
柳丹晨摇了摇头,美眸含泪道:“拿开你的脏手!”她一步步向断桥走去,心中默默念道:“张扬,我来了,我和你永远在一起,我们一家永远也不会分开……”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柳丹晨展开双臂从断桥之上一跃而下,就在此时,一只有力的臂膀伸了出去,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柳丹晨,柳丹晨的娇躯在半空中荡动,她睁开双眸,看到张扬一手抓住断桥的残端,一手抓住她的手臂,英俊的面庞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孩儿他娘,咱不带这么玩儿的!”
美惠子扬起冲锋枪,却发现枪内已经没有子弹,她掏出手枪,一手抓住舱门,一手瞄准下方射击。
顾佳彤道:“蛟龙会的宗旨是龙腾四海,光耀亚洲!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本国的利益,从有蛟龙会的历史开始,我们也一直都是这样去做,可是最近我却感到迷惘了。”
一支烟花从地面升腾而起,一直升到尽头,就在张扬和柳丹晨的身边绽放,张扬将柳丹晨拉了上来,紧紧拥入自己的怀中,此时的夜空烟火如此绚丽如此灿烂!
顾佳彤道:“你应该最明白才对!如果我就这样死了。恐怕有些事大家永远都不会明白,我这次前来,只是为了把一些事说清楚,每个人都会死,但至少要落个明白。”
现场的与会者显然已经开始动摇,又有人道:“山野先生,中国内地发生的一些事情的确不解,我们在北港原本拥有着巨大的利益,因为您对薛世纶的出手,而让组织让我们自身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请问谁会为这些损失负责?”
萧国成皱了皱眉头,他开始觉得顾佳彤此次有些来者不善。
元和家族刚刚被指定的继承人元和英明就在顾佳彤右侧不远的地方跪坐着,自从顾佳彤走入大厅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中就闪现出无限怨毒,任何人在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时都会失去镇定,元和幸子被宣布死亡不久,家族也是刚刚决定将执掌元和家族的大权交给元和英明,今晚原本是正式宣布的日子,却想不到元和幸子却又离奇的死而复生,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萧国成表现的居然很有风度,他和顾佳彤握了握手道:“恭喜你,元和夫人!”握手的刹那,他死死盯住顾佳彤的双眸,试图最后唤醒在她脑中的蛊毒禁制,可结果仍然是让他失望的。
萧国成点了点头,他盯住顾佳彤的双目,他明白,自己对眼前的元和幸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这也让他深感迷惑,明明他在顾佳彤的体内种下蛊毒,可为什么会突然失效?难道感情当真可以战胜蛊术?顾佳彤如此?连自己最钟爱的弟子柳丹晨也是如此。
顾佳彤环视众人道:“诸位还记得蛟龙会的宗旨吗?”
萧国成虽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公投中败给异军突起的顾佳彤,但是他也早已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一旦出现变故,就将所有元老尽数杀掉。
萧国成踏上直升飞机,机场内柳丹晨被捆绑着坐在那里,萧国成朝她点了点头,他的行事风格一贯如此,总会留m.hetushu.com有一张王牌在手,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当初他之所以将柳丹晨带来日本,不仅仅是出于对她的疼爱,其实是从骨子里出于对张扬的恐惧,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张扬会这么容易死去,现在一切果然验证了。
几十名黑衣忍者从B座涌向拱形天桥,试图冲向对侧的大厦。
两名忍者一前一后向柳生纯一郎攻击而去,柳生纯一郎身躯向右侧一闪,手臂张开,两柄锋利的长刀从他手臂和身体的间隙穿插而过,柳生纯一郎随之手臂收紧,夹住刀锋,一拳砸在前方的忍者面部,然后左脚抬起,向后狠狠踹中身后那名忍者的下阴,一拳一脚两名忍者立时毙命。
顾佳彤平静道:“今晚是公投之夜,我相信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什么人一心为了个人私利打算,置整个组织的利益安危于不顾,大家一定看得清清楚楚。”
萧国成拖着柳丹晨向B座大厦后退,他们刚刚退出一段距离,直升机就发生了爆炸,威力巨大的气浪将萧国成和柳丹晨掀翻在地,柳丹晨在这次的撞击下苏醒过来。连接AB两座大厦的拱形天桥在爆炸中断裂,直升飞机和钢结构的残骸在燃烧中坠落下去。
萧国成道:“今天是我们蛟龙会公投选举的日子,在公投之前,我先还有几件事要宣布。”他的目光向顾佳彤望去:“第一件事就是关于元和集团的未来发展。”
现场鸦雀无声,过了好半天方才有一个人举起手来,萧国成的脸色变了,他没有想到顾佳彤的这番话会在现场起到这么大的分化作用,自己在组织内部的威信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终于又有一个人举起手来,最终只有这两个人举手。距离规定的半数还差的太远。
顾佳彤起身来到萧国成的位置坐下,萧国成和她互换了位置。
直升机驾驶员慌忙操纵直升机完成了一个倾斜的动作,试图将张扬从直升飞机之上甩下去。
黑衣男子选择的落点无比精确,正在拱桥的最顶端,一个回旋劈斩,从眼前忍者的颈部切过,那名忍者顿时变成了一具无头尸首,鲜血从他断裂的脖子里喷射出来。
顾佳彤道:“有何过分?我并没有质疑您身份的意思,但是我始终认为,在蛟龙堂内,每个人都不应该拥有太多的秘密,包括您在内,你从小在薛家长大,你和薛世纶以兄弟相称,大家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付薛家?难道真得只是为了组织的利益,大日本的利益?当年你的父亲被薛世纶的父亲所杀,可是他同时又是你的养父,将你抚养成人,我不知道你对这个养父究竟作何感想,如果你恨他,你本有无数次的机会杀死他,可是你始终没有,你却对薛世纶这个兄弟恨之入骨,大家以为这是不是非常的奇怪?”
他献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顾佳彤打断:“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元和集团说话?”
顾佳彤道:“你的私人恩怨却动用了组织的力量,又怎能无关?你步步紧逼,将薛世纶逼入绝境,其原因只有一个,薛世纶曾经抢走了你深爱的女人,你因此而记恨在心,所以才对他不停报复,为此你不惜动用组织力量铲除章碧君,你不惜向国安举报薛世纶的犯罪事实,全然不顾组织在中国内地的利益,给元和集团造成重大损失的,给组织造成那么多伤亡的不是别人,就是你!”
驾驶直升飞机的金发女郎正是丽芙,她将直升飞机尽量降低,距离拱形天桥大约还有十米的时候,张大官人率先腾空飞出,在空中一个连续转体,落地之时一刀劈落,将面前的一名日本武士从中劈成两半。
桑贝贝双眸紧闭,心中黯然,张扬我这就可以见到你了!
“美惠子……”萧国成近乎疯狂地惨叫着,他举起手枪冲上去,对着下方疯狂射击。
桑贝贝感到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然后听到那个梦萦魂绕的声音道:“丫头,没事吧?”
顾佳彤道:“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信任,在此,我有肺腑之言,蛟龙会存在了数百年,这一古老的组织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和组织本身的公平公正有关,也和领导人的胸襟和眼光有关,我们必须随着时代而改变,历史证明,任何逆势而行的作为www•hetushu.com,最终都是自取灭亡。我们的宗旨是什么?龙腾四海,光耀亚洲!所谓的光耀并非是以占领为目的,时代已经不同,早已脱离了用武力证明实力的年代,蛟龙会想要存活想要发展,就必须适应这一时代。放眼当今世界,又有哪个国家不在埋头发展经济,日本二十世纪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当初的远征军,发动的一次次的战争给日本带来了什么?财富还是强大?”顾佳彤摇了摇头:“都没有,我们得到的只是无可计数的尸体,数之不尽的孤儿寡母,我们剩下的只是一片被核弹烧焦的废土,如果侵略和战争可以富强,为什么没有在我们先祖的身上得到验证?”
萧国成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怒道:“元和幸子,你太过分了!”
张大官人大步冲上直升机坪,此时直升机已经开始起飞,上升到十米左右的高度,柳生义夫紧随张扬的身后赶到。两人全都明白如果让萧国成就此逃离,恐怕以后再想抓住他难于登天。
桑贝贝和元和幸子两人相互照应,她们终究还是低估了萧国成的阴狠和凶残。
萧国成似乎从接连发出的两声惊呼觉察到了什么,他举起手枪走向断桥的边缘,看到下面的情景,举起了手枪。
张扬没有被从机身上甩落,可萧国成却因为这突然的倾斜失去了平衡,他坐倒在机舱内,手中的枪口失去了准头,子弹竟然偏离了方向,正射中驾驶员的额头,鲜血喷射在直升机的挡风玻璃上,直升机顿时失去了控制,旋转着冲向下方。
张大官人的身躯在绳索上宛如灵猿般攀爬,利用绳索在空中的摆动躲避美惠子接连射下的子弹。
嗖!一支弩箭射向顾佳彤的胸前,一直站在她身边的桑贝贝,一把将她拖到一旁,弩箭射中身后的墙壁,随即爆裂开来,炸得砖石四处飞溅。
寂静,仍然是寂静,终于柳生纯一郎率先鼓起掌来,接着其他人也开始鼓掌,只有萧国成坐在那里,脸色阴沉,周围的是对他莫大的讽刺。
一名元老级的人物惊慌失措地向大门外逃去,萧国成举起手枪瞄准了他的后心,子弹穿越消声器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血腥的气息在大厅之中变得越发浓重起来。
两柄飞刀倏然射出,正中两名端枪射击的日本武士的额头,枪声噶然中断。
等到他离开之后,萧国成微笑望着顾佳彤道:“幸子,我还不知道,你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直升飞机上的另外那名男子笔直坠落下去,他听到丽芙断断续续的声音:“柳生……祝你好运……”这名男子却是柳生义夫。
服部苍山向萧国成点了点头道:“很遗憾!”
萧国成哈哈大笑,他的笑声如此疯狂:“他死了!他死了!这就是跟我做对的下场,你也要死,你也要死!”他用枪指向柳丹晨。
楼顶屋檐之上,数十名黑衣忍者宛如灵猿一般沿着倾斜的屋顶飞奔而下,在脱离屋顶的刹那同时凌空飞跃,他们的身后有绳索牵引,在虚空中一荡,然折返向顶楼的窗口冲去,冲入窗口的刹那,回身一刀将绳索斩断,身体随着这一荡的惯性冲入会议大厅内。
张扬的身躯却在另外一边出现。
桑贝贝的泪水夺眶而出:“张扬!”听到张扬的声音,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桑贝贝知道张扬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张大官人虽然胆大,此时也不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蓬!地一声巨响,原本黑暗的大厅内烟雾弥漫,充满了刺鼻至极的味道,萧国成迅速戴上暗藏多时的面罩,从腋下掏出隐藏许久的手枪,透过面罩的特殊滤镜,他可以看清己方发动暗杀的人员,他们的身上都有着荧光闪闪的标记。
又有一人道:“我觉得幸子说得的确有些道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死伤惨重,这一系列的失败背后,和组织的指挥有着必然的关系。”说话的人是柳生纯一郎,在最近一段时间,柳生家可谓是损失最为惨重的一个,柳生纯一郎的儿子柳生义夫到现在还没有下落。
服部苍山道:“接下来,我们对新一任首领进行提名表决。”
顾佳彤道:“找过,我被国安控制的这段时间,我仔细想过,为什么我们在中国内地的活动会屡屡失败?为什么我们会损失惨重,其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我们www.hetushu.com对你这位首领太过信任,我们无条件地服从你的指挥,而你却为了个人私利,一次次将我们引入死亡的困境。”
萧国成冷冷道:“我的私人事情和今天的会议无关。”
柳生义夫出刀之后不见任何停顿,顺势向后刺去,意图在背后偷袭的那名忍者被他穿了个透心凉,柳生缓缓将武士刀从对方的身体中抽出,双手高高擎起,刀身宛如秋水般在月光下荡漾,望着前方蜂拥而至的武士,他冷冷道:“我看谁先来送死!”柳生义夫傲立桥头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萧国成转过身去,美惠子牵了牵他的手臂,催促道:“大哥,走吧!”
“出去!”萧国成的声音中充满了森森的寒意。
直升飞机终于顺利飞离了停机坪,萧国成长舒了一口气,可没等他放松下来,就感觉机身一震,却是张扬凌空从停机坪上跃出,双手稳稳抓住了那根绳索。
萧国成哈哈笑道:“真是伶牙俐齿!元和夫人果然非同凡响。”萧国成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当年他用顾佳彤扮演元和幸子,并以蛊术控制她的思维,不仅仅是看中了元和集团的巨额财富,还因为元和集团的一张表决票,对他登上蛟龙会首领的位子至关重要,对蛟龙会的其他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秘密,萧国成偏偏不能揭穿这件事,如果揭穿,就意味着他曾经对组织撒谎,那么整个蛟龙会就会对他产生信任危机,这是他所不敢冒险的。
萧国成居然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向元和英明道:“你出去!”
萧国成缓缓闭上了双目,脑海中却出现烟花灿烂的场面。
现场鸦雀无声,萧国成的脸上一扫昔日儒雅可亲的表情,变得不苟言笑,他的目光定格在顾佳彤的脸上,唇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然后来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双手撑在大腿内侧,向众人深深一躬:“诸位辛苦了!”他的日语极其标准。
萧国成逃跑的方向并不是天桥,他从会议室的后门逃出,在那里有一座停机坪,一架直升飞机正在整装待发。
“去死吧!”顾佳彤端起复合弓,手中弓如满月,一支爆裂箭离弦飞出,镞尖带着她的愤怒已惊人的速度射向萧国成。
萧国成冷冷望着服部苍山,对方也是蛟龙会的元老之一,他的话还是有些份量的。
柳生义夫端起绳弩瞄准了直升机的起落架射去,绳弩从起落架和机身的空隙穿过,绕了一个弯儿,缠绕在起落架上。
张扬的出现完全扭转了战局,以他现在的武力,对付这帮日本武士简直可以用砍瓜切菜来形容,几十名暗杀忍者在他的面前竟然没有一合之将。
现场鸦雀无声。
萧国成怒道:“信口雌黄,你根本就已经被中国人给收买了,将这个疯女人给我拖出去!”
顾佳彤也听到了桑贝贝的这声呼唤,然后她听到张扬的声音:“萧国成,还是咱俩单独算算这笔账!”顾佳彤的呼吸几乎停顿了,她的内心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容着,这种幸福感让她几乎就要窒息过去。
张大官人为了确保桑贝贝和顾佳彤的安全,所以先在大厅内进行了一番剿杀,确信她两人安全之后,方才继续追击萧国成。
三人已经被逼迫到大厅的角落之中。
柳生纯一郎一手抓住一柄长刀,刷!地一个交叉挥动,将准备发动攻击的两名忍者的头颅齐齐切了下来。
这为萧国成的逃跑创造了条件。
萧国成冷冷望着顾佳彤,这女人比他预想中的要厉害许多,是自己一手将她变成了元和幸子,而她现在却将计就计,行使起了元和幸子的权力,她在鼓动蛟龙会的其他成员向自己逼宫,而今天正是公开选举领袖的日子,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岂能在此时翻船?萧国成道:“元和幸子,感情原来真的可以让一个人丧失理智,你为了给张扬报仇不惜颠倒黑白,不惜妖言惑众,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萧国成看到了那支飞向自己的箭镞,他调转枪口试图做出射击阻挡的动作,可是在他完成动作之前,箭镞已经穿透了他的心口,强大的惯性带着他的身体向后飞去,他的瞪大了双眼,目光中充满了不甘,在他的身体还未落地的时候,爆裂箭引发了爆炸,萧国成的身体被炸得四分五裂。
柳丹晨望着那熊熊燃烧的http://www•hetushu.com火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张扬!”
服部苍山抢到了一柄日本刀,杀掉了四名暗杀忍者,护住顾佳彤,在他心中这就是自己的干女儿元和幸子。
萧国成开始意识到今天的公投并非是顾佳彤一个人向自己猝然发难,而是在事先这帮人就已经达成了默契,自己对形势的估计过于乐观,方才造成了如今的被动局面。
元和英明恭敬道:“山野先生,我们元和集团以后一定会在山野先生的领导下竭尽所能,忠于组织……”
元和英明继承的正是元和幸子留下的家族财产,现在元和幸子活着,他的继承权就成了一个可笑的空话。
美惠子举起冲锋枪瞄准下方射击,密集的火力逼迫着柳生义夫不得不放弃绳子,在地上连续翻滚躲过疯狂的子弹。
萧国成冷笑道:“自然遵照!”
可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刀锋落在身上,耳边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那两名忍者刚刚举起东洋刀,颈椎就被人捏住,却是张大官人在生死关头及时赶到,只是轻轻一捏就将对方的颈椎捏断。
萧国成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怒吼道:“住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混淆视听?”
萧国成道:“你将中国内地所有的失败都归咎到我的身上,为什么不找找自身的原因?”
元和英明不敢违背他的意思,慌忙站起身来,惶恐不安的退了出去。
顾佳彤冷冷扫了元和英明一眼,她并没有开口说话,此时萧国成在一群蛟龙会骨干的陪同下进入会场。
此时一旁服部苍山道:“为什么不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们蛟龙会的宗旨不是确保进入蛟龙堂的每一个人都有公平的发言机会吗?”元和幸子是他的干女儿,服部苍山为她说话也是理所当然。
顾佳彤道:“谢谢各位长老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我无意挑战山野先生的权威,山野家对蛟龙会的贡献有目共睹,蛟龙会在山野泰治先生的手上发展壮大,山野泰治先生临终前曾经亲手指定了组织的条例,一直以来我们都遵照执行,你虽然是他的孙子,可是也要遵照在会规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美惠子率领两名幸存的手下就在直升机旁等待,望着狼狈逃来的萧国成,她也明白今晚大势已去。迎向萧国成,她大声道:“大哥!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萧国成满脸是血,他一手握枪,一手抓住了柳丹晨的秀发,将已经晕厥过去的她拉出了机舱,枪口指着柳丹晨的太阳穴,疯狂吼叫道:“张扬,你出来,你出来,你女人在我手上,你未出世的孩子也在我手上……跟我斗……我要让你亲眼看到他们死在你的面前。”
随着这声爆炸,整个会议大厅陷入漆黑一片。
元和英明怒道:“我现在才是元和集团的总裁……”
剩下的那两名忍者同时举刀向地上的桑贝贝砍去。
对方向他点了点头,他无法做到在高空中这么大的风力下仍然可以清楚的说出自己的话,只能用手势来表达。
顾佳彤和桑贝贝抱在一起,望着那坠落的火球,两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了,幸福来得太早,而悲伤却来得太快,已经让她们措手不及,她们的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
顾佳彤站起身来到会场中心,环视众人道:“山野先生可否将你的身世公开?”
顾佳彤道:“山野先生,你之所以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是因为大家推举你的缘故,三年前,我投你一票,今天我不会再选你!你执掌蛟龙会的这三年,我没有看到组织有任何的发展,看到的只是更多的血腥和杀戮,看到的只是我方人员不断地牺牲,看到的是我方势力在中国内地的全面溃退,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身为蛟龙会的领导,你应不应该对此承担责任?”
下方众人都在关注着半空中的进展情况,却见那直升飞机旋转坠落下来,撞击在拱形天桥上方的玻璃天幕上,机头撞开了玻璃天幕,机舱大半探入其中,张大官人在撞击发生的刹那,腾空飞跃而出,双手牢牢抓住了拱桥的底部。
萧国成冷冷道:“难道你不应该对此负责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和张扬发生了情感纠葛,他本该在滨海就已经死去,怎会造成以后我们组织这么大的伤亡?”
她转身望向萧国成道:“我不知道最近组织一系列动作背后的目的是什么http://www•hetushu•com?我所看到的却是身边的伙伴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在中国内地,我们接连损失了数十名武士。既然我们选择了蛟龙会,选择了为日本国的利益而努力,那么我们就不会害怕牺牲,但是我们不想糊里糊涂的死去。中国内地是我们最为重要的一个战场,可是最近发生了什么?山野雅美出了车祸,生死不明,井上靖、中岛川太一干骨干全都被中国国安控制,而我也被人设计,险些死在那场爆炸之中,可以说我们在中国区的组织十多年的努力成果几乎在瞬时间消灭殆尽,我想问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发生了这些事究竟谁应该对此负责?”
萧国成听到张扬的声音,内心的惊恐和震骇无以复加,他实在无法想象,已经被官方宣布死亡的张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萧国成甚至没有考虑就放弃了抵抗,他转身向外逃去。
萧国成冷冷望着元和幸子,他点了点头,起身从自己的位子走了下去,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状况,自己一手制造的棋子居然倒过来将了自己一军。
所有人同时鞠躬。
连接A、B两座摩天大厦的拱形天桥上,一架直升飞机缓缓飞抵,飞机舱门两侧各站着两名黑衣忍者装扮的男子,其中一人向对方伸出了拇指:“我去大厅,你负责外面!”这声音赫然来自张扬。
身后的惨呼声接连不断,萧国成吓得魂飞魄散,虽然他无法判断这惨呼声究竟来自于己方还是对方,张扬仍然活着这个事实已经将他的信心彻底击溃,他能够想到的只有尽快逃命离开这里。
众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蛟龙会内部有着严格的法规,组织内部严禁相互暗杀,如果元和幸子被一案真的是萧国成所策划,那么他这个蛟龙会的现任领导者显然执法犯法了。
美惠子接连射空,眼看张扬却越来越近,她抽出武士刀向绳索劈斩,试图斩断那缠绕在直升机上的绳索,因为气流的动荡,美惠子并没有精确命中目标,刀锋砍在起落架上,顿时火星四射。眼前却突然失去了张大官人的身影,美惠子心中一怔,却突然感觉到刀身一紧,一股大力从下方传来,将她的身躯整个从机舱内牵引了出来,美惠子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她的身体从高空中坠落下去……
顶层的会议大厅内已经陷入了一场屠戮,虽然蛟龙堂的这帮元老之中不乏高手存在,可是在失去视觉单凭听力判断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完全处于被动。
一支爆裂箭在桑贝贝的身边炸响,气浪将她掀翻在地,顾佳彤想去拉起她,四名忍者已经迅速冲到了面前,两人挥刀向顾佳彤砍去,服部苍山挡在顾佳彤身前,横亘长刀将对方的来刀架住。虽然挡住了两人的攻势,可桑贝贝却已经被分隔开来。
顾佳彤冷冷笑道:“我还活着。元和家族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我们元和集团内部的事情也轮不到任何的外人说话。”她说话的时候。双目望着萧国成。
顾佳彤道:“日本真正的腾飞却是在战时以后,我们的人民真正意识到掠夺和战争无法带来国家的富强,生活的安定,我们才埋头去做自己的工作,才发现了自身强大的创造力,才发现了我们的国家原来存在着如此之大的潜力,国家都可以去正视自己的不足,为什么我们这个帮会不可以?不是我危言耸听,要么我们去努力适应这个时代,要么我们蛟龙会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被这个世界所摒弃!”
元和英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萧国成点了点头,此时喊杀声已经从身后传来,美惠子挥了挥手,手下两名武士向入口处冲去,他们的手中并没有常见的武士刀,而是配有微型冲锋枪,火力从枪膛宣泄而出,将入口封锁。
柳生纯一郎道:“我提名元和幸子!”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手举了起来,柳生纯一郎举手之后,身后马上有三个人跟随同意。服部苍山的双目中流露出欣慰的表情,他也举起手来,服部苍山和柳生纯一郎是蛟龙会的两大元老,他们平时虽然很少参加帮会活动。对外也宣称早已退出,可他们在蛟龙会内部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他们的意见对整体风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投赞成票的迅速增加到十一人,也就是说元和幸子以绝对的优势当选为蛟龙会新一代的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