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集

第089章 冠军只能属于我们

秦风不敢耽搁,带着祝茗烟,迅速来到汽车尾部,在排气管的中端比了一下,然后对她道:“自己看!”
可实际上,能够最终站在那十条赛道点上的,又有哪一个是弱者?
“上车吧!”
“一!”
被秦风的话刺激到笑点,祝茗烟哪里还哭的下去,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噗哧……”
几次挣扎不果后,祝茗烟突然就搂紧了秦风,当真大哭起来。
一旦排气管无法正常的排气,发动机就会熄火。
从一开始出发,祝茗烟就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不得不说,祝茗烟的身材,很有迷惑人的本钱。
祝茗烟脸上的笑容一敛,声音开始变的有些低沉:“你果然是对我没什么信心啊,呵……”
祝茗烟迅速动手,将那团异物从排气管里掏出来,望着被包在纸团里的那团异物,一团黑色的沥青,祝茗烟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贴上了椅背,他感觉自己不像是在坐汽车,而像是在坐飞机!
而在最高等级的年赛上面,赛车甚至不允许使用远光灯。
认真的女孩最美丽,全神贯注,全力驾车的祝茗烟,身上闪烁着一股说不出的动人光芒,很是吸引人。
就在这个时候,喇叭里传来了指示,比赛即将正式开始!
只是祝茗烟不肯开口,秦风也无从了解,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祝茗烟疑惑的望了秦风一眼后,才依言打着手电筒,对准排气管望了一眼。
“三!”
前面领跑的九号车车手尚且如此,被祝茗烟驾驶着六号车狠狠的撞hetushu•com了一下的七号车两位车手的表现,自然是可想而知。
秦风端坐在副驾位置,望着一脸凝重的祝茗烟,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
祝茗烟微微皱了皱小鼻子,脸上的表情很是可爱,让秦风忍不住都想亲她一下。
总而言之,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危险行径。
看到对方试图用车体压迫自己,祝茗烟不但没有半分的退缩,反倒一打方向盘,狠狠多久向对方撞了上去。
“各位选手,请各就各位,根据你们的编号,驶入各自的跑道!”
看到祝茗烟这副模样,秦风连忙道:“没有!没有!我对你很有信心,我们是冠军!我们是冠军!我们是……”
“谁要哭,谁会难受?”
秦风注意到祝茗烟的表情,隐约猜测,她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
秦风见状,哪里还喊得下去,伸出手去,抱了祝茗烟一下,安慰她道:“烟儿,如果你心里难受,你就痛快的哭出来吧!”
可是看祝茗烟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只怕那个“她”对祝茗烟来说,也应该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
六号车与七号车的短暂纠缠,让九号车看出了便宜。
“祝教练,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参加比赛好了!”
“哇……为什么,她还要害我!为什么我都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她还要来害我!当初要不是她,我又怎么会差点被导演潜规则?又怎么会因为动手打了那个混蛋导演,被雪藏至今?我都已经答应替她还债,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对我?http://www.hetushu.com呜呜……呜呜呜……”
祝茗烟虽然是个女人,却没有半分女人会有的胆小怕事。
“二!”
主车手甚至没能握紧方向盘,往旁边滑了一下。
在更高等级的半年赛上,这些镭射灯都会被去掉,并不会被打开。
沿着赛道两旁,布置了许多镭射灯,用以照明。
有光屏提示,刹车的问题,秦风也能够解决。质量方面可能会更好一些,不过速度,肯定就没有祝茗烟做的快,眼下需要争取的是时间,距离开赛时间,已经不足三分钟。
擦干了眼泪,把所有的软弱收拾起来,祝茗烟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睿智,一脸冷酷的女王,她把自己调整好,也把车子调整好,合着外面喇叭的倒数声,默默的在心中倒数。
不过一旦祝茗烟投入赛事,说不定什么时候,这团异物就会发生作用,堵住排气管。
明明自己不停的在喊,可秦风却看到祝茗烟把脸侧了过去,似乎是在流泪,他的声音,不由得一下子就低沉了下去。
秦风无从得知祝茗烟口中的那个“她”到底是谁。
改装过的劳伦斯·酷派的前盖和后车厢位置,都被贴上了一个醒目的号码“6”看到祝茗烟这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秦风忍不住就有些心疼。
谁知,这时祝茗烟却突然转过头来,对着秦风哭喝道:“喊啊!你喊啊!为什么停下来?”
七号车的两位车手在愣了一下神的同时,也不由得暗骂一号车的车手狡猾,居然一直隐忍到现在,才开始发力!
表面上看,主办方只是干掉一些没和_图_书有按时到达,又或者不符合规定的选手。
秦风轻轻拍了祝茗烟两下,看了一眼手表,道:“烟儿,我想你还有十秒钟可以继续哭,如果你还想哭的话,请继续。我们还要留几秒钟给你擦眼泪,几秒钟调整状态,然后我们就要开始冲出去了!”
“咣!”
一看之下,祝茗烟顿时就大惊失色。
排气管里有一团异物,却并没有完全堵塞住排气管,还留了一道缝隙,保持着排气效果。
车体相撞的剧烈声响,甚至连前面领跑的九号车车手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更让祝茗烟感到不安的是,一号车此时突然发力,居然顶替了七号车的位置,和她追了一个首尾相接。
祝茗烟驾驶着六号车,在摆脱七号车的纠缠后,顿时就猛踩油门,疯狂追赶九号车。
祝茗烟唯一赶超九号车的机会,就在那一段很短的直线距离内。
在高速行驶中,发动机熄火意味着什么,几乎不言而喻!
迫使七号车缓了一下,祝茗烟一轰油门,速度再提一线,瞬间就冲了出去,超过七号车,追上了领跑的九号车。
她的身体,也因为紧张,没有靠在椅背上,而是挺直了身子。
若是控制不住方向盘,很难说是撞上山体的生存几率大一些,还是冲下山崖的生存几率高一些。
也不知道是皮衣太过贴身的缘故,还是她的胸部本身就很坚挺,在皮衣的勾勒下,那对诱人的胸部,从侧面看去,比没有穿衣服,还要令人怦然心动。
“好吧,算你有理,准备一下,我们要开始了!”
一个总是用冷酷外表来掩饰一切内在感http://m.hetushu.com情的女孩子,一旦流落出柔弱的一面,总是容易让人倍加心疼。
在驶出弯道之后,只有很短的一段直线距离,随后就要进入第一个三连发卡弯死神弯!
九号车的车手放心大胆的加速,直接就把车速推高到了极致,试图增加更多的领先距离。
秦风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喊了一句:“我们是冠军!”
祝茗烟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道:“不会!”
所以,她必须在进入前面的弯道前,取得一个有利地位。
她接过秦风递来的纸巾,迅速把眼泪擦干,有些不满的道:“哪有你这么劝人的?什么叫我还有十秒钟可以继续哭?你怎么不劝我别哭?”
还是副车手醒悟的快,回过神拉了一下方向盘,这才没有导致汽车撞上山体的惨剧发生。
祝茗烟捶打了秦风两下,试图要挣开,却被秦风搂的更紧。
秦风清楚的看到,九号车的两位车手,几乎是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眼睛里露出了一抹惊骇的光芒,车速都不由得为之一缓。
在短暂的美学鉴赏之后,秦风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祝茗烟一身黑色皮衣勾勒下,动人的身材吸引。
她的胸部不大不小,属于那种堪堪可以一手掌握的形状。
由于是下山的关系,祝茗烟驾驶的六号车在左侧,靠着有护栏的一面,而对方驾驶的七号车则靠近山体。
秦风耸了耸肩膀,道:“我劝你别哭,你会听吗?”
秦风饶有兴致的扭头盯了对方一眼,果然看到七号车的两个车手被吓的不轻。
“啪啪!”
可七号车显然没有打算把这个机会让给祝茗烟,不断hetushu.com的利用自己的车体宽带,来回挤压祝茗烟的六号车,想要迫使她减速。
发动机的轰鸣声,伴随着人群的尖叫,汇聚成一曲刺破夜空的乐曲,渐渐涌向高潮。
秦风很难形容此刻她的模样,却莫名的为之心疼。
改装过的劳伦斯·酷派疯狂冲出起点,一路毫不停息,哪怕是在遇到弯道,也没有一丝减速的意思,迅速的超过了一辆又一辆的赛车,与七号并驾齐驱,仅仅落后九号一个车身。
祝茗烟闭上眼睛,似乎叹了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随手就把那团沥青丢掉,低声招呼了秦风一句,就率先上车。
这个时候,一直落后六号车、七号车的一号车,此时突然从阴影里冲了出来,紧随着祝茗烟之后,超过了七号车,向着领跑的九号车追了上去。
祝茗烟望了秦风一眼,突然笑道:“怎么,你对我没有信心?不相信我能拿到冠军?放心好了,冠军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跟我一起喊,我们是冠军!”
前面不远就是一个急弯,若是不能在驶入弯道前,缩短两车的距离,再想追赶,就会很苦难。
随着“出发”的声音喊出,所有的跑车,几乎在同一时间,冲了出去。
西武雪山赛道是双向两车道的盘山公路,最多也只允许两辆车并行。
祝茗烟驾驶的六号车与七号车并行,两辆车如果想超车,也只能有一辆车冲出去,与九号并行。
刹车的问题是松掉,还好解决一些,可还有排气管的问题没有解决。
祝茗烟此刻的状态,很是让秦风有些担心。
秦风忍不住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干嘛要劝你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