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集

第117章 这绝不是夜勤病栋

老大爷的家属,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见状,忍不住就埋怨了他几句。
麻醉药的效果过去之后,秦伯延身体各部分的机能恢复的都很快,除了创口缝合处,还隐隐有些疼痛外,其他部分都感觉良好。
“谁知道呢,咱们又没住过中海第一医院这么贵的医院,也许这是第一医院的惯例吧。”
两人都没有乘坐电梯,而是走的消防通道,师柔柔有门卡,可以直接打开电子锁控制的消防通道,倒不用再走很远的走道,去乘坐电梯。
小姨苏燕的厨艺,一向很对秦风的胃口,他感觉小姨做出来的饭菜,比饭店大厨们弄出来的好吃一百倍,里面那股浓浓的温馨,哪怕是五星级饭店的大厨的大厨也做不出来。
于是,师柔柔只能开口道:“够了!何伟光,这件事我能证明是真的,我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三十九床的手术,确实是他做的!我以我的身家性命为此事担保!”
秦风跟着师柔柔一路走过去才发现这一点,忍不住暗自怀疑,这是不是马琳或者师宏扬两位中谁的手笔。
“师医生,一天见三次面,这也巧了点吧?咱俩就这么有缘分?”
何伟光就像是被人用铁手掌,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似的,整个脑子里充满了轰隆隆的炸响,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爸,你感觉怎么样?”
哪怕是师柔柔开口轻斥,脸上依然保持着一副平静的表情,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
那老大爷只是嘿嘿的笑,也不还嘴,等老太太伺候他坐好,他又扭过头来,对秦风道:“小伙子,刚hetushu•com刚我离的很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听他们说,这三十九床的病人,是你给动的手术?而且听说手术难度极高,连马教授、师教授都没有把握!”
秦风三两口把保温桶里的饭菜吃干净,擦了擦嘴,提着保温桶就跟在了师柔柔的后面。
老大爷坚持道:“你刚刚是没听见,他们说的许多细节,我都听的一清二楚。要不然,小伙子,我的手术,你也给咱主刀咋样?我给你红包!只要能把我这病根给去了,红包要多少给多少,这支气管哮喘可是折磨了我好些年了!”
“太不可思议了!”
“好!很好!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就是感觉好饿,我觉得自己一顿能吃下一头牛!”
“不是吧!三十九床那么高难度的手术,真是他做的?”
师柔柔拍了拍手,制止了实习医生们的继续喧哗,道:“夜班查房本来就不是常例,耽搁太久,会影响病人的休息,我们要加快速度,好,都跟上!”
那老大爷仔细一看,还真是折磨回事,忍不住好奇的道:“奇怪,我们这一屋子都是呼吸科的病人,怎么就你一个外科的啊?还有,那个很漂亮的女医生,我以前也从来没有见过!”
“正好小姨送饭过来,爸,让小姨喂你吃,我的那一份,我拿出去吃,就不打搅你们两个,嘿嘿!”
师柔柔的办公室,并不在这个楼层,这个楼层几乎都是呼吸内科的病房。
眼见着一群医生护士终于离开病房,秦风不由得哑然一笑,对师柔柔多了几分好感。hetushu.com他也没想到,师柔柔居然会主动为他做证明,更料不到的是,师柔柔的证明,居然如此的有威力,几乎再也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甚至包括了跳的最欢的何伟光。
秦风冲他笑了笑,道:“老大爷,可能是他们搞错了,你看我们这一家三口,哪有像医生的?”
瞬间,整个病房鸦雀无声。
看到秦风和苏燕都围在自己身边,忙着嘘寒问暖,苏醒过来的秦伯延,心头忍不住就是一阵感动。
漂亮迷人的桃形圆臀,再配上女医生的深夜制服诱惑,让秦风刚刚填饱了肚皮的空虚,就忍不住生出几分满足色欲的冲动。
“居然是真的?三片钢片啊,一片压迫血管,两片光学仪器几乎都找不准位置!”
听到师柔柔的命令,实习医生和护士们哪怕心里有再多的疑问,再多的八卦,也只能暂时按捺住,跟在师柔柔身后,鱼贯而出。
“你跟不跟我过来?”
秦风连忙抱起保温桶,作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你别以为这是医院,你就可以对我夜勤病栋!”
不得不说,极品美女的魅力,果真无法抵挡!
秦风端着保温桶到病房门口,四处看了看,发现走廊尽头,有一排座椅,顿时就有些开心,走过去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拿出饭菜就开始动手。
师柔柔嘴角忍不住抽了一抽,道:“谁要对你夜勤病栋?你管你随不随便?你再胡说八道,我给你来一针异丙酚!”
“原来如此!”
秦风指了指挂在秦伯延床头的和-图-书病历卡,道:“老大爷,我爸是外伤,属于外科。跟您这个,不是一回事。”
“小风,这么晚了,怎么医生还会查房啊?”
懒得辩驳,与秦风的不屑,被何伟光当成了转移话题,当成了心虚的表现,于是,他更加的得意:“哈哈!你是在心虚吧?你是根本就没办法证明吧?你们都看到了吧?他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居然骗到咱们中海第一医院来了,我要报警!”
师柔柔一群人前脚刚走,小姨苏燕后脚就赶到了医院,正好看到他们从病房里出来,忍不住就问了秦风一句。
“中海第一医院可没有这样的惯例,我也算老病号了,经常要在第一医院住院检查,今天也是头一回看到。喂,小伙子,刚刚那些医生说的,可都是真的?”
“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希望大家不要再讨论这件事,我们去下一间病房!”
秦风忍不住嗤笑了一声,道:“证明?我为什么要证明?你们一堆医生,不是来查房的吗?现在查完了,不要影响病人休息,麻烦你们走吧!真有什么疑惑,自己去问师教授!”
临走前,师柔柔深深的看了秦风一眼,似乎是要传递什么信息似的,结果却只换来秦风嘻嘻一笑,恼的她干脆转过头,再也不愿意看他。
秦风从苏燕的手中接过保温桶,随口回答了一句。
隔壁床的一个老大爷,一边插口搭讪,一边跟秦风打听虚实。
刹那间,何伟光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一张脸惨白一片,脸色比放进太平间的死和*图*书尸还要难看。
“一点也不巧,我是专程来找你的。看你这模样,我总算是知道,油嘴滑舌是怎么来的了!吃饭从来不用纸巾擦嘴,嘴上总是油乎乎的,能不油嘴滑舌吗?给你!”
秦风笑着回答了一句:“我爸是急诊,也许是因为这个吧。”
秦风一个人坐在那里饭菜吃的正香甜,忽然感觉身旁多了一个人,他一边继续吃饭,一边扭头望了一眼,忍不住动作就是一顿。
“老头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怎么可能是真的?”
跟在师柔柔身后,走楼梯的时候,秦风终于发现,哪怕是再怎么宽大的白大褂,在女人走楼梯的时候,依然无法遮掩掉她们臀部的诱人风情。
老大爷恍然大悟,便绝口不再提让秦风帮忙主刀动手术的事,只是和老伴聊起了一些琐碎的事。
“跟就跟,怕你不成!”
过了许久,吸冷气的声音,种种惊叹声,以及无数震惊的表情,充斥了整个病房。
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声音在不住的回响:“三十九床的手术,确实是他做的!我以我的身家性命为此事担保……”
苏燕忍不住就是一阵脸红,却没有拒绝。
虽然是师柔柔的父亲无意中泄露了口风,可这一场风波,归根到底是她自己的不小心,没料到何伟光的耳朵那么尖才造成的。
“这孩子……”
“啊?”
“有你个大头鬼!我找你是有正经事谈!这里不方便,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秦风忍不住就缩了缩脖子,大叫道:“师医生,要不要那么狠啊?异丙酚啊!强效镇静剂啊!你这是是想要我的和_图_书命啊!”
“嘶……”
师柔柔嘴角微微一翘,忍不住就露出了几丝笑意,不过很快就被她控制住。
秦风连忙咽下饭菜,随意的擦了擦嘴,忍不住就是一番调戏。
隔壁床的老大爷嘿嘿一笑,正准备坐起来说什么,却好像是牵动了伤口,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秦风说着,就把自己的那一份拿走,把另一个保温桶推到苏燕的手上,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就在何伟光最得意,最开心,也是最嚣张的一瞬,师柔柔突然开口了,她不能不开口,因为秦风提到了她的父亲。
师柔柔嘴角忍不住又翘了翘,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家伙,她总是有想笑的冲动,那种感觉,已经被她抛弃很久了……
“哥,你身体好些了吗?”
这个时候,秦伯延醒了过来,秦风连忙上前把父亲扶起来,苏燕也从对幸福的憧憬中醒过来,上前帮忙。
有人注意到何伟光的表情,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怜悯之色,这可怜孩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居然一门心思的往秦风身上凑,结果撞到了铁板上。只怕这一次,他的进修会提前结束吧?
秦风接过师柔柔丢过来的纸巾,抽出一张擦了擦,笑眯眯的道:“哟!师医生专门来给我送纸巾,这人情可大了去。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千里送纸巾,礼轻情意重’,看来,师医生对我很有情义啊!”
苏燕正要问医生都说了些什么,却被秦风一句“一家三口”给羞红了脸,忍不住看了一眼还在麻醉状态尚未苏醒的秦伯延,想到以后能和他一起走过剩下的路,心中又感觉有些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