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集

第276章 众口难调的庆功宴

“香辣蟹!”
“你他妈早晚会死在女人身上!”
“好!好!谢谢你,秦大哥……哇……”
似有所觉,赵奎下意识的往天骄超跑停放的位置望了一眼,恰好看到伪装成橙黄色法拉利eNzo的天骄超跑上,秦风正斜靠着车窗。
被秦风的表现给镇住的郑泰,更是直接把秦风封做了心中的头号偶像,立志要从秦风这里学点真本事。
听到老大责问,赵娄躲躲闪闪的不敢看他,半晌才道:“我……我这不看到他不给哥你面子,我有些看不过去吗?”
能叫的如此中气十足,起码赵娄的小命还是保住了。
秦风被吴巧璐盯的有些心中发毛,不自觉的想到了衣柜里的旖旎,连忙接口道:“没问题,你们都想吃什么?”
“哎!”
郑泰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顾得道谢,等到他意识到,秦风居然单手就把奖杯接过去,而且手里还拿着航模纸箱和一堆杂物时,忍不住就尖叫出声。
赵奎心头悚然一惊,连忙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赶紧又把头转回来。
赵奎走过来,看到急救医生一边给赵娄止血,一边龇牙咧嘴的情形,脸色不由得就是一沉。
“就让你再嚣张几天,等亚洲车神挑战赛结束,我看你丫怎么死!”
明明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秦风,偏偏赵奎还没办法找他算账。
秦风、许可儿、吴巧璐三人回头,这才发现,郑泰还抱着那巨大的奖杯,想蹲下来把奖杯放下,却努力了几次也没能成功。
说这番话的时候,吴巧璐虎视眈眈的望着秦风,摆明了要宰他一顿的态度。
“风哥和图书哥爱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看到秦风很随意的微微点头,赵奎连忙低下头来,不让秦风看到自己怨毒的目光。
郑泰连连叫屈,道:“吴巧璐同学,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我瘦一点,我能有力气把它抱起来吗?”
秦风说着,忍不住在许可儿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却惹来她又一阵咯咯娇笑。
赵娄右腿膝盖上的伤口,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若是想满足每一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拳头与钢铁的碰撞,刺痛了赵奎,也是这一丝疼痛,让他找回了几分应有的理智。
“幸灾乐祸!”
却不料,秦风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赵奎恨铁不成钢,若不是看到赵娄腿上受创不轻,弄不好会成为残废,他真想再给赵娄一拳,让他能长长脑子。
赵奎语气寒冷如冰,惊的赵娄血液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几度,不敢再胡说,连忙道:“我是不忿他能泡到那种极品妞,我却只能玩破鞋!”
一路过来的地面上,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血迹。
“不要玩了啦,风哥哥,好痒哦!”
郑泰见秦风没有立即答应,微微有些失望,却也并没有气馁,而是殷勤的跑过去开后备箱。
“秦大哥,我帮你开后备箱……”
至于邪恶诡异的《吸星大法》杀伤力堪比大口径手枪的《旋爆指》秦风就只能敝帚自珍了。
倒是《梯云纵》、《拈花指》这些武技,秦风并不介意传授给别人。
赵奎控制不住心头的怒意,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乱响,为了不让秦风看到自己的失态,他连忙走到路www•hetushu.com虎的一侧,这时再也控制不住,狠狠的就是一拳打在了车门上,发出“轰”的一声爆响。
吴巧璐更是毫不留情的打击他道:“谁让你吃这么胖的?你要是瘦一点,自己不就能把奖杯给放下来了吗?”
护工们好容易把赵娄放平,急救医生连忙就跑过来帮他止血。
郑泰有些尴尬的站在天骄超跑的车尾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秦风早就已经习惯了许可儿风风火火的天然呆个性,只是摇头微微一笑,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呼……”
120急救车里的护工急急忙忙下车,把赵娄从那辆不怎么起眼的大众辉腾里抬出来,这个时候,赵娄的裤腿早就已经被鲜血给浸透,身下更是积聚出了一片血泊。
“哇,法拉利eNzo哎!好帅!风哥哥,这是你的车吗?”
“啊……痛啊,好痛啊,哥!他妈的,你们能不能小心点?”
三个人,三种答案。
车门哪怕是再怎么结实,也禁不起赵奎的蹂躏,当场就被砸出了一个凹陷。
杂物被秦风接过去,也没什么感觉,注意力很快就被秦风身后的天骄超跑给吸引。
许可儿倒是好打发,被爱情迷了眼,正处于有情饮水饱的状态,吃什么都是一样的香甜。
正说间,秦风把装有航模的纸箱、杂物都交到一只手,随手就把奖杯从郑泰手里接过来。
对于郑泰的恳求,秦风只能笑而不语。
秦风有些好气又好笑,连忙道:“后备箱是电控的,你不要拉。可儿,你坐到副驾位置,按一下方向盘左边,标有箱包标志的m.hetushu.com的红色按钮!”
然后秦风才道:“你们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也不早点告诉我,让我来帮你们。”
等到东西都装好,许可儿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连忙跳下车,跑过来道:“等等,我们忘了一件东西呢!”
“别!”
赵奎等人离开不久,许可儿、吴巧璐、郑泰三人便热热闹闹的赶了过来。
哪怕是秦风觉得郑泰这人不错,也不会轻易就给他什么好处,更何况今天也不过是初次接触,都还不知道他这人秉性如何,自然还需要多做观察。
吴巧璐的注意力,原本全都放在法拉利eNzo上面,此刻却被秦风和许可儿的恩爱给刺激到,重重的拍了一把车顶,道:“风哥哥,可儿,我们难得获得一次冠军,是不是应该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和风料理!”
听到赵娄的惨叫声,赵奎虽然很是心痛,却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秦风并不知道,他学会的能量循环,对别人是否有用。
许可儿听了这话,不由得就是嘻嘻一笑,道:“也许是组委会觉得风哥哥你太低调了,想让你风光一把呢?”
非但如此,赵奎和秦风的目光对视,还不得不勉强堆起一丝笑容,点头示意。
许可儿甜甜一笑,道:“没有很重啦,我们又不是没有力气,风哥哥你也很累了啊,我们想要你多休息一下。”
秦风见状,连忙打开车门下车,快走几步来到许可儿面前,接过她手中的纸箱,又接过吴巧璐手上的诸多杂物。
“说实话!”
说着,她便从杂物堆里,刨出一张奖状,一枚奖牌,按在秦风手里,道:m•hetushu.com“风哥哥,这是你的奖牌和奖状,你可要收好哟!”
不知道为什么,赵奎忽然感觉自己心头的算计像是被秦风看穿了似的,这种情绪,让他十分的难受。
赵奎长长的吐了口气,阴沉着一张脸,走到还在大呼小叫的弟弟赵娄面前,冷冷的盯着他,道:“你怎么又惹上了那魔星?”
这边聊的开心,一旁的小胖子郑泰不愿意了,他惨叫着道:“喂,哥哥姐姐们,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这奖杯很重的哎,怎么就没人帮我拿一下?”
有道是艺不轻授,道不轻传。
就在赵奎乘坐的路虎,驶过表面是橙黄色的法拉利eNzo时,赵奎还是忍不住,扭头望了秦风一眼。
简单的包扎后,赵娄被护工抬上了救护车。
“真是没想到,赵奎还真是心疼这个弟弟呢!”
秦风见状,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道光芒。
那个血洞,就如同有人拿着钻头,生生的钻探进去似的,创口平滑,入骨极深,几乎把赵娄的膝盖,整个穿透掉。
好在他的自我调节能力不错,等到后备箱自动弹开,连忙从秦风手里接过杂物先堆放了进去。
“辛苦你了,郑泰同学,这些东西我来拿吧。”
哪怕是有用,这也是秦风最大的秘密之一,不可能告诉给别人。
两辆路虎,一前一后把救护车夹在中间,呼啸着离去。
奖状是这样写的:“谨将本奖状授予:中海市首届雏鹰杯全市中小学航模大赛最强外援选手秦风同学,以兹鼓励。颁奖人:雏鹰杯航模大赛组委会。”
许可儿脆生生的答应了一声,跑过去依言照做。
秦风望了许可儿和-图-书三人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赵娄一边惨叫连连的寻求安慰,一边不停的捶打着抬他的护工撒气,性格当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郑泰努力的姿势憨态可掬,看的几人忍不住捧腹而笑。
这样的奖状,完全可以用“另类”两字来形容。
听到吴巧璐把天骄超跑误认为是法拉利eNzo,许可儿不由得捂嘴就是一阵阵娇笑。
吴巧璐要粗线条一些,性格大大咧咧,还不如许可儿天然呆来的贴心。
远远的,秦风就看到郑泰吭哧、吭哧的背着一个巨大的奖杯,许可儿、吴巧璐两人一个抱着装有航模的纸箱,一个拿着奖牌、奖状一些杂物,倒也分工明确。
就在秦风坐在天骄超跑里等待的过程中,停车场里冲进来了一辆120急救车,而在急救车的前面,则是两辆路虎横冲直闯的为其保驾护航。
秦风虽然并不在意,却也有些好奇,打开看了看,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秦大哥,你力量好强,猛男啊!求拜师!求学艺!求秘籍!”
只是,许可儿却也并不揭破,干脆就把这当成了她和秦风两个人的小秘密。
秦风有些无语的把奖状、奖牌收好,道:“这奖状、奖牌这么风骚,我怎么敢拿出去给人看?”
与之相匹配的是,18K镀金的奖牌上,也特意镌刻了“最强”两个字,看模样,也极有可能是临时加上去的。
哪怕是护工们再怎么小心翼翼,还是免不了牵动赵娄的伤口,挤压到血管,喷出更多的鲜血。
两辆路虎的号码,都是那么眼熟,秦风自然能够猜到,这是赵娄联系上了赵奎,这才捡回了一次活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