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集

第433章 化腐朽为神奇的选择手段

就在秦风转着这个念头的时候,杜晓玲也意识到了秦风单独买的那个黑包,那个包,显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
杜晓玲见秦风不方便,不由分说,立刻帮忙在秦风裤兜里掏了一把。
衣服、鞋子、包,杜晓玲已经配齐,就差一件画龙点睛的珠宝。
说起来这一串翡翠珠好像很贵,差不多价值三百多万,可要是和秦风炼制的“张贵妃面膏”一比,也不过就是一比一的关系,如此一想,几百万也就算不得什么。
秦风开着天骄超跑,在距离“司伟登酒庄”不远的地方,电话声忽然响起,他踩下刹车,为车子减速,在口袋里掏了一下,却一时没能把手机掏出来。
听到秦风的亲口保证,杜晓玲微微松了口气,只是心头还是有些疑惑,她道:“可是,我在我们寝室,既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身材最好的,更不是你最先认识的,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雏凤楼在中海也是数的着的老字号珠宝行,据说店名出自“雏凤清于老凤声”铁画银钩的店招,据说还是出自前朝某位颇有名望的举人之手,距今已经有两百余年的历史。
杜晓玲几乎都没听清秦风说的是些什么,便糊里糊涂的被他牵着手,离开了专卖店,一直到坐上秦风的天骄超跑,杜晓玲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就要下车:“不行,秦总监,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被我妈知道,她会把我逐出家门的!我要把衣服换下来!”
秦风想了想,把http://m.hetushu•com会员卡塞到了杜晓玲的手里,道:“把你的手机号码和信息留给她们,以后有时间,我再带你来购物。”
秦风要去的地方,位于中海的西南,也是依山傍水的一处所在,名叫“司伟登酒庄”据说最早曾是华夏半殖民地时期,一位法国贵族的庄园。
听到杜晓玲这番话,秦风倒是微微有些后悔,若是一串珠宝就能换取美人的主动侍寝,怎么看都是极为划算的。
秦风暗自道:“本来是没有的,可都给你买了一身,只能这么说咯!”
他要是只认识杜晓玲也就罢了,偏偏除了杜晓玲,她们寝室里的女生,他还全都认识。
秦风听了这话,忍不住就想翻白眼,心说: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听到秦风这番话,杜晓玲微微有些失望,但更多的,还是放松。
看到杜晓玲这时候的反应,秦风忍不住就有些想笑,这小妮子的性格,还真不是一点半点的迟钝外加迷糊,他故意挑了挑眉头,道:“就算你把衣服换下来,也已经被你穿过,你觉得,衣服还能退么?这衣服你不穿也可以,你花钱把它买下来,怎么处理随便你。”
无他,仅仅只是因为翠屏湖庄园周围,实在是没有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地块,能够容纳下那些家财巨万的大鳄们。
他总不能告诉杜晓玲,本意是想给傅青竹买一个手包,帮她买衣服只是顺便吧?
秦风望了她一眼,不觉感到有些好笑http://www•hetushu•com,故意道:“没钱可以啊,肉偿!”
“啊……”
她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秦总监,那个黑包,你是帮瑾儿大姐准备的,还是帮香凝二姐准备的?”
“噗……咳咳……咳咳咳……”
“我帮你!”
锦水河别墅区的拍卖,数次都是在这里举行,慢慢的,也就成了约定俗成。
男人有手表,女人自然要配珠宝。
杜晓玲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望着秦风,呆呆的道:“秦总监,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让我付钱给你吧?我……我可没有钱!”
若是举国一人,名气大过天也就罢了,如若不然,可就有侮辱人的嫌疑。
身边那么多漂亮女孩子等着他,如果真要做什么,有的是机会,哪里用得着“强奸”那么下作?
秦风呼出的气息热热的,喷在杜晓玲的耳垂上,让她痒痒的,整颗心都酥了起来,一股说不出的异样感,顺着耳垂就流便了她的全身,让她有种几乎要麻痹的颤栗感。
头疼之余,秦风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道:“这样吧,等她们回学校的时候,我一人再送她们一套礼服,就当是付给你们在《爱·永恒》里形象出演的报酬!”
一边品尝着“司伟登酒庄”从不外售的顶级红酒,一边拍下令人垂涎的锦水河别墅,说起来,倒也是一件颇为风雅的事。
杜晓玲哪里按捺的住,激动的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告诉姐姐们!本来她们都还有些遗憾,说《爱·永恒》现在这么火m.hetushu.com,我们虽然收获了一些名气,却没什么报酬,没想到,报酬居然是这个,秦总监,我爱死你了啦!”
原本下意识的想要喊秦风“秦总监”只是哪怕以杜晓玲的迷糊,也知道这个时候喊出“秦总监”来,太过容易让人误会,会让人觉得自己是“高级妓女”杜晓玲话到嘴边改了称呼,变成了一句“亲爱的”听到杜晓玲不敢相信的问话,秦风不由得就是轻轻一笑,嘴巴贴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当然不止这一次啊,你可不要忘了,你自己说过的,你是我包养的二奶!”
相反,在拍卖会这样的场合,若是穿的太过朴素,可就不是低调的问题了,别人都是一身的庄重,就一人朴素,那效果可不比探照灯差。
秦风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成语,他倒是经常听人使用,可“奸”字当作“强奸”来解释,杜晓玲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个!
眼见杜晓玲如此的激动,秦风也不好泼她冷水,只好摇头轻笑,转动方向盘,向着“雏凤楼”开去。
秦风自己原本是没有这个觉悟的,还是傅青竹提醒了他,一再警告他“不准玩低调”让他不要衣冠不整的就跑来参加聚会。
杜晓玲撇了撇嘴,道:“委屈倒是不怎么委屈,可是,我觉得这个好像超出了我们的协议范围,我听人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是不是打算强奸我?”
平时和普通市民打交道,穿的金碧辉煌,一看就是皇亲国戚的,和-图-书谁不是避之如瘟疫?
杜晓玲惊讶的望了秦风一眼,道:“啊?我们的形象出演居然是有报酬的?”
秦风心头微微遗憾的念头只是一闪即逝,他便载着杜晓玲直奔小型拍卖会约定的地点而去。
“没有!我用人格担保,绝对绝对不会‘强奸’你!”
时过境迁,华夏立国后,“司伟登”这位异国人连同他的子孙早就归国,这处“司伟登酒庄”倒是遗留了下来,几经易守,最后落在了傅家人的手里。
秦风好不容易缓过来,连忙举手发誓。
“张贵妃面膏”秦风送的时候都好不心疼,一串翡翠珠而已,又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只是可惜,在非别墅拍卖时期,“司伟登酒庄”并不对外开放,富豪们试图求购一瓶“司伟登酒庄”所产的窖藏红酒而不可得。
一直到秦风把她扶上车,她都还是感觉一切不那么真实:“秦总监,你……你会不会对我太好了些?这串珠宝太贵重了,好几百万呢……我……我就是卖给你,我也还不起啊!我的片酬没那么高吧?”
这位“司伟登子爵”极为喜爱红酒,专门从法国移栽了顶级的葡萄在庄园周围,并延请了顶级红酒师酿造红酒。
“好家在,幸亏你说清楚是暂时让我戴戴,要不然,我今天晚上别想睡好觉了,弄不好,我只有以身相许,才能打消心中的那种沉重的不安感!”
秦风望了杜晓玲一眼,有些好笑的道:“那是道具!你的片酬当然没那么高,等参加完拍卖会,你还要还给我的!”和*图*书
以至于,锦水河别墅区的拍卖慢慢的都有些不是主题,反倒是富豪们的聚会,惬意的品尝顶级红酒,以及在聚会上谈妥其他生意,渐渐成了主流。
“啊?”
尤其是,他最早认识的还是薛香凝,如此的厚此薄彼,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说起来……顺便买的东西,比本来要买的还贵出去许多,好像也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若不然,倒是要让人看轻,丢脸的可不单单是杜晓玲。
不患寡,而患不均。
“肉……肉偿?那……那我……我还是把它穿着吧!秦总监,是不是穿着就不用肉偿啊?”
听到杜晓玲动问,秦风不由得就是一阵头大,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有道是入乡随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杜晓玲接过会员卡,傻傻的望了秦风一眼,然后在店员们羡慕的目光下,机械人一般,留完了信息,才反应过来,道:“秦……亲爱的,你的意思是……以后你还要带我来?不是只带我这一次?”
中海东部最好的那块山水属于林家,被林光耀占据,周围虽然有些邻居,却也不会有身家太高的存在。
这些话不能当真对带领下说出口,秦风便微微一笑,道:“当然,等她们回寝室的时候,别忘了告诉她们。”
从“雏凤楼”里出来,杜晓玲摸着脖子上那串翡翠珠,如坠梦中,差点连路都不会走。
听到杜晓玲一脸委屈的询问,秦风忍不住想敲一下她的小脑袋,他道:“怎么,无偿让你穿这么贵的衣服,你还觉得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