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集

第464章 发飙的“林黛玉”

坐在后座的秦风和林书瑶,听到青年这番话,不由得坐直了身子,脸色古怪的望着林画霓。
“我去年买了个表!”
林书瑶有些不信的撇了撇嘴,娇哼了一声,道:“那可不一定哦,某个人啊,花心花肠,到处留情,良心大大滴坏了!”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道:“姐姐说的是,我的确不怎么爱喝酒。”
比起粉刷在墙上,雕琢在底座上的校训,“防火防盗防师兄”的口号更加深入人心。
“什么呀!姐姐怎么问这种事,她真是讨厌死了啦!”
此刻被林画霓骂,却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满脸的谄媚,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他几巴掌才好。
林画霓虽然刚从米国回来不久,对帝都的道路却相当熟悉,也不用打开地图导航,钻着小巷子一阵猛拐,感觉没过多久的功夫,便把车子开到了帝都大学的门前。
“学妹,你要去报到处是吧?我带你去!”
“让开,好狗不挡道!”
他还没来得及得意一下,转眼就被人给安了一个“傻逼”的称号,气急之下,险些就把手中的玫瑰丢在那人脸上。
“嗤!”
“哎呀,咯咯,讨厌了啦!老公,姐姐还在车上呢!”
听到林书瑶这么形容她和林画霓之间的关系,秦风不由得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眼见秦风说不过自己,林书瑶忍不住又笑又叫,试图躲避秦风的魔爪。
叶东河脸色抽搐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
“那我看看你的良心是不是好的,我摸摸……”
一声轰然巨响,那辆灰色辉腾http://www•hetushu•com被撞的一股趔趄,车头当场就歪了一半。
“嘀嘀!”
剩下秦风傻在那里,一句“我不好色,我还是处男”哽在嗓子眼儿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落单的学妹可不好找,那些个被家长包围的小公主们,就算是再傻的学长,也不敢轻易去试探“岳母的鄙视”与“岳父的咆哮”两大神器是否锋利。
“哼哼……”
车子继续前行,在一个拐角的位置,忽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辉腾给堵住了去路。
因为开学的关系,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纷纷赶着报道,再加上一个学生往往跟着两三个家长,多的甚至干脆一家子都跟过来,哪怕是以再宽的路面,也显得拥挤不堪。
她嘴上说着不介意,可语气中透露出来的寒意,让人忍不住怀疑,当真继续调情,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书瑶横了秦风一眼,眼角眉梢尽是诱人的春色,看的秦风食指大动。
他快走几步,走到车窗旁边,一脸暧昧的笑着道:“林老师,别这样嘛,好歹我们也有着亲密的关系,你怎么忍心对我这么冷淡?”
林画霓就像是没注意到秦风异样的目光似的,任由他打量了个过瘾,这才摸出一包薄荷口味的七星,递到秦风面前。
“收你妹!”
林画霓顺手就从身旁抽出一支饮料,猛的砸向那青年,吒道:“叶东河,你他妈给老娘放尊重点,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我们是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没有半点亲密可言!”
秦风忍http://www.hetushu.com不住觉得有些好笑,瞪了她一眼,道:“你都不肯给我,我当然还是啊!”
哪怕是刚刚见识了林画霓的彪悍,看到她这副模样,秦风心头都忍不住下意识的生出了要怜惜她的情绪。
“不拉不拉……”
林书瑶捂着脸蛋,忍不住就羞的直跺脚,可过了一阵子,她又有些好奇,扑闪扑闪的眨着大眼睛,盯着秦风问道:“那你还是不是呀?”
林画霓没回国的时候,林书瑶在秦风面前提起她的姐姐时,浓浓的姐妹之情可是掺不了假的。
万一激怒了这个彪悍女,说不定她直接跳车,让车子玩一把“无人驾驶”“咳!”
哪怕这座名校几经战火,多次迁址,却也无法改变它在国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听到秦风拒绝,林画霓嗤笑了一声,喷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挑了挑眉头,斜了秦风一眼,道:“都说烟酒不分家,既然你不会抽烟?这么说,酒也不怎么喝吧?”
他定睛一看,发现是林画霓正靠在车上抽烟,脸上的茶色大墨镜早就已经摘下,被她别在了胸口的恤衫上,拉低了领口。
不等秦风拒绝,林画霓便吐掉了剩下的烟蒂,转身上了车。
“学妹,你是来报道的吧?哪个系?外语?那就跟我走吧!”
路虎揽胜在校门口略微停了一下,便长驱直入,不像其他学生家长的车子,只能停在校外的停车场里。
林画霓摆出一副了然的表情,点头道:“这么说就对了,不抽烟不喝酒,那你一定很好色咯?看你一脸色m•hetushu.com相,已经不是处男了吧?姐姐我之前说的话依然算数,有时间,姐姐带你去那家脱秀场开开眼,咱俩再好好聊聊。噗,上车吧!”
“你们继续调情,可以当我不存在,我不介意的。”
“傻了吧你?那车怎么可能是帕萨特?那是号称最低调的豪车辉腾,别看一副帕萨特的模样,贵着呢!”
看到这些学长们恶狼一般的行径,秦风无比的庆幸,自己选择陪林书瑶来报道。
亲眼目睹了林画霓的彪悍表演,哪怕林书瑶是她的亲妹妹,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感觉自己有些不认识自己的姐姐。
从辉腾上下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手上捧着一束玫瑰,听到有人议论自己的车子是“帕萨特”正想投给不识货的那人一记鄙视的眼神,不想居然有人认出了自己的座驾。
殷勤的学长们,一个个两眼发亮,以最快的速度选中目标,往往要挤开四五个竞争者,才能捞到一个给学妹帮忙的机会。
林画霓面无表情的按了两下喇叭,让辉腾上下来的青年给她让路,无意中,倒是救了那个开口就骂这青年买辉腾是“傻逼”的家伙。
念头翻转的同时,秦风也在琢磨,是不是把那颗十成药力的“鹤顶玉露丸”给林书瑶吃了,让她的防狼技术再提高一个等级。
秦风轻轻拧了拧她的脸蛋,贴着她的耳垂笑着道:“姐姐让我好好对你,还问我是不是处男。”
秦风干笑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抱着林书瑶坐好。
上了车坐好,林书瑶便猫咪一样钻进www.hetushu.com了秦风的怀里,等到自己坐舒服了,这才轻声问秦风道:“老公,刚刚我姐姐跟你说什么啦?”
“小子,抽不抽烟?”
这还不算完,林画霓挂了倒档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轰起油门又来了一下,直接就把辉腾给撞的翻滚了一下,翻倒在了一旁的草丛里。
听到林书瑶的解释,林画霓只是哼哼了两声,却也没有反对。
国内数得着的百年名校里面,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帝都大学的名气始终稳居前三。
同样是被骂,这青年被别人骂的时候,差点没暴走。
车子开进校园里之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轰!”
更让人忍不住被她深深吸引的是,她眼角眉梢带着的那几分发自骨子里的柔弱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她搂进怀里,好生疼爱。
至于那些个新来报道的学弟们,却无人问津,只能傻傻的举着录取通知书,拿着地图,提着厚重的行礼,无头苍蝇一般一步一歪的到处乱窜。
林书瑶冲着后视镜扮了个鬼脸,皱了皱好看的鼻子,不理林画霓,继续对秦风道:“总之,我和她现在是互相监视、互相利用的关系。我帮她还信用卡,她帮我摆平来自学校里的各种麻烦。”
撞翻了叶东河的座驾,林画霓也不理面色大变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叶东河,载着秦风、林书瑶竟是直接扬长而去。
这副模样的林画霓,倒也难怪在林书瑶告诉秦风的故事中,总是以“林黛玉”的模样出现。
“学妹,你怎么提这么多东西啊?我来帮你!”
开着车的林画霓冷笑了一声,道:和-图-书“是耶鲁大学好不好?林书瑶,我可告诉你,咱们熟归熟,你再败坏我的名声,我可是会翻脸的!”
“呵!快来看嘿,帕萨特居然敢把路虎拦住,也不怕把人的好车给碰了,他那辆破车,能不能换人路虎一个轮子?”
微微愣神了片刻,秦风才摇头失笑,不自觉的,居然感觉林画霓的歪理,居然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他却千真万确的,还是一个处男!
倒是她摘下了墨镜,露出的一张和林书瑶有三四分相似的脸蛋,居然比林书瑶还要漂亮。
林画霓不胜其烦,当场就怒了,一轰油门,猛然就往挡在前面的那辆辉腾撞去。
再拉下后备箱的时候,秦风赫然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
“谢谢姐姐,我不会。”
就当众人都以为他会翻脸的时候,谁知叶东河表情一变,居然又呵呵笑了几声,居然道:“林老师,我就喜欢你这直爽的个性,太赞了,我的花,你一定要收下!”
秦风见状,不由得微微有些好奇,不由得问道:“瑶瑶,你姐姐怎么会有帝都大学的通行证?”
“我擦,真有傻逼买这车啊?”
林书瑶嘟了嘟嘴,道:“她仗着米国那个野鸡大学的名头,混到了帝都大学当讲师,自然是有通行证的。”
也幸亏帝都大学的报道日期要比中海大学早几天,要不然,秦风还真错不开时间。
林画霓和林书瑶是亲姐妹,却比林书瑶矮了不少,约莫也就是一米五三的身高,穿着马靴也不足一米六。
怎么两姐妹一见面,却是这种复杂的局面?
恰在此时,林画霓的声音幽幽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