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光脑风流

作者:抱香
光脑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集

第484章 听说电影获了大奖

到了这一步,才算是分茶完毕,已经可以端杯饮用。
相传,整座小苏山都是菩萨手中的羊脂玉净瓶所化,灵石寺中的那块灵石,就是堵住羊脂玉净瓶的塞子。
可罗美香的态度,居然和沙美云也差不了多少,这就让秦风有些玩味了。
只是暂时,他可没时间去想,因为此刻他已经站在了牡丹亭包房的门口,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宋海伦这次却没有再举杯,而是自顾擦了一下眼眶,笑着道:“不用管我,都是些陈年往事。我们还是说说威尼斯吧,要恭喜你了,秦风,你的《爱·永恒》不但已经被威尼斯电影节安排成了开幕电影亮相,而且还获得了银狮大奖!相关报道,应该很快就会传回国内!”
说起来,这就是差距所在。
没奈何,现在也就成了赶鸭子上架,只能硬着头皮依样葫芦。
起火、掏火、扇炉、洁器、候水、淋杯,一套准备动作下来,宋海伦顿时就收去了脸上的戏谑表情,脸上慢慢郑重起来。
秦风五次进化过后的身体,控制起来得心应手,不带一丝的多余动作,比起茶艺师的表演,还要更具观赏效果。
“想!”
他都不敢接电话,直接就冲了出来。
听到两女的声音,秦风只能回头愤愤的骂了一声:“两个妖精!”
有道是:活水仍须活火烹。
原本秦风还打算照着大脑图书馆里的hetushu•com茶艺,先找个房间练练手,只是被沙美云这妖妇,带着罗美香这成熟美妇人一起勾引了一下,他一时没能把持住,也就忘了这茬。
论知识的积累程度,秦风要超出宋海伦许多。
也正因如此,明明是秦风在进行茶道表演,可他自己品不出好坏,宋海伦却如奉纶音,乐在其中。
被宋海伦这么一说,秦风不由得揉了揉鼻子。
秦风端着茶杯愣在了那里,他虽然跟宋海伦谈过送《爱·永恒》去参展的事,可把拷贝拿给宋海伦之后,他自己压根也就没有过问过这件事。
这别扭孩子!
眼见终于还是没有能躲过去,莫小昕把戴在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来,哼哼着道:“我怎么就不可以在中海?”
“好茶!”
一般来说,这样的包房,除去茶艺爱好者,大多数时候,都是要请专门的茶艺师进房操作的。
莫小昕瞥了秦风一眼,道:“你们学校还开学了呢,你现在不是也溜出来了?”
“啧啧,秦大导演,秦大状元,秦大才子,秦大学霸,你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啊?你是不是在城里绕了几圈,才赶过来的?”
这云香茶室能做出偌大的名气,被宋海伦看中,自然是因为沙美云、罗美香这对经营者,别出机杼的缘故。
云香茶室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和灵石寺建立了合作,每日都有新鲜的泉水被www.hetushu.com送到这里,用以冲泡茶水,久而久之,云香茶室的名气也就打了出去。
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走到一旁的洗手池边,快速搓洗了一下,这才重新坐下。
宋海伦给他打电话,秦风还以为自己要去威尼斯一趟,为电影参展奔走一二,谁曾想,他人都还在国内,电影居然就已经获奖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宋海伦的讥讽,秦风权当没听到,左右扫视了一眼,顺手关上房门,就往步茶的位置走去。
这个念头着实邪恶的过份,可秦风越想,越是感觉有道理。
秦风沉下心神,也不去看宋海伦一脸的戏谑,自顾依着脑海里的步骤,依样葫芦的操作。
她没急着品茶,而是轻轻拍了拍手,从一旁的坤包里掏出几张红钞票,递给从屏风背后走出来的茶艺师,道:“抱歉,让你白等那么久。”
宋海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喝完一杯茶,眼眶居然红红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好久没喝过这么好喝的功夫茶了,秦风,谢谢你。”
“什么?”
宋海伦原本也只是想先让秦风出个洋相之后,再把请好的茶艺师喊进来。
不知什么时候,塞子破掉,飞走了一道灵光,却留下了一口灵泉,泉水清冽甘甜,常饮使人健康长寿。
但凡高山,都是因为山体由岩石构成,土山是没办法长太高的。
秦风有些好www.hetushu.com笑的望了她一眼,道:“你当然可以在中海,只是,你们学校不是已经开学了吗?”
《茶经》有云:“山顶泉轻清,山下泉重浊,石中泉清甘,沙中泉清冽,土中泉浑厚,流动者良,负阴者胜,山削泉寡,山秀泉神,溪水无味。”
想到自己对人的态度,秦风不由得就是一阵尴尬,连忙站起身来,对宋海伦鞠躬道:“海伦姐,这次是我不对,请你一定原谅我!”
偏偏在中海北部,有一座高山名为小苏山,山上有一座灵石寺,寺庙因石得名,寺里的石头上又有一口石上泉,被称为佛门灵异,观音道场,因而香火颇盛。
只是秦风的手还没摸上茶洗,就被宋海伦打了一巴掌,就听美人娇喝了一声,道:“慢着!你手都不洗,谁知道你之前摸了什么?”
可文化这东西,不是你肚子里的知识装的足够多,就算是文化人。
别的不说,就冲这一点,人家得到消息,兴冲冲的给秦风打电话,他却是那个态度,也怪不得宋海伦生气。
茶桌上摆有一座红泥小火炉,上面坐着一只紫砂壶,火炉旁边摆着一篓绞积炭,再旁边依次摆放着各色茶具,俱都放在最顺手的地方。
谁曾想,秦风居然不是说说而已,当真是个会家子。
秦风莫名其妙之余,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好又给她斟了一杯茶。
喝了一口下去,甘霖在口,稍和_图_书稍一咽,直落丹田,当真是舒服到极点。
秦风的理智,在沙美云这句话下,顿时就丧失一空。
宋海伦干咳了一声,假装没有看到秦风瞄过来的白眼,然后横了一眼捂嘴偷笑的莫小昕,端起一杯茶水闻了一下,一股沁脾的清香入鼻,浑身上下三万六千根毛孔,都散发出一股愉悦的味道。
等到秦风请宋海伦、莫小昕饮用的时候,莫小昕还没什么,宋海伦却尴尬的不行。
原本秦风享受的正爽,谁知道等的不耐烦的宋海伦一个电话打过来,惊醒了秦风。
只不过,知识的积累,从来都按部就班的,本身就需要时间,谁也没有秦风这般作弊的手段,可以眨眼间就获取别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学完的知识。
秦风干咳了一声,也顾不得再和莫小昕说话,连忙快步走到位置上坐下,然后二郎腿一架,这才摸上了茶具。
听宋海伦大声喝彩,秦风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感觉也就是那么回事,虽然挺好喝的,但好在什么地方,却搞不太清楚。
秦风踉跄着从房间里跑出来,衣服都没完全整理好,全然不顾身后还传来沙美云、罗美香两女腻人的娇笑。
当时秦风还没觉得,等到离开房间,他不由得清醒了过来,沙美云是被自己神光所摄,还情有可原。
却在这个时候,秦风猛然间注意到,罗美香居然也还在房间里,他心头不由得一跳,连忙按住了沙美云和_图_书小手,道:“美云,那个罗小姐还在这里……”
秦风走了两步之后,又定在了那里,机械的转过头去,望着一个努力把自己隐藏在阴影处的身影,惊呼道:“莫小昕,是你?你怎么会在中海?”
被莫小昕接连顶了两句,秦风才发现,这姑娘眼神不太正常,一直盯着自己瞧了又瞧,也不怕长针眼!
沙美云回头望了罗美香一眼,又回头望向秦风,吃吃一笑,道:“你不是早就想试试美香的滋味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难道忍心推开?”
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虽然是知识的积累,却也同样需要时间的积淀。
他低下头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老脸不由得微微红了一下。
女茶艺师捂嘴轻轻一笑,接过钞票道:“没关系,谢谢,你们慢用,我先告辞!”
秦风心里腹诽着莫小昕的举动,身体忽然僵了一下,暗道:“不是吧……”
不用说,这里面,宋海伦一定花了许多心血!
为了事业,适当的牺牲也无可奈何。
“老爷,等谈完事情再回来哟!”
纳茶、候汤、洗茶、冲茶、刮沫、淋灌、烫杯、洒茶。
只是秦风回过头一想房间里的摆设,秦风心头忽然跳过一个念头:“难道说,其实罗美香一直都被沙美云调教控制着……”
它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内蕴体现,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东西。
中海地处大陆东部,冲积平原下游,按说是不容易有高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