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六十六节 调整

和尚权智关系再密切,有些事情尚权智还是不会轻易泄露,倒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沈子烈估计在有些问题上只怕不到最后一刻,地委也未必就能敲定。
尚权智心里一松,笑了起来,“夏书记,照你这么说,如果都做得差,那也就凑合过了?”
夏力行比他先来黎阳一年,只不过他是从省计委副主任下来,而夏力行则是从昆湖市委副书记直接升任黎阳地委书记,打破了一般是从市长、专员或者省直机关一把手调任地委书记的惯例,虽说昆湖是全省仅次于省会昌州的第二经济大市,而黎阳地区是全省最贫困地区,但在当时还是引发了相当震动。
尚权智在计委工作时就和夏力行打过交道,感觉这个人作风沉稳,绵里藏针,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他搭档,好在搭档这三年里,两人虽然有时候也有龃龉的时候,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过得去,不过此人在人事权上把持得很紧,连自己也很难插手到人事调整hetushu.com中去。
地委副书记唐文忠正在夏力行办公室谈事情,姜定国进去之后也没有多说,只说南潭县委班子三位到了,夏力行想了一想,才道:“这样,老唐,你和王自荣先谈一谈,我和老安谈一谈,至于沈子烈那边,就劳烦老姜你了,地委已经形成了决议,但是我们还是要听一听他们三位的意见。”
安德健一行三人赶到黎阳地委大院时,地委会议刚刚结束,地委组织部长姜定国看到安德健三人到来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三人在自己办公室稍等,自己去了地委书记夏力行办公室。
“同喜啊,沈县长,唐书记还在等着你,还是等你先去见了领导们,我们再聊。”王自荣微微点头笑道:“估计安书记也还在夏书记办公室里,咱们今天一上午估计就得要不停的和领导们见面了。”
“我觉得可以在南潭现有班子里产生,秦海基和沈子烈两位同志都很不错,秦海基和*图*书同志工作经验丰富,正值壮年,沈子烈同志在这一次猕猴桃专项工作中表现尤其突出,不过这位同志是省委宣传部下派来的干部,他的组织关系问题……”夏力行目光望过来。
沈子烈从姜定国办公室出来时,有些恍惚,虽然当省委宣传部那边有人来询问自己组织关系问题的时候,沈子烈就估计到只怕自己这个下派干部有可能要从下派变成正式任职了,很显然黎阳地委不会因为自己目前这个位置而专门考虑组织关系问题,所以他试探性的问过尚权智,但是尚权智在电话里没有谈这方面的事情,他也就不好再深问。
“夏书记,我看可以,淮山的问题要给省委一个交待,但是有过则罚,有功则奖,表现优异的同志理应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发挥所长。”尚权智很满意的接上话。
“辛礼元恐怕要动一动,否则无法向省里交待。”夏力行开门见山,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敲打着,脸上也是深思的表和*图*书情,“我们黎阳是全省最大的农业地区,农业人口也是全省最多,可以说以农业为本,在调整农业结构上说得多,做得少,这一次猕猴桃事件也反映出了我们各县主要领导在工作上的差距,有好有坏,有值得表扬嘉奖大书特书的,也有需要严肃处理引以为戒的,形成了鲜明对比。据说海华书记和登江省长都提及了南潭利用亚运会契机打响生态猕猴桃这张牌的事例,给了很高的评价,但是也对同属于我们黎阳地区的淮山出现这样的事情很生气,这样两相对比之下,想不严肃处理都不行啊。”
“嗯,辛礼元年龄倒大不小,缺乏一点开拓进取的精神,做事总喜欢坐等看,我听得县里有人说淮山县委的思路和交通规则差不多,一慢二看三通过,宁停三分不抢一秒,呵呵,这说法虽然刻薄了一点,恐怕也是有感而发啊。”尚权智感叹道。
安德健有些奇怪,接到地委紧急通知时是通知他和王自荣以及沈子和*图*书烈三人一起到地委,按照惯例通知会议应该是地委办,但是这一次却是地委组织部办公室通知,也没有说会议内容,后来他打了电话问了问地委组织部副部长高英诚,高英诚在电话里语焉不详,只说来了就知道了。
尚权智和夏力行搭档三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夏力行对中央的政策精神变化不满,有些惊讶,不过他也同样有些感触,只不过在这种场合下倒是不宜在这个问题上附和,只好避而不谈,岔开话题,“那夏书记你的意思是让老辛回来,谁去淮山?”
“呵呵,老尚,我可没这么说,但是这样对比起来,太过明显,如果地委没有动作,实在也说不过去。”下了决心的夏力行顿了一顿,“我的意见是辛礼元不宜再在淮山担任县委书记了,可以让他回地区来安排一个位置,淮山这两年工作起色不大,问题却不少,我看辛礼元要负主要责任。”
“恭喜啊,王县长,现在该叫王书记了。”沈子烈嘴角浮起一抹和图书浅浅微笑,迎上前去。
“这也不能全怪下边,从中央到省里都是政策和精神一月三变,弄得下边一头雾水无所适从。”似乎对尚权智的话有些感触的夏力行轻轻哼了一句,“咱们黎阳是农业大区,工业基础薄弱,占比例小,所以省里对咱们农业这一块的发展就更重视,出一点问题都很关注。”
夏力行沉吟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我的想法是让南潭王自荣去接替辛礼元,老尚,你觉得怎么样?”
尚权智深吸了一口气,他能够理会到夏力行目光隐藏的意思,沈子烈的组织关系是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是问题,那么南潭县长这个位置亦可由沈子烈来坐。
“那谁来接王自荣现在的位置?”尚权智没有回答夏力行的问话,反问了一句。
沈子烈在伏尔加旁边站了一阵,看到王自荣从唐文忠办公室出来,脸色倒是很平静,不由得有些佩服这个家伙的涵养,按照惯例,自己还要分别见唐文忠和夏力行,估计时间上也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