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九十一节 195厂的宏图

“嘿嘿,郭叔,你都知道了,大飞机项目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工业或者说科技项目,而是一个涉及国家政治军事经济诸多方面的综合性工程,可以说其政治意义、军事意义和经济意义三者哪一方面都足以使得我们无法放弃,越是到后来,我们就越会意识到大飞机工程对于我们国家的重要性,这一点我相信各界有识之士都应该看得到,至于说用什么方式来达到目的,我倒是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逼宫不逼宫的,只要都是一心为公,想必上边也看得清楚。”
一直到甄敬才告诉他是陆为民的这些观点看法时,郭征还认为是甄敬才是想要为他这个准女婿脸上涂脂抹粉来说服自己去辜明良那里做工作,但是几次甄敬才言之凿凿,郭征才半信半疑。
甄敬才抵挡了陈发中的蓄力已久的突然发难已经让郭征颇感意外了,在他看来被中纪委盯上也就意味着仕途的终结,甚至他也知道中纪委为什么会盯上甄敬才这种本来轮不到中纪委过问的和*图*书厅级干部肯定是有更深的目的。
陆为民面无表情,和他的年龄似乎有些不相称,声音也有些低沉,“大型运输机的研发,对于一个国家的航空发动机技术、材料科学以及配套系统产业的推动作用是难以想象的,而大型运输机不但具有军事战略意义,同样在商业运用上的巨大潜力也是可以预见的,随着我们国家经济进一步发展,对于商用大型飞机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实现大型运输机国产化将是我们永远必须要面对的难题,这道难题我们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早做要比晚做好得多,这一点上我相信郭叔你的认识要比我深刻得多。”
不过甄敬才竟然能扛过这必杀一击,让郭征意识到甄敬才也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陆为民在其中上蹿下跳所起到的作用也让人颇堪玩味。
旁边的甄敬才注意到了郭征的表情,心中也是一阵得意,先前郭征还对自己如此夸赞陆为民颇不以为然,今晚这一顿饭相信彻底颠覆和_图_书了郭征的观感。
郭征和甄敬才交换了一下眼色,这家伙能说出这番话,真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换了一个在宦海中沉浮多年的角色说这番话似乎还能让人觉得着调,可看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也敢这样说,就真有点让人欢喜让人忧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还是带给自己一些意外惊喜。
郭征脸上表情有些复杂,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当甄敬才向他提及大飞机计划的前景意义时他只是略略有些惊讶,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当甄敬才紧接着又从国际国内形势和今后经济发展走势论证了一番大飞机项目的特殊性和必要性时,郭征就有些刮目相看了。
陆为民看了一眼郭征,这个195厂的党委副书记见识不凡,便是在前世中也是一个颇有作为的人物,比起精明的甄敬才来,多了几分担当和魄力,从安都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又杀了一个回马枪重新回到陷入困境的黎明飞机工业集团,担任董事长兼和_图_书总经理,正好遇上了国家重新审视和调整商用大飞机战略政策,黎明飞机工业集团就要扛起了中国大飞机工程的复兴重任,从商用运输飞机到中大型运输机,黎明飞机工业集团在二十一世纪承担起了国人的厚望。
陆为民提出来的这个说法让郭征眼睛也是一亮,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啊,这样新鲜的观点思路连自己都未曾有闻。
“郭叔,虽然195厂是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只能按照计划经济的模式亦步亦趋,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只要是正常企业,就必须要与市场经济体制相结合,至于说你如何来引导市场经济与企业发展步调一致,方法多种多样。”
“郭叔,其实这也没有啥新鲜的,大型运输机对于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国家本来的运十计划很有前途,但是却不幸夭折,MD-82取代了运十,我们不好评论这究竟是美国人阴谋还是我们自己的短视,但是可以很肯定的说从去年风m•hetushu•com波之后,欧美对于我们大型运输机制造技术的封锁只会越来越严,而且即便是没有那场风波,欧美也绝不会把他们这方面的先进技术转让给我们,在这种涉及国家战略安全的技术层面,妄想通过技术转让来获得,无疑是痴人说梦。”
而现在自己能不能用前世的记忆和经验来促成这一姗姗来迟的动作提前启动,这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陆为民想要试一试,凭借自己个人力量当然不可能,但是用蝴蝶翅膀的力量去煽动某一个细微空间的气流变化,让这个气流变化引发不断的连锁反应,来推动这一历史巨轮的转动。
“举个简单例子,美国那些个带有军工背景的企业巨头,比如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为什么能够发展成今天这种巨无霸企业?如果没有国家政策的支持,如果没有代表这些公司利益的国会议员们的游说来获得政策扶持,他们能做到现在这种地步,我们195厂虽然是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但是并不代表hetushu•com195厂就没有自己的目标取向,尤其是在我们认为我们的价值目标和国家政策发展方向趋同时,我们更应该理直气壮大张旗鼓的去宣传和游说,如果说游说这个词有点不好听,那也可以说是介绍说服,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在他印象中甄敬才并不长于战略规划这方面,而是精于具体实务,能提出这样鲜明的观点,还能有这样的依据作支撑,甚至还提到了一系列的促成策略,这就不能不让郭征很有点吴下阿蒙的感觉。
见郭征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陆为民当然要趁热打铁。
“所以你就给你甄叔建议厂里应该要主动出击去争取大飞机项目的复工?”郭征微微一笑,“你甄叔还说你建议要发动民间各方力量和科技界人士来促成这个项目的复工?为民,这种手法你是从哪里想出来的,如果是放在另外一个时代,就有点阳谋阴谋的味道在里边了,要知道咱们195厂可是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一切决策都要服从于国家的需要,这种手法这算不算是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