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九十二节 袭击

“哼,哪有那么简单?郭叔看人比我爸还挑,他能和你说那么久的话,那就说明他对你很看好。”甄妮并不认同男友的观点,她在厂里宣传部,自然清楚郭征在厂里的影响力,即便是梁广达在不少事情上也要尊重郭征,不过郭征也很讲原则,一般不在超越他自己分管工作范围之外发言表态。
“才吃了饭,又要去吃?”陆为民真有些无语了,甄妮还是那种未长大的女孩子心性,烤红薯的香气萦绕在空气中,逗得人食指大动,不过陆为民并不太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他更喜欢多年以后的天蚕土豆和孜然烤面筋。
现在运十已经停止研究试验六年之久,波音独霸民航飞机市场的垄断地位遭到了来自欧洲空客公司的强劲挑战,但是波音和空客的对决也使得民航飞机市场的竞争变得异常残酷,国内民航飞机市场毫无例外的被波音和空客两家垄断,中国大飞机项目能www.hetushu.com否经得起市场经济的检验在很多人心中都并不被看好。
用黄泥和瓦缸做成烤炉散发出无尽热力,看着那焦黄香嫩的烤红薯新鲜出炉,几乎是一边捧着一边吹着剥去外边的红薯皮,金黄的红薯散发出无穷香气,连陆为民也禁不住有了一点食欲。
男友能够得到郭叔的如此赞誉,让她心里禁不住有些骄傲,郭叔的眼光非比寻常,而且有传言说他会接替辜明良出任厂党委书记,那郭叔叔也就会摇身一变成为195厂的第一人,如果大民能得到郭叔的青睐,那调回厂里来之后也就能如鱼得水青云直上了。
陆为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女孩的喜悦兴奋,他还在思索饭后郭征和自己的谈话。
“让开!”猛地一把推开惊慌失措的甄妮,凶猛的一棍狠狠击打在陆为民肩头上,绕是已经躲过了正面锋锐,剧痛依然让陆为民www.hetushu.com险些叫出声来,如果不是身上厚实的棉袄,即便是侧面一击也足以让自己这只手抬不起来了。
郭征的见地要比陆为民想象的更深远,陆为民提出的从军事意义和市场分析上的判断得到了他的认同,到后来陆为民也能感觉得到郭征最后几句话已经有点想要招揽自己调回厂里的意思了,这让二世为人的他也禁不住心绪波动。
挽着陆为民的手走在金星路上,少女还沉浸在今晚夜宴带来的兴奋之中。
看样子历史已经有了一些改变,或许郭征真能提前几年出掌195厂,如果是那样,自己回195厂也不失为一个好选项。
白皙细腻的手指在自己嘴唇一抹,陆为民下意识的添了一下对方的手指,心火却是熊熊燃烧,压低声音道:“我更想吃你。”
“大民,我看郭叔叔看你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如果不是郭叔叔只有两个儿子,我都要怀疑他http://m.hetushu.com是不是想要有其他想法了。”少女脸上浮起的得意表情溢于言表。
临街的筒子楼窗户那一面被住户们打开,摇身一变就成了小门面,开个杂货店或者饮食店,哪怕自己不作,一月也能挣百八十块的房租钱,扯上一根电线,摆上两个炉子,一个小吃摊儿也就能像模像样,下了夜班的工人们大多选择在这一段来喝两杯填填肚子,甚至不少街上跑出租车的司机也喜欢来这里来一顿,到了晚上十二点这里就更见热闹了。
“走嘛,人家喜欢吃嘛。”少女的撒娇对于男孩子们来说无疑是无法抵御的武器,即便是陆为民在见到甄妮因为寒冷而绯红的面颊上流露出那种娇媚嗲气的姿态之后,也毫无例外的败退了。
两个字几乎要击破陆为民的心理底线,尤其是想起纯黑羊毛衫里那具丰腻如羊脂玉的胴体,陆为民就恨不能立即抱着对方欢爱个够。
卿卿我我的恋人往往难以m.hetushu•com注意到周围,陆为民看到迎面而来的三个带着风雪帽和围巾的人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
一些有识之士也在呼吁中国重启大飞机计划,与麦道的合作在经历了去年风波欧美对中国的制裁封锁态度之后也蒙上了一层隆重的阴影,西方对中国崛起的态度逐渐明朗也使得高层意识到寄希望于和西方合作来获得高端技术无疑是缘木求鱼,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这一观点再度抬头。
男友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得意,不过甄妮还是很喜欢自己男友的这份淡然低调。
看着男友脸上那种表情,甄妮得意的一笑,小心的揪下一块,塞进陆为民嘴里:“还嘴硬,你还不是想吃?”
“嘿!”陆为民欺身而进,这个时候半点退让忍手都会让自己的下场,惨不忍睹,手中掣出的水果刀已经毫不留情狠狠的扎了出去。
金星路是厂里生活区最繁华的一条路,虽然已经十二月了,八点过的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和-图-书,不过从穿着上就能知晓,这里绝大多数都是195厂的职工们。
被陆为民这一句话弄得脸颊火红,美眸中浓情欲滴,少女飞快地扫了一眼人来人往的四周,娇腻无比的媚意几乎要渗入到骨子里,噘起嫣红的樱唇,嘤咛腻声,“死相!”
二世为人,总要做一些于国于民有益有利之事,如果能够为大飞机项目出一把力尽一份心,那也不枉这一遭了。
大飞机项目对于195厂来说是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背后也充满了许多麻烦和困难,运十项目是以沪东空军飞机修理厂作为研究主体起步,由于研制力量严重不足,不得不从各个部门抽调技术力量,而政出多头也使得研制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
“瞎说些啥。”陆为民瞥了一眼满脸喜悦兴奋的少女,心里却有些飘忽,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而有些事情却没有改变,那自己身畔的事情呢?“郭叔不过是和我的一些观点有些一致,有点共同语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