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九十三节 姚家

“我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想要教训他一下,他们也都没有暴露身份,有啥大不了?!一个乡巴佬,他知道了又怎么样?”太阳穴突突猛跳的姚平抗声道:“我就是要收拾他,看看他还敢不敢那么嚣张!我自己又没有出面,他能咋样?!”
※※※※
用小刀轻轻在对方颈项上划出一道血痕,陆为民一把将对方推出去,然后狠狠一脚踹在对方小腹上,对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这三人都不是什么精于打斗的好手,一看就知道是街面上厮混的小混混,陆为民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指使来的,也不知道跟了自己二人多久才选到这样一个机会。
倒抽着凉气呲牙咧嘴嚎叫不已的男子和另外一个正欲扑上来的家伙都吓得一愣怔,陆为民这才感觉到自己左胳膊几乎要抬不起来了,几乎是要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告诉叫你们来的人,和-图-书不要欺人太甚,兔子急了也要咬人,我也不是兔子,真要想替他一家人招祸,那不妨就再来试试。”
猝不及防之下,那个手持木棒的家伙刹那间嚎叫起来,这一刺直透衣物,饶是他羽绒服不薄,一样一刺就穿,他那只左胳膊只怕才真要好生将养一段时间了。
就算陆为民不认识那些人,公安稍加调查就能把这些人的情况摸出来,真要出了人命案,别说派出所,就算是公安局也一样没有人保得了你!
甄妮也隐约猜测得到是谁干的,陆为民在厂里也没啥仇人,这就在生活区边上出这种事情,时间地点都选得这样好,大民又很少回来,这么准确的找上来,肯定就是刚才在吃烤红薯的时候被钓上的,说明对方多半就是厂里人,除了姚平那个家伙还能有谁?
“二叔那些人是干啥的,我告诉你,一帮小混混,垃圾,他们能干啥,会干和-图-书啥?下手没轻没重,出了事儿怎么办?陆为民现在不是厂里普通青工,不是社会待业青年,他是政府干部,甭管是哪里的干部,出了事情,而且就是在厂里生活区出事情,你以为甄敬才是傻子,不会怀疑到你?你以为跟着二叔混那些人就是铁打金刚还能像渣滓洞白公馆里的烈士一样守口如瓶?!做事之前多用用你的脑袋想一想!”
避开那铁扳手狠狠的一击,陆为民很想一刀插入对方胸腹,但那可能就真的要惹出人命案了,即便是正当防卫,只怕也要卷起一场大风波,至少目前他还不想招惹这些事情,所以只是小刀一偏,硬生生的搁在了对方的颈动脉处,“够了,不要逼我!”
“啪!”姚平只觉得自己耳际嗡的一声,这一耳光几乎要把鼻血给抽出来了。
姚志斌看了一眼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大儿子姚放,也知道二儿子恼火的原因http://www•hetushu.com
真要出了事情,那不是纯粹等着公安来抓人么?
你真想要拾掇对方,那你也得要找合适的人,居然就敢去找二叔身边的小混混?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也有些拿不准该怎么干,陆为民不动声色的把手中水果刀耍了一个花式,脸色变得更加阴冷,厉声道:“还不快滚?!”
姚安恨不能一脚把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给踹出去,他怎么也想不到姚平会去做这种在他看来简直是无比低能弱智的事情。
陆宗光是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奖章获得者,这还有甄敬才和郭征在一旁虎视眈眈,正说找不到茬子呢,这简直就是送上去的子弹。
“可是以后你如果回来再碰上他们……”甄妮几乎要哭出声来,眼眸里也是泪水浸润,“你知道是谁,对不对?”
“干什么!我打醒你,免得你还长不大,还以为自己是十岁小孩子!”气得http://m.hetushu.com如暴怒的雄狮一般,姚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姚平,你都多大了?二十三了,成年人了,你是啥身份?195厂厂办秘书,但你看看你做的事情!居然敢去找人做这种事情,你是想害我们一家还是怎么?”
一直到三人身影消失,陆为民这才呲牙咧嘴的舞动了一下自己左边胳膊,都已经有些抬不起来,扑到身畔的甄妮脸色苍白,更是连连问陆为民有没有啥,拉着陆为民赶紧要去报警。
“算了,小妮,报警也没啥意思,这三个家伙受人指使而来,而且把头脸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我们都不认识,报了案又有啥用?”陆为民淡淡一笑,揽着甄妮的手,轻轻哼了一声:“相信过了这一次他们也不敢再来了,何况我在昌州呆的时间也不长,他们就算这份心也没有这份机会了。”
“陆为民如果出了事情,我保证甄敬才和郭征就得要跳起八丈高,挖地三尺也要m•hetushu•com把这件事情查清楚,24小时之内那几个家伙就会被公安局给抓起来,明天晚上你就得和他们一起蹲大狱!”
“哥,你干啥!”摸着脸的姚平怒火中烧,如果眼前不是自己二哥,甭管是谁,他都要和对方拼了。
他纠缠过自己几次,自己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这段时间也就没有再来,不过甄妮也知道对方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也只有对方才使得出这样龌龊的手段来。
陆为民爱怜地拍了拍甄妮的脸蛋,“嗯,让对方明白我知道是谁指使的就行了,这家伙也是色迷心窍了,我会想办法让他知道没有下一次了,走吧。”
“姚安,你干什么?”坐在沙发上的姚志斌也是皱起眉头,姚平虽然有些草率莽撞,但是事情出都出了,而且也没有留下多少后遗症,汲取教训日后不再犯就行了,哪知道二儿子如此大发雷霆。
三人这才心有不甘的狠狠瞪了陆为民一眼,嘀咕了两句,慢吞吞的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