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九十五节 势不两立

陆为民知道姚放好像后来的确是找了一个昌州市领导的女儿,但是记忆中后来那个领导退下去之后几年,姚放就离了婚,究竟是什么原因离婚他不清楚,但是姚放之后在仕途上依然一直相当顺利。
陆为民言语里充满了狠戾气息,萧劲风却是喜欢无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嗯,这段时间没啥事儿,我又去了岭南那边一趟,捣腾了一些东西回来卖,大民,你那个同学很够意思,帮我指了不少路子,嘿嘿,这段时间挣了不少,连吴健都眼红了,想要出来跟我一块儿干。”
“劲风,你自己掂量着吧,我知道吴健跟你关系铁,他要跟你干,你也不好推,免得别人说你挣了钱忘了兄弟朋友,不过吴健脑子可没你那么好用,脾气又暴躁,你得招呼着,别惹事儿。”陆为民也不多说什么,各人有各人的生活,萧劲风他会帮他,现在没http://www.hetushu.com有机会,并不代表日后没有机会,“但我们俩说的那事儿,你得盯紧。”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看来萧劲风很喜欢这种生活,他倒真不好打击对方的积极性,这种小打小闹的玩意儿在自己这个过来人心目中当然算不上什么,但是对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的确是足以引人眼红的了,而且也的确有很多人从这种倒腾活计中赚到了第一桶金。
距离住房制度改革还有七八年时间,这七八年里,私有住房建设发展速度很慢,即便是在昌州这样的大都市,也是如此,连续几波政策的变化,也使得住房私有化停滞不前。
记忆中姚放好像没有能搏上厂团委副书记这个位置,而是几年后调到了团省委,当时自己已经在给孙震当秘书了,但是调到团省委之后姚放仕途就显得光明起来,应该就m•hetushu•com是托了那个昌州市领导的福,很快姚放就从团省委到了昌州市团委担任副书记,正式晋升为处级干部。
没房子,也就相当于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无论是自己家里还是甄妮家中,都有些不太方便,如果是夏天也许还好一点,这大冬天的,寒风凛冽,冷意逼人,走在大街上,委实不是滋味,若是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那该多好,可是按照现有的政策,自己若是不调回厂里,那便永远无法分到一套房子,除非自己去买私房或者租房。
再后来姚放就到了昌州市下边某区担任组织部长,副书记,一路走来,最后到了省委组织部,可谓一帆风顺。
自己在当无忧区常务副区长时,他已经是昌江省委组织部的资深副部长,称得上是大权在握,没少给自己上区长位置时制造障碍。
一直要到黎明机械集团出事,整个班hetushu.com子被一锅端,他二叔姚志善因为牵扯行贿和偷漏税被判刑,而他父亲姚志斌也出人意料的被党纪政纪处理之后并未追究刑事责任,这在当时也颇为蹊跷,而他也只沉寂了短短几年,后来又重新爬起来。
不过现在似乎还想不到那么远,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还很多,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改变很多人命运。
陆为民后来才知道姚放的第二任妻子是昌江省纪委一位副书记的女儿,而姚志斌之所以逃脱了牢狱之灾而只是受了党纪政纪处分,未尝不是有这位省纪委副书记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不能不说这个姚放还是有些本事的,至少在某些方面表现出来的天赋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
“嘿嘿,啥都有,放心,为民,我是不会去干那些违法犯罪高风险的事情,中英街那边东西便宜,现在岭南那边搞这个的多了去,我们昌江这边去那边和-图-书搞这个的也不少,算一算弄回来一趟能挣不少,我倒是想要捣腾几辆汽车过来,可没那本钱,而且风险也太大了,所以也只敢弄点电子表这一类的东西,不过昌州这边传呼台开通了,你们那同学帮我联系了一家能搞到传呼机的,这边只要和邮电局拉上关系,就能上户,嘿嘿,我估摸着能赚不少。”萧劲风乐呵呵的道,脸上露出颇为自豪和向往的表情。
“放心,吴健跟着我,出不了事儿,这边我也有人,嘿嘿,现在有钱好办事儿,比起原来真要方便得多。”萧劲风听得陆为民这般一说,心里顿时一松,他就怕陆为民说他不务正业,也不知道啥原因,和陆为民这么多年铁杆兄弟,虽然亲密未减,但是敬畏心却越来越重。
“哦?”前段时间陆为民和黄绍成电话联系时,黄绍成隐约提了一下说萧劲风又去了岭南一趟,但没说具体事情,陆为民也没太在意www.hetushu.com,本说要问问萧劲风的,事情一多就忘了,今儿个萧劲风一说,陆为民才想起:“捣腾啥东西?走私货?”
※※※※
“难怪姚平这样嚣张,姚志斌也是洋洋得意。”陆为民想了一想,才又道:“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小不忍则乱大谋,姚放姚安两兄弟都是聪明无比的人,我会找人带话给他们,他们知道收敛。这边你帮我盯紧一点,要抓紧时间摸清楚他们的勾当规律,力争要拿住姚志善的真凭实据,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把姚志斌弄到监狱里去蹲他十年八年才够味道!得让姚家好好记住这一课!”
一直到回到南潭,陆为民都在琢磨自己也许真该在昌州弄套房子了。
“你知道就好,啥事儿要有轻重分寸。”陆为民点点头,沉吟了一阵之后才又道:“你捣腾这些也算一个门路,算是练练手吧,日后再有其他门道,也算是有了一番经历,总比什么也没见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