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一节 第一笔

“最迟不能超过五月要完成一切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立项审批,厂房建成不能晚于八月上旬,安装设备和调试需要半个月时间,另外也需要对工人进行必要培训,我记得陆先生你说过可以在熟练工人方面……”林耀雄笑了起来。
陆为民不动声色观察着眼前这位面色阴晴不定的中年男子,很显然这位港商一路跑来,还是对南潭这边的条件不太满意。
“噢,陆先生,你所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也向我介绍过了,我承认南潭不少条件非常优厚,像你所说的南潭猕猴桃还获得了亚运会代表队独家使用的健康水果这一情况我也听说过,我本人也很希望能够以一个很荣耀的名字记入你们县志,但是我要说的是更现实的事情。我们这两天走了不少地方,你说这里是你们县里规划的工业开发区,但实际上这只是纸上规划,我们眼前看到的还是荒凉的河滩地,从这里距离最近的公路还有一公里,土地平整,道路建设,还有电力线路和供水系统的架设,这一切都还是空中楼阁,您怎么让我相信你们这个http://www.hetushu.com开发区是不是你们临时想象出来的东西呢?”
其实林耀雄也知道一切在没有自己亲眼见过之前都是做不得数的,为了哄骗到你投资,〖共产党〗的官员很善于在嘴巴上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的情况却大相径庭,他在大陆这边也不算陌生了,岭南那边如此,这边依然如此,他有这个思想准备。
这两天里茅蓉和自己是一直陪着对方察看勘探,从原料产地到厂址选址,从电力、供水到道路交通,凡是涉及到的部门,那都是召之即来,有什么问题现场就要拍板决定,但是对方显然还是不太满意。
这不能怨对方,实在是南潭这边的基础设施太差了一点,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得要想说服对方在这里投资建厂,是在有点勉为其难,但是眼下情势是势成骑虎,沈子烈那里不用说了,连县委书记安德健都专门抽了两个小时专门和对方见面座谈,徐晓春和吕玉川作陪。
“陆先生,我觉得你们这里和当初你和我在广州见面时所介绍的情况有些和图书不一致啊,而且情况相差很大,这让我很犹豫。”
“其实您看到的这一片土地在今年之前都还是随时可能被夏季涨水季节淹没的河滩地,但是现在您看,一年不到,坚实的河堤已经牢牢的锁住了洪水,这一片区域将成为我们的工业开发区,我向您保证,一年之内,这里将成为一片工业热土,无数家企业将会在这里拔地而起,而我希望您能够有幸成为我们南潭工业开发区的第一家外资企业,这将使得您和您的企业作为一个历史性的标志永远载入我们南潭县志,这将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荣誉。”
林耀雄脸上也露出郑重其事的神色,和自己的律师交谈了几句之后,又和自己两个秘书用粤语交流了好一阵,这才回答道:“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如果能够就我刚才所提到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得以最快解决,我觉得这个项目可以落户南潭。”
“林先生放心,我对我所说过的一切负责,这些都可以写入协议中。”陆为民接上话,心里也在盘算,这大概也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好情况了,基础设施m.hetushu.com解决了不了,无论那个企业都不可能落户,这是先决条件,而时间如此之短,这也是对县里行政部门执行能力和办事效率的一个考验。
“好,林先生,您觉得完成这一切建设的时间期限是多久?”陆为民沉声道。
黝黑瘦削的面庞上除了那双略略有些深凹的眼睛还有些精神外,加上看上去总觉得不那么合体的西装和风衣,换了在任何一个场合,你都无法相信这也是一个拥有上千万资产的角色。
县里几个区乡的道路情况都不太好,可是这位港商却是精神百倍,一处一处走到了解,从东崮到白塔,甚至要亲自到农户猕猴桃果园里去查看一番,还要操起那一口带着浓烈粤语腔的普通话和农户对话询问,主要是询问农户们在种植猕猴桃时使用的化肥和农药问题,这让陆为民对这位之前在岭南时喜欢喝花酒的港商态度有了不小的改观。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南潭县的基础设施条件虽然糟糕,但是却还在他的预料之中,而南潭极其适合猕猴桃种植的自然条件也让他颇为心动,应该说这是决定是否投资和图书建厂的最主要因素,当然,糟糕的基础设施状况也的确值得他狠狠抱怨一番,至少可以借此提出更为有利的条件。
“是么?林先生,我承认我们这边内陆地区的条件可能和珠三角那边有一定差距,但是我们的优势也很明显,您应该意识得到,我们的优势珠三角那边无法复制,而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我们却可以逐步缩小。”陆为民手一指眼前堤坝背后这一大片荒芜的河滩地,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林先生,如果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尽管提出来,只要是我们县里能够解决的,我们都绝对予以满足,安书记、沈县长以及吕县长你都和他们正面接触过了,相信您也能感受到我们县里的热情。”陆为民尽量调适着自己语气,让自己的态度变得更诚恳。
林耀雄和自己的助手用粤语快速交谈了几句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道。
茅蓉连着跟了两天,也有些吃不消了,加上吹了风,感冒了,去输液了,吕玉川下午有会,也就只剩下自己和许阳两人来陪着对方再来这里实地察看。
终于步入实质性的问题了,跑了这么http://m.hetushu.com几天,该看的都看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可以说陆为民把该想的都考虑到了,就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许阳有些艳羡地看着舌绽莲花的陆为民,这个家伙比自己都还要小一岁,但是口才却远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而且一番话说出来总是那样声情并茂,让人下意识的跟随着他的思路游走。
“林先生,我理解您的担心,但是我们接触也有这么久了,您觉得我有虚言欺瞒您的时候么?或许我在介绍南潭情况时有些夸张或者缩小,但是应该说的我都没有掩饰隐瞒,我们南潭的条件就是如此,事实上内陆其他地方情况也和我们大同小异,我觉得我们南潭已经做到了我们能做的一切。”陆为民语气沉静而自信,“至于您刚才说的,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如果我们在你所说那些做出了承诺,我们之间的谈判就算是进入了最后阶段?”
除了林耀雄之外,跟随他来的还有一位律师和两位助手,其中两位助手一个是负责生产方面的,一个则是负责财务的,一行四人,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陆为民觉得这也足见对方想要来投资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