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四节 火种

“徐兵,你这个同学是干啥的?”一个穿着便衣的刀条脸男子悄声问道。
“陆主任!”许阳只觉得自己鼻子一酸,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肺腑地喊出了陆为民的主任称呼,平时有时候喊陆为民,有时候喊小陆主任,有时候喊陆主任,但是从内心深处他都有些不太情愿,一个刚刚毕业回来的大学生,就算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又怎么样,还不就是和自己差不多,虽然后来陆为民的表现在一点一点征服了他,但是要让他心甘情愿喊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家伙作主任,实在有些勉为其难,更多的时候他选择了回避称呼对方。
“反了你个王八蛋!”看见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陆为民一下子就把自己两个兄弟伙给弄了个趴扑,满脸通红的男子一下子清醒不了少,顿时暴怒起来,疯扑上来就是一拳,想要打陆为民一个措手不及,一边吆喝着另外几个同伴:“把这个家伙抓起来!”
“他和*图*书原来是沈县长的秘书,但好像没当多久就没有干了。”虽然陆为民并没有太注意自己这些同学的情况,但是徐兵却对于陆为民这个同学的情况十分关注。
“你要不姓秦(禽),那就得姓兽,禽兽不如!”陆为民语气平静中蕴藏怒火,不用猜陆为民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零碎的听许阳说起过他和女友的事情,有一个公安局的人对他女朋友纠缠不休,而且威胁他必须要和女友分手,当时陆为民也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一幕居然就发生在眼前,“公安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杂碎给糟蹋了的!”
“沈县长的秘书?”一直和徐兵在一起的两个人起初并没有出面,也只是帮着扶了一下秦磊,似乎也对秦磊的做法有些看法,一直到秦磊被陆为民一推一个趔趄才出面帮秦磊站稳。
“徐兵,你认识这个家伙?!”一挣扎站稳脚跟,酒意已经有些消退的男子喷出一口酒气。
和*图*书“秦哥,他是我高中同学,陆为民。”徐兵也是满脸无奈,和这个秦队一起出来就免不了要找事儿,可谁让今天在一块儿吃饭呢?有个不一般的家世真好,再是出多少问题,也能有人替他把事情收拾干净。
“徐兵?”陆为民也愣了一愣,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下也能遇到自己同学,那天同学聚会之后,他就忙得不可开交,加之郭怀章离开了南潭,除了和舒雅有时候还在电话里聊几句之外,其他同学也没有多少往来,即便是这个在公安局刑警队的同学也没有往来。
陆为民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目光中闪耀着愤怒的苏燕青,强压住内心的暴怒,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住手!”
怒火中烧加上酒精麻醉的男子根本就没有注意陆为民的言语,或许是注意到了他也不在意,眼下他只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南潭县里敢这样挑衅自己的角色他还真没有遇上,今天不剥了眼前这个m.hetushu.com家伙的皮,姓秦的就真的在这南潭玩不转了。
“大民?!”扶着那个酒醉家伙的年轻人愣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般骄横跋扈,啥话都不说就扑了上来,一躲闪,晃过对方这一拳,顶住对方的身体轻轻一推,对方一个趔趄倒退几步,如果不是两个同伴扶住对方,对方就要来一个“就地十八滚”了。
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够提及公安名声几个字的无疑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换了是普通人即便是愤怒与狂,要么是言语威胁要上告,要么就是大骂对方,用这样提升到公安形象的话语来评点,让这些个长期在外边游走的刑警们立时嗅出一点味道。
“哼,你同学?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儿个谁来都不好使,就是你兄弟,今儿个我也得好好教训他,让他明白出来混招子要放亮!”满脸青春痘的紫胀面皮显然是酒精刺激,酒气不断随着呼吸喷出,那张脸显和图书得有些狰狞,被人扫了面子,而且还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就在这松鹤居楼下边,虽然没有多少人露出脸来,但是秦磊想象得到这周围黑暗里有多少人在看着自己,想到这里,胸腹里那股子恶气几乎要炸裂了理智底线,挽着袖子一挥手,示意几个人帮忙,“妈的个逼,今儿个老子不把你打得让你妈都认不出来,我就不姓秦!”
“哟呵?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嘴硬?!我抽死你!”猛然跳起来,就是一掌抽去,也许是喝酒太多的缘故,动作有些笨拙,许阳一闪身躲过了这一掌,那人立即就叫骂起来,“妈的,拉个人你们都拉不住,给我把他拖出去,今儿个老子要好好拾掇拾掇他!”
陆为民一阵怒火中烧,虽然前世媒体上也见过各种嚣张跋扈的事例,但是像这样公然欺男霸女却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陆为民最后一句话让像疯虎一样扑上来的另外两个人都略略迟疑了一下。
两个警服男子动作粗和_图_书野凶猛拖起许阳就往外门外的僻巷走,那女孩子见此情形,一下子就懵了,一边想要去阻挡那两个警服男子,一边又觉得自己有心无力,哭着跑回来喊道:“秦磊,秦磊,你放了许阳,我答应和你处对象行了吧?!你快放了许阳!”
“你凭什么不让我和樊婵见面?你有啥权力这么做?就凭你是公安局的?我和她谈对象管你啥事儿?”被对方凶悍的气势压制得有些畏缩,但是看到旁边女友泪流满面的凄凉,年轻人天生的火气又冒了上来,许阳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口恶气冲口而出。
“妈拉个巴子,〖他妈的〗活腻味了,敢来撩拨老子!给老子狠狠的打,打出事情老子负责!”
已经快要把许阳拖到僻巷口的两个警服男子听得这一声怒吼,下意识地转过头来一看,陆为民已经扑上前去,顺势一把掀开对方其中一个,另一只手扭住对方的胳膊狠狠一扭,“哎哟”一声另一个人痛得大叫起来,手也一下子松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