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零八节 土狗一条

“哼,你若是那样的人,那只能说我眼睛瞎了看错了人。”苏燕青话一出口,才觉得这话有些语病,似乎有点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的味道,脸上也是一热。
陆为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燕青,你从哪里听来这顺口溜?”
只不过这么久自己和她共事,倒是没有听到她说其他,今天倒是第一次。
单身宿舍住的人并不多,农业局这边大多都是本地人,好在这宿舍就紧挨着农业局办公楼,并不算偏僻,倒也安全。
“行了行了,幸好我态度坚决的站出来了,要不我在燕青心目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了。”陆为民笑了起来,“我想秦书记大概对他自己这个侄儿的表现也不太清楚,只不过在一些人有心骄纵的情形下才会变得如此,所以也没有啥大不了,秦书记的心胸还不至于狭窄到如此境地吧,我希望是如此。”
似乎是注意到了陆为民有些探究的目光,苏燕青也不在意,这家伙嗅觉超乎寻常的灵敏,肯定也觉察到了一些什么hetushu.com
“燕青,不要这样偏激,有他这种人,不才能显示出我们这类干部素质的优异么?”陆为民半开玩笑地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没啥大不了,土狗一条,有的是办法收拾他,而且还得要他有苦说不出,相信我有这个智慧有这个能力来解决问题,除非秦海基真的不想求上进了。”
“哼,我看未必,马通才我看也是犹豫了好久才跑出来打圆场,肯定是不想得罪那个姓秦的,倒是公安局那两个我倒是觉得还有点骨气,要说秦海基对他这个侄儿的表现一点都不知晓,谁会相信?许阳为什么会被突然安排到这个专项办来?不要用什么领导重视那些话来解释。”苏燕青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燕青,我还是那句话,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正在从人治社会逐渐向法治社会转轨,你不能要求这种转轨一蹴而就,无论是人们思想观念还是社会习俗都还没有做好这种陡然转轨的准备,当然,这也不是借以推www.hetushu.com托和拖延转轨推进的借口,至于你说的政治体制问题,我觉得也有些道理,但是怎么样来改革,这是个大问题,找出问题来简单,但是要落实到解决问题,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自我修正改革,尤其是要破除人们的思维定势,本来就是一个极其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苏燕青走到门口玩弄着钥匙,却也没有邀请陆为民进去一坐的意思,陆为民略一思索就反应过来,这单身寝室只有一间,多半也就有一些女孩子私密物件,尤其是内衣内裤这一类的东西洗了就晾晒在屋里,这外人进去就不太方便了,正准备说声再见就打算离开,苏燕青却转过头来,“进去坐一会儿?”
“你别管从哪里听来的,这也说的是事实,还有啥身穿老虎皮,到处吃豁皮,头戴大沿帽,吃了原告吃被告,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苏燕青目光中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抑郁,“好了,不说了,司法部门的问题大家有目共睹,这也不是一天两和图书天的事情了,下边都是如此,上边呢?归根结底还是用人体制和监督机制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政治体制的问题。”
陆为民上下打量了苏燕青一眼,“燕青,你这口吻我怎么觉得像是地委行署领导在评价这件事情似的,总觉得有点不一样的味道呢。”
“为民,今天你这样站出来,就不怕秦海基对你有看法?”苏燕青玩弄着手中的钥匙链,瞥了对方一眼,“人家可是已经放了话出来,要让你好看。”
所以也就这么礼节上邀请一下,还好对方谢绝了,要不自己就只有一进门就赶紧去把晾在绳子上的乳罩内裤给收拾起来,不过陆为民这一拒绝,苏燕青也有少许的失落和羞怒,自己邀请一个男孩子入自己香闺,居然被拒绝,不管是啥原因,都难以让人释怀,哪怕自己内心并不希望对方真的接受邀请。
苏燕青心中一松,陆为民送自己到门口,现在时间也不算晚,不邀请对方进去坐一坐似乎也不礼貌,但是寝室就一个单间,中间用一道布和图书帘搁起来,里边床上倒是看不见,可自己才洗了的内衣就晾晒在外边绳索上,实在有些难为情。
“算了,就在这门口站一站吧。”陆为民笑着摇摇头,“今晚月色这么好,正好倚门而立,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陆为民心中一凛,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苏燕青话语中涉及到了这方面,苏燕青被发配到南潭农业局里本来就有些说不出来的蹊跷,人大的高材生,尤其是89年毕业,从现实表现也觉得她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这里边也就有不少微妙的东西。
等到许阳和樊婵离开之后,苏燕青脸色才缓和下来,陆为民送苏燕青回宿舍,县农业局里有几间单身宿舍,苏燕青就住在那里。
“怎么,燕青,你觉得我不该站出来,还是觉得我站出来不理智?”陆为民笑着反问:“我要真不站出来,只怕我在你眼里就成了另外一种人了吧?”
“像秦磊这种败类居然也能大模大样的公安局里当中层干部,这种用人机制难道没有问题?这样素质的和*图*书干部提拔起来,这中间难道没有猫腻?而用这样的政法干部去执法,你怎么能让老百姓满意?”苏燕青轻轻啐了一口,“我看到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肆无忌惮的耀武扬威就为这里的组织部门和纪委部门感到羞愧,对于这样的干部,这样的现象,他们居然会熟视无睹,如果许阳和樊婵真要出了问题,这件事情你就要负责!”
陆为民的话没有让苏燕青满意,在她看来陆为民尤其擅长这种混淆概念的提法,每一次自己提及到一些尖锐的问题上,这个家伙就会以中国国情来辩解,但是他也不是那种一味推诿,总能找出一些符合实际情况的理由来。
苏燕青心中一惊,故作镇静的拂弄了一下自己额际的发丝,“哼,我只是站在公正的角度来评判这件事情,像姓秦的这样的败类居然也能在公安局里提拔起来,你说这南潭社会治安怎么能好得了?老百姓对公安的印象怎么可能改观?难怪人家都说刑警队,出门就喝醉;治安队,老鼠和猫一窝睡;交警队,拦车就受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