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节 再交锋

会议室里只剩下翻阅文件的细碎声音,偶尔有哪位不小心将茶杯盖子碰上了茶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惹来大家的关注,目光不小心碰在了一起,然后立即分开来,重新回到文件上,仿佛那份文件里充满了无限奥秘和悬疑,让人不忍释卷。
“呵呵,一家之见,仅供大家参考。”曹刚没有理睬沈子烈,径直说道:“应该说这个工业开发区建设紧扣招商引资的思路,算得上是目标清晰观点明确,分析得也相当有道理。我们南潭历来是农业县,工业基础薄弱,但是工业兴县工业强县这一提法现在甚嚣尘上,我个人认为这也有一定道理,没有工业,我们的城市化进程无法加快,我们剩余劳动力无法消化,但是我仔细阅读了这个规划,要筹建的这个工业开发区主要是以食品工业主导产业来建设,不知道我理解错没有?”
沈子烈现在还只能说是在名义上已经成为了和_图_书南潭县政府的一把手,但是他还要受到来自在县政府影响力根深蒂固的常务副县长曹刚的严峻挑战,以及来自县委那边错综复杂的关系牵绊,怎样处理好与县委那边的关系,迎接挑战并战胜之,这就是沈子烈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的主要工作。
沈子烈同意了陆为民以列席身份参加会议。
沈子烈心微微一紧,不过表面上却是淡然自若,既然已经揭开了盖子,那再要退缩也就不可能了,这样也好,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挑开来,倒也干脆,且看这曹刚究竟葫芦里要买啥药了。
沈子烈心里一沉,他已经意识到对方把方向引到这个方向来的意图了,但是此时他却无法辩驳,事实上曹刚也没有给他机会解释。
毫无疑问点到吕玉川的头上,吕玉川应该会给自己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但是这可能会让吕玉川心里边不愉快,这相当于把和图书他推到了和曹刚正面交锋的境地,甚至会让他觉得自己是故意让他去当当头炮,可是从曹刚开始呢?只怕立即就要演变成一场争执,这也是沈子烈不愿意看到的,至于其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怕是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哦?方向性?老曹,有点意思。”沈子烈已经揣摩到了对方的一些方向,但是此时他却只能盯着对方的目光,一字一句地道:“你说说,我看大家伙儿对你的观点都很感兴趣呢。”
陆为民坐在角落的阴影里,捧着笔记本,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眼前这一幕,茅蓉坐在他前面,正在埋头奋笔疾书,不知道在写什么。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沈子烈还是嫩了一点,选择曹刚作为第一个发言者,只怕会给他带来很尴尬的结果,以曹刚今日的位置和素来的脾气,他不会放弃任何可以彰显他自己与沈子烈对抗角色和地位的机会,当然他选http://m.hetushu•com择的方式也许会很巧妙,像今天这种机会就是一种光明正大的凸显。
至于他之所以能够坐在这里,那也是因为这项工作前期启动和推进都是他在负责,茅蓉也相当利索的向沈子烈表示最好让陆为民也参加,如果在对这两项工作有什么需要更详细的了解时,陆为民也可以随时解释,何况他也是副主任。
“既然沈县长点到我头上,那我就说说吧。”曹刚随手拿起摆在自己面前的文件资料,在手中有些轻慢的掂量了掂量,“构想规划很美好,不过能不能落到实处,我觉得还有待于斟酌,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这个招商引资和工业开发区的方向性我觉得恐怕有待于商榷。”
沈子烈注意到了所有人的目光似乎深深的陷在了为他们准备的资料中了,他当然知道这些家伙不会在这个时候才“饶有兴致”的阅读领会这份材料,只不过是借助这种方式来回和_图_书避隐隐而起的漩涡。
陆为民轻轻吸了一口气,这种场合前世自己也曾经经历过,表面上云淡风轻,下边则是暗流涌动,体制内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团结一心同舟共济这一说,那种平分秋色携手共进的场景只能存在于小说中,一个不能占据主导地位的一把手,那必然就会受到来自各方的挑战,而从最初的名义上一把手如何做到实至名归的一把手,也就是磨练和考较一个领导干部能力的过程。
沈子烈在琢磨着究竟该从那里开头,曹刚,还是吕玉川?
“曹县长,你在分管招商引资,工业开发区建设也和招商引资息息相关,这两项工作也是今年咱们南潭的重头戏,谈一谈你的想法吧。”斟酌再三,沈子烈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了曹刚脸上。
“这个分析规划中也分析了目前我们国内食品产业现状,主要是以外资、港资、台资企业以及沿海地区的私营企业占据着主导地位,而和图书这第一期工业开发区也就是打算将招商引资目标瞄准外资、港资、台资企业和私营企业,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曹刚慢条斯理的道。
原本像这样的县政府办公会他这个啥都不是角色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即便是负责记录的也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副主任,而茅蓉则是以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兼开发区筹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名义参加。
曹刚微微扬起头看着窗外,似乎窗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色比起会议室里的事情更让他感兴趣,他不像其他人那样还要给沈子烈一个脸面,装模作样阅读一番,曹刚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嗯,筹建的工业开发区一期工程的确是要围绕我们南潭现有资源以发展食品加工产业也主导产业,利用南潭所独有的优势资源来发展加工行业的产业链,这也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选择。”沈子烈一时间还看不出这个家伙葫芦里卖的啥药,只能是见招拆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