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一节 刀刀见血

周瑜明只觉得自己手指都快要将手中的笔杆捏断了,发白的指节和沉重的压抑感让他几乎有一种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是县政府办公会,所有人的观点意见都是要写入会议纪要的,谁赞同谁反对,理由原因,那都得要明明白白写清楚,自己第一次以县政府办主任名义参加会议,就遇上了这样真刀真枪的交锋,让他第一次领会到不同层面上的刺骨寒意。
陆为民还真有些担心,沈子烈毕竟在基层呆的时间太短,对于基层这种直来直往真刀真枪的交锋未必适应,如果说上一次在常委会上还有安德健坐镇,那么这一次就是沈子烈一人要独扛大局了。
曹刚语气越发激烈,目光如炬,环视四周,“我们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我们的经济基础都变成了外资和私营经济为主,那么我们上层建筑也将不复存在。可能有人会说沿海地区和昌州也在搞经济特区和开发区,这也是中央允许的,我要说一句,十三大和七届全国人大通和-图-书过的修正案很明确的指出,私营经济只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我要提醒一点,是补充,不是主体!”
而且那一场常委会之争后来也被一干与会者很默契都归结为秦海基和沈子烈之间就开发区建设的规模和资金来源之争,很巧妙的把资社之争淡化甚至是忽略了,而这一次这个盖子再度被揭开来了。
言之凿凿,语意铿锵,可谓刀刀见血,“忧国忧民”之心,溢于言表!
“在沿海地区和昌州,国营经济基础雄厚,吸纳一部分外资和私有经济发展改变不了大局,在我们南潭,招商引资来几家企业来搞活经济发展工业我也赞同,但是像这样大张旗鼓的圈出一大片土地来,就是专门为了这些外资和私营企业来服务,让他们发展壮大,搞成一个不受制约的国中之国,而且还要一期二期三期不断扩大,我觉得这不合适,这简直比英国的羊吃人运动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吕玉川来出面和图书,吕玉川分管工交这一块,发言表态也顺理成章,沈子烈担心的就是以吕玉川的性格是否敢直接和曹刚硬碰,还有吕玉川的口才是否能够胜任起与曹刚交锋的重任?
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包括吕玉川和茅蓉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曹刚的言语和观点震惊了,对方直言不讳的把最核心的问题一下子揪了出来,让你避无可避,国中之国,外资经济和私营经济的地位,其根本问题就是一点,开发区姓社还是姓资?!
曹刚语气变得越来越激烈,手中玩弄着的钢笔也在轻轻点击着面前的这些资料。
“专门划出一大片土地,说的是筑巢引凤,也就是为了把外资和私营企业请进来在我们这个所谓开发区里不受外界任何因素干扰影响的发展,我们还要为他们提供三免两减半的税收优惠政策,要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要为他们提供熟练劳动力保障,甚至不惜从我们县食品厂招徕熟练工人以满足他们需要。”
陆为民猜得没和-图-书错,此时的沈子烈还真有些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沈县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思想出现了一些偏差,这样一个所谓‘世外桃源’的工业发展区,结果却是要聚集外资和私人资本家在这里悄悄壮大,我们的老百姓还要在这里接受他们的压榨剥削,这一片土地里的企业我们将闻不到半点社会主义和国营企业的气息,其结果就是为了让这些外资企业和私人资本家赚大钱,我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几年后我们能收取一些税收?这是不是太有些让人不可思议无法接受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有制经济基础难道就要在我们南潭蜕变成为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试验地?这个工业开发区究竟是属于我们〖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还是资本主义经济在这里的先行桥头堡?如果全国都像我们这样搞,那我们国家的经济基础还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么?社会主义还将存在么?”
连陆为民都没有料到曹刚竟然会以这样一种鲜明犀利的www•hetushu.com态度来阐述自己的观点,丝毫不避讳这是沈子烈当选县长的第一个动作,而且这甚至有可能获得了安德健的认可,这个曹刚究竟是在打的什么主意?
再细细琢磨,陆为民发现曹刚的话语中并没有公开质疑招商引资,而是巧妙的把锋芒指向了开发区建设,尤其是对工业开发区建设规划的质疑,国中之国,完全沦为了外资和私营企业的温床,本来是在几年后各地你追我赶建设的情形,现在混沌未开之前,却无人敢理直气壮的扛起来。
直接反击曹刚的观点?那只会让两人的对抗变得更加白热化,而且你点名让曹刚发表意见,等到对方态度一摆出来,你却迫不及待的就要赤膊上阵,似乎也欠缺一点作为政府一把手的风范和气度,也无法知晓其他人的态度观点,但是如果让其他副职发表意见,一旦这些副职赞同曹刚的观点,只怕就会让局面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陆为民低垂着头,玩弄着手中的笔杆,曹刚的论断一下子捅破了笼罩在他和www•hetushu•com沈子烈之间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借助姓社姓资论来反击沈子烈要利用招商引资和建设开发区来扩大影响力和支配权的手法很高明,但是风险依然巨大,不知道曹刚有没有想到过这样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会不会让他自己之后也许就再没有回旋余地?
现在就要看沈子烈如何应对了,如果不能给气势正盛的曹刚一个合理完美的回应,这份阴霾就将笼罩在在座的这些副县长们心中,直接影响到日后沈子烈的施政方针和驾驭能力。
虽然是在基层,但是高层关于姓社姓资的争论依然不时可以从官方的各个媒体中见出一些端倪来,而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认识导致的激辩也成为理论界和中央高层中一个不争的秘密,只不过在基层中更多的还是将目光放在了具体事务中,还鲜有上升到这个高度来,更多的都是在私下的交流中探讨,像今天这种在县政府办公会上,尤其是人代会过后的第一次办公会上提出来,无疑就代表着在南潭,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