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二节 胜负难分

吕玉川看了一眼那个在角落里低垂着头的人,沉声道:“改革开放本来就是前所未有举措,陈云同志和小平同志都提出过改革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建设工业开发区这一点上也一样,先不说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会在我们南潭发展壮大成什么情况,是不是就会改变南潭社会主义性质,我可以肯定的说开发区不是什么国中之国,一样要服从中国法律,一样服务于我们南潭社会经济发展,在一个新生事物都还没有出现之间就轻率的下断言,我觉得这也是不唯实的一种表现。”
这个原来并没有放在曹刚眼中的角色出乎意料的和沈子烈结了盟,而且态度如此明朗的为沈子烈摇旗呐喊,不能不让曹刚感觉到一份压力,而在吕玉川发言之后,原本准备发言的钱兴能明显态度发生了变化,目光也变得有些捉摸不定,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他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推上第一线,甚至在会前也做了一些思想准备,但是他没有想到曹刚并没有就招商引资和工业开http://m•hetushu•com发区建设的具体问题来提出非难,而是甩开招商引资工作而将工业开发区建设拔高到政治高度来质疑,这也就意味着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仅仅是将自己与沈子烈绑在了一辆战车上,而也把自己与姓社姓资这个问题的回答上死死焊在了一起。
“我要说强调的是,我们这个工业开发区应当是以全面开放的胸襟和气魄来欢迎外来投资进入的,并不完全局限于外资或者私营企业,国营企业和资本我们一样热烈欢迎,以南潭目前的经济基础的确要想吸引到大型企业来落户有难度,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南潭工业开发区会一直如此,随着经济发展,配套体系的逐渐成熟完善,我相信国有大型企业也好,跨国集团也好,也许就会真的来我们南潭落户。”
诸多心念也就是在转瞬之间完成,沈子烈抬起目光,面色温润,微微笑了笑,“曹县长的观点提得很好很犀利啊,也提出了目前我们在改革开放中面临的一些http://m.hetushu•com问题。就像曹县长所说的工业开发区不是什么新生事物,在沿海地区和我省昌州都已经有了先例,只不过在我们黎阳地区还是第一遭。建设工业开发区,吸纳外资和私营企业来开发区落户,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南潭在向资本主义蜕变了,是不是就被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侵蚀了?我觉得这一点还有很多值得探究的余地,大家都可以各抒己见嘛,玉川,你在分管工业和交通,工业开发区也是你分管工作范畴中一项重要工作,说说你的看法吧。”
“有一个同志曾经和我探讨过一个观点,我觉得很有启迪意义,就是老百姓对我们党委政府的要求并不高,那就是能够不断提高他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让他们生活更富足幸福,而在现阶段,物资生活水平尤为重要,我们南潭是农业大县人口大县,现在农民吃饭问题基本上都解决了,可是腰包却很瘪,没钱提升生活条件,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靠工业发展,来消化农村剩和图书余劳动力,来增加老百姓收入,至于说其他我还是那个观点,等到发展起来之后我们再来分析判断也不为迟,我觉得摸着石头过河这个观点同样适用于我们南潭,至少有沿海地区和昌州走到了前面,我相信沿海地区和昌州和我们一样,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
曹刚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手搁在桌案上,轻轻的敲击着,似乎在思考吕玉川的论点,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来说说我的看法吧。”吕玉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沉稳地道:“沈县长在提出要建设工业开发区之前,我就一直在想,面对新形势下的改革开放,我们南潭怎么来实现富民强县,思想前后,还是觉得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发展工业。但是发展工业不能只是一句空头话,怎么来发展,尤其是在我们南潭的工业基础几乎是一片空白,而财政状况又如此恶劣的情形下,依靠财政投入来发展既不现实,目前政策精神也被不提倡,那么我们怎么搞?只能搞工业开发区,以工和-图-书业开发区为发展平台,以招商引资作为手段,吸引外来企业来我们南潭落户发展。”
从吕玉川一开始发言,曹刚的目光就变得有些沉凝。
吕玉川一番话尚未说完时,沈子烈的心情已经渐渐稳定下来,没想到吕玉川居然能够讲出这样有水平的一番观点来,这让沈子烈也是刮目相看,他并不知道吕玉川在会议之前曾经专门和陆为民就开发区的建设进行过单独的交谈沟通,陆为民的许多观点也让吕玉川耳目一新,甚至改头换面的用到了今天的会议上。
吕玉川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猛跳,面皮子也是一阵发热。
政府办公会终于散了,其他几名副县长在钱兴能之后也陆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都含含糊糊的表示对招商引资和开发区建设工作的支持,但是鉴于兹事体大,还是赞同钱兴能的意见,提交县委来做决定。
“沈县长,我说两句吧。”钱兴能低垂下头,端起茶盅抿了一口茶,“招商引资和开发区建设工作涉及工作面很大,也涉及到很多部门,尤其是在目前黎阳和图书地区都还没有一个范例的情况下,如果冒然推进,也许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困扰,我觉得是不是可以由县里召开一次县委扩大会议来研究这两项工作,这样也有助于消弭分歧,凝聚人心,有助于更好的做好这项工作。”
钱兴能这个建议可谓提到了恰到好处,变相的反对沈子烈提出的就要在县政府办公会议上推动这项工作,改为建议召开县委扩大会议来讨论,这不但变相的否定了沈子烈的决定权而把决定权交由了县委,而且这个提法也很合适,重大工作有县委来决策部署肯定没有错,而且也彰显县委的重视。
当然曹刚也知道钱兴能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自然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沈子烈关系弄得太僵,这样退后一步把矛盾卸掉,也避免了他自己被推上第一线,想到这里曹刚也有些苦涩,这就是位置不一样带来的后果,沈子烈是县长,哪怕他对南潭情况一无所知,在南潭半点威信皆无,只要他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就能对这些副职们产生影响。
曹刚脸上掠过一抹不为人觉察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