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六节 拓展人脉

“到家里就别这么客气了,来坐,这是我几个老同学老朋友,都不是外人。”
春节总是不经意间就来到了,就在县里机关干部们盘算着年终发放的奖金比起去年有多了多少时,陆为民也买了初二下午的机票准备到北京。
在来沈子烈家中时陆为民也为带什么礼物煞费苦心。
沈子烈显然很看重这样一个聚会,陆为民仔细观察感觉,这又不像是纯粹那种工作关系上朋友的聚会。
这方面只是一部分,陆为民知道要想在最短时间实现自己的想法,政治资源才是最重要的,而曹朗家庭背后的潜在力量对于自己来说也许是一个可资利用的平台体系。
张静宜知道自己丈夫很看重这个年轻人,虽然只给自己丈夫当了三个月的秘书,但是几乎每一次回家都能听他谈论起这个年轻人的表现,甚至连自己父亲都对这个年轻人评价很高。
当然现在这还只是一个有些虚妄的想法,但和图书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那自然也就谈不上成功的可能了。
“没事儿,都是子烈多年的老朋友,每年都要来家里,你来得正好,子烈也说让你多认识一些人。”
中午饭很丰盛,张静宜的手艺很不错,吃完饭后陆为民也主动帮着张静宜收拾完碗筷,这才重新回到探讨中去。
“美国人对伊拉克的打击单单依靠空中力量是无法取得实质性胜利的,战争最终还是要依靠陆地上的对决才能说明问题,现在伊拉克人陆地上的军事力量并未受到太大损失,我觉得未来几天也许能够看到多国部队在陆地上的表现。”
“我不这样认为,失去了道义制高点的萨达姆实际上也就失去了整个阿拉伯群体作为后盾的依靠,这种情况下,多国部队的空袭已经毁灭了他的战争潜力,我认为即便是他的陆军力量表面上未受到多大损失,但实质上已经不具备抗衡多国部队的m.hetushu.com力量了,失去了后勤保障和士气的军队不值一提。”另外一个瘦削男子连连摇头,“我个人看法,战争结束要不了多久,萨达姆如果足够聪明,就应该果断寻找体面结束战争的方式,准确的说,就是变相投降。”
尤其是那个驻外记者何铿更是觉得陆为民颇为投缘,两人在关于苏联能够在海湾战争中发挥多大作用的观点相当一致,以至于一下子就结成了一条战线,和另外两位为此一直争论到上桌子吃饭。
那位庞姓副主任倒是对陆为民很感兴趣,尤其是在知晓了南潭也准备建设经济开发区之后,也兴致勃勃和陆为民聊了聊关于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构想,对陆为民的一些理念观点大为赞许,两人也在这个问题上就开发区发展趋势和方向进行了一些探讨,让庞姓副主任对陆为民立时刮目相看。
“也许苏联人会阻止美国人的过分举动,但和图书是这要看萨达姆能不能抓住机会,否则他的结果就是被彻底打倒在地,这个人似乎太刚愎且自信了一些……”蜷缩在沙发里一直没怎么开腔的衬衣男子突然插言,“戈尔巴乔夫这个时候应该是心烦意乱无比,他的心思本来该放在国内事务上,可是萨达姆却在故意和他过意不去,可作为一个大国,似乎又无法对这场战争熟视无睹。但据我所知,苏联人根本就没有实力来干涉这场战争了,他们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也许伸个手指轻轻一点,他们这句庞大的躯体就会轰然倒地跌个粉碎,只不过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吓人。”
三人开初都对沈子烈如此器重陆为民这样一个年轻人有些不解,不过陆为民很快就用他口才赢得了三人的认可,迅速融入到了谈话中去。
九月份虽然去了北京,但是曹朗母亲不在,所以未能如愿。
“小陆来了,快进来坐,刚才子烈还在念叨你呢。”开和*图*书门的张静宜腰上系了一条围裙,显然是正在做菜。
他要去一趟首都。
“张姐,沈县长还有别的客人?”陆为民一边脱鞋一边问道。
“县长。”陆为民走进一干人,和沈子烈打了一个招呼。
后来随着沈子烈介绍,陆为民才知道,这三个都是沈子烈高中同学,一个在昌州市府办担任处长,一个在昌州经济开发区担任副主任,那个从最后一个说话的则是从国外回来的,据说是长期在苏联那边生活。
陆为民敲响沈子烈家门时注意到沈子烈家门外的绿化带旁停着两台汽车,一台昌州牌照的桑塔纳,一台北京牌照的黑色奔驰,看来自己今天还是来对了。
正在侃侃而谈的男子年龄和沈子烈相仿,手不时扶一扶鼻梁上宽边黑框眼镜,脸色潮红,显然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
去见曹朗也有另外的打算,二世为人带来的记忆对于陆为民来说增添了太多的资源,但是如何将这些资源的利用和图书最大化,陆为民一直在考虑。
萧劲风跑长途贩卖猕猴桃不过是最简单的一笔原始积累,有了这一笔五万块钱,勉勉强强算是有了一个可以撬动的杠杆,但是怎样利用这一笔钱来启动滚雪球计划,陆为民还没有想好,但是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到一条更便捷的道路。
沈子烈的脾性他大略知晓,若是送些庸俗的东西,反为不美,所以斟酌再三,陆为民索性就学着西方国家的礼俗,带上一瓶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这是陆为民专门在昌州机场需要用外汇券购买的商店买的,外汇券是甄敬才替陆为民解决的。
陆为民走进客厅时,沈子烈正和三个人谈得热闹。
沈子烈笑吟吟地看着一干人就多国部队掀起的“沙漠盾牌”行动进行探讨,目光瞥到陆为民走进来,挥了挥手,“来,为民,过来坐!”
一来去见见曹朗,二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希望能拜会感谢一下曹朗的母亲,感谢他在甄敬才事件上的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