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一十九节 家事

“哥,你大学就是学机械专业,又搞了这么多年技术,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都有了,又当了两年车间副主任管生产,估计你们车间也比那个厂要大不少吧?现在过去管生产也是轻车熟路,没啥大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最好和你同学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管销售经营这一块,老管生产太狭窄了,不利于你锻炼提高自己,你去上海也不是图挣那两个钱,还不就是想要开开眼界,增长见识么?销售经营这一块更锻炼人,也对你日后宏图大业更有帮助。”
家里的晚饭依然很丰盛,其乐融融。
“不好说,我既然下决心过去,就打算好好在那边干一番,权当学习锻炼,恐怕就没有多少时间回来了。”陆拥军摇摇头,“不过我会尽量抽时间回来,对了,你和甄妮的事情怎么样?”
“男儿志在四方,哥你也别太在意这个,现在交通日益发达,你真要回来,那也就是一个小时的飞机就回来了。”陆为民宽慰自己兄长,“再忙最起码春节总可以回来吧?平时像中秋端午这些节日也可和图书以抽时间回来。”
“一言难尽,不过也不算是坏事。”陆为民在自己兄长面前也不隐瞒什么,谈了谈自己的工作以及年后可能的变化,听得陆拥军也是唏嘘感叹不已,“老三,干得好!当秘书固然是捷径,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但是我觉得真正要做大事,还是要从最基层最根本最具体最细微的事情一件一件做起走,你只有一手一足亲自做过,你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日后走上领导岗位你才能知道如何给下边人安排部署。”
“和上海那边联系好了?”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这个大哥一直不甘于平淡,早就想要辞职出去闯一闯,只不过碍于父母的坚决反对而迟迟无法决定,今天看他的语气态度,就知道他下了决心。
“我试试吧,爸那里也是一时半刻转不过弯,你真要决定了,我估计他也不会太反对,自己路自己选择,这句话不是他经常教育我们的么?哥你又不是走什么歪门邪道,国家也在鼓励下海创业,为国家创造更多财富,这不是坏http://m.hetushu.com事。”陆为民笑着给自己兄长以鼓励,“我相信你可以比在现在位置上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陆拥军是学理科的,居然也掉起文袋子来了,让陆为民也有些好笑,不过陆拥军的话倒是让陆为民有些触动,要学会抓住机遇,自己如今有如此强大的优势,还不能尽快实现飞跃,真的就枉费了这份资源了。
陆志华和陆拥军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是兄妹,而且这也是春节大节,所以也免不了要相互谈及各自工作生活情况,陆为民在南潭那边情况陆志华也就顺口提及。
兄长的性格陆为民也很清楚,一旦决定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韧性格,在这一点上陆家几兄弟都有些相似,也正因为这种有些倔强的性格,兄长和二姐的关系并不太好,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大矛盾,但是几个小事情积在一起之后,反而让两兄妹关系起了疙瘩,两人性格都很犟,都不愿低头,所以在这几年里也是一直磕磕绊绊。
“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儿http://m•hetushu.com女私情日后多的是时间来缠绵,你刚到南潭,既然领导看重你,那你就要抓住机会,人生能得几回搏,老三,要学会抓住机遇。”
“嘿嘿,老三,这事儿就要交给你了,爸这个人老古板老正统,我一提,他就得要跳起来,家里边就你还能和他犟犟嘴,你嘴巴会说,脑子也灵,帮他开导开导,这事儿我已经定了,他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都要按照我为我自己设定的道路前进。”
“老三,我打定主意了,翻了年就辞职。”吃完饭,陆拥军靠在窗前,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道。
“哥,现在国外跨国车企大举进入我们国家,随着国民经济发展,我看今后一二十年间我国汽车产业也将迎来一个大发展期,而作为汽车产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汽车零配件产业的市场潜力将会相当大,而汽车零配件种类繁多,对技术要求也不尽一致,哥你若是真想要自己在这上边闯一闯,那就得要在市场渠道这一块磨砺磨砺才行。”
“老三,在政府里边打滚几个月,嘴才见长啊。”陆和*图*书拥军狠狠捶了陆为民肩头一拳,相当满意,“对了,我听志华说你没有给县长当秘书,反而是到了什么专项办去了?”
“爸那边你咋办?”陆为民瞅了一眼正在帮母亲收拾碗筷的父亲,小声道。
“什么怎么样?现在我们俩都还年轻,都还考虑不到那么远,她希望我能调回厂里,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陆为民随口道。
“基本敲定了,年前我去了一趟,呆了一个星期,看了看企业规模,比不了红旗机械厂,但是在私营企业里也算不错了,两百多工人,注册资本也有一千万,我过去先担任生产副总,主管技术生产。”陆拥军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脑子素来灵活,看法也很常人不同,所以也想听听陆为民的意见。
“嗯,我知道了,到上海那边先适应一下,然后再来考虑。”陆拥军觉得自己三弟分析经济局势很有道理,毕竟在岭南那边呆了几年,也算是沐浴了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春风,眼光也自然不同。
“老三你说得对,汽车零配件如果不是新工艺新技术,更多的是讲求工艺流程的精确和*图*书性和稳定性,现在大多数是流水线作业,搞生产管理对于我来说不算新挑战,但是如果让我去负责销售经营,那才是一个真正挑战,不过我很喜欢接受挑战。”陆拥军赞许地点点头,“就像你说的,这更锻炼人,现在是市场经济,市场营销这一块越来越重要,往往决定一个企业的生存。”
“嗯,我走了,爱国还没有毕业,这边就只剩下你和志华了,你如果有时间还是多回来看看爸,妈那边就不说了,都在一起,志华那里你也多说说,我要一张口,她又不乐意了。”陆拥军语气低沉下来,看了一下正在说话的陆志华、陆爱国两姐弟,“这一去又不知道得在那边呆多久。”
他也是雄心勃勃,一心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挣钱都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想要展示自己,国营企业里论资排辈的情形很严重,他这个年龄提拔到车间副主任已经属于破格提拔,这还是借了当初红旗机械厂前任党委书记对他十分欣赏的光,现在这位党委书记已经下了,而现任党委书记对陆拥军感觉很一般,这也是陆拥军心生去意一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