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一百二十七节 感情联络

一番话也让陆为民刮目相看,如果是公安局长或者副局长讲这番话也不奇怪,能从徐兵这个刚当两年的小警察嘴里讲出来,就不一般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童立柱想要学自己走京里曹家那样的手法,先行铺上一条路烧烧冷灶,日后不管用得上用不上也不影响什么。
应承下来之后,徐兵约好时间地点之后就走了,陆为民却是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陆为民点点头,“我知道了,进去吧。”
沈子烈在南潭亲近的人并不多,自己给沈子烈当了三个月秘书,知道沈子烈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也不少,估摸着应该是这个原因才会让童立柱有这方面的想法。
闲聊了一阵之后,徐兵终于步入正题,问陆为民晚上有没有事儿一起吃顿饭坐一坐。
徐兵是骑着警用边三轮来搭的陆为民。
“没谁了,就童队,你若是觉得人少了,再去叫上几个你熟悉的朋友也行。”
南潭公安局装备并不好,刑警队也就一辆老北京吉普212,还有一辆老式金杯面包车,另外也和-图-书就有两辆这种昌江750警用边三轮摩托车了,但这玩意儿在南潭县城里也是横着走路的威风货色,社会上地痞混子老远见了就要退避三舍,称得上是镇鬼的钟馗。
公安局在南潭县政府部门里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部门,可以说公安局在政府部门里排序最起码也是前三位,很多时候公安局长的下一步就是政法委书记,进常委当县领导的候选人。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劝过童队就留在队里,队长位置迟早也是他的,何必非要去派出所,他没说其他。”徐兵摇摇头,似乎也有些不解,“各人想法不同,也许童队有他自己的主意。”
同学之间在一起吃顿饭当然没啥,可是徐兵语气里半点没有要喊其他同学的意思。
陆为民思想转了一个弯,慢慢回过味来。
牛本善和马道明关系不睦,而童立柱看样子应该是和牛本善比较亲近,要想当这个刑警队长,怕是难度不小,也就要另寻路子。
这是县里边仅次于南潭饭店的酒店www.hetushu.com,是县商业局下边百货公司的产业,由于位置在城东,稍稍偏了一些,所以平时生意不算好,只有每年年头岁尾时还行,但是这里周边环境很好,沿着南河这一线树林茂密,植被保存很好,所以县里一些部门经常把培训会拿到这里来召开。
“这事儿我知道,可是你们童队不是要准备接你们牛局长的班当队长么?去开发区派出所划算么?”陆为民心知肚明。
难道说他想提拔为刑警队长,所以要来找自己,通过自己疏通沈子烈的关系?
在顺利当选县长之后,已经有传言说黎阳地区今年就要一分为二,县委书记安德健很有可能要到新成立的丰州地区担任领导,沈子烈也就要接任县委书记,虽然只是一个传言,但是也有很多人相信这是无风不起浪,对于沈子烈的认可度也就与日俱增。
县公安局长马道明是资深局长,在公安局里很有掌控力,即便是牛本善当刑警队长多年,当初又有王自荣和县委政法委书记张立本的支持,上这个http://m.hetushu.com副局长也很花了些心思才搞定。
“嘿嘿,你们牛局那么大脾气?”陆为民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刑警队在公安局里更是首屈一指的部门,现在刑警队队长是由副局长牛本善兼着,但是童立柱、秦磊以及刑警队的指导员李学东都在竞争这个位置,童立柱是其中呼声最高的,这样一个人物突然要和自己一起吃顿饭肯定有其他原因。
陆为民很意外。
“嗨,你也别把他太当回事儿,他也就是嘴巴咋呼得厉害,在马局牛局面前还不是孙子一样,说起来都丢公安的脸,要想争女朋友,那也得凭自己本事,搞这些手段让人把刑警队都看白了。”徐兵也是满脸不屑,“第二天牛局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这让陆为民很纳闷儿,童立柱给他印象虽然不错,但是他和童立柱之间没有半点交往,就那一次,如此突兀的要在一起吃饭,他有些糊涂。
实际上在郭怀章离开南潭到淮山之后,很少回来,给县委书记当秘书肯定很忙碌,回来也是来去匆匆,和_图_书只有一次给陆为民打了电话,两人在一起把舒雅和何琳喊到一块儿,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就走了,这个本来由郭怀章牵头折腾起来的同学联系也就淡了下来。
沈子烈来南潭时间不算长,和县里许多干部都不算熟悉,但是不少人都知道沈子烈在上边关系过硬。
徐兵也听出了陆为民话语中隐藏的意思,笑了起来,“牛局的脾气局里边都知道,公安局这个塘子里是讲本事的,有底气才敢有脾气,有脾气也就意味着有底气。”
陆为民很随意问了一句还有谁,徐兵也不隐瞒,就说还有队里的童立柱。
童立柱安排吃饭是在南河宾馆。
徐兵也挺会来事儿,难怪能被童立柱当作心腹。
陆为民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徐兵今天无缘无故登门,肯定是有啥事情,不过一时间陆为民也猜测不出对方究竟有啥事儿。
“走吧。”徐兵将摩托车丢在一旁,大大咧咧地道:“在包间里。”
“行了,我哪有什么熟悉的朋友,徐兵,你们童队不会无缘无故叫我吃饭http://m•hetushu.com吧?究竟啥事儿?”陆为民拉住徐兵,“咱们是老同学了,上一次你和你们童队也帮了我一把,否则我若是被秦磊那家伙暴扁一顿,就真成了充英雄不成反成笑话了。”
徐兵停住脚步,沉吟了一下,“为民,具体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童队是我领导,业务没的说,在咱们队里也是顶呱呱,秦磊那人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办案抓人都没法比,品性你大概也了解一些,听说开发区已经批了下来,马上就要挂牌,局里也在开会讨论成立开发区派出所的事儿,我想童队大概是想到开发区派出所去吧。”
“还有谁?”大略估摸出了对方的来意,陆为民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
“为民,若是能帮得上童队一把,你就帮一把,童队这人挺耿直,他当这个副队长也是靠自己本事一刀一枪争下来的。”
“徐兵,这话应该去讲给书记县长听,让他们听听你们一线公安的心里话。”陆为民乐呵呵地道:“那天的事儿还要谢谢你了,没有你和你们童队去把牛局长请来,那家伙只怕还不肯善罢干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