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节 初立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马通才这人总的来说也算是实在,和这种人打交道也胜过和那种道貌岸然故作清高的货色强得多。
“碰巧赶上去运气好罢了。”陆为民摆摆手,“童哥,马主任是不是给你交代了一大堆工作?”
粉刷一新的两块牌子就在这略显陈旧的小院门口显得格外醒目,白底红字的“中国共产党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委员会”和白底黑字的“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两块牌子也引来周围无数老百姓好奇的目光。
这里边奥妙他也是通过各方面打探综合才算是摸到一些门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深沉老辣已经让他在面对对方时不敢有丝毫轻忽懈怠了。
从马通才办公室里出来,童立柱转到陆为民的办公室里,刀条脸上露出笑容,“为民老弟,谢了!”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伴随着青蓝色的烟雾,终于在空气中变淡消失。
所以当马通才找他谈话时,他也是兴致盎然,一门心思想要在这白手起家的开发区里干出一番成绩来,弄不好就能搞一回曲线救国,杀一个回马枪回建委。
“这么简单?”童立柱也不点破,“为民老弟,日后有啥用得着你童哥的,尽管开口。”
“老弟,你也知道老马被推上了这个位置,众目睽睽,这开发区是上得下不得,只能往好的弄,不瞒你说,安书记、沈县长都专门和我谈过,咱们这开发区是全省第一个县级开发区,若是搞砸了,我老马和-图-书怕是想要弄个安稳退休都不能啊。”
给陆为民端来一杯热茶,让陆为民很是惶恐,“马主任,我可受不起。”
再盘算了一下这个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是副县长兼任,他也就琢磨出不一般的味道来。
“老弟,二十三四岁的副科级干部在向你招手,这只怕是咱们黎阳地区乃至全省都是第一个吧,你童哥我从当兵到公安局,奋斗了十六年才走到这一步,你可好,半年!人比人,得气死人啊。”
童立柱这话是实话,开发区说到底,那就得要看你今年有多少企业项目来落户,能头多少投资进来,至于其他,你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再大,社会治安再好,没有项目资金进来,那也是白搭。
“行了,马主任和我说了。”童立柱有些感慨,深深看了一眼招呼自己入座的陆为民,“如果到这开发区干不好,我可真是责任重大啊。”
和班子成员简单开了一个会后,吕玉川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有些老旧的院子,赶回县里去开县长办公会了,只留下马通才和一帮子管委会的干部们。
“呵呵,那当然,童哥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这开发区搞得起来,皆大欢喜,搞不起来,那就是一拍两散,各人夹着尾巴灰溜溜走人,马主任这个时候只怕心里也是沉甸甸的啊。”陆为民扬起头来,“听听这成立大会上领导们饱含期望的话,嘿嘿,睡不安枕啊m.hetushu.com。”
虽然吕玉川兼任了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但是无论是沈子烈还是吕玉川都明确告诉马通才,管委会日常工作都要由马通才担起来,管委会的工作能不能在91年打开局面就要看他马通才,这让马通才欣喜之余也是倍感压力。
“好了,你们俩就别在这里相互吹捧了,为民,老童,咱们还是开个碰头会,议一议下一步的工作吧。”走到门口的马通才听得二人在办公室里打趣,笑了起来,“一句话,啥都得围绕着工作转,别让这开发区变成短命开发区就行。”
“童哥,这话不对,你那边社会治安扎不起,就算是有项目资金进来,那也得鸡飞蛋打,没有高主任这边把规划建设搞起来,谁又愿意来这里落户投资,这里边谁也缺不了谁,三个支柱,缺一不可。”陆为民说得很客气。
“得,老弟,就像你先前和老童说的一样,咱们都是栓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今年开发区能不能弄起来,就得要看你了,老弟,我老马没其他本事,搞点协调和后勤这方面的还行,这招商引资我老马还真是抓瞎,不瞒老弟,我这辈子还真没有出过省,岭南江浙那边我都只是在电视上见过,从没有去过,要让我去招商引资,真还不是那块料。”
工作会开得很热烈,不能不说马通才这个家伙还是很有些感召力和煽动力,而且也在几方面工作有比较明确的认识,至少不像有些人走马上任就不切实际和图书的夸夸其谈。
“嘿嘿,你也差不多吧?我这边倒没啥,吃这碗饭,干这行活儿,惯了,你那边可是白手起家,今年咱们开发区能不能扬眉吐气,最终还得归结到你那边啊。”
因陋就简,艰苦创业,团结奋进,铸造辉煌,这是县委书记安德健在开发区成立大会上提出的希望,县长沈子烈则提出了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厚积薄发,志存高远这一观点,两位主要领导的提法都被马通才如获至宝一般的记下来,立马让人到县里去找史志办擅长书法的老同学给自己写出来,准备裱糊之后挂在开发区管委会的会议室里。
“老弟,这事儿我心里有数,老高已经给我立下了军令状,四月底就得要让这条路彻底竣工,确保林锦记食品公司厂房顺利完成建设。”
“马主任,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啥工作谁也不是天生就会,何况这招商引资你也别把他想得那样神秘,资本家也好,投资商也好,资本富余了,想要获取更高回报,就得要投资,他来咱们南潭投资建厂,自然有他的理由,别把他们看得太重,资本逐利,没有利益可赚,你就是磕头作揖他也不会来,有利可图,你就是横眉冷对,他一样也会喜笑颜开,只不过咱们开发区把工作做得好一些,能够减少繁冗程序,提高效率,可以博得一个双赢之局罢了。”
“童哥,说啥话呢?”陆为民装傻充愣。
开发区现在还是一片空白,连办公地点也是租了双凤乡和图书紧邻省道的一个农家小院。
原来还只觉得这小伙子也许就是在搞招商引资发展经济有点门道,但自己出人意外的到开发区来任职,而原来信心百倍的秦磊却灰溜溜出局,连牛局都茫然不知究竟是谁在其中使了劲儿。
马通才这番话倒是让陆为民对对方印象又有一些改观,至少马通才并没有被刚才自己那番话给冲昏了脑袋。
听得马通才说得可怜,陆为民心中暗笑,这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位置还不是你上蹿下跳才蹦跶上来,真要想求个安稳退休,何必来这里?
“马主任,您就别在我面前诉苦了,就像您说的,咱们都是拴在一起的,我能不好好干么?”陆为民也不再多废话,“林锦记食品有限公司已经敲定,也算是我们今年的第一个果实,现在需要做好的就是尽快完成这一片的基本规划和道路建设,我们可是和林耀雄签了协议,五月底之前,这一片不但得平整完,而且这条和省道驳接的路也要建好,一直要通到厂门口,这时间很近,高主任那边压力也不小。”
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再朴素不过的办公桌,后边一张藤椅,在靠墙边上两张竹椅夹着一个老旧的茶几,就算是陆为民这个党工委委员、管委会主任助理办公室的全部家当了。
老高是县建委老资格副主任,这一次调到开发区管委会纯粹是平调,所以一开始来很有怨气,但是当看到县委县府主要领导亲自出席开发区的启动仪式,而且在讲话中再三强调和_图_书开发区建设是今年全县工作的重中之重,心里才平衡许多。
童立柱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有了不一般的认识。
送走了刚刚荣升双凤乡党委书记的周克强,马通才就开始了和班子成员第一次见面谈话。
马通才异常诚恳的态度让陆为民也有些感慨,这年头对招商引资一无所知的干部多了去,但是能像马通才这样坦率承认自己不足的干部就没几个,讳疾忌医都是天性,马通才能做到这样可谓难能可贵了。
“嘿嘿,童哥,你别听马主任在那里夸大其词,你也知道就我这身份,自己都朝不保夕的,哪有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我就一个偶然机会和他说了说这开发区一旦开发启动,牵扯无数利益纠葛,这派出所若是没有一个品行过硬业务出众的头羊,开发区就得面临许多麻烦。”
“老弟,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像咱们这种情况的县份就昌江省里也比比皆是,就拿我们黎阳地区来说,西边的阜头,东边的淮山,还有西北的双峰,北边的丰州、古庆这些县,情况都差不多,丘区,地多田少,除了人口多,也没啥资源,我们凭什么让那些个资本家也好投资商也好来咱们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厂?”
小院主人一家人都到岭南打工去了,托亲戚照看,大小和位置都合适,就被开发区管委会租了下来,抬了几块预制板把门前的小石桥扩大到能进出汽车,再把院子大门给改造了一下,也就像那么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