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节 请君入彀

徐兵脸上也流露出回忆的表情,说实话之前他对陆为民印象也不是很深,初中时代本来各人性格都还没有定型,而高中时代陆为民却已经到昌州去读书了。
比起林锦记来,华美集团的分量不可同日而语,对于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香港,食品生产行业并不算发达,更多是以贸易商形象出现,但是也有几家小有名气的制造商,华美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有了这个判断,陆为民心中稍稳,怎样来让南潭表现更胜一筹,这就需要好好谋划一番了。
童立柱正欲提醒一下徐兵该好好和他这个老同学搞好关系,日后说不定就有大用,目光却瞥到了几个人影从电梯间里出来,“来了,徐兵。”
“嘿嘿,徐兵,你小子,搞公安工作是块料子,但是比起你那个老同学来,这脑瓜子就差了不止一点,话说回来,连我也得佩服你那个老同学,也不知道他脑瓜子里咋就这么多门道儿,剑走偏锋,但却是见血封喉,高手啊。”童立柱叹了一口气,“我敢打包票,你这个同学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华美集团是以食品的转口贸易起家,在香港食品行业中颇有影响,看到大陆对外开放带来的勃勃商机,华美集团早在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在岭南涉足各种糖果饼干类食品制造,并且还迅速打开了内地市场,颇受好评。
陆为民在昌州费尽心思寻找到香港来客所住的酒店时,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了。
陆为民不认为http://m.hetushu.com港商就已经认准了淮山了,让双方来竞争,以便让其可以从中获取更好的条件,这才是这些港商的策略。
“马主任,这不是狡猾,换了你要拿钱出来往外砸,你不也得看看这砸钱的地方值得不?几百上千万砸进去也得要砸出来一个水花不是?港商也不是傻子,他也得评估这投资能不能赚钱,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这是关键。”陆为民笑着道:“假大空的面子活儿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就一个词儿,赚钱,怎样最快赚最多的钱,就是他们来内地投资的目的,把握住他们这一点心理,就能做好招商引资工作,其实我们的工作也一样,立足于怎样能投其所好,让他们认为在我们这里能够最稳当的赚更多的钱,就成功了。”
淮山猕猴桃种植规模比南潭更大,其水热土壤条件和南潭相仿,唯一不如南潭的就是南潭猕猴桃抢先在市场上打出了名声,并且注册了地域商标,但是对于猕猴桃加工产业来说,这一点远不如鲜果销售那样看重。
新鲜事儿归新鲜事儿,但是徐兵却很憋气,本职工作不干,却来泡到这里,这算哪门子事儿?
两辆丰田车在丰州分道,一辆前往淮山方向,一辆前往南潭方向。
徐兵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解放前的国民党特务,在这昌江饭店里等待着共产党地下党的出现,好一网成擒。
“童所,难道说咱们还能把这些人绑到和_图_书咱们南潭来投资?腿儿生到他们身上,他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还能管得到?”徐兵没好气的道。
但是南潭猕猴桃种植规模和淮山相差也不大,而且两县距离也不算太远,也就是说在这一点上,双方竞争基本上是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的,那么谁能胜出,那就要看港商的态度了。
有了黄绍成这个消息,占得先机并不难,但是占得先机并不意味着就稳操胜券了,怎样来从这场竞争战中胜出,也是一个难题。
“嘿嘿,为民,有这番话,我心里就踏实许多。不算林锦记,这也算是开发区开张以来第一战吧?不瞒你说,这事儿我都不敢向安书记、沈县长报告,就连吕县长那里我也只是含含糊糊漏了一点风,不敢明说,我就怕这弄砸了,我就是百死莫赎其罪的罪人啊。”
不过现在港商仍然还没有通知淮山和南潭,也就说明对方搞不好是想要先来一次微服私访,客观的了解一下两地的投资环境。
其中淮山猕猴桃种植规模最大,南潭猕猴桃影响力最大,而且根据陆为民了解,阜头这边并没有任何关于要对猕猴桃进行深加工的意向,基本上可以排除,那么实际上摆在面前的也就只有淮山。
昌江饭店算是昌州的老字号酒店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昌江的酒店业也开始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不断有新的星级酒店出现在人们视野中,那种只有外国友人才会去住星级酒店的观念www.hetushu.com早有摒弃,但是像昌江饭店这样官字号味道十足的酒店依然是很多人仰视的对象。
随着大陆对外开放力度不断加大,无论是香港还是台湾的食品生产行业都开始大规模向闽粤两地转移,成为一个大趋势,而对原料有着特殊要求的果品果汁加工就更需要贴近原料产地,所以向内陆挺进也就是一个必然选择。
这些情况在之前黄绍成就已经传给了陆为民。
接到电话的陆为民立即向马通才报告了这一情况,按照路程时间,从昌州到淮山需要四个半小时,到南潭这需要接近五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们会在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分别抵达淮山和南潭。
※※※※
而华美集团准备涉足果汁生产也不是第一次,早在三年前已经在岭南投资建成了一个橙汁生产厂家,而猕猴桃鲜榨果汁和浓缩果汁的项目也是他们根据国外市场需求不断变化,几经研究才初步确定下来的。
马通才双目中掠过一丝精芒,显然是很认同陆为民这番干脆实在的观点,不愧是在岭南那边体味过改革开放潮头滋味的角色,能够最准确的捕捉到这些投资商们的心态。
一个半小时之后,童立柱屁股下的伏尔加都快要散架了才算勉强跟着对方那辆丰田到了淮山宾馆。
看到这一点童立柱暗自佩服陆为民的远见,他给徐兵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徐兵先行跟着对方回南潭,他自己则带了两个人跟着另一辆丰田前往淮山。
“莫说那么难m•hetushu.com听,马主任,啥叫入彀?我们只是实事求是展示我们的实力和诚心。”陆为民笑了起来,马通才也受到陆为民影响,稍稍放宽了心。
“为民,话是这么说,但是这好歹也是我当这个主任的第一个项目,如果能敲定下来,是不是也算一个开门红?”马通才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陆为民,“为民,你没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感觉不到我屁股下边的火烫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指望着我栽筋斗呢。”
“童哥,看来他们真要分乘两辆车啊,会不会兵分两路?”徐兵和童立柱不动声色地跟着一行人出了门,看到门外两辆宾馆提供的包车,“幸好我们准备了两台车。”
“为民,这事儿我可真是忐忑不安啊,真没想到香港人也这么狡猾难缠。”马通才兴奋中夹杂紧张,搓着手在办公室里踱步,这私人农家小院地面也就是三合土地坪,现在也就只能凑合着。
马通才显然没有陆为民那么豁达,踱着步搓着手,“为民,该准备的都按照你的设想准备了,连淮山那边我都全权委托给老童操办了,就看香港人入不入彀了。”
“几年不见,为民变化让我们这些同学都无法接受了,他高中在昌州读的,大学又去了岭南,这其中的际遇就说不清楚了。”
见马通才这般作态,陆为民也禁不住好笑,“马主任,至于么,这招商引资本来也就有成功有失败,谁能炮炮打响?人家投资商选择也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我们只要尽了我们m.hetushu.com的最大努力,选择权还是在对方手中。”
早已经在淮山等候的三个人接到童立柱,闭门商谈了好半天,基本上确定了该怎么来运作。
陆为民倒是对这个很投自己脾气的主任颇有好感,马通才虽然表面粗俗了一点,但是做事却很踏实,对这个主任位置很看重,也代表着他的确想要把手上工作拿起来。
从淮山那边获得的消息来看,他们也一样没有被通知,这也就是说香港来人并没有通知大陆这边,陆为民就在琢磨这其中的含义。
“放心,马主任,只要咱们工作做到家,该我们的它就飞不了!”陆为民安慰道。
大概是感受到了徐兵的焦躁不安,童立柱拍了拍徐兵的肩膀,“别在这里给我磨皮擦痒,今儿个咱们任务就是要跟着他们,几个人你都见过面了,咱们任务就是要跟紧,不能跟丢,看看他们去哪儿。”
可是连童队,不,现在应该叫童所都亲自来,他还能说啥?
陆为民筛选了所有符合条件的地方,目前在昌江省内成规模种植有猕猴桃的只有淮山、南潭和阜头三县。
“看样子有可能,如果他们有一路去淮山,我就跟着去淮山,你跟着他们回南潭,这会儿你去给县里打个电话,通知一声,让他们注意。”童立柱吸了一口气,这陆为民料事如神,考虑也是周到,算计事儿算计得如此精准,也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如此耀眼。
当公安居然当到来侦查港商行踪,而且要全程跟踪,不得暴露,这还真是一桩新鲜事儿。